分享到:

第十六章 不化骨与卑鄙人

2015年4月4日 更新

  只手而定,阵法陡然而生,这般的修为当真是骇人听闻,而瞧见这张苍白而俊美的脸孔。我的心中陡然而跳,晓得这必然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当下也是伸手朝后,让众人朝着我靠拢而来,紧接着眯着眼睛,一边打量对手,一边饶有兴趣地问道:“飞僵、游尸、伏尸,还是不化骨?”

  那湘西鬼王眉头一扬,笑着说道:“哦,没想到你对我们这门行当,还有一点儿研究?”

  我不慌不忙地往前站了一步,挡住了身后的几人,淡定自若地说道:“自然,什么都懂一点,就不会死得不明不白!”

  湘西鬼王脸上傲气浮现。扬起下巴,点了点,旁边一名身穿红色宫装的侍女傲然说道:“我家王上,乃那不入轮回、徘徊在生死之间的黄泉引者,如你这般的凡人,还不赶紧跪拜,更待何时?”

  听到她这话儿,我的心一沉,脸上却显得毫不在乎的模样,点了点头,淡然说道:“哦,原来是不化骨啊?”

  涉及到自己的尊严问题。那湘西鬼王也忍不住解释道:“所谓不化骨、飞僵、游尸等这些名称,不过都是你们人类的臆想而已,事实上的情况,根本就不是你们想象的那般,不过我也不必跟你解释太多,你若是想要了解这里面的奥义,我不介意成全你,让你身处其中——但一开始,即便是以你此刻的资质。应该也不过是最普通的白僵罢了!”

  我嘿然而笑,指着湘西鬼王身旁的这些侍卫和鬼女,平静地说道:“鬼王,我有一个提议,你身边的这些小兵小将,炼制不易,失去一个,想要再寻回,只怕又费许多功夫,一会儿我们交手。不如让他们歇手吧。你看如何?”

  湘西鬼王文质彬彬地点头笑道:“先生考虑得极是,你身后的几人,想必也是先生的亲朋好友吧,我也害怕误伤,一会儿他们最好也别动手。”

  王对王。

  这就是我与湘西鬼王的君子协定,当然,至于对方是否遵守,那就只有听天由命了,因为毕竟是敌人,实力均衡的时候,双方或许还会顾忌一些颜面,而倘若是一边倒了,必然会斩草除根,绝对不会姑息任何一处危险火源的。

  两人说罢,开始亮出了手中兵器,我自然是一把红芒微动的饮血寒光剑,而对方则是从身体之中,拔出几根血淋淋的肋骨来,微微一动,居然化作了一根九节鞭,微微一抖,周遭的草地顿时就是一阵萎顿,仿佛生机被全部抽干了一般,而随着他手中九节鞭的游动,那白骨森森,化作一条如有生命的长龙,张牙舞爪,着实让人心头生寒。

  瞧见对方的这阵势,我一边将手中长剑前指,一边低声询问道:“你们三人,可能防住对方突然的一击?”

  我可以用异兽八卦阵将几人给保护起来,然而这法阵刚刚才施展,又让王木匠故技重施,难免有些为难,勉力之下,恐怕也弄不出最好的效果,故而才有此一问,林齐鸣和朱雪婷将手中七星铁木剑给扬起,认真地点头,而我那小师弟也拍了拍胸口,对我说道:“不怕,我怀里有几张压箱底的符箓,是李师叔祖留下来的,若是有变故,我能自保!”

  得到几人肯定,我便也不再纠结,而是将手中的长剑一扬,朗声笑道:“素闻不化骨乃天地戾气所化,成型之后,便有不死不灭、人魔畏惧之身,牛逼得紧,不过传言终究还是传言,只有真正上手一试,方才能够晓得这里面的厉害,来来来,湘西鬼王,我们来玩玩……”

  我陡然前冲,手中长剑试探性地前探,试图尝一下对方的虚实,然而那湘西鬼王却是凶猛得紧,一上来就直接将那九节白骨鞭抖落得脆响,接着猛然一震,朝着我竖直砸来。

  这九节白骨鞭化作一线之后,宛如一根坚硬的棍子,猛然砸落下来,我也只有举剑去挡。

  砰!

  一声炸响之后,我感觉那九节白骨鞭上面仿佛蕴含着千吨劲道,轰然而下,然而在这落下的一瞬间,又化作了绕指柔,上面的几节垂落而下,宛如灵蛇,朝着我的头颅钻来。

  直到此刻,我方才明悟过来,对方用的并不是棍,而是鞭,灵活不定、千变万化的长鞭,当下也是果断后退,结果那湘西鬼王却是乘机而上,那根九节白骨鞭化作了乱舞的银蛇,朝着我水泻一般地砸落而来,而这并不是最坏的,因为我对于近战的绝顶理解,让我并不会为任何激烈的战斗产生怯意,真正要命的,是那九节白骨鞭上,有着森寒如雾一般的尸气,渐渐将长鞭所掠过的空间给沾染。

  这一招当真是恶毒之极,我小心翼翼地防范着,然而却不断地被感染道,顿时就觉得身体疲惫,四肢无力,种种副作用都一齐涌上了心头来。

  到了此时,我方才明白一点,尽管我有着充足的信心,但是倘若局势一直这般拖延下去的话,不但我一定会最先躺下,其余的人恐怕也招架不住这般的毒雾。

  想到这里,我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激发了自己所有的潜能,接着将血劲一涌,右眼之中那含着临仙遣策的神秘符文疯狂转动。

  我不能脱,只能一击而动。

  我开始退缩,不断地往后面游走,周遭的鬼蜮森森,不断有游魂从缝隙之中钻来,不要命地张牙舞爪,试图占我一点儿便宜,结果总是被那饮血寒光剑上面已然成型的红芒给灼烧,灰飞烟灭,而尽管如此,那湘西鬼王以为我败势已成,立刻得意起来,脸上的冷笑不断,攻势越发地强了几分。

  敌强则我弱,弱不要紧,而且还得显露出仓惶之势,而与此同时,我那羽麒麟母玉也在此刻散发出诸般指令和讯息。

  这般一追一逃,原本十分和谐,然而在那湘西鬼王鬼蜮结界的围困下,我腾挪走移的空间便显得越来越小。

  那家伙的脸上一直浮现出阴笑,仿佛就等着我最终落败的那一刻,然而所谓骄兵必败,当那人的信心攀登到了一个极点的时候,难免会产生一些懈怠,全神贯注憋着坏的我自然在第一时间把握到了这一点,紧接着毫不犹豫地大声吼道:“动手!”

  这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一直小心翼翼防备着的林齐鸣和朱雪婷陡然跃起,举剑朝着那家伙的后背刺去,而被两人示意了的小师弟萧克明也是妙人一个,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跃而起,双手结了一个雷鸣爆音符,朝着前方猛然一推。

  那双剑还未降临,小师弟的符印却陡然爆发了出来,这雷鸣爆音之术,是李道子的独家手段,用处倒不大,不过却能够模拟出雷雨天时的那一阵暴雷,陡然之间,却还是能够将最为畏惧雷意的鬼灵之属,给震惊当场的。

  轰、隆隆……

  我这小师弟当真不愧是“茅山三杰”之一,这一声爆响而起,这情况着实让人吓了一大跳,即便是知道此法的我,也都给吓得浑身发麻,更何况是那天性畏雷的死物,这一声炸雷而出,无论是湘西鬼王,还是鬼王的诸般手下,都给吓得下意识地往后退避,反而忽视了两柄钻入身后的长剑,等反应过来那雷鸣有名无实的时候,便感觉这长剑已然到了背部。

  那湘西鬼王果然不愧是枭雄人物,剑身临体,却也夷然不惧,口中怒吼道:“狡猾的人类,该死,我要将你们全部都给宰了,给我的部属活活吞噬!”

  他一声狂吼,浑身劲气一震,那林齐鸣和朱雪婷的剑尖便仿佛刺到了铁板之上一般,叮的一声,再难寸进。

  朱雪婷到底力弱,不堪硬战,瞧见那湘西鬼王回手抓来,便下意识地抽剑而归,倒是那林齐鸣晓得此战非生既死,平白多出许多悍勇来,一声怒吼之下,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硬着头皮猛然前刺,居然硬生生地又捅入了几分去。

  这可真的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尽管他手中的玉衡剑乃世间罕有的精制利器,但这家伙不化骨的体质,自然是铜皮铁骨,刀砍斧劈难进,之所以能够如此,却也是林齐鸣拼了命的结果。

  不过即便如此,那湘西鬼王却也是一把抓住了林齐鸣的玉衡剑,桀桀怪笑道:“就这般手段,也想杀我?”

  就在他这般不屑而笑的时候,蓄谋已久的我终于出场了,纵身一跃,飞临上空,紧接着长剑高高举起,将全部的力道都集中在了一处,朝着临仙遣策分析出来的那一点,猛然斩去。

  一剑,斩出人生。

  轰!

  这一剑之后,巨大的轰然声响起,而那不可一世的湘西鬼王却突然朝着后边飞退,让我都搞不清楚他的状况,而当我落地之后,诸般鬼蜮渐渐消失,侍卫侍女,不见一人,诸般威压也消失一空,我这才长长叹了一口气,回身拍了一下小师弟的肩膀说道:“干的不错。”

  小师弟嘴角一挑,正要谦虚几句,紧接着我又严肃地问道:“陶陶在哪儿?”

  听到这话儿,他也是脸色一变。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恩恩,今天播完了,星期六,陪陪家人,大家晚安,。

  1. 吃货的幸福生活:

    美人鱼快来

  2. 小白:

    没了?

  3. 娜娜:

    因为哄孩子没抢到沙发!

  4. 徐学智:

    姗姗来迟

  5. 缘分天空:

    这般还好些,清·明、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