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章 少年心性难捉摸

2015年4月5日 更新

  陶陶在哪儿?

  这个问题我一直在心中憋着没问,就是怕那小师弟慌张,心思一动,最终在与详细鬼王的交手之中吃了亏。而此刻湘西鬼王见机不妙遁走,此刻稍微安全了一点,便立刻说了出来,因为在我的心中,那龙血结晶固然重要,但是陶陶倘若除了事情,只怕师父这辈子都不能释怀。

  被我这般严肃地盯着,小师弟嘴唇微张,低头说道:“刚才那湘西鬼王势大,我便在此抵挡,拦着它,让她先跑了……”

  我眉头一皱,问道:“跑往哪里了?”

  小师弟左右张望,心虚地说道:“刚才的场面实在是太过于混乱了,好像是朝着那边离开了;我稍微做了抵挡之后。自知不敌,便朝着这边逃来,幸好碰到了你……”

  我瞧见他这般模样,恨恨地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这家伙,我以前就跟你说过,外面的世界,远远不是你想象中的那般简单,充满了无数的危机和欺骗,行走江湖,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低调,可是你呢?不但贸然亮出了龙鳞血玉,让玄武门中人举门而来。而且还惹到了湘西鬼王这般的恐怖之物,简直就是在作死——你说说,就你这样子,还敢带着陶陶出来闯江湖?”

  小师弟因为有着小颜师妹的这一层关系,自小就与我最为熟悉,当别的师兄弟对我这个大师兄又敬又怕的时候,他却可以跟我随意开着玩笑,而后又因为本身资质的缘故,颇受师父和李师叔祖看重。故而少年心性重了一些,而此刻被我这般一凶,难免有些委屈地说道:“大师兄,带她出来,不关我的事,是她非逼着我……”

  我双目一瞪,怒声大吼道:“你不带陶陶出来,她会将你双腿打断不?有什么好辩解的,还不赶快去找到她?”

  这是我第一次冲小师弟发这般大的火,我出道江湖多年。无论是在体制内。还是在江湖中,都是威名赫赫,地位也是极高的,所谓居移气,养移体,本身的威严也是极重的,这般一说,那小师弟就胆寒了,低着头,朝着陶陶先前消失的地方走去,而我则带人跟在身后。

  林齐鸣瞧见我这般毫不客气地训小师弟,又想起他刚才出手的那一招雷鸣爆音符,着实立了大功,有心为他开脱,缓冲气氛道:“老大,事情既然已经如此,何必动怒,那湘西鬼王不是也被你打退了么?”

  我这般的怒火,一般是本来就有的,一般则是装出来的,听到他这般说起,我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真当那湘西鬼王已受重创?笑话,所谓不化骨,虽说不能不死不灭,但是身体的结实程度,已经远远超乎了我们的想象,除非是用雷击之法,正中其身,不然绝难将其灭掉——他刚才之所以逃走,一来是因为我要跟它拼命了,气势有点儿弱;二来则是它前来此处,有着自己的目的,不想跟我在这儿死耗,懂么?”

  “另有目的?”

  林齐鸣的脸色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而我则认真地说道:“对,尽管我不知道那湘西鬼王的目的,是否与我们相同,但是我却晓得一点,到时候倘若是由冲突,它绝对会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在真正的利益面前,那是一定要分出个生死,方才能够了结的——你懂我意思?”

  听到这话儿,旁边的朱雪婷有些胆寒了,小心翼翼地对我说道:“老大,既然如此,那我们怎么办?”

  瞧见她一副有些失去斗志的模样,我也不太好打击大家,于是又给几人鼓劲道:“那湘西鬼王凶猛,但也不是绝对的,明后日,七剑成员陆续到期,我们便有能够与天下英雄一搏之力了;而且这还不算,我师父陶晋鸿,也会带队前来此处,这是他老人家近年来罕有的下山了,倘若真的有宵小在前面挡路,他也是不会任其为之的,对不对?”

  一说到我师父陶晋鸿,林齐鸣和朱雪婷顿时就生出了心驰神往的情绪来,朱雪婷兴奋地对我说道:“老大,我师父总说陶真人足以问鼎天下第一高手之列,你觉得是不是啊?他到底什么样啊,脾气好不好,我若是到时候见了他,能不能找他帮我画一张简单的符箓,并且签上名啊?要是能够如此,我可以吹上整整十年了!”

  茅山的掌教真人陶晋鸿,在世间的传说颇多,崇拜者也无数,朱雪婷就是其中一位,瞧见她这般追星族的模样,我不由笑了笑,对她说道:“天下第一,这名号实在是太重了,无数人有资格问鼎,但是为何至今无人能坐在上面,那就是因为太过于麻烦了,所以此事以后休提;至于签名,那应该是没问题的,你毕竟是我手下的人,这点面子,老头子还是会给的!”

  聊到我师父,仿佛能够驱赶湘西鬼王所带来的阴霾一般,大家的心情都好了许多,而我此刻也刚刚将湘西鬼王浸入我体内的阴寒毒气给驱散,浑身暖洋洋的,不再涣散,脚步也稳健了几分。

  然而我们朝着这个方向一直来到了山谷靠右的一处崖边,却瞧见此处有打斗的痕迹,小师弟的眼睛滴溜溜四望,突然瞧见一块白布被钉在了松树之上,脸色一变,快步冲到跟前来,上面有字,仔细一看,却见写着——小姑娘在我的手上,倘若是想要人,拿那东西来换。

  留言的落款,写着“王云松”三个字。

  王云松?

  我念着这名字,脸色变得越发严肃起来,而旁边那个一路跟随着我们的矮个子则脸色一变,忍不住低声惊呼道:“门主?”

  得到了矮个子的确认,我的脸色就发黑了,没想到那玄武门的门主一路损兵折将,甚至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给湘西鬼王吸血至死,最后居然捡了这么大的一个漏,将陶陶给掳了去,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说些什么;矮个子罗一驰也是吓得浑身发抖,他并不是愚蠢之人,这一路跟随,已然从我们的谈话中晓得了这一伙人的身份,抛开宗教局和茅山宗不说,光我这么一个黑手双城,都不是玄武门能够招惹的。

  宗教局是国家单位,按法规行事,茅山宗顶尖道门,行事素来注重脸面,但是黑手双城却不是。

  传言中,他从来都不讲道理,为了“一己私恨”,甚至将得罪自己的东北大派罗满屯给灭了门,手下的人命无数,没事拍拍手,都能溅到自己一身血。

  而就是这样的人物,他居然没有被任何人给限制,越是凶残,越是升得高。

  很多知道此人的江湖同道,都将此人称之为——陈老魔。

  这家伙若是动了怒,会不会将他给宰了泄恨?

  这心思在矮个儿罗一驰的心头徘徊着,所以当我斜眼瞟到了他的时候,当下也是义无返顾地举起了右手,忙不迭地说道:“大哥,别杀我,我有用的,我能够帮你去找王云松那个被宝物迷了眼睛的狗东西,他在黄山的五处巢穴我都晓得,我领路,妥妥的!”

  这矮个儿的主动让我有一些诧异,不过我也不能打击他的积极性,反倒要对他好一点,于是让林齐鸣给拖着一路伤痛的他上药,趁着这空隙,我对旁边一直沉默不语地小师弟说道:“怎么样,师兄骂你有错没?”

  小师弟一把将那布条给攥得死死,脸上陡然露出了几分狠厉之色来,咬牙切齿地说道:“那狗日的,我要宰了他!”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道:“宰了他可以,先把他找到再说吧!”

  尽管矮个儿说知晓那玄武门门主的五处藏身之所,不过我却并没有放弃在此处找寻的机会,循着左右的痕迹,不断搜索,一直到出了山谷,天色也渐渐开始亮了起来,方才发现几处脚印,比较深,显然是负重而行,而且是朝着山外离去。

  在得知陶陶被掳之后,小师弟整个人的脸色都是不是很好看,也不说话,阴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我大概也能够估计一些,他与陶陶虽说差着辈分,不过自小青梅竹马,感情最是真挚,而如今他将陶陶带出,却弄出这般的情形来,着实让他难以自处——陶陶无事还好,若是有事,只怕做什么都无法原谅自己了。

  然而人落在了那王云松的手上,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谁又能知晓?

  我们在山谷之中找寻不得,于是在矮个儿的带领下,前去王门主最有可能待着的地方搜查,如此马不停蹄,找了三处,都不见人影,这时我接到电话,张励耘、尹悦、布鱼等人也陆续到达,急缺人手的我终于大大缓了一口气,忙着张罗汇合之事,而就这么一阵儿功夫,当我忙完头绪之后,回过神来,却瞧见小师弟不见了。

  我这一找,朱雪婷方才想起什么,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我,我接过来,拆开一看,只见上面是小师弟的字迹:“大师兄,自己犯的错,我自己弥补;我去找陶陶了,就算是死,也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

  看到这纸条,我气得猛然往下一掼,愤愤摔在了地上。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别嘲笑现在的小师弟,想一想当年我们的意气风发,跟他又有什么区别的?
至少他懂得一个道理,承担,责任。

  1. Cell nucleus 。:

    早点可以在沙发上吃

  2. 徐学智:

    要不要这么快

  3. Cell nucleus 。:

    早点还可以在板凳上吃

  4. Cell nucleus 。:

    早点也可以地板上吃

  5. 故事:

    年轻气盛

  6. 笨熊-缪倩意爸爸:

    站着吃早餐

  7. 奇:

    趴着吃好了。。。

  8. 清澈的勇气:

    卧着啃哇

  9. 老师:

    杂毛这回真犯大错了

  10. 缘分天空:

    静静地看书,人家小佛不易,尊重人家,就是尊重自己、

  11. 道士:

    唉 看着你们吃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