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章 穷追不舍老王家

2015年4月5日 更新

  我这小师弟萧克明不知去处,而那龙鳞血玉又在他身上,以至于我昨天一晚上的努力都白费了,不但如此。我还凭空多出一个噩耗,那就是我师父最疼爱的孙女,此刻正在被那劳什子的玄武门门主王云松给绑架了,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呢?

  朱雪婷瞧见我的脸色在一瞬间就变黑了,以为是我在生气她没有及时给我纸条的事情,赶忙小心翼翼地解释道:“老大,这个是你小师弟硬塞给我的,我刚才在跟白合姐打电话,当时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我……”

  小女孩怯生生的,害怕我发脾气,而我哪里好对这个表哥还不知道在哪儿卧底的孩子口出恶言,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沉声说道:“无妨,他现如今也是成年人了。自然知道自己再干什么。”

  我说是如此,不过心中还是有着许多郁闷。

  我想着这小师弟虽说一身本事还算是凑合,但却还是缺乏历练,和许多名门大派出来的真传弟子一般,有点儿中看不中用,即便修为一直精进,但是若无好一点儿的办法来引导,终究还是不能承担大用。

  当然,那是我师父等人需要考虑的问题,目前摆在我面前的有两个问题,第一就是找到我师父被掳的孙女陶陶,另外一个。就是找到黑花夫人这条魔蟒,将那龙血结晶给拿回来。

  这两件事情都得办好,不然我真的没有脸去见教我一身本事的师父了。

  当然,经历了诸多事情,我自然也不可能如少年子一般,遇事就惊慌失措,事有轻重缓急之分,当下我已经联系了七剑其余的人,便也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县城的一个小茶楼等待着,过了半个多钟,张励耘便领着尹悦、布鱼、白合和董仲明赶到了此处来。

  饮血寒光剑在手,我战力倍增,而七剑在手,则足以雄视天下,望着这一帮我亲手缔造出来的精锐之士,我心中陡然生出许多壮志豪情来。

  有着这七剑,再多的事情也不会觉得繁重,我的心情变得好了一些。而几人近日来一直在全国各地奔劳。听到我的招呼之后,又星夜兼程地往这边赶来,疲惫得很,尹悦见面就朝着我抱怨,说跟着你办事儿,当真是头疼得紧,骨头都给折腾得松散了,让我回头的时候,给大家伙儿加工资才行。

  这小妞儿加入宗教局的时间跟我差不多,这些年来的工资一直有我保管,积累颇多,一直到我前往黑省挂职,方才将经济大权交还给她,结果这不交还好,一交完之后,才发现小丫头居然就是一个天生购物狂,不但每个月还算不菲的工资都不够花,甚至连这么多年的积蓄,都给她糟蹋得七七八八了,着实让人头疼。

  听到她的话,我不由得笑了,对大家说这次事情算是我个人的私事,大家若是办的不错,每人两万的辛苦费,由我个人来出、听到这话儿,大家都是一阵欢呼,他们都晓得我这些年来跟慈元阁合作,手上有着一笔财富,不过这些钱大部分都是用于扶贫,以及照顾一组以前牺牲的战友家属,用于我个人享受的倒是不多,也正因为如此,七剑方才会如此忠心耿耿,一直认我这么一个老大,张励耘几人虽说对于金钱也不是很看重,但是听我这般一说,也都起哄,图个热闹。

  开完玩笑,寒暄完毕之后,我将这边的情况给大家作了介绍,因为那龙鳞血玉在小师弟手上,所以寻找魔蟒的事情暂时不急,先将掳走陶陶的王云松那狗贼找到。

  矮个儿提供了五处场所,此前我们已经搜查了三处,均无结果,剩下两处,一处是玄武门门主家中老宅,另外一处,则是他情人的居所,我让矮个儿将地点分别标明出来之后,与张励耘做过商量,由他、布鱼、白合、董仲明一组,带着矮个儿,前往那小三的家中搜寻,而我则带着其余人等,直接杀到他的乡下老宅之中。

  分工结束,大家稍微碰头聊了几句之后,便不多说,各自离去,我在县城找了一家租车的店面,交足押金,花钱弄了一辆越野车,带着尹悦、林齐鸣和朱雪婷前往位于黄山南麓的乡里。

  黄山王家在此地是一处大户,我们赶到乡场之上的时候,瞧见光宅子就有七八进,旁边的人家根本没办法比拟,我们到的时候正好是中午时分,那大宅门前大门紧闭,旁边开了一侧门,不断有人进出,我让尹悦在暗处监视着,不让人逃离,而我则直接带着林齐鸣、朱雪婷直入其中,在门口的时候被一老头儿拦住了,斜着眼问道:“别乱闯,知道这儿是哪里不,小心将你们全部打断腿扔出去——找谁?”

  这人说话倒也挺霸道的,骂完一通,方才开口询问,我也不恼,笑眯眯地朝里面打量,而旁边的林齐鸣则说道:“找玄武门门主王云松。”

  “哦?”

  听到我们开口便点出此间主人的身份,那老头的昏花老眼立刻眯了起来,打量了我们一番,感觉并非凡人,这才放下了倨傲身段,拱手说道:“不知道三位何门何派,姓甚名谁,老头子这边也好有个通报。”

  林齐鸣看了我一眼,而我则微微点了一下头,他却也不隐瞒,平静地说道:“茅山宗掌教真人大弟子陈志程,前来拜访王门主!”

  听到林齐鸣的通报,那老头儿顿时就是一哆嗦,难以置信地望向了我,颤抖地说道:“你、你就是陈……道长?”

  我听过人叫我“陈局长”、“陈处长”、“黑手陈”、“陈老魔”,倒还没有听人教过我陈道长,也晓得这人原本估计是想叫“陈老魔”,结果觉得不妥,半途改了口,不过我也不介意,微微一笑道:“正是在下,不知道王门主可在,志程前来拜访,还望能够得以一见。”

  那老头儿瞧见面前这个满面笑容的男人,实在难以将我,跟传说中那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联系到一起来,不过虽然将信将疑,却也不敢怠慢,连忙鞠躬,又小心翼翼地说道:“不知道陈道长前来有何事?我家门主有事出门了,至今未归,家中只有老太太在,不方便见客……”

  我眉头一挑,平静地说道:“不知道你能够联系到他么?”

  老头儿点头哈腰地赔笑道:“陈道长说笑了,小老儿就一个看门的死狗,哪里能够晓得门主的行踪在哪儿,不过您若是能够等得,我这里就叫人将他给找回来,你看如何?”

  我点了点头,径直往院子里走去,口中还说道:“也行,我就在这里等着,告诉你们门主,三个小时之内不出现,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事情。”

  我往院子里面走,那老头儿顿时就不乐意了,一路小跑着过来拦住,焦急地说道:“陈道长,这里不能进……”

  我猛然定住了脚步,盯着他说道:“为何?”

  老头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低头说道:“里面都是门主的家眷和女客,不方便外人进去,您若是有时间等,我带你们去前面的主厅等待。”

  我望了一下侧院,心中更是生疑,不动声色地做了一个手势,林齐鸣立刻会意,纵身一跃,越过院墙,朝着内院飞身而去。

  瞧见林齐鸣的举动,那老头儿顿时大惊失色,转身就朝着门房奔去,似乎想要敲铃预警,结果被我一把拦住肩膀,笑盈盈地说道:“这位老丈,我们此次前来,只是想要找寻王门主,与其他人无关,还请你不要多事,免得横生祸端,弄坏了大家的心情。”

  那老头儿被我一把拦住,顿时就奋力挣扎,这家伙能够成为王云松老宅的门房,自然也有一把子手段,不过挣扎几下之后,却发现根本没办法脱离我的控制,晓得自己与我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根本无法抵抗,于是只有扬声吼道:“老夫人,有人来砸场子了!”

  他如此喊了好几声,传遍了整个大宅子,而我也没有阻止他,让他放肆地吼着,平静等待。

  几声之后,里面一阵喧闹,从那边的门中冲出了二十几个精壮的汉子,个个都是个中好手,还有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太太拄着龙头拐,被四五个女子簇拥着,从内院走出。

  那老太太精气内敛,满脸的褶子皮,却有着一股威严的气息,走到门口来,用龙头拐猛然一顿,喊声说道:“又是哪个不开眼的小贼,老妇我后院的藏獒这几天饿得慌,宰了的话,它可又有肉吃了!”

  我没有说话,这时墙头那边一响,却是林齐鸣揪着一个黄毛青年翻了上来,冲着我摇头说道:“他不在,这人是他小儿子,掳来个女子,正准备使坏事,给我捉了!”

  讲到了诸人汇合,然后兵分两路,前往两处区域,紧接着找到家人,直接拉过去,接着审问那小豆子,然后打来电话,说祸不及家人,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解释一下,陶陶全名陶庭倩,小名陶陶,也有人叫她小倩,这些是以前提过的。
嗯,没别的了。

  1. juinn:

    沙發嗎?

  2. Cell nucleus 。:

    是的

  3. 自我放逐:

    板凳?

  4. hzc0926:

    晚点

  5. 徐学智:

    命运啊

  6. 奇:

    你们太快了。。。

  7. 奇:

    讲到了诸人汇合,然后兵分两路,前往两处区域,紧接着找到家人,直接拉过去,接着审问那小豆子,然后打来电话,说祸不及家人,问我这是什么意思?这后半句是在说啥

  8. 自我放逐:

    板凳都不是我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