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九章 不按规矩黑手陈

2015年4月5日 更新

  那老太太瞧见林齐鸣怀里抱着的年轻人,脸色一变,厉声怒喝道:“放开我家乖孙,不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她的威胁。林齐鸣不屑一顾地说道:“堂堂黄山王家,居然让自家的后辈子孙强掳民女、白日宣淫,可见你们这儿的家教真的有问题,老太婆,你知道他刚才在干什么不?”

  那老妇人脸色阴霾地寒声说道:“不管你是谁,在我黄山的地盘上,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蹲着,谁家裤裆没有系上,将你这么一个家伙给露出来了?我玄武门王家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你来管?识相的,赶紧将我孙儿放了,要不然,你们所有人,都得死!”

  老妇人年纪一大把。戾气却凝重得很,不过我却也能够从她的身上,晓得了那王云松为何会这般胆大与薄情的缘故来。

  林齐鸣没有理会这老妇人的威胁,而是低头瞧向了我,等待着我下一步的指令。

  我眼帘低垂,毫不犹豫地从怀中掏出了饮血寒光剑,将长剑指向天空,冷声说道:“好,好,我倒想要看看,你们到底是想让我怎么死?”

  那老妇人眉头一掀,厉声大喝道:“都给我上!”

  这一声令下。周遭的那二十几个玄武门弟子便朝着我轰然冲了上来,而老妇人则提着龙头拐,飞身一跃,也跳上了墙头,朝着林齐鸣强攻而去。

  我瞧见这二十多个玄武门汉子蜂拥而来,手上全部都是那硕长的齐眉棍,舞得虎虎生风,将院子里都给笼罩,一副军阵的架势。不过我却也并不慌张,羚羊对于雄狮来说,再多的数量,都不过是一份份的食物而已。

  我思考几秒钟,毕竟不是生死决斗,出了人命官司可不好,于是将长剑给收了起来,接着空着双手,朝着人群里面撞了进去。

  对方群殴而至,当真是气势如虹。满心以为能够一拥而上。将我给乱棍打死,结果被我如东风卡车一般撞了进来,前面两人甚至都还没有扬棍,便被我给轰得一下,直接撞到了人群中,多米诺骨牌一般,连着倒了好几个。

  一冲而上之后,我一双肉掌拍飞两人,轻松地夺过了一根齐眉棍在,当下也是朝前一震,接着猛然一阵横扫。

  棍扫一大片,只要灌进了足够的力气,几乎没有人能够抵挡这棍势,结果我这般一阵搅屎棍地搅合,对方立刻就被弄得一阵混乱,有的人甚至连人影都没有看清楚,就直接中了一棍,要么躺倒在地,昏迷不醒,要么直接击飞而去,一口鲜血吐出来,觉得人生怎么看,都不美好了。

  二十多个练家子,倘若是认真地结阵而待,说不定对我还有一些威胁,然而此刻乱糟糟地成一团,互不关联,也没有啥主心骨,立刻被我给搅得一阵混乱,我左冲右突,没多时,便发现面前一空,除了刚才那个门房老头还在站我的面前,其余人等,皆已躺倒在地,有的直哼哼,有的甚至两眼一闭,昏迷过去,不过倒也显得清净,无需心忧。

  墙头上的战斗还在继续,林齐鸣挟持着那王云松的小儿子,跟对方的老娘在周旋着,那老太太脾气火爆,手段倒也不差,一阵猛攻之下,倒是让林齐鸣束手束脚,放不开来。

  我并没有上去帮忙,而是朝着墙头喊道:“嘿,老太太,我现在可跳可痒痒了,你下来,帮我治一治!”

  那老妇人救孙心切,上去就跟林齐鸣一阵掐,并没有留意场中的变化,这回听到了,低头一看,却吓了一大跳,平日里在乡里横行霸道的诸位弟子,此刻居然都躺倒在了地下,如此短的时间里,居然变成这副模样,让她在一瞬间就明白过来,来这儿闹腾的,并非是什么杂鱼,而是一头足以掀翻整个玄武门的巨鳄。

  想到这里,她倒也是经历过许多世事之人,一个翻身而下,冲着最先示警的门房老头问道:“老张,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门房老头苦笑着摇头,低声说道:“老夫人,你都没有听我说话,就与人家交恶了——这位先生,是茅山宗掌教真人的大弟子陈志程,也是有关部门的高官……”

  当他爆出了我的真实身份,那老妇人的脸色数变,顿时就愤恨起来:“你这老张,干嘛不早说,弄成这般模样,你让我如何收场?”

  她低声痛骂了门房老头几句,又回过头来,冲着我笑了,宛如老菊花一般的灿烂:“哎呀,原来是陈首长,贵客临门啊,失敬啊失敬;你看看,都是我们家的这个蠢门房,结果弄成这模样。不过也好,不打不相识嘛,您别介意啊,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好好说,可不敢惊扰了陈首长!对了,你是来找云松的吧,有什么事情,你一个电话过来,我们赶过去就行了,何必登门,这般客气呢?”

  她这态度变化得颇快,而我反正是没有吃什么亏,而是笑盈盈地说道:“不登门不行啊,你家云松,绑了我师父陶晋鸿的孙女,我这是过来找他要人的……”

  “什么?”

  听到我这平静中带着几分森严的话语,那老妇人眉头一竖,顿时就脸色大变,气呼呼地喊道:“真是个糊涂蛋儿,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儿子啊?陈首长,你放心,且回去,回头他搁家来了,我将他给押了,过来给你赔罪,你看如何?”

  我摆了摆手,平静地说道:“无妨,我就在这里等着吧。”

  这般说了,我又回头,对着那门房老头说道:“老丈,劳烦你给王门主带个话——说他若是三个小时之内,不出现在这里,我就杀了他的老娘和儿子;若是我师父的孙女有一根头发受损,我杀他全家!谢谢。”

  听到我的这话语,那老妇人顿时就脸色大变,怒气勃勃地说道:“陈志程,你这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就不能好好商量么?”

  我扭头过来,对着她微笑着说道:“这世间,自然是有可以与我好好商量的人,不过我从来都不和打算将我喂藏獒的家伙假惺惺地坐下来谈。老太太,你进屋吧,若是懂得眼色,最好不要反抗,我手重,一会儿若是动起手来,怕伤到你——你年纪这么大了,若是缺胳膊断腿的,死都死不踏实,对吧?”

  “欺人太甚!”

  老妇人在黄山一带霸道惯了,哪里能够忍得住这口气,顿时就一声怒吼,扬起手中龙头拐,朝着我砸了过来,而我则平静地伸出手,抓住这势若千钧的拐杖,接着一把将她给拉过来,抬手就是几巴掌,一边扇,一边冷然说道:“我很少打上了年纪的人,不过要不是你这般的老太婆,也教不出那为非作歹的儿子,这几巴掌,让你长点教训吧!”

  老妇人是个十分厉害的修行者,身子骨也硬朗得很,本来满嘴的脏话准备送出,结果被我这几巴掌扇下去,整个人就萎顿了,不再嚣张。

  我伸手在这老妇人后背几处要穴拿捏了一番,接着将她交给了身旁的朱雪婷,然后朝着前面的院子走去,一路来到了主厅之中,让老妇人和王云松的小儿子在旁边坐在,而这时院子外面不断传来惨叫,却是有人试图逃走,结果被尹悦给一个个制服,扔了进来。

  此刻的尹悦极为灵动,就凭她一人,便将整个王家老宅给封锁住,有了几个榜样之后,那些人终于也认命了,不再试图逃脱,而大厅之中不断地被塞进人质来,七七八八,王云松的一大家子人,包括他老娘、发妻、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以及两个本家侄子,都给林齐鸣给带到了这儿来,朱雪婷则凶神恶煞地训着他们,让保持安静,不得胡乱哭诉。

  我也不管这些,来到旁边的小厅处,将八宝囊打开,把在里面憋闷了许久的黑鳞巨蟒小豆子给放了出来。

  这个家伙依旧是一副四五岁男童的模样,不过神情萎顿许多,恹恹地对我说道:“世叔,你将我抓到这儿来,到底有何事,还请直言,不要再将我关到那儿去了。”

  我摸着下巴说道:“先前听你说过,你母亲即将变成真龙,那么也就是说,你在最近,见过她咯?”

  小豆子防备地望了我一眼,小声说道:“是。”

  我继续问道:“那现在她在哪儿呢?”

  他低头说道:“我怎么晓得,她是说成龙之后,自会来看我的……”

  这小家伙是个极为狡猾之人,不见兔子不撒鹰,我盘问许久,都不肯透露具体信息来,我见他不招,也不着急,随意问了几句,又将他给塞回了八宝囊中压制。

  那门房老头说是联系不到自己门主,不过没到一个小时,他便拿了一个电话过来。

  我接过来一听,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了一个沙哑男子的怒吼:“阁下到底想做什么,都说江湖之事,祸不及家人,你这么做,不怕坏了规矩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周一见。

    • 河南人是杂种:

      河南人日你先人

      • 吃货的幸福生活:

        河南人是你先人,你个死变态的杂种,骡子货

      • 你是杂种的后代:

        河南人确实日了你先人,不然你从哪里出来的?!

  1. 奇:

    板凳

  2. 自我放逐:

    又来晚了

  3. 木三:

    着实有些变态?

  4. 徐学智:

    跟那些脑残吵什么。浪费口水。

  5. 体育场大闯:

    再用老子的ID的就承认自己是条狗 回复我的全家是狗 接我的话的 生男为盗 生女为昌 SB玩意 冒用老子ID

  6. 缘分天空:

    恶不恶心!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