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章 一曲衷心谁能知

2015年4月6日 更新

  听到王云松这气急败坏的话语,我反而笑了,平静地说道:“王门主,你知道自己惹到谁了。对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数秒钟,然而才长长吐了一口气,愤愤不平地说道:“即便是茅山宗,也不能这般欺负人啊;陈志程,你真的觉得这世间,没有王法了么?”

  我哈哈一笑,脸色陡然转冷,寒声说道:“连我师父陶晋鸿最喜欢的孙女,你都敢绑,我看吃了豹子胆的人,是你吧?王云松,现在陶陶怎么样,她若有事,实话跟你讲,我可以在这里跟你发誓。我一定会灭你王家满门,说到做到……”

  有的人撂狠话,只不过是歇斯底里,而有的人说狠话,却让人彻骨发寒。

  有着罗满屯的前车之鉴,以及我这黑手双城的恶名,对面的那个家伙却也不敢胡乱应对,只是对我说道:“人在我这儿,一点事儿都没有。”

  我伸手,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平静地说道:“还有一个小时四十分钟,我希望你能够带着完好无损的陶陶出现在我的眼前。”

  王云松有点儿着急了。在那边焦急地喊道:“陈志程,你别乱来啊,一人做事一人当,你……”

  我并没有等他多言,便直接挂了电话,丢给那门房老头,回身过来,朝着一脸阴霾的王家老太说道:“老太太,你。以及你身后的这些人,到底是生是死,就得看你儿子对你们重不重视了。”

  王家老太脸色十分难看,恶狠狠地瞪着我,却并没有说话,只是抱着王云松一个六岁大的女儿,不停地哄着。

  在黄山王家一众人极度仇视的目光中,我折转回了小厅,这时林齐鸣跻身过来,对我说道:“老大。小七哥那边打来电话。说已经赶到王云松情人那儿查看了,发现对方人去楼空,不见了踪影,他们正往这边赶来。”

  我点了点头,虽说凭着我们四人,也能够控制场面,但是一会儿倘若有什么冲突,人手充足一些,也是好事。

  林齐鸣瞧见我脸色严肃,舔了舔嘴唇,然后又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大,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我讶然,示意他但说无妨,林齐鸣这才吭吭哧哧地说道:“老大,若是过了三个小时,而王云松那老家伙又没有带人过来,我们该怎么办,难道要真的杀人立威?”

  这个问题似乎在他心里徘徊了好一会儿,说完之后,如释重负。

  我默然,人人都知晓我黑手双城暴戾不已,然而为何却一直受到规矩甚严的总局重用呢?这是因为我的这恶名,事实上都只不过是刻意宣传出来的,我终究还是有着太多的束缚,不得不按照规矩来办,王云松倘若真的不来,我自然也不可能杀他全家、灭他满门。

  而倘若我这说话不算数,王云松咬牙一忍,先藏起来,只怕陶陶就真的有危险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林齐鸣说道:“你出去跟尹悦说一下,等三个小时一过,让她准备一下。”

  林齐鸣眼睛一亮,转身离去。

  九尾妖狐这类洪荒异种,天生便能够魅惑众生,一尾两尾之时,还只是体现于相貌之上,让人觉得分外的可爱或者妩媚,心生怜惜,而当她进入到了五尾之时,便能够模拟出惟妙惟肖的幻境,让人无法辨别,先前她的手段数次立功,此刻看来我们也只能将这希望,寄托于他的身上了。

  林齐鸣离去不久,便又折返回来,朝我做了一个手势,说可以了。

  我点头肯定,继续等待,如此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闹,我眉头一掀,在大厅处待命的林齐鸣又匆忙出去,结果回来的时候,带来了四个一脸严肃的大盖帽。

  这四位是乡派出所的警察,领头的红鼻子,却是那儿的所长。

  所长姓黄,进门之后,看了一眼满厅的王家人,接着一脸威严地冲着我吼道:“我接到报警,说有人擅闯民宅,并且恶意拘禁,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干嘛?”

  这位黄所长说话的时候,一嘴酒气,显然是刚刚从饭桌上撤下来。

  我并不理会他的质询,而是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王家老太,问道:“你们报的警?”

  王老太将头偏到了一边去,冷声说道:“没有!”

  她知道轻重,晓得满院子里二十多个玄武门骨干都制服不了我,几个警察,绝对是弄不成什么事情的,这个时候跑出来,想要让那黄所长主持公道,着实是有一点儿天真。

  然而她这一否认,旁边有一个女人急了,焦急地走出来,冲着那黄所长喊道:“是我,是我发短信给你们的,就是这个家伙,将我们给关起来……”

  我眯眼瞧去,并没有认清楚这女人是什么身份,在这大厅的王家人,除了王云松的直系亲属之外,还有七八个男女,一齐给堵在这儿,我哪里理会这些,而黄所长听到那女人的举报,脸色一变,手往腰间摸去,正要跟我理论,结果那王家老太直接站了出来,抬手就是一大耳刮子,扇在了她的脸上。

  啪!

  这一耳光不但将那女子打懵了,连黄所长几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脸惊疑地看着王家老太道:“老祖宗,您这是干嘛?”

  王家老太虽说修为被我封住,不过身子骨硬朗得很,威严也在,这一巴掌又响又重,将那女人控制住之后,她干笑着对黄所长说道:“美凤最近脑子有点不清醒,总是胡言胡语,小黄你别多想,回去吧,这儿什么事情都没有。”

  她这般说,黄所长更加疑惑了,看着她,又打量了一下我们,脸色变得无比严肃道:“老祖宗,有的事情可不能开玩笑啊,他们是不是威胁您了?我家王叔怎么不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家老太猛然一睁眼,厉声说道:“小黄,我让你走你就走,说这么多废话干嘛?我老婆子做事情,还需要跟你汇报不成?”

  她发了火,那黄所长终于妥协了,躬身说道:“老祖宗,那我们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您招呼一声,我们那儿全天备着警呢。”

  说完这话,他还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方才离开。

  我笑吟吟地目送几人离去,等他们全部出了王家之后,这才平静地对王家老太说道:“老太太,算你比较识相,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如何控制住自己的手了。”

  那王家老太哼了一声,对我说道:“你不是有关部门的高官么,几个乡下派出所的警察,会对你有威胁么?”

  我笑着说道:“话虽如此,但是我这一趟出来,为的是私活,找的也是我师父的孙女,一会儿说不定还要灭人满门,这事儿自然不能让上面知晓,所以知道的人越少,自然是越好的。”

  旁边的王家人,向来都是横行霸道惯了,哪里受得住这般的气,而听到我和王家老太的话语,顿时就慌张起来,有的人甚至发出了低低的哭泣声。

  我威胁过后,话音一转,对大厅的众人说道:“先前是我的失误,为了防止刚才的事情再次发生,大家将手机都上缴吧。”

  朱雪婷去给每个人搜身,将手机都给搜了上来,而这时张励耘也带着其余的七剑成员赶到了此处。

  我将大家召集到了小厅,将这边的进展说给大家来听,张励耘知晓,不由得皱着眉头说道:“老大,这事儿虽然只是在作假,但还是有点风险;你这么做,恐怕会让某些人诟病啊,你知道的,总局政治处的那几个人,对你一直都有意见,总是想着找到你的把柄……”

  我摆了摆手,毫不犹豫地说道:“没事,总局只要王总和许老几个人还在,那帮孙子就扳不到我的。”

  总局政治处的主事人并非修行者,是上面直接指定的要人,而副手则是龙虎山的长老苏冷,他坐到这个位置已经三年多了,也算是有了一定的话语权,因为政治处的特殊性,所以权力也是蛮大的,不过此刻,我却也管不了太多。

  陶陶不能有事。

  这方才是我最关注的事情,至于其他的,以后再慢慢聊就是了。

  张励耘听到我这般斩钉截铁的回复,便没有再多劝解了,一个团队之中,只能有一个声音,以前的努尔,现在的他,都是一样,一旦我决定的事情,他们即便是有意见,也会保留着,然后全力以赴。

  商议完成之后,张励耘和我便开始对王家老宅加强了防备,而其间王云松两次来电,想要与我沟通,都被我拒绝了。

  我让门房老头给王云松带话,三个小时之后,他若是再不出现,我便让他家破人亡。

  他若是不相信,我可以先杀几个人,给他瞧一瞧。

  如此三个小时很快便要到了,我左右一看,叫人将王云松那个为祸一方的小儿子给带上,让尹悦押着,一路来到了王家老宅的大门口,推着他跪倒在地,将长剑高高地扬了起来。

  就在还欠十几秒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高呼:“剑下留人!”

  我望着远处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1. 徐学智:

    千呼万唤始出来

    • 徐学智:

      又来晚咯

    • 河南人是杂种:

      操你妈,你妈逼,你妈是个大贱B

      • 吃货的幸福生活:

        你就是个不敢露脸的贱种、杂种!日本人造出来的杂种,妓女养出来的杂种才会如你这条疯狗一样随时出来咬人,缺家教的玩意!

      • 你是谁的种:

        贱种,众网友私下议了一下,认为你如此疯狂,不是地域黑,而是与你身世相关:你父祖籍河南,与你母偶遇,你母随以身相许,珠胎暗结,怎奈你父已有家室,妻贤子孝,你父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你母以身孕相威胁,以求上位,扬言如不随愿,令你父身败名裂,你父人间蒸发。你母日日咒骂,十月后诞下贱种一枚,子承母训。众网友人肉了下才知道,你是没脸见人的私生子!各种理解,各种原谅!

        • 你是杂种的后代:

          继续,杂种

        • 李乐:

          他是八国联军大伙造的。

  2. 坤泽:

    马扎

  3. 自我放逐:

    要不要这么快的

  4. 自我放逐:

    要不要这么快的

  5. 二龙湖浩哥:

    河南位于黄河以南,特色小吃胡辣汤,人文特色大裤裆,方言特色中中中duangduangduang,战争爆发闹饥荒不打仗,现在人还多的乌泱泱

  6. 木三:

    这家伙,心理扭曲成啥样了!很危险呀,指不定哪天也弄俩汽油瓶去公交车上自焚去了。兄弟,我建议你有条件的话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7. 鬼画符:

    吼吼吼

  8. 地下河:

    怎么就吵起来了?

  9. 四小佛:

    不懂,这么长时间没上来看看现在都一个个吃饱了撑得,地域黑有意思?傻逼一样,真搞不懂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