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章 虚张声势没底牌

2015年4月6日 更新

  这个在最后一刻现身的,自然就是那位绑走陶陶的玄武门门主王云松,或许他早就已经藏在这附近了,就是在观察。看看我究竟有没有杀人的决心。

  而此刻瞧见我将他小儿子给推了出来,顿时就慌张了,跑出来,高声喝止。

  我展目望去,瞧见这位野心勃勃的玄武门门主是个微胖的中年人,卧蚕眉,红枣脸,双眼锐利如刀,气质厚重,显然是横练功夫练到了一定的境界,方才会有这般金光冉冉的效果,而他并非一人而来,为了壮胆,他身后还有十来个汉子,个个都是精锐子弟。手中齐眉棍,一股少林十八铜人棍的架势,咄咄逼人。

  玄武门并不算什么大门大派,抛开昨夜死伤的众人以及躺在院子里的那一帮家伙,这些人,恐怕就是它最后的力量了。

  不过我却并不会被他弄出来的这般架势给吓到,而是朝着他平静地拱手说道:“可是王云松王门主?”

  那中年胖子也拱手回应:“正是在下,敢问您就是茅山宗陈道长?”

  我没有跟他客气的想法,确认完人之后,便直接说道:“既然是你,那么就将你掳走的女孩交还到我的手上来,谢谢。”

  对方的眼珠子一转。伸出手来,指着我身后的偌大宅院说道:“放人,自然是可以的,不过你也得先将我母亲,以及宅子里我所有的家人都给放了,这般才对等,你说是不是?”

  我瞧见对方的神色有异,虽然不知道他想在我面前搞什么鬼,不过却坚决地说道:“王门主。我之前好像跟你说过,带人来还我,不然我就开杀戒了。这句话,你可能一直当做是玩笑,那么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我陈志程纵横江湖数十年,从来没有心情跟对头开过玩笑,你既然不愿意按照我的规矩来做,那么我可以给你展示一下我的决心——尾巴妞……”

  我说完话,直接朝着小白狐儿点了一下头。而对方则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天璇剑给再次扬了起来。

  她在那一瞬间。显露出了无比凶煞的杀气。

  跪倒在地的那年轻人似乎感受到了这种气息,顿时就吓尿了,朝着王云松大声喊道:“爹,爹,救我啊爹,救救我!”

  自家的儿子喊得歇斯底里,而王云松却死死地盯着柔媚中带着一点儿娇滴滴的行刑者,干笑着说道:“陈道长,俗话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们有话可以好好说,犯不着耍这些手段,你说对不……”

  还没有等他将这番和稀泥的话语说完,小白狐儿便毫不犹豫地将天璇剑往下,猛然一斩。

  刷!

  这一剑斩得坚决无比,那跪倒在地的王云松小儿子一句话没有说出,头颅便骨碌碌地落了下来,满腔热血洒在了王家老宅门前的青砖石上,滋润着这生长几十年的石缝青草。

  嘶、嘶、嘶……

  那鲜血喷出的声音惟妙惟肖,还准备用言语跟我们仔细谈谈地王云松浑身一震,一双眼睛睁得滚圆,睚眦欲裂,厉声嘶吼道:“你们怎么可以来真的?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们、你们……”

  他说着,整个人便天旋地也转,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完全都被颠覆了。

  怎么可能,有人比他还恶?

  怎么连话都还没有说完,就动手杀人了呢?

  这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

  王云松直感觉满脑子“嗡、嗡、嗡”的响着,整个世界都在晃动,一切都仿佛不真实一般,接着他下意识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方才发现一切都是真的,自家小儿子的那无头尸身跪倒在地,头颅在血泊之中滚动着,原本感觉娇滴滴的那小娘子,一脸淡漠地将那长剑,在儿子尸身的衣服上面仔细擦拭着,仿佛刚才不是在杀人,而是在——宰鸡!

  对,就是在宰鸡,这情形跟他以前陪妻子去菜市场的时候,那小贩杀鸡的时候一模一样。

  可那不是鸡,而是他最疼爱的小儿子,他的大儿子昨夜已经在那恐怖的地洞之中失踪了,估计没有什么好下场,而小儿子一死,他就真的绝后了。

  这,这就是传说中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黑手双城么?

  王云松在一瞬间,双眼就立刻变得通红,怒声吼道:“姓陈的,我日你先人,你他妈的有什么本事,就冲着我来,别拿我的家人开涮!”

  我被王云松用恨之入骨的眼神瞧着,却显得十分淡然,平静地说道:“王门主,你若是再往前走五十米,我便可以教你做人;不过你这般模样,两男人在大街上一追一逃,实在是有些难看。刚才呢,你觉得我说的是玩笑、儿戏,现在我给你瞧见了我的诚意,不知道你有什么可以表示的,我们可以接着谈了么?”

  “谈什么?”王云松愤愤地瞪着我吼道:“姓陈的,你杀了我儿子,我和你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他赌咒发誓,而我则显得很平淡,朝着守在门口的林齐鸣招了招手,微笑着说道:“王门主还是觉得我们在跟他开玩笑呢,听说黄山这地界出了名的大孝子,对自己老娘,从来都是服服帖帖的,不知道对于自家老娘的性命,是否在意——小胖,你把老夫人给请过来,我们接着给王门主展示诚意,快去!”

  我一声招呼,林齐鸣答应了一声,转身入了院子里,没一会儿,便将王家老太给推了出来。

  这老太太瞧见地上死去的孙子,又瞧见远处的儿子,顿时就崩溃了,冲上来想要挠我,结果被林齐鸣和朱雪婷一同擒住,让她不得动弹。

  不过尽管如此,她依旧挣扎得披头散发,厉声喊道:“姓陈的,你这挨千刀的狗东西,敢杀我孙子,老娘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呸……”

  她朝着我吐口水,而我则后退一步,避开了去,一脸委屈地说道:“老太太,贵孙强掳民女,白日宣淫,这般的纨绔子弟,不如早死了,免得祸害人间,我帮你处理了,你不感谢我,还马我,这是什么道理?再有了,我茅山宗对于降妖除魔之事,最是擅长,你即便是做了鬼,也翻不了什么天的,还不如安安心心地离去,你孙子没有走远,我送你一程,黄泉路上,也可以搭个伴,你说是不?”

  我说得客气,而有一具尸体在旁,此刻却再也没有人认为我是在虚张声势了,瞧见自家老娘被人推到在地,而那个一脸狐媚的小女子再次将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的时候,王云松再也忍不住了,做出了一个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举动。

  他朝着我跑了过来。

  这情况让我有些诧异,因为按道理来说,他应该是叫人将陶陶给找出来,然后与我对峙,而在这期间,早已潜伏在旁边的张励耘和布鱼等人,便可以伺机而动,一拥而上地将此人给擒下,并且将陶陶从人群中解救出来。

  这样的剧本我都已经写好了,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家伙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竟然不顾一切地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在那一刻,我并没有感到高兴,反而生出一丝担忧来。

  疯狂了的王云松战力陡增,然而这也是得看跟什么人来比较,我连饮血寒光剑都没有抽出,直接拦在了他的面前,瞧见对方猛然朝着我拍了一记铁掌过来,浑身光芒四溢,仿佛有开山批碑之势,而我则毫不犹豫地回了他一记掌心雷,再加上深渊三法之土盾的恐怖助力,那王云松顿时感觉到自己仿佛撞到了一股电墙之上一般,整个人浑身一阵酥麻,双脚就发软了。

  对方是急火攻心,完全发挥不出自己功法的优势来,而我也不想与此人将时间拖得太久,当下也是一阵套路而出,将王云松给直接弄垮,跌落在地。

  王云松一倒下,身后那一帮东拼西凑出来的帮手立刻一哄而散,不过早已埋伏在旁的张励耘、布鱼两人则从侧面杀出,尽量将这些人都给留下。

  我不管那边的小杂鱼,而是一把揪住了王云松的脖子,恶狠狠地吼道:“人呢,我师父的孙女在哪儿,快跟我说!”

  在瞧见王云松自杀一般,不顾一切地冲将上来的时候,我的心头就被一阵阴云给笼罩,而此刻那种担忧却是更加严重,而瞧见我这般焦急的模样,那家伙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快意的笑容来,嘿嘿说道:“你这恶魔,居然也会有这个样子的时候,真的是太让人开心了……”

  啪、啪……

  我毫不犹豫地扇了他两巴掌,然后恶狠狠地朝着旁边吩咐道:“尾巴妞,他若是不回答问题,帮我把他老娘给宰了!”

  这一句话直接将还在疯狂发笑的王云松给唬住了,他慌忙说道:“别,别,我说,那姑娘真的不在我的手上了,我在离开黄山南麓的时候,碰到一个满脸惨白的英俊男子,那家伙对着我一阵追,我害怕,就将她给留在那儿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没有底牌,还想靠着嘴皮子来忽悠我家黑手双城,真当大家都和你家小儿子一般蠢?
哼哼……

  1. hzc0926:

    运好,不吵闹,静坐

  2. 徐学智:

    比我快

  3. 小白:

    呵呵

  4. xiaoyu:

    唉.

  5. xiaoyu:

    唉.

  6. 笨熊-缪倩意爸爸:

    啥都没啦

  7. 咯哈下:

    咦,竟然不见吃货

  8. 天津网友:

    下水道还留着吗?

  9. 晨风-依旧:

    陶陶到底怎么死的,一波三折啊

  10. 吃货的幸福生活:

    吃货吃饭来晚了。各位好!!

  11. 吃货的幸福生活:

    蛊事是不是没有特别交代陶陶的死因?我忘了,哪位提个醒

  12. 菲宝宝:

    弥勒吗?

  13. 陈龙:

    陶陶肯定被龙蟒杀的,而且是死在杂毛眼前。杂毛感觉无力救陶陶,才特别的恨龙。 感觉黑手很克制龙,后面才有陶老大叫黑手去南洋救杂毛和陆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