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章 陶晋鸿莅临黄山

2015年4月6日 更新

  满脸惨白,英俊男子……

  我的脑海之中,立刻浮现出了昨夜与我交手那湘西鬼王的模样来,基本上也算是对得上了。

  想到湘西鬼王。我便想到了那家伙厉害的手段,以及昨夜横尸躺倒在路旁的那一具具尸体来,倘若说陶陶落到了任何一个人手上,只要他有所求,知晓茅山宗陶晋鸿的名字,便不会下狠手;然而要是落到了那具不化骨的手上,我根本就想不出这头僵尸能够给陶陶留下什么活路,倘若它知晓了陶陶的身份,反而会吃得更加有滋有味一些。

  这般说来,落在了湘西鬼王的手里,陶陶只怕是必死无疑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整个人如遭雷轰,整个人都变得一阵僵直,旁边的尹悦最先发现这情况,赶忙冲过来扶着我说道:“哥哥。你没事吧?”

  我满脑子都在一阵轰鸣,而那手中的王云松则趁机挣脱了我的控制,尹悦“杀了”他的小儿子,此刻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下也是一声怒吼,朝着尹悦扑了过去。

  这家伙被我用了手段惩治,根本形不成气候,还没有动手,就给尹悦一把捉住,接着朝我大声喊道:“哥哥,哥哥!”

  我被尹悦给叫醒了。瞧见王云松奋力伸出手来,朝着尹悦掐去,一股怒火陡然伸出,一把抓住了那家伙的胸口,抬手就是十几个又重又急的大耳刮子,啪、啪、啪、啪……这般暴风骤雨的巴掌劈头盖脸地扇下来,丝毫不留情,一边扇,我一边愤然地怒声吼道:“我艹你大爷的。你居然将陶陶这么一个弱女子,丢给了湘西鬼王那般的恶鬼——你这是在害她,你杀了陶陶!”

  王云松一开始还努力反抗,奋力嘶吼着什么,到了后来,整个人都失去了活力,脑袋耷拉着,仿佛死去了一般。

  尹悦瞧见暴怒的我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慌忙上前来拦着我,大声喊道:“哥哥。你住手。这样子会打死他的!”

  我余怒未消,愤然说道:“打死就打死了,狗日的居然把陶陶留给了湘西鬼王,我艹!”

  张励耘这时也将其余的杂鱼给收拾妥当,上前过来拦住了我,焦急地劝解道:“老大,别动怒,这老东西是该死,不过不能死在你的手里,他这条贱命可不能影响到你的前程,你若是要杀他,我来!不过老大,杀了他,这是便宜他,我们留他一命,定然是有用处的。另外,老大,事情未必如同你想象的那般糟糕,你先冷静下来,我们才能够想到最好的办法……”

  努尔和徐淡定相继离去之后,张励耘是我目前最为得力的助手,由他和尹悦拦着,我终于抑制住了内心之中狂躁的怒火,深吸一口气,然后冷着脸说道:“也好,将王家所有人都给羁押起来,不能便宜了这帮为祸一方的狗东西!”

  我将奄奄一息的王云松给扔在了地上,不断地深呼吸,却仍然有一脚将此人踹死的冲动,而就在这个时候,林齐鸣拿了我的手机过来,对我说道:“老大,你师门那边找你。”

  我接过来,电话那头响起了符钧的声音:“大师兄,你现在在哪儿,师父和杨师叔都赶到黄山了,正找你呢。”

  我将我此刻的地点报给他知晓,而符钧那边则显得十分的焦急,问我道:“大师兄,小师弟萧克明现在,有没有跟你在一起?”

  我摇头说没有,问怎么回事,符钧告诉我,说师父来之前的时候,卜了一卦,结果发现孙女陶陶有危险,找到陶师兄问了一下,结果才晓得陶陶跟了小师弟下山,而且应该就在黄山,于是就急着找到小师弟,问清楚陶陶的情况……

  听到符钧的话,我的心头一阵凝重,不过想了几秒钟之后,却还是将我这边知晓的一切,都告诉了他,并且让他转告给师父知晓。

  我师父陶晋鸿很奇怪,一生都不用电子产品,不过回复却很快,他让符钧告诉我,说他马上就过来,与我汇合。

  师父说很快,自然就不会很慢,十几分钟之后,脚绑纸甲马的茅山众人便出现在了王家老宅的门口。

  此番前来黄山寻蟒的,除了我师父本人之外,他还带了两个得意弟子符钧、杨坤鹏,另外近年来风头最盛的杨知修杨师叔也跟着一同而来,另外还有烈阳真人茅同真,以及四位虽然并未有列入十大长老,但是身手却极为不错的同门师弟,我称之为师叔的道人,再有一个,却是杨师叔的一名真传弟子。

  一共十人,风尘仆仆。

  我在此期间,已经将昏迷过去的王云松给弄醒了过来,再次审问了一番,将所有的细节捋顺,也最终确认了那个脸色惨白的家伙,正是湘西鬼王无疑,接到消息之后,我出来迎接,瞧见满脸白胡须的师父穿着简单的青色道袍出现在了眼前,紧接着其余人也随之出现。

  瞧见师父的影子,我毫不犹豫地跪倒在地,难过地说道:“师父,我……”

  我满腹的话语都没有说出来,便被师父一把扶了起来,他的手掌宽厚而温热,扶着我,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一口气道:“这事儿不怪你,你想别自责了,刚才电话里说不清楚,你给我详细说一下具体的事情。”

  我将众人引入了王家老宅的大厅,让张励耘等人将聚集在此处的王家人都给赶了出去,接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一一说个明白。

  听到这些事情,师父沉默不语,而旁边的杨师叔则一拍大腿,愤愤不平地说道:“萧克明这个小子,实在是太不靠谱了,平日里在茅山就一直横冲直撞,好不容易下了山,指派件任务给他,居然将陶陶给拐走了,最后还弄成这样子来——他现在人在哪儿?”

  我不知道小师弟哪儿惹到了杨师叔,竟然弄得他一上来就说了这么一大番话,不过却也晓得现在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恭声说道:“他找寻陶陶去了。”

  杨师叔眉头一掀,寒声问道:“那龙鳞血玉呢?”

  我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也在他身上。”

  杨师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指着我点了两下,口中说道:“你呀你,萧克明做事不靠谱就算了,你当时怎么不拦着他呢?”

  我被这般劈头盖脸地说着,也没有办法发作,只有隐忍着,然后朝着在旁边默然不语的师父说道:“师父,那湘西鬼王身手十分了得,自称是不化骨,我与它交过手,是不是还不太清楚,不过一身尸毒却格外剧烈,弟子差一点儿就遭了它的道,要不是弟子身边的两名亲随以及小师弟的联手合击,险些就没有能够活着离开了。”

  师父点了点头,这才开口说话道:“湘西鬼王之名,我其实是有听过的,它在民国初年的时候曾经闹过一阵,弄出了许多人命,手段十分了得,你们师祖虚清真人曾经想要去将其斩除,结果后来听说被当时的蛊王洛十八给封印住了,就没有再理会。没想到快九十多年过去了,它居然能够破开封印,重临世间,而你能够从它的手中逃脱,也算是不错了。”

  我谦虚地说道:“昨夜之所以能够离开,倒并非我一个人的力量,说来惭愧。”

  师父没有再次多作纠缠,而是问我,说关于玄武门这一边的事情,到底怎么处理,我说人我已经拿下了,至于如何处理,这个就交由师父来决定吧。

  师父也没有多说,朝着旁边的一个黑色道袍的师弟说道:“陆靖侠,此事既然涉及到了茅山子弟,就交由你们刑堂处理吧,你看如何?”

  那黑衣道人点头,应了一声,紧接着又补充道:“按照刑堂规矩,主犯押入茅山宗门之内服役,至于其余的家人,则交由当地的官府去调查,是否有作奸犯科之事,若是属实,便有当地来处理。”

  师父看了我一眼,我点头,将张励耘叫了过来,让他联系黄山这边的有关部门,如何挖掘王家以及玄武门所做的恶事,这个就由他们来做吧。

  我先前不想惊动地方,是不想将我此刻正在黄山的事情给别人知晓,而现在我师父竟然来了,便不会惧怕任何想要伸手的人。

  我师父便是有这样的炁场,他在这儿一立,给人的感觉便如同山峦一般坚实,可以依靠。

  这边的事情在处理,而我则与师父交谈几句,询问接下来将如何行事,然而就在此时,院门前又传来一阵动静,我仰首望去,却瞧见梅浪师叔也出现在了此处,一路来到厅堂前,与众人见礼之后,他告诉了我们一件事情:“事情好像传出去了,我一路上碰到好多江湖同道,有悬空寺的,有龙虎山的,有白云观的,还有形形色色,各路人马……”

  听到梅浪长老的消息,师父显得格外平静,对我们说道:“此番前来,能否阻止那恶蟒飞升,是其中一个目的;不过将陶陶找回来,这事儿也得做——活要见找人,死也得见尸!”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诸位晚安。
陶晋鸿终于出现了,而此番一战,即将搅动天下风云,请诸位拭目以待。

  1. 吃货的幸福生活:

    徐学智快点来

  2. 奇:

    哇塞

  3. 徐学智:

    来啦。这么晚。我以为今天没有加更了

  4. 徐学智:

    一听说有龙,连陶晋鸿都不淡定了

  5. y8:

    真心感觉不出来洛十八怎么能这么牛叉,从陆左身上真的看不出蛊师对鬼物怎么克制呀

    •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十八是觉醒之后的王,十九是十八与王与陆左三位一位的存在。

    • 虎皮猫大人:

      鬼物什么的 大人我一吸就消化掉了。。 哈哈。。

      • 杨影:

        大人 切不可虚吹啊 哈哈

  6. 乔克叔叔:

    快结局了?黄山一役便是大结局了。

  7. 自我放逐:

    我也感觉快结局了

  8. 娜娜:

    蛊事没看过

    • 路人:

      不错的可以看看

    • 杨影:

      值得一看 可惜吾已魂飞九天咦。。

  9. 陈龙:

    蛊事里最吸引人的是:自称翩翩少年郎的老母鸡.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