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章 天下英雄会黄山

2015年4月7日 更新

  这些年来,不管是亲近茅山的,还是仇视茅山的,背地里不谈。倘若是当面的话,莫不称呼我师父一声“陶真人”或者“陶掌教”,这般直呼其名者,倒也罕见。听到“南海剑妖”这么一个名号,我下意识地想到了一字剑,因为那黄脸丑汉的师父,其尊号便是南海剑魔,剑魔、剑妖,两者之间只有一字之别,不知道这里面,是否会有些联系。

  听到这声音,我师父眉头一掀,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来,开口说道:“剑妖,你们南海与东海蓬莱不是有百年之约么,怎么不在南海仙岛之中静修。跑中原来作甚?”

  那邋遢乞丐挠了挠蓬乱如鸟窝一般的乱发,一脸不满地说道:“东海蓬莱的那些杂碎早就按捺不住逐鹿中原的野心,偷偷摸摸地西渡而来,做得隐秘。但又不是没有人知晓;他们既然来华了,我们这些在南海钓鱼看鸟的辛苦散修,怎么就不能来中原这花花世界,涨一涨见识呢?”

  师父摇头笑道:“得了吧,你师兄剑魔早八百年就一直在中原活动了。还教出几个出息的弟子,我又不是不知晓,还好意思说人家东海蓬莱岛?”

  听到这话,南海剑妖脸上突然浮现出了得意之色,对我师父说道:“说起来,我师兄的那弟子还跟你交过手,怎么样,不错吧?”

  我师父难得地点了点头。回答道:“剑一般,人倒是不错。”

  我知道这两人谈论的是谁,那个跟我师父交手的弟子。恐怕就是我的忘年交,一字剑黄晨曲君吧,此君以一己之力,从一介白身杀入天下十大,当真是逆天得很,那一手剑法出神入化,已经入了至道,然而在我师父眼中,最为可取的,却是“人不错”的评价,让我感受到了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他,心胸当真是无比宽广。

  不过这话儿却惹得那南海剑妖一阵不屑,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晶莹如玉的长剑来,剑尖一抹寒光闪烁,指着我师父说道:“多年没有见,老陶你还是这般托大,若想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跟我打一架吧?”

  师父被挑衅,我自然不能视若无物,正要上前与他搭话,师父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笑着说道:“剑妖大人是我昔日老友,喜欢开玩笑,你别误会,我跟他玩两手。”

  师父这么说,我便也不再出头,不过心头却是一阵,因为我已经有许久没有见过师父出手了,不知道他这些年来一直闭关,到底又有了什么厉害手段。

  那南海剑妖说打就打,长剑一震,人似利箭而来,倏然便至,瞧他这架势,哪里像是切磋交流,简直就好像我师父是他杀父仇人一般。

  剑指黄宫,一点星芒乍现,他的速度已经超越了极限,眼看着就要伤到了我师父,我的心也在这一刻提了起来,忍不住朝着怀里摸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师父却缓缓地推出了双掌,平静地念了五个字:“至道,如流沙!”

  一语成谶,师父的双掌之上,没有一点儿力量,甚至连一只蚊子都拍不死,但是却偏偏将这疾如闪电的剑芒给镇住了,我在旁边并不觉得,但是却能够感受到两人之间的炁场,在一瞬间居然被师父的双掌给锁定,然后有巨大的吸力从那南海剑妖的脚下生出,仿佛流沙一般,虽然他站在平地之上,但给人的感觉,却仿佛被那流沙给淹没了一般。

  因为置身事外,所以我这仅仅只是感觉,至于面临着我师父威势锁定的南海剑妖,则在一霎那,脸色就变得一片雪白。

  不过那家伙绝对是一个意志坚定如铁的汉子,在这般恐怖的威势之下,竟然硬着头皮,顶着所有的压力,将自身的潜力给陡然爆发了出来,居然又进了几步,将这剑尖递到了我师父的胸口来。

  然而这个时候,我师父不动声色地朝前踏了几步,表面上看好像是将胸口送入对方的剑尖之上,然而他每走一步,整个人仿佛就拔高了数分,我看着师父一步一步地走,一步一步地变得高大,一开始疑惑,而后瞧见他脚下的土地居然也在这一刻变高了,几步之间,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结果等到南海剑妖刺到跟前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剑,居然刺入了泥土之中,而自己的对手,则高高在上,看着自己。

  瞧见这情况,我不由得会心一笑,事实上师父根本就没有与他怎么动手,不过这般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手段,着实让人诧异。

  那剑妖本来还待施展诸多得意手段,结果这一剑刺入泥土之中之后,突然丧气了,将长剑收回腰间,一脸郁闷地朝我师父喊道:“你这个老陶,以前厉害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能够引天地之力而为己用,当真不让人活了……”

  听到他服软的话语,我师父哈哈一笑,脚下的泥土又陡然回落,回到了地面上来,对他说道:“修行之事,不进则退,这么多江湖后辈在追赶,我哪里敢懈怠?”

  那南海剑妖人虽然邋遢,但是一双眼珠子却宛如婴儿一般纯净透亮,指着我说道:“后辈?这个小子,便是你那名动江湖的大弟子,黑手双城陈志程咯?”

  我师父耸了耸肩膀笑道:“名动江湖,我怎么不知道此事?”

  南海剑妖说道:“得了吧,我一路北来,每逢一人,便问起当今之世,最名声鹊起之辈是谁,别人便会告诉我,如今群星璀璨,但是若是名声最大的,当属茅山宗出身的黑手双城,那小子手黑心冷,杀伐果断,厉害得紧,东北名门罗满屯,那可是高手遍野的宗门,结果就因为门中有个小子偷了他的一件东西,就灭了他们满门……啧啧,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结果现在一见,也是两只眼睛一张嘴而已啊!”

  师父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而我则头皮发麻,上前一步,躬身说道:“晚辈陈志程,见过剑妖前辈。江湖传言,素来夸大,还望前辈不要误会。”

  那南海剑妖嘻嘻一笑,对我说道:“传言不传言的,咱先不说,来来,咱爷俩儿练练?”

  我颇为尴尬,而师父则挥了挥手,笑骂道:“你这个武痴,见谁都要练两手,就不能好好说话?刚才你不是说了么,打输了,讲一讲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可别耍赖啊?”

  南海剑妖一脸遗憾地说道:“我哪里是见人就要练两手?若不是我那师侄说这小子还算不错,我堂堂一南海剑妖,怎么会跟一晚辈玩耍?行,行,愿赌服输,我且告诉你这件事情——我之所以来这儿,是因为昨日收到一个消息,有传言讲这黄山之地,即将有一条龙蟒飞升,化身真龙之属,若是能够过来,拣点便宜,胜过苦修数十年……”

  “黄山,龙蟒?”

  我师父的眉头在一瞬间就皱了起来,下意识地朝着我望了过来,而我也是震惊异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师弟萧克明在这茅山附近发现那龙血结晶的事情,是昨日方才通知到我的,而后又通报给了茅山那边,其余的人是怎么知道的呢?这里面,到底是我这边不慎走漏了消息,还是茅山宗那边,有什么连接不上的地方,又或者是那条魔蟒泄露了行踪,搞得江湖上风言风语、汹汹而来呢?

  师父瞧见我也一脸震惊的模样,心中明了几分,不动声色地问道:“剑妖老弟,你这话儿是听谁说的?”

  南海剑妖摆摆手说道:“听谁说的,这个就没有必要说了,我原本并不相信,只不过是想过来碰碰运气的,不过瞧见了你,我就晓得此事并非空穴来风,如果我猜得没错,恐怕你老陶,也是为了这黄山龙蟒,方才出现在此处吧?”

  事已至此,我师父并非隐瞒,而是豁达地承认了,那南海剑妖对他说道:“也就是你老陶这般坦荡了,若是别人,说不定又编排什么故事呢。你放心,我只是过来看热闹的,真若有,我不跟你抢,也算是还了当年欠李道兄的一份人情,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我来的路上,可看到了许多熟人,有悬空寺的,有太上峰的,洞庭湖的,荆门岛的,龙虎山的,五花八门,各路豪雄都来碰运气呢,你可得小心,别让到嘴的肥肉,给飞了。”

  我师父平日里十分低调,而此刻却显得无比的霸气,冷然说道:“那龙蟒化龙最重要的那东西,是从我徒弟陈志程手中夺走的,现如今,我们茅山宗只不过是想要找回自己的失物而已,任何人想要抢夺,且先过了我陶晋鸿的这一关。”

  南海剑魔白眼一翻,正要说我师父霸道,突然间远处传来一声尖利的惨叫,他眉头一扬,对我师父说道:“如此风云际会,不知道是福是祸啊,老陶,我去看热闹,你去不?”

  我师父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点头说道:“同去,同去!”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各路人马,汇聚于此,江湖十年变局,当于此战。

  1. 流水:

    陶地仙会不会早就算出来他孙女命里有这一劫过不去

  2. 白白:

    沙发

  3. 咯哈下:

    板凳

  4. hzc0926:

    坏人太多

  5. 徐学智:

    最近离沙发越来越远

  6. 徐学智:

    从蛊事到道事,这才是陶晋鸿第三次出手,除了搞山神那一次比较辛苦其他都是秒杀。看来老陶的对手只有神仙了。。。

    • Rorschach_Ye:

      加这一次是四次啦,秒羊知修啊普陀一次,天山硬抗山神一次,开山门抢徒弟打左使一次,这是第四次动手

  7. 吃货2:

    吃货呢?

  8. 缘分天空:

    道事完毕之后看什么好呪?

  9. 奇:

    蛊王符王,接下来看阵王呀。

  10. 自我放逐:

    排不上号了

  11. y8:

    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呀!!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