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章 宝塔山下鬼火生

2015年4月8日 更新

  悬空寺一伙人的讲述,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而当我仔细地询问起了那个出手伤人的侏儒那具体模样时,终于确认了他的身份。

  木灵尊者。俞千八。

  这一位长得宛如钟楼怪人一般的侏儒,当初在我与武穆王之子、邪灵教四大公子之一的金花公子拼斗坠崖之时,便将我给擒住了,想要用我来炼制鼎炉,将我的神魂抹去,然后借尸还魂,从而改头换面,重新做人,没曾想后来居然被自己培育的草木之精反水,将我们给放走了去。当然那些邪恶的花精灵并没有遵守约定,最后又勾搭上了武穆王,反倒害了自己性命,魂魄被我交给了南南,成为七剑之中的剑魂。

  这段记忆是实在是太深刻了,因为就是在那里,我跟小颜师妹结为了夫妇。完成了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心愿。

  因为俞千八,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而七剑之中的林齐鸣也获得了清朝传奇人物傅山的传承。不过我并不感激他——没有人会感激一个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我和小颜师妹是水到渠成,林齐鸣是因缘际会,所以即便没有他这一个引子,我们也会走到一起来的。

  我对于俞千八没有太多的恨意。恰恰相反,那一位家伙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自己培育多年的优昙婆罗花精背叛,而且自己藏身多年的毒谷也被人掀了个底朝天,若说是恨,估计他对我的恨意,应该更加浓烈一点儿。

  而如今他出现在此处,恐怕也是为了那黄山龙蟒的传言而来的吧?

  我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低声跟师父耳语一番,师父点头,对我说道:“偌大的天下。自然是藏龙卧虎,许多不世出的高手盘踞一方,有的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山,也不曾为外人知晓,这一位木灵尊者,恐怕也是如此。不过听你这么说来,他的脾气可真的有一些不太好啊?”

  我笑着说道:“岂止是不好,他若是见到了我,估计恨不得冲上来,吃我的血、喝我的肉呢!”

  听到我的话,旁边的七剑都不由得笑了,他们手中的北斗七星剑,里面可都有着俞千八培育出来的优昙婆罗精魂,使得那剑的级别虽然不如飞剑,但也算是一种法器,格外的厉害。

  此为插曲,容后再叙,我师父笑着对面前的法远和尚说道:“不知道大师之后的打算是什么?”

  那法远和尚咳了咳,尴尬地没说话,瞧见他们这架势,估计是不太想放弃离开,一来对那黄山龙蟒之事,多少还有一些垂涎,因为倘若得了点好处,日后的修行恐怕就会事半功倍,二来则是因为那木灵尊者害了他们好几人的性命,这事儿倘若是就这般了结,只怕回去之后,也无法跟寺里面的长老交代。

  我在旁边看着,颇为想笑,从刚才的言谈之中,我晓得这法远和尚只不过是悬空寺的一位长老,地位还算是高,不过这一身修为,别说跟我师父相比,便是和我比起来,也是有一些差距的。

  估摸着,也就能够跟我师父带来那几位还没有获得长老尊位的同辈师弟相当。

  这样的实力,也想在这黄山之中浑水摸鱼,对于这样的想法,我也只能用三个字来作评论——想多了!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些悬空寺的僧尼似乎并未察觉,那位法远和尚尴尬地不说话,而旁边刚刚被棒喝、消停了没多久的智饭和尚便出言说了:“虽说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但是佛陀也有真怒,那侏儒既然杀了林玉师太还有几位师兄,我们自然也要将其捉拿归案,方才罢休!”

  我师父眉头微微一掀,只是笑道:“年轻人,有这般的勇气,也实属难得;既然如此,那么贫道倒也不阻拦诸位,我这里有一粒牛黄解毒丸,能治瘴气毒雾,这位小师太应该能用得。”

  他说着这话,却是将解毒丸递给了那法远和尚,显然是并不认同这青年僧人的性子。

  对方接过了药丸,喂入小尼姑的口中,又送水吞服,这药丸奇效,不多时那清秀小尼姑便醒转过来,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眨啊眨,当被告知了自家师父已经葬身火场之后,悲痛欲绝,整个人哭得雨带梨花,着实可怜,而我师父却没有再多停留,与悬空寺的一众人等告别之后,押着陈慎,继续向前赶路。

  路上,师父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说道:“现如今的世家少年子,倘若是没有经过江湖历练,当真是不堪大用啊!”

  听到了师父的感叹,我晓得他不仅仅只是在说那个妄自尊大的青年和尚智饭,也是在说我那小师弟萧克明,那小子在茅山宗的时候,因为天赋异禀,又能举一反三,故而能够出类拔萃,颇得宗门之内诸位师叔的欢喜,还与符钧、我并成为茅山三杰,没曾想将他放出山外来,居然处处都弄出幺蛾子来,而如今还将师父最疼爱的孙女陶陶给陷身于险地,当真是有些让人恨铁不成钢。

  听到师父的感叹,我并不接话,因为此事也容不得我来插嘴,然而他说完之后,却转头瞧向了我,问我道:“志程,你小师弟如此,恐怕会如宋时仲永一般,不知道你可曾有什么好法子?”

  我苦笑着说道:“师父,我离开茅山已然多年,还真的不是很了解这个,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师父指着我身后默默跟随的七剑说道:“我看你的这些属下,个个都是不错的苗子,虽然来历不一,却都能够很好的团结在一起,说明你还是有好办法的,不如我将你小师弟给托付于你,让你来调教几年?”

  虽然小师弟萧克明有这样那样的不妥,但是一身本事却是实打实的,先前与湘西鬼王交手,若是没有他那如有神助的雷鸣爆音符,还不知道结局如何。

  李道子乃茅山符王,然而他一生要求颇高,并无真传弟子,他晚年之时也有授业,学者颇多,而唯有只有身怀明空目的小师弟萧克明,最得李师叔祖的认可,说起来,倘若说李道子实际上的衣钵传人,萧克明应该算是一位。

  这样的人才放在我的手上,我自然是欢喜不已,稍微一加调教,便是虎将一名,不过就是不知道那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对于师父的吩咐,自然是应允的,两人谈了一下萧克明的培育之事,不知不觉便来到了著名的宝塔峰旁。

  此处山峰海拔一千三百多米,浑然矗立,如同巍然沉稳的主塔,左边不知何年风化倒塌了半边山岩,望去惟妙惟肖。我们赶到的时候,云海初形,那宝塔露出尖峰,又似海洋中的一座灯塔,众人从松谷庵登山,往狮子林途中,有盘道绕过此峰,但不能登攀,若是想要登顶,需得攀着附在峰边的藤蔓,缓慢朝上,十分辛苦。

  我们站在峰下,朝上仰望,云海翻腾,仿佛神仙故地,我走到陈慎的旁边,低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感觉?”

  陈慎一双眼睛睁得滚圆,直直地望着上面的山峰,好半天,方才摇头说道:“没有,我没有感知到她的气息。”

  我眯着眼睛打量他,似笑非笑地说道:“你可别信口胡言啊?”

  那陈慎恭谨地说道:“主人可别这么说,慎自降服之后,自然是一心一意,请不要怀疑我的忠诚。”

  因为有前车之鉴,我对这个油嘴滑舌的小家伙并不相信,盯了他好一会儿,方才淡然说道:“你这般说,我自然是信你的,可别让我失望。”

  一路跟随而来的南海剑妖并未离开,他此刻已经绝了占便宜的念头,不过却是个八卦的家伙,非要跟过来看热闹,我师父也不好赶他,结果他便凑过来,瞧着那四五岁小男孩模样的陈慎说道:“我说大侄子,你师父古板得要命,但是你手下却颇多异类啊!若是我猜得没错,这位小朋友,可跟那传说中的黄山龙蟒,有些联系吧?”

  一路而来,我差不多也了解这位前辈高人的性子,微微点了点头,也不答话,而是朝着师父躬身禀报,问是否要去下一个地方查看。

  我师父仰头望着云端之上的山峰,凝视了几秒钟,突然眉头一皱,轻声说道:“上面,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呢?”

  听到这话,我抬头看去,只见夜幕降临,云海之上的确有一缕红色的光芒,有着一股邪魅的气息,师父眯眼打量了一下,回头对我说道:“我上去瞧一瞧,你和你茅师叔在此等待。”

  师父起身而走,大袖一扇,人便化作一道烟尘,而那南海剑妖则玩性大发,高声叫道:“等等我,有热闹,岂能少了我?”

  他也飞身离去,留下了大队人马,我留在原地,与茅师叔寒暄两句,不过他似乎并不太擅言,所谈也不多,我回过头来,与七剑聊了几句,而这时左边的林子里,突然传来了一股股幽蓝的鬼火,风声呼呼。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加更,妥妥的。

  1. hzc0926:

    太快了吧

  2. 大师兄:

    以前都没人抢楼的 是看这网站的人多了嘛

  3. 自我放逐:

    又来晚了

  4. 魅魔:

    沙发

  5. xiaoyu:

    大家记住.。好饭不怕晚.一起支持小佛

  6. 李大蛋:

    下一本该讲大咪咪他妹妹飞机场洛小北

  7. 徐学智:

    爪都这么快了

  8. 吃货2:

    我来迟了貌似

  9. 晨风-依旧:

    牛黄解毒片见效这么快么,我吃了一板了还上火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