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八章 单枪匹马救陶陶

2015年4月9日 更新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双手一挥,带着全员杀上前去。
  
  有七剑在。我倒也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因为双方相距一个山头,故而几乎都是在林间飞纵,一行人宛如鬼魅一般,而最早赶到的尹悦很快就跟被追赶者碰上了面,接着没有一点儿停顿,便又与追兵交上了手,而我听到前方传来一声惊喜地尖叫:“尹悦姐,大师兄在么?是我啊,萧克明,我在这儿呢,救我!”
  
  我整个人仿佛被打了肾上腺素一般,浑身都兴奋起来,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我居然在这儿找到了他。
  
  听到了萧克明的呼声,我不再犹豫,脚尖轻点。身似随风青云,倏然而至,终于与他会上了面,瞧见旁边有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儿,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可不就是我师父那最宝贝的孙女陶陶么?
  
  没想到,这小子还真的说到做到,居然将陶陶从那湘西鬼王的手中夺了回来,这太不可思议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满脑门的疑惑,而这时陶陶也瞧见了我,惊喜地大声叫道:“大师兄?你来救我了,太好了!”
  
  按理说,陶陶是我师父的孙女。我师兄陶一尘的女儿,应该叫我做师叔才对,不过陶师兄因为本身没有修道资质。故而并不入茅山体系,陶陶自小便一直与符钧、萧克明这些二代弟子长大,叫随口了,而我师父又不是什么刻意讲究规矩的人,故而她叫我这一声“大师兄”,也是正常。
  
  我是看着陶陶长大的,虽然后来出师之后,进入朝堂,但每次回山,都会给小女孩带一些吃食和小玩意儿,故而彼此都还算是熟悉,也不好意思板着脸来训她的为非作歹,于是点了点头,对她和萧克明说道:“不但是我,师父也来了,在宝塔峰那边——哎,克明,你怎么回事,咋受伤了呢?”
  
  我刚才瞧见两人激动,来不及仔细打量,此刻眼睛一扫,却瞧见小师弟胸口中了一掌,衣服尽焚,露出黑漆漆的一块,十分吓人。
  
  听我这么一说,陶陶又哭了,对我说道:“大师兄,那个满脸惨白的魔头刚才打了箫师兄一掌,吓人死了,你救救他吧!”
  
  我望着远处正在于七剑周旋的那些跳尸,疑惑地说道:“湘西鬼王来了?”
  
  萧克明摇头说道:“没有,它好像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派的只不过是手下的喽啰,而且它的那一掌,并没有打实,被我胸口这血玉给挡住了,所以别看我现在狼狈,其实并没有伤到内脏。”
  
  我瞧了一眼他指的地方,却是有一块血玉,这是他老家带来的,句容萧家作为曾经出过茅山长老的修行世家,自然也有着自己的手段在,我没有多看,看着前方斗得正激烈,叫了两人与我前行,给七剑坐镇,看一下这些追兵的实力。
  
  萧克明的身手其实很不错,要不然也不可能虎口拔牙,将陶陶从湘西鬼王的手中救出,至于为什么湘西鬼王没有吃了陶陶,这问题我倒也不太好问出口。
  
  不过想来也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便是那湘西鬼王也许还是忌惮陶陶的身份,又或者想借助她的身份来办某些事情,第二则是眼馋陶陶的资质和身体,想要通过某种密宗秘法,修欢喜佛之事,提升和净化自己的身体。
  
  不过不管是哪一条,现在陶陶救出来了,我的心中便宽了一大半,也就能够安安心心地去找寻那黄山龙蟒了。
  
  我一直有一种感觉,那黑花夫人其实一直都在暗处潜伏着,黄山是它的地盘,这地界上面发生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知晓,但是她不可能一直忍耐着的,成为真龙的诱惑,是任何蛇属都抵挡不住的,她终究还是会冒出头来的,而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我们茅山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正如我师父所说,此番前来,我们是为了找寻失去的东西,任何人想要跟我争夺,那就得过我们的这一关。
  
  这一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陶陶扶着萧克明,由我带着,来到了前方交战的现场,七剑已经结阵而待,将这八头追杀而来的家伙给围住了,这些家伙一脸惨白,嘴唇紫黑,上面长着许多白色或者黑色的绒毛,身上穿着正经的清朝官服,双手的指甲足有一寸长,又尖又锐,上面还有油油的光泽,闪烁着一种致命的气息。
  
  这些家伙力量十足,一蹦一丈高,冲起来宛如坦克,不过就是反应能力并不强,七剑手中的长剑不断地在它们身上留下印记,然而让人惊奇的是,那北斗七星剑虽说不是削铁如泥,但是也绝对锋利,但是在这些家伙的身上却留不下多少印记。
  
  剑斩其上,虽说有铮然之声,乒乓作响,但是火花四溅之下,居然对它们根本造不成什么危害。
  
  这八头看着并不起眼的僵尸,看来就是极为罕见的铜甲尸了。
  
  所谓“铜甲尸”,并非身披铜甲,而是对于一种养尸地中隐藏着矿脉的僵尸总称。
  
  这类僵尸不管是无意,又或者是刻意为之,总之尸体在吸收阴气的时候,还将矿脉之中的金属元素吸收入内,将筋骨皮肉等凡物,都锻炼地宛如钢筋铁骨一般,刀斧加身,却浑然不觉,最是厉害得紧,而这种铜甲尸十分稀少,因为金属矿脉本身属阳,养尸地属阴,天然不和谐,唯有人力而为,在矿脉附近制造过大屠杀,天长日久之后,方才会诞生如此奇特的地势。
  
  我们之前曾经在锦官城附近办理过一桩僵尸伤人案件,那便是铜甲尸,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川蜀之地历朝历代,经历过几次血腥大屠杀,几百万、几千万的人命没了,方才如此,后来我与西南局一位老行家亲自封印了那处养尸地,算是断了根,没想到这回又瞧见了此物。
  
  不过凡事经历过一次之后,都会变得娴熟,我瞧出来了,跟着我一同办过案子的七剑自然也知晓,领头的张励耘手中长剑一点,口中高喝道:“点子硬,变阵!”
  
  七剑闻令,剑势陡然一变,不再咄咄逼人,而是变得柔和许多,接着每一位成员都脚踩斗罡,口念符咒,不停地回旋。
  
  如此走马观花,一再拖延,受到气机影响,八位铜甲尸凶猛的冲势不再,力量也渐渐变得衰弱起来,而张励耘则是趁着对方状态回落,长剑前指,运用北斗七星剑阵的变化,引九天之上的星力落入剑阵之中,不停地念咒,在最后的关头,七剑陡然而出,一齐刺在了其中一具冒着金光的僵尸之上。
  
  七剑刺向不同的穴位,我听到铮然之声,然而这一回那家伙却并不能刀枪不入,而是仿佛那被戳破的气球一般,劲气陡然一泄,接着一团阴火陡然而生,将其燃烧起来。
  
  七剑一击得手,再次复制刚才的手段,百会、尾闾、章门、膻中、鸠尾、巨阙、气海,他们各负责一处,认穴精准,宛如机器。
  
  如此一阵忙碌,待众人停歇下来的时候,场中阴火连绵,最早被制服的那头铜甲尸,却是已经化作了灰烬。
  
  瞧见场中冉冉的阴火,萧克明长舒了一口气,羡慕地对我说道:“大师兄,我之前一直听闻七剑之名,还不觉得,现如今一见,果真非同凡响呢!”
  
  我想起师父先前跟我谈及的事情,对他说道:“怎么样,你若是觉得新鲜,不如我跟师父说一下,让你先来我手下历练几年,到时候再放你回去,你看如何?”
  
  “真的?那当然好了!”
  
  小师弟一脸惊喜,然而当余光瞧见扁起嘴来的陶陶时,又有些犹豫了,摸着头对我说道:“大师兄,容我想一想先,到时候我再答复你,好么?”
  
  我瞧见他跟陶陶之间,颇有些小儿女的情调,心中笑了笑,也不点破。
  
  我一直待到场中八具铜甲尸都化作灰烬,这才说道:“那行,我们都回去吧,师父倘若知道陶陶安然无恙,想必也会十分高兴的。”
  
  陶陶是偷偷跑出来的,有些不情愿跟爷爷相见,担忧地说道:“我不去,我爷爷见到我,一定会骂死我的!”
  
  小师弟也患得患失,害怕师父责罚,而这时张励耘问我道:“老大,我们还要不要去丹霞峰查看?”
  
  我们此刻都已经到了丹霞峰边缘,若是不进去瞧一眼,这么远的路也算是白走了,我有些两难,无法抉择,而这时小白狐儿似乎听到了什么,一下子就窜上了附近最高的树上去,望了一会儿,这才滑落下来,走到我旁边,低声说道:“哥哥,刚才跟我们照过面的那太上峰徐晨飞,好像在跟人交手,我们是不是需要过去瞧一眼?”
  
  徐晨飞在与人交手?
  
  跟谁?
  
  我心中满是疑惑,不过想起之前与滇南众人的交情,不再犹豫,带队前往那边的林子里。

  1. 自我放逐:

    没了

  2. 自我放逐:

    你是用爪机还是电脑

  3. 徐学智:

    评论区被你丫承包了

  4. hzc0926:

    我就报个到吧

  5. 木三:

    勾魂摄魄,哪里的有?

  6. 道士:

  7. 那把饮血寒光剑:

    白天上班不能上网,每天晚上来报到。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