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擅作主张自作死

2015年4月10日 更新

  梅浪长老这话儿说得咄咄逼人,而且还用上长老的身份来压我,他这般眯着眼睛瞧过来,连着先前连杀数人的戾气。当真是有一股凝重的威势。
  
  他这般的威胁,倘若是茅山宗别的弟子,或许就此屈服了。
  
  毕竟是自家的长老,有的时候,他们就是天,而且梅浪长老的修为极高,一帮人还真的有些顶不住,然而这些对于我来说,都不过是浮云,我亭下走马、武穆王这些顶尖枭雄都未曾害怕,小黑天、黑鳞魔蟒之类的异类尊者都能咬牙一拼,何必惧怕他这般的人物,只不过是念在同出茅山,还有一份香火,方才对他礼貌一点儿而已。
  
  至于修为,我还真的未必不如他。再加上我身边和不远处的七剑,我绝对能够将梅浪长老那人脑袋打成狗脑袋,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男人心中有底气,说话就绝对会不一样。我不卑不亢地说道:“倒不是要拿住梅师叔,只是觉得一点,我爱宗门,更爱真理,任何不公义的事情。我倘若瞧见了而不指出来,我的心中就难受,一难受,便会有挂碍,有心魔——师叔,你也知道的,心魔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到底有多恐怖。所以我不得不提醒你,此事,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我这些年来。不管在外面如何威风,回到宗门,从来都是低调行事,在我师父和长辈面前,从来不会拿出半点儿朝堂之上的架子,规规矩矩,这是因为没有碰到与我心意不合的事情,多一些谦卑,对我来说并无害处,然而梅浪长老此刻,显然是已经触犯了我的底线。
  
  梅浪长老瞧见我如此强硬,不由得干笑了两声,冷冷地说道:“难怪淡定说他大师兄是位天生的领导者,果然官气十足!”
  
  他这话儿,是在提醒我,他不但是茅山长老,而且还是我好友徐淡定的师父,而这般的讽刺听在我的耳朵里,着实有些刺耳,我却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对他说道:“梅师叔,您是茅山长老,在外行走,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我茅山宗顶级道门的风范,倘若是太过于强势,随意杀人,只怕会让我茅山宗蒙羞的……”
  
  梅浪长老不想与我多费唇舌,径直说道:“废话少说,人已经杀了,别争执对错,直接告诉我,你待如何?”
  
  我拱手说道:“梅师叔的行为如何,轮不到我来判断,回头我会禀报到我师父以及茅山长老会,让宗门来作决定是非对错的!”
  
  茅山刑堂是宗门之中最强有力的堂口,领导刑堂的刘学道长老是茅山十大长老之中名列前三的人物,最是刚正不阿,对宗门也是极为的忠诚,这官司倘若是打到了他那儿,基本上就不用我操心太多了,听到我的话语,梅浪长老脸色变得铁青,冷然哼了一声,强挤出了几分笑容,对我说道:“翅膀硬了,就想要飞了,目中也无人,师兄果然教出了一个好弟子,也罢,你去举报吧,我等着刘长老来拿我!”
  
  他说完,已然将徐晨飞尸身围绕的鬼火给收集干净,接着却是双手一挥,连声招呼都不打,直接飞身而退,消失在了林间的黑暗处。
  
  他走得是如此的焦急,以至于我都来不及告诉他,陶陶已经被小师弟给救出来了。
  
  不过看着他这般的行径,恐怕对于是否救出陶陶这件事儿,似乎并不上心,至于杨知修师叔和他说带着的人,恐怕也未必在认真找寻陶陶的行踪。
  
  如此看来,师父还真的是有一些所托非人了。
  
  我瞧着梅浪长老离去的背影,心中难免有些发寒,一直以来,我都一厢情愿地觉得茅山宗就是天下间的顶级道门,茅山道士之中,无论是道心还是修为,都要比别的大门大派要强上许多,便是连与茅山并称的龙虎山,我也颇多看不起,然而此刻仔细回想起来,只不过是因为与我熟悉的长辈和师兄弟里面,普遍的素质都比较高而已。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龙虎山有赵承风这般蛇鼠两端的小人,也有李浩然那般一身正气、让人敬佩的君子,而茅山有徐淡定、张大明白、英华真人这些英杰,也未必不会有如梅浪长老这般心思阴狠、行事不羁的家伙。
  
  这就是物种多样性,人心是最难琢磨的,多变而且难以看透,如此看来,作为茅山这艘大船的掌舵人,我师父当真是辛苦得很。
  
  我突然想起了当初入茅山时,总局许老特定找我谈过一场话,谈及了不受控的大门大派危险之处,让我以国家利益为重,卧底茅山,虽然我当初是一口拒绝,但是如今回想起来,他当时的话语,其实也有颇多可取之处。
  
  任何没有受到制约的权力,都有可能变成一头猛兽,这也是宗教局的大佬们,一直能够忍受民顾委这么一个机构在自己脑袋上跳脚的原因。
  
  黄天望虽然厉害,但是王总哪里会怕他半分?
  
  如此想了一会儿,我才长叹一口气,吩咐张励耘等人将横尸此处的徐晨飞一行人给收敛起来,挖个坑给埋下。
  
  望着被散乱泥土掩盖面容的这些太上峰修行者,我长长叹息了一声,能够在梅浪长老的手下坚持这么久,这些人单拎一个出来,在滇南之地,都是出类拔萃的人杰,然而他们却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消息跑到这儿来,又没有想到此刻的黄山已经不再平静,此处杀机四伏,小鱼吃虾米,大鱼吃小鱼,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这儿上演,人性湮灭,大家为了那有可能出现的捷径,不惜杀人。
  
  此时此刻的黄山,已经不再适合那些抱着投机心理的修行者来晃荡了,你要么强,要么——死!
  
  掩埋完太上峰一行人,我朝着坟里面的几人鞠了三个躬,算是代茅山给他们道一个歉,接着心情沉重地准备回去,与其余的七剑和小师弟他们会合,然而这个时候,我却听到朱雪婷的喊声,从后面的林子中遥遥地传了过来,侧耳倾听,却听到她在高声喊道:“老大,你们在哪?你小师弟和那陶姑娘跑了,你们快来啊!”
  
  一听到这话儿,我浑身一个激灵,没有片刻犹豫地朝着声源处跑去。
  
  这林中一片黑暗,所幸有羽麒麟的存在,我也能迅速找到朱雪婷,见面过后,她气喘吁吁地冲着我说道:“老大,你小师弟和那陶姑娘跑了,布鱼哥和林齐鸣追过去了,让我过来通知你们,快点……”
  
  我瞧见她一副喘不过来气的模样,晓得自己不能慌,拉着她的胳膊,沉声问道:“你别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先说!”
  
  朱雪婷被我手掌之间传来的一股热流温润,终于缓过气来,对我说道:“你们刚走不久,你小师弟和陶姑娘就在旁边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啥,我们也没有留意太多,后来你小师弟说那龙鳞血玉有反应了,说也许是那黄山龙蟒出现,说要离开去找寻,布鱼哥没有同意,然而没想到布鱼哥爬上树来查看这边情况的时候,一转身的功夫,两人就不见了,急得布鱼哥和林齐鸣赶紧找了过去……”
  
  朱雪婷的话儿说得我一阵心塞,一小部分是介意他们看管不力,而更多的,只是在恼怒小师弟和陶陶这种不告而别的行为。
  
  我其实在被告知的一瞬间,就大约能够明白他们两人的心理,那就是害怕见到我师父,害怕被责罚。
  
  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过一点,此时此刻的黄山,已经不再适合单独行动了,这黑暗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潜伏的巨鳄在行走,随便碰到哪一个,都能够将他们给一口吃下。
  
  他们此刻是非不明地单独行动,根本就是在找死。
  
  朱雪婷瞧见我的脸色在一瞬间就变得铁青,心中慌张,对我说道:“老大,我们追过去不?”
  
  我咬牙切齿地说道:“追,当然追!”
  
  说罢,我没有任何犹豫,带着众人朝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在这黑暗之中行路,本来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情,而且极容易跟丢,不过好在七剑与我的身上,都佩戴得有羽麒麟这般从天山神池宫中带来的神奇玩意,这家伙虽说最适合战阵所用,距离一拉开,便会越来越模糊,不过我的这块母玉却还算是比较不错,即便隔得有一段距离,也能够隐约感知到对方的方位。
  
  凭着这一点,我们倒也能够隐隐地找准方向,没有被丢开。
  
  先是梅浪长老滥杀无辜,接着又是小师弟和陶陶擅作主张,不懂事地逃离,一路上我的心情都沉重极了,没有说一句话,七剑也不招惹我的怒火,按照着平日的习惯而行,我们一路追踪,一直来到了一条宽阔的溪流边,母玉突然就似乎了信息。
  
  这情况让我们都不由得一阵紧张,我吩咐众人四处找寻痕迹。
  
  没多久,张励耘找到了我,递了一块黑色鳞片过来。

  1. Cell nucleus 。:

    沙发没人?

  2. Cell nucleus 。:

    地板我要

  3. 娜娜:

    太快了!

  4. ?:

  5. 梅浪:

    人少了,梅浪这是在作死,

    • 杨影:

      你是再说自己么。。。

  6. 徐学智:

    太困了,眼睛都睁不开

  7. 流水:

    梅浪在蛊事里被弄死了吧

  8. LXF:

    梅浪是邪教的 被搞死了

  9. 陈龙:

    越来越发现陶陶的死,是自己做死。

    • 徐学智:

      跟那些没脑子的小年轻一样,听几句甜言蜜语就能跟着人家私奔。

  10. 言:

    是淘淘诱拐小明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