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布鱼只身擒水兽

2015年4月10日 更新

  当瞧见手上这巴掌宽、呈现出正六边形的黑色鳞片之时,我的心脏在那一瞬间,剧烈收缩了一下。

  噗通!

  我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也能够确定这块黑色鳞片。应该就是当日在死亡峡谷之中夺走我那龙血结晶的黑花夫人所留。

  这东西很奇妙,我第一眼就瞧见了,确定无疑,因为我已经记住了它的灵魂印记。

  说句很神奇的话,它就算是化成了灰,我都晓得。

  瞧见这黑色鳞片,我终于确定了小师弟之前跟我说的,那条魔蟒,也就是黑花夫人,以及别人口中的黄山龙蟒,当真就是在黄山这一千二百公里的茫茫区域之中,而且曾经就在此处逗留过,我不确定它是否已经消化了那龙血结晶,但是从这自然脱落的黑色鳞甲之中,我却瞧出来一点,那就是离它渡劫飞升、化作真龙的日子。应该不多了。

  因为类似于此类的生物,每一次向更高形态的进化,都是伴随着蜕皮而开始的。

  我突然想起了先前朱雪婷对我所讲的话语,小师弟在偷摸着离开之前。曾经讲过那龙鳞血玉有了反应,说那条魔蟒极有可能就在附近,而朱雪婷以及正在树林上方正在关注远处的布鱼等人都没有相信,而即便是我,在盛怒之下。也是选择性的忽略了。

  现如今回想起来,恐怕他并不是在撒谎,而他和陶陶的离去,也许并不仅仅只是害怕责罚,更多的,恐怕是怀揣着戴罪立功的心情在。

  只不过,他们终究还是太过于高看自己的能力了。

  又或者,是我关心则乱。说不定小师弟会如同先前救出陶陶一般,再一次证明自己,创造奇迹呢?

  所有的一切。我都无从得知,因为线索在这一刻都断了,我拿出了佩在腰间的羽麒麟母玉,将神识探入其中,却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如此几次,结果一样,就在我疑惑之时,七剑之中与我关系最是不错的小白狐儿递过来一块带着指南针功能的手表,对我说道:“哥哥,这里的地下,应该有一个矿脉或者磁场,导致此处的方向混乱,而且也没有任何信号!”

  我抓过来一瞧,发现指针果然死死地定格住了,根本没有转动,而我也下意识地瞧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老上海机械手表,指针依旧不动。

  如此说来,并非是羽麒麟母玉在此刻罢工,而是因为这儿正好是一处讯号死角。

  想明白了小师弟和陶陶有那戴罪立功的想法,而并非是一味的胡闹,我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儿,对着周围的人微笑着说道:“抱歉,让大家担心了。既然收不到信号,那么我们就四处找寻一下,看看是否有痕迹,可以找到他们……”

  七剑一路上的心情都在紧绷着,此刻瞧见我露出了笑容来,纷纷松了一口气,说笑两句,便都四处散开,各自查找。

  能够进入总局特勤组里面工作的人员,都接受过最正规的痕迹学培训,自然知道如何做事,我也没有闲着,沿着这宽阔的溪流往上游走去,在依稀的月光之下,那溪水颇为汹涌,波光粼粼,而似乎感受到了我凝视的压力,那溪水之下竟然咕嘟咕嘟地冒出了水泡,在溪面上炸开的时候,有一股强烈的恶臭冲了出来,让人直欲想吐。

  水下有情况!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往旁边一退,随手捡起了溪边一块随处可见的鹅卵石,朝着那方向猛然一掷。

  砰!

  尽管是一块圆润的鹅卵石,仅仅只有半块巴掌大,但是被我这般猛然一掷之后,却如同离膛的炮弹,砸入水面的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水花来,然而水下的那东西却是极为机敏之辈,在我抬手的一瞬间,居然就猜测到了我的动作,下意识地扭动身子,将黑漆漆的溪水弄得浑浊不已,接着陡然一挺,朝着上游蹿了出去。

  “抓住它!”

  那东西一动,我便能够感觉到应该是一条长蛇,或者长蛇状的物体,再想起刚才拾到的黑色鳞片,我顿时就有一种浑身发热的感觉,脚尖一顶,人便沿着溪水边缘,朝着上游一阵猛追,而其余人听到了我这边的动静,也纷纷冲着这边飞奔而来。

  一帮人在岸上跑,一条不知为何物的东西在溪水中游,一直往前足足从而来大半里路,我突然听到前方有嘈杂的水瀑声传来,陡然一惊,奋力往前冲去,却见这溪水的上游处,居然有一片宽阔的积水潭,而在水潭的上方,是一条宽约四米的水瀑,源源不断地注入其中。

  那水潭宽阔,黑黝黝的,水深不知多少,我心想坏了,这东西定然能够钻入水潭之中,而里面若是有暗河或者别的通道,只怕我们就白追了一场。

  想到这儿,我朝着溪流中一瞧,却见一条又黑又长的细线朝着水潭中急速涌去。

  事情果然不出我的意料之外,我瞧见了,心中一沉,也顾不得别的,准备脱衣入水,阻拦此物,然而就在这时,旁边却传来了一个憋闷了许久的怒吼:“老大,你别去,让我来!”

  说话的是布鱼道人余佳源,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身边一阵疾风飞过,余光中瞧见那小子直接扑入了水潭,朝着那条溪底的水兽扑去。

  在一开始的那霎那,我还有些担忧,然而转念一想,对呀,布鱼不也是水中大拿么,由他来办这事儿,妥当啊!

  果然,我这麻栗山龙家岭第一密子王在布鱼的面前,简直就是渣渣,根本不是个儿,但见扑入水中的余佳源一个猛子扎下去,双手便擒住了那条长蛇,接着两者在不知深浅的水潭地下一阵翻滚,那潭面上的波涛汹涌,连瀑布落下的声音都遮挡不住,旁边的朱雪婷、董仲明几人都没见过布鱼水战的本事,纷纷来到我身边,对我说道:“老大,要不要下去,帮一把布鱼哥?”

  我感觉了一下湖底的战况,摆摆手,平静地说道:“无妨,布鱼应该能够将那畜生给逼出水面。”

  他们瞧见我这般淡定,有点儿摸不着头脑,而林齐鸣则瞧出了一些,对旁边的小白狐儿轻声问道:“尹悦姐,布鱼哥他在水里,是不是超级厉害啊?”

  小白狐儿没有多谈,而是高深莫测地说道:“一会儿,你们就了解了!”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却听到潭底传来一阵咕噜声,紧接着一条巨物被从水底猛然抛出,重重砸落在水面上,紧接着秃头布鱼从潭面上缓缓浮现,一身黑气,一双眼睛显得异常硕大。

  他从潭底中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手上拖拽着一条滑腻腻的蛇尾,待到完全出了水面的时候,浑身的黑气方才消散,除了脑袋上的假发不见了之外,一身湿漉漉的他跟平日里倒也没有太多的区别。

  布鱼拖着一条滑腻腻的巨大长虫上了岸边,来到了我的面前,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道:“老大,事情搞定了。”

  我低头仔细瞧,发现这是一条长约四丈多点的滑腻长虫,模样长得有点像泥鳅,嘴巴不大,里面全部都是细密的牙齿,嘴边有两撇肉须,十分古怪,并非我以为的那条魔蟒。

  瞧见是误伤,我心中充满歉意,对布鱼说道:“既然不是那魔蟒,不如将它放了吧?”

  布鱼笑着说道:“不是魔蟒,不过这家伙是此处的地头蛇,它此刻出现在这里,必然是得到一些消息的,不如我盘问一下它,看看能够有些什么消息不?”

  我诧异地问道:“不会吧,你能够跟它交流?”

  布鱼点了点头,对我说道:“老大,你应该知道我的出身,对于这些东西,我应该比别人要擅长一点。”

  他能够如此出色,我自然是欣喜不已,当下也让他盘问这条宛如泥鳅一般的长虫,于是布鱼对着那家伙一阵嘀咕,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长虫居然能够听得懂,口中吐着泡泡,跟布鱼交流了起来,其间布鱼还变了脸色,跟它吹胡子瞪眼,仿佛在威胁着什么,如此盘问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他才长吐一口气,朝我点了点头,算是基本上清楚了。

  布鱼盘问完毕之后,站起来,拉我到了一边,对我低声说道:“老大,事情弄明白了,这家伙叫做泥虬,是黄山本地产的土物精怪,今日那叫做黑花夫人的魔蟒的确有找过它,让它,以及身处黄山各处暗渠水脉的水兽联合起来,协助它化龙,而一旦成功了,那么便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我心中一阵激动,拉着布鱼地说说道:“那你帮我问一下,知不知道萧克明那小子的消息,以及黑花夫人现在何处?”

  布鱼点头说道:“好,我来问一问……”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突然这时旁边传来了一声尖叫声:“有人么,救命啊,好多僵尸啊,谁能救救我?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有加更,妥妥的,不过可能有点晚,大家见谅。

  1. 吃货的幸福生活:

    沙发又乱了

  2. hzc0926:

    第一名?

  3. hzc0926:

    皮沙发垫

  4. 阿偉:

    冒个泡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