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二章 荆门黄家黄养鬼

2015年4月10日 更新

  听到这声尖锐的女声,我下意识地以为是陶陶在喊叫,然而仔细一听,这声音比之陶陶。多出了几分娇媚,到底还是有一些不同。

  不过即便不是陶陶,有人求救,我也不能坐视不管,当下也是吩咐张励耘和小白狐儿循声过去瞧上一眼,而这一边,则让布鱼继续审问那条被他制服的泥虬,布鱼也没有多做停顿,继续审问。

  如此又忙活了几分钟,他方才又对我说道:“这小子虽然灵识已开,却到底还是一个糊涂蛋儿,说话颠三倒四,讲不清楚——它没有瞧见你小师弟,也不曾知晓黑花夫人在哪儿,只知道一点,最近黄山有变。那魔蟒让它们兴风作浪,尽量多闹出一点儿动静来,让找寻的人们产生误会,守错地方。从而达到掩护的目的……”

  我苦笑着说道:“当真是个头脑不清楚的家伙,为了那黑花夫人狗屁不如的承诺,居然用自己的性命来吸引火力,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特别的精神,此刻一看。不过就是太过于愚蠢了而已!”

  布鱼摇头说道:“老大,你这话儿讲得就有点不太了解它们的思维了。”

  这是布鱼罕有地反驳我的话语,我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好奇来,问他道:“哦,这怎么说的?”

  布鱼一脸严肃地说道:“老大,作为人类,你可能永远无法理解到它们对于真龙的情感,那是一种近乎于崇拜和绝对信服的力量。这是深入灵魂之中的印记,一般的精灵是不可能抵御得了这种规律的,那黑花夫人现在既然能够让它们慷慨以赴。必然已经攀升到了某一种境界,恐怕就欠一点机会,便能够熬过天劫,化作真龙了……”

  力量,本源!

  布鱼告诉我的两件事情,归根到底只有一件,那就是黑花夫人尽管此刻还并非真龙,不过其实离真龙也只有一步之遥了,这应该是她融合了那龙血结晶的缘故,或许那些外人的传言更加准确一些,她此刻已经不能再称之为魔蟒,而就是一条龙蟒了。

  黄山龙蟒!

  此刻的它,已经有了无条件号令“群雄”的资格,所以那条泥虬并非是蠢,只是无法违抗那种威压而已。

  布鱼一番盘问,将这头泥虬给查得底朝天,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套弄的东西之后,问我如何处理,我这人对于异类,只要对方没有犯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般都是保持着善意的态度,而据布鱼的说法,这头泥虬并非嗜血之物,整天就在泥潭之中打滚,吃得也都是泥巴和水草,温顺得很,既如此,我便让他将这泥虬给放回水潭之中去,不再多作计较。

  至于这家伙是否还会装作龙蟒,又是否会给别人抓住,我便也再没心思理会,各人自有命运,用不着我来多加操心。

  布鱼遵循我的命令,将这泥虬给放回了潭中,那家伙却并不愿意离去,而是在水瀑之下不停地冒头,朝着我们望来,唇边的胡须不停地晃动,仿佛在跟我们告别一般——又或者它仅仅只是在跟自己的同类布鱼告别,至于我们,不过是自作多情而已。

  这边刚刚将泥虬放回了水潭,对面的林子里又传来了动静,却见张励耘架着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从林中跑了过来,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全力戒备的小白狐儿。我抬头望去,却见那扎着马尾辫的少女长相一般,不过皮肤却十分白皙,宛如凝脂,鼻梁挺直,显得英气勃勃,不过此刻的她,神情显得有些萎顿,被张励耘连拉带拽,一路拖到了我的跟前。

  瞧见这么多人,那马尾少女脸上的表情也算是好了一些,而我则问张励耘道:“小七,那边什么事?”

  张励耘耸了耸肩膀,平淡地说道:“刚才那边有几个行动迅猛的僵尸,不过都不是什么厉害角色,给尾巴妞解决了,现在没事儿了。”

  听到他的话语,旁边的那马尾少女顿时就不服了,大声说道:“什么不是啥厉害角色?我告诉你们,刚才被那姐姐杀了的,不过就是几个小喽啰而已,真正厉害的在林子的尽头那边,被我家的客卿给拼死拦住了,要不然,哪里可能这般快速就解决?”

  这马尾少女关注的重点跟我们想的完全不同,我瞥了她一眼,拱手说道:“不知道姑娘是?”

  能够胆敢深夜闯入此处,并且家中还有客卿的少年子,绝对是家世一流的少爷公主,说不定这背景一亮出来,我都得给几分薄面,于是先套一下对方的来历和深浅,那马尾少女倒是没有什么心机,对我毫不隐瞒地说道:“我叫黄养鬼,家里人都叫我鬼鬼,与家人路过此处,幸得这位大哥和那位姐姐的援手,十分感激——不知道阁下是谁,留给名号,日后我家里人好作感激!”

  黄养鬼?

  平常人听到这么一个名字,定然是觉得诧异不已,因为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子,叫这么一个名字,实在是有点儿太过于古怪了,然而我却在一瞬间,联想到了另外的一个名字。

  黄养神!

  一神一鬼,这两者之间倘若是没有什么联系,恐怕就真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于是我笑了笑,对她说道:“姑娘你是荆门黄家的人咯,不知道黄养神,是你的什么人?”

  “你认识黄养神?”马尾少女鬼鬼显得特别激动,冲着我高声喊道:“那家伙是我哥,是亲哥!哎呀,没想到你们居然认识那个娘娘腔的家伙,真的是太好——对了……”她突然变得很小声,问我道:“你应该不是他的仇家吧?我听黄养神那家伙说过,他现在待的位置,太过于得罪人了,仇家也比别人多一些!”

  我被这马尾少女鬼鬼都笑了,摆手说道:“不,不是仇家,算是同事吧,我跟你哥在一个部门工作!”

  鬼鬼松了一口气,对我兴奋地说道:“你也是宗教局的啊,看你这年纪,应该是个小头头吧,不知道我哥的职位大,还是你比较高一点儿?我听说你们宗教局特别好玩儿,每天都需要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生活丰富多彩急了,你讲这是不是真的啊?你们那儿还招人不,能不能跟你们领导说一句,把我特招过去啊?我告诉你,我精通四大绝学,可是很厉害的哦……”

  这鬼鬼倒是个挺能唠叨的家伙,而且还是上了年纪那种老年妇女的唠叨,这问题一出口,当真是停不下来。

  我自然不可能一一回答问题,稍微寒暄两句之后,这才问道:“对了,你不是说你家里的客卿还在林子那边挡着厉害的僵尸么?”

  听到了我的提醒,她终于从一大堆的问题之中清醒过来,嘴巴呈现出“O”字型,惊叫了一声,然后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撒娇一般地说道:“这位哥哥,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你既然救了我,不如拜托,帮我的那几个客卿,也给救出来呗?啊,对,你放心,我荆门黄家从来都不小气,日后定会有所回报的。”

  我本来是想插手的,然而听到她的这话儿,突然脑海里就想起了荆门黄家的大后台,民顾委黄天望,心中莫名就是一阵不爽,而旁边的小白狐儿也看不过眼了,一把将鬼鬼的手给打开,冷冷地说道:“我们自己还有事,将你给救出来已经勉力,至于别人,自有手段,就不用我们出手了吧?”

  那少女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而我却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对她说道:“鬼鬼小姐,我们这里真的有急事,你若是愿意跟我们一起走就走,若是不喜欢,自己离开也成。”

  鬼鬼一脸不信地说道:“到底有什么事情,这般重要?”

  将鬼鬼救出来的张励耘出身说道:“我们在找一个青衣道人,和一个长相十分可爱的女孩子,事关重大,没有时间节外生枝!”

  “青衣道人?”

  鬼鬼沉吟一番,眼睛陡然睁开,右手打了一个响指,对我说道:“你们说的那个青衣道人,是不是一个形容猥琐,色眯眯的家伙,年纪不大,十七八岁,头发乱糟糟的,随意挽一个发髻,旁边那个女孩子穿着白裙子,对不对?”

  听到鬼鬼的形容,我心中陡然一阵激动,一把紧紧拽着她的胳膊,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见过他们?他们在哪里?”

  鬼鬼被我死死捏着,眉头一皱,眼泪都快要落了下来,委屈地说道:“你弄痛我了!”

  我慌忙放开,她缓过气来之后,方才对我说道:“我知道他们在哪里,不过你得先帮我一个忙,帮我过去,将大阿叔和细阿叔、三宝和元子给救出来,我就带着你们去找他们两人,你看这样可好?”

  我眯着眼睛,打量了她一会儿,瞧不出对方像是在撒谎,于是方才点头说道:“好,人我来帮你救!”

  我一挥手,七剑立刻朝着林中扑了进去。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写到黄养鬼的时候,犹记得我去年八月见到黄养神的时候,问他是否有一个妹妹叫做养鬼,他居然点头说是,真的很神奇,对不对?
加更送上,有点晚,见谅。

  1. GG:

    沙发

  2. 奇:

    地板、

  3. 释怀:

    3楼

  4. 晨风-依旧:

    拜托大师兄以后不要拿龙家岭第一密子王来说事儿了,不过是在山沟里肺活量比其他普通山民大点儿而已,都吹了四十年了啊,以大师兄现在的境界还总体小时候那点儿小成就不合适了吧!

  5. 徐学智:

    还是下水道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