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表现奇怪的鬼鬼

2015年4月11日 更新

  尽管鬼鬼告诉我们,那些追逐她最厉害的家伙,在林子的末端被她家里的客卿给缠住了,先前被小白狐儿和张励耘消灭的。都不过是些小杂鱼而已,不足一提,然而对于这个说法,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担忧。

  因为所谓僵尸,最厉害的,也不过是那自称“不化骨”的湘西鬼王,而即便是与此老鬼一战,无论是我,还是七剑,都没有半分的犹豫。

  这便是自信,一个团队中所必须的素质,它不是盲目的、膨胀的以及不可一世的,而是建立在修为以及功勋之上的一种气质。

  我,以及七剑,在此时此刻,即便是面对着这世界上顶尖的修行者。也依旧有一战之力。

  林子是黄山松、红豆杉、南方铁杉等树木组成的杂交林种,地形格外复杂,行走其间,当真有些费力。而我们则循着声音摸索,隐隐能够听到远处有一点儿依稀的打斗声,而在路上我还是谨慎地与这位自称是荆门黄家的鬼鬼姑娘套词,问了黄养神的一切情况,这才基本上将她的身份给落实。排除了假装的可能性。

  本来这事儿已经很明显了,不过我依旧还是得小心翼翼一点儿,毕竟在这样的环境里,如果不随时保持着警惕,只怕会有大麻烦。

  我是老江湖,而鬼鬼则是初出茅庐的黄毛丫头,故而这盘问基本上没有什么悬念,很快我便将她的底给套了出来。才晓得荆门黄家也得到了消息,不过在家族会议之上将此次行动给否了,觉得此事一来不靠谱。二来恐怕也争不过别人,但是这事儿却给鬼鬼得知,小姑娘总是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便带着几个比较溺爱她的家门客卿,偷偷溜出了荆门,跑到这儿来凑热闹了。

  听到她的表述,我暗地里摇头不已,看看人家,出门还能意识到带三五个高手,而陶陶呢,却就跟着一个极不靠谱的小师弟。

  同样身为豪门贵胄,这觉悟咋就相差那么大呢?

  众人朝着林子尽头一路疾奔,我这才发现那个叫做鬼鬼的姑娘别的身手倒也未知,但这轻身功夫倒是一流,浑身好像没有几两肉一般,轻飘飘的如羽毛,无论是疾奔赶路,还是临时变向,都处理得十分果断,那手段却是比七剑大半的人要强上许多,瞧见这个,我不由得对那个闻名许久的荆门黄家又多了一丝戒备。

  别的不说,就光黄养神和黄养鬼这两个宗族子弟表现出来的实力,就足以让人不得不正而视之了。

  众人匆匆而行,越过了大半的林子,前方突然有火光乍起,下意识地冲到空地前来,结果还未到达跟前,便能够闻到一股冲天而起的熏臭气息,扑面而来,我下意识地屏住气息,抬头望去,却见场中有超过四十多头蹦蹦跳跳的死尸,这些家伙除了脸色苍白,行动看起来并不协调之外,与活人无异,而边缘处还另外围着三名铁甲僵尸,两个持戈,一位拿剑,身上都冒着青光,而拿剑的那一位打扮与别人还有不同,隐隐间似乎此中头目。

  拿剑的那将军,乍一眼看过去,与湘西鬼王的气质仿佛,但是给人的感觉隐约又差了一点儿,不过以这般的阵容,却着实能够碾压大部分的黄山来客。

  除了这一大帮的人,场中还有几人在奋战,应该就是鬼鬼口中所说的自家客卿了。

  荆门黄家因为明暗双杰的缘故,在江湖上已经隐然成为了第一大世家,而能在黄家做客卿,混口饭吃的家伙,显然也都是有着真才实学的人物,鬼鬼逃出了这般远的距离,再加上我们这一来回的时间,他们居然还在坚持着,实在不易,鬼鬼瞧见那场中一片混乱,心中焦急,对着我说道:“陈大哥,快帮忙救人啊?”

  我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咱们可得说好,我帮你救人,你得给我带路,知道不?”

  她头如捣蒜,我不再多等,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给猛然一举。

  七剑得了我的命令,立刻直接摆出阵型,踏着罡步,朝着场中快速移动,而我则直接踩在北斗七星剑阵的剑主之位,八人猛然撞入前面的人群之中,前方以我手中的魔剑开道,长剑纷飞,任何阻拦在前方的死尸,不管如何厉害,直接被碾压而过,或者被一剑劈飞,或者直接化作碎片,没有半点儿商量的余地。

  七剑结阵,进可欺负弱小,退可应付强敌,自然是一等一的利器,而我则显得霸道许多,这些蹦蹦跳跳的死尸在我眼中跟蚱蜢一般,实在是不足一提。

  由于我们强势的介入,场中顿时一乱,而被围攻在最中心的那些人也终于露了出来,我瞧见几个穿着华服、但神情颇为狼狈的男子,高声喊道:“我是鬼鬼找来的援手,不知道几位是她的大阿叔、细阿叔、三宝和元子么?”

  这般的变化,让那几人还有些惊疑不定,而听到我的话语,他们终于放了心,一个长得颇为英俊的青年男子欣喜地大声喊道:“大阿叔和细阿叔,你们听到没,鬼鬼来救我们了!”

  他欣喜若狂,而另外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人则显得稳重许多,一边挥着手中铁尺,一边朝着我拱手说道:“多谢阁下援手,不知鬼鬼小姐在哪儿?”

  我懒得跟他废话,指着外围说道:“在那里,你别多说话,我帮你们扛住压力,你们朝着林子边缘退去!”

  我这边刚刚一吩咐完,突然感觉到有一阵剑风迎面而来,凛冽之极,下意识地举剑挡去。

  铛!

  一声实打实的硬响,我举剑稳住身子,觉得右手酸软,感觉对方却是个十分厉害的对手,而那人则化作一道黑影,朝着后空翻去,落下的时候,我才发现偷袭我的,竟然就是刚才那个一直袖手旁观的持剑鬼将,它此刻似乎意识到了新闯入其中的我们威胁巨大,方才骤然出手,而一落地之后,它与旁边的两名僵尸侍卫便毫不犹豫地朝着我冲了过来,一副要硬拼的架势。

  那两个僵尸侍卫我已经瞧得出来,正是前日拱卫在湘西鬼王身边的家伙,如此说来,这儿跟那个老鬼头,当真是有联系的。

  既是如此,那么湘西鬼王或许随时都会出现,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由得生出了退缩之意。

  倒不是说我惧怕湘西鬼王,七剑在我身旁环视,我对湘西鬼王倒也没有太多的恐惧,不过一旦我要跟湘西鬼王真正交上手,坏一点儿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好一点儿的,也会耽误时间,人员损伤,而此刻我最主要的,是将小师弟和陶陶给找到,自然没有时间跟它纠缠,所以能够不交手,最好不交手。

  我与湘西鬼王之间没有太多的仇怨,没有好处的事情,还是不要做的好。

  心念一定,我便通过羽麒麟跟七剑说起,他们立刻变阵,化作防御阵型,将冲入阵中的三人护翼住,接着徐徐后退,而身为剑主的我则没有随阵离开,而是站在原地不动,长剑前指,跟尸群之中的三位核心人物交手。

  叮、叮、叮!

  一阵连绵不绝的兵器碰撞,双方倾力交手,我固然是将这三位给阻挡在外,没有能够寸进一步,而对方却也是给了我强大的压力,别的不谈,这三头高等级僵尸的力量绝对是能够让人抓狂的,也就是有着土盾的我,方才能够谈笑自如,若是弱上了一点儿,说不定就真的应付不了。

  特别是那鬼将,给我的感觉,居然有那湘西鬼王六分的实力,也算得上是深不可测了。

  这一交手,我的心中就有点儿疑惑了,黄家的那几个客卿到底有什么本事,居然能够僵持这么久,难道是因为这持剑鬼将没有出手的缘故?

  战况激烈,我也来不及想太多,长剑翻飞,一步不退,而那持剑鬼将瞧见我如此厉害,则发出了一声嘶哑的怒吼,长剑猛然往地上一插,我感觉脚下的土地一阵裂动,接着泥土裂开,伸出数十双腐烂的人手来,而我这里则是最多的,一下子竟然有十余双,抓住了我的裤管。

  我冷冷一笑,一印打出,魔威临体,那些人手纷纷退散,朝着泥土里缩了回去。

  魔威的影响巨大,持剑鬼将也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格外愤怒,正想再冲,结果这时后方突然传来一阵牛角的号声,呜呜作响,它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居然一挥手,警戒着往后退去。

  这帮家伙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一会儿,风卷残云,蹦蹦跳跳地消失了去,我也不追,一直凝望着对方消失不见,方才回到了阵中,瞧见鬼鬼在跟那几个客卿说话。

  我在旁边听了一下,方才晓得对方一共有六人在此,结果死了三个,只有那大阿叔、细阿叔、三宝活了下来。

  队伍里死了人,大家自然十分难过,几人商量着过去寻尸,而我则迫不及待地问道:“鬼鬼,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青衣道人在哪里了吧?”

  听到我这么一问,那鬼鬼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颇为尴尬的神情来,低声说道:“啊?”

  1. 徐学智:

    这么晚还有沙发吗

  2. 徐学智:

    今天怎么回事

  3. 笨熊-缪倩意爸爸:

    板凳

  4. 奇:

    地板

  5. 杨影:

    神奇, 吃货居然不在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