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四章 红唇乍吐肉蝉蛊

2015年4月11日 更新

  我十三四岁便出来闯江湖了,对于人心的把握远胜常人,鬼鬼这一声不确定的话语,以及她脸上陡然浮现出来的尴尬。让我瞬间想到了一个可能,脸色立刻变得一阵黑,寒声说道:“小朋友,你可别说你刚才在骗我,这玩笑可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好笑呢!”

  鬼鬼被我这般凌厉的眼神恶狠狠一瞪,顿时就吓得小脸儿发白,咬着嘴唇、双手在胸前绞着,低声说道:“陈、陈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害怕……”

  她下意识地往自己人那儿靠了过去,而原本还在探讨如何给同伴收尸的那三人顿时就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两个老成持重的中年人并未说话,而先前那长得颇为英俊的青年三宝则一下子站在了鬼鬼的面前来,作保护状,回头对鬼鬼说道:“鬼鬼小姐,到底怎么回事?你放心。三宝就算是死,也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我瞧见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由得气笑了,眯着眼睛打量鬼鬼。寒声说道:“你一定知道我小师弟现在在哪儿,对吧?要不然你不可能形容得那么细致的!”

  鬼鬼低下头,一副很娇弱可怜的模样,低语道:“对不起,陈大哥。我刚才太着急他们的安危,所以骗了你,至于我能够这么形容,是因为我前日曾经碰到过他,一着急,就撒了谎。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求求你原谅我,好么?”

  这鬼鬼仿佛对无数人用过此招。而且效果似乎不错,所以在她那张情感真挚的脸上,看不出半点虚假。而瞧在我的眼中,却显得那般的可笑,仔细想想,我这几日也是太过于小心翼翼,许是因为师父在身旁的缘故,所以办事儿总是显得太过于上心了,弄得智商都仿佛低了几分一般。

  这样的感受让我心头一阵火气,寒声笑道:“鬼鬼,你可知道,以前骗过我的人,现在都在哪儿么?”

  “哪儿?”

  我眼睛眯成一条缝,里面有寒光乍现而出,接着一字一句地说道:“都在地下,一个个的都在黄泉路上忏悔,悔恨当初为何如此无知,竟然来骗我!”

  这话儿说得阴寒无比,那鬼鬼忍不住就打了一个寒颤,而护在她面前的那三宝则厉声吼道:“你、你别乱来啊,你知道我们是谁不?我们是荆门黄家,她是我们家主的女儿,黄家的小公主,你若是敢乱来,整个江湖,都不会容下你们的!”

  这话儿说得有些色厉内荏了,我不为所动,指着那些僵尸离开的方向,平静地说道:“是么,什么时候黄家,已经能够代表整个江湖了?这话儿,倘若是民顾委黄天望,又或者邪灵右使黄公望来,我或许还会给几分面子,至于阁下——哦,说句实话,我还真的不知道你算是哪门子葱?”

  那三宝被我这般的态度给气得脸色发青,正想冲上来施展一下自己男儿的力量,结果被旁边那络腮胡给拉着了。

  那人被鬼鬼叫做“大阿叔”,想来是此行的头目,他恭谨地朝着我拱手说道:“荆门黄家门下客卿王伟,见过阁下!事情我基本清楚了,鬼鬼小姐都是因为紧张我们这些下人的安危,方才做了错事。既然如此,事情全部都是因我们而起,阁下倘若心中不顺,我们三人的性命是阁下所救,随时取去,不敢多言,不过还请阁下饶过我家鬼鬼小姐,都是我们这些下人的错……”

  此人说话恭恭敬敬,一副逆来顺受、引颈受戮的模样,而且还将那激进的三宝给抓着,不让他妄动。

  他是个江湖老手,应该也晓得刚才那帮僵尸的厉害,我们既然能够将起逼走,自然有拿捏他们的手段,倘若真的如三宝那帮妄图通过黄家的威名在震慑住我们,只怕更多的可能,是被杀人灭口,在这荒郊野岭之中化作孤魂野鬼,反而是这般以退为进,更加占据主动权一些。

  毕竟能够答应鬼鬼过来救人的家伙,看起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心怀恶意的人。

  王客卿的心思我能够明白,不过却也不得承认,他这般的做法的确是有道理的,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是其一,其二还是因为黄养神。

  这些年来,黄养神在总局里面,虽说与我是竞争关系,不过比起老机关油子的赵承风来说,世家出身的他反倒是多了几分真诚,尽管本身有着这样那样的局限性,但却也是一个我比较认同的人。

  有着黄养神的这一层关系,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对他妹妹下黑手。

  想到这儿,我突然没有了与面前这几人计较的想法,叹了一口气,指着他们说道:“唉,我要你们的性命做什么?罢了罢了,看在养神的面子上,我饶过你们吧,不过记住,日后江湖再见,千万不要说跟我认识!”

  我意兴阑珊,转身离去,而七剑则紧紧跟随,年纪小的成员还愤愤不平地冲几人瞪眼,而张励耘、布鱼等老成持重之辈,则显得平淡许多。

  他们见多了此类事情,也晓得人情世故的这些东西,是我们不能避免的。

  众人寻原路而返,然而没有走几步,那鬼鬼却突然跑到了我的跟前来,将我拦住,突然对我说道:“陈大哥,你就是我哥经常说起的黑手双城,陈志程,对不对?”

  我先前与鬼鬼交流的时候,只说自己姓陈,并没有透露太多,不过黄养神应该对她说过一些我的事情,能够猜到我的身份,也并不奇怪,我没有说话,而是平静地看了她一眼,旁边的小白狐儿挤上前来,横眉瞪眼地说道:“都说放过你们了,还想怎样?真以为我们不会杀人么?”

  那鬼鬼却说道:“陈大哥,刚才我的话只说了一半,你如果要找到你小师弟,我或许真的可以帮你!”

  鬼鬼的话让我有些意外,按理说我们既然已经不再追究她的责任,置身事外,方才是最好的选择,然而她却偏偏又跑过来与我这般说,便让我有些疑惑了,而旁边的小白狐儿却不耐烦地对她吼道:“你这小骗子,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尽管小白狐儿表现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但是那鬼鬼却依旧坚持道:“我说的是真的,我可以帮你找到人!”

  我终于停下了脚步,冲着那鬼鬼说道:“很好,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解释。”

  鬼鬼焦急地说道:“我前天曾经碰到过你小师弟,也就是那青衣道人,因为他色眯眯看人的样子好讨厌,我在他的身上做了一点儿手脚,想着回头找他麻烦,结果后来因为别的事情,就忘记了,想着你既然想要找他,我可以用那手段,来帮你寻人!”

  我眼睛亮了起来,却显得更加平静了:“什么手段?”

  鬼鬼瞧见我不相信,便往前走了一步,正要施展,旁边的王客卿却伸手过来拦她,脸色有些犹豫地说道:“鬼鬼小姐,不要……”

  那马尾少女却没有理会他的阻拦,双手一翻,在自己的胸口拍了四五下,接着舌头一吐,居然爬出了一条肉乎乎的虫子来,这虫子呈现出棕色,两对膜翅,身子宛如夏蝉,又似乎柔软许多,总之显得很古怪的模样。

  瞧见这个,我眉头一皱,忍不住说道:“蛊师?”

  蛊师,也就是养蛊人,一般流行于苗疆一带,荆门地处鄂北,按理说是没有交集的,而此物最是恐怖,历朝历代一直都是被打击的对象,荆门黄家是道门传承,却没想到出了一个养蛊的子弟,难怪刚才那王客卿一副十分为难的模样,而面对着我的质疑,鬼鬼却显得很坦然,落落大方地承认道:“对,我在你小师弟的身上下了子蛊,你若是想要找到他,我可以帮忙!”

  尽管我并不相信小师弟有陶陶在旁边,还能对其余的女孩子流露出不规矩的神色,而且这鬼鬼长得远远不如陶陶漂亮,但是她既然这般说,我也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开始吧——谢谢!”

  我停顿了一下,方才对她表示感谢,因为她本可以不用这般做,不过那小女子也是瞥一眼小白狐儿,略微有些高傲地说道:“不用,我只是不想欠别人的情。”

  我不理会她与小白狐儿之间的矛盾纠葛,让她在前带路,却见鬼鬼将那只蝉蛊放飞,在前方引路,而她则通过那种独特的蝉鸣。领着我们向前。

  我们一路找寻,越过了那条宽阔的溪流,一直朝着西南方向行走,如此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一处山谷之中,而就在这个时候,头顶的天空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鹰啼,我们纷纷抬头看去,却见一头翼展十几米的巨大鸟类从头顶划过,我看着眼熟,仿佛先前在宝塔峰上出现的那一只。

  那巨鸟仿佛受了什么伤,摇摇坠落而下,径直砸到了我们右边的一片林子中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鬼鬼的脸色突然一变,朝着前方大声喊道:“阿依娜,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世家子弟和草根高手,其实都没有错,只不过是欠了一点历练的心。
红尘炼心,这个就是根本

  1. 奇:

    板凳

  2. xiaoyu:

    总是沙发.读没有意思了.一起支持小佛加更

  3. 娜娜:

    唉,又没赶上

  4. 徐学智:

    下水道

  5. 自我放逐:

    化粪池

  6. 旅途:

    好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