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五章 掌教真人的绯闻

2015年4月12日 更新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将心思放在那巨翼大鸟的时候,一直负责领路的鬼鬼却是脸色惊慌,朝着前方快步前进,我眉头皱起。跟着她一同来到了前面的洼地,却瞧见先前那只活力十足的肉蝉蛊此刻已经奄奄一息,躺倒水洼中,六肢伸展,仿佛受到了什么震荡一般,疲软无力。

  到底是什么让它变成如此模样呢?

  我暗暗地感受了一番周遭的炁场,也没有探明到什么具体的原因,不过想到一点,这虫蛊的世界,与我们所理解的世界,又有着许多本质上的不同,所以感受到的东西也不是我们说能够理解的,故而才开口问道:“鬼鬼,你的虫蛊,为何会这般模样?”

  那女孩儿一副心疼得要命的模样,双手捧着那肉蝉蛊。红唇与那虫蛊丑陋的口器轻碰,口中呢喃一番,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过了好久,她方才回过头来。对我说道:“陈大哥,我家阿依娜被右边坠落的那头东西鹰啼给吓破了胆子,一时半会儿可能恢复不过来,我们可能得要等过半个多小时,方才能够恢复……”

  她说的这话儿并不作假。因为我本身就能够瞧见那虫蛊畏畏缩缩的模样,晓得还是需要一点儿时间的,瞧见这女子伸出粉嫩的舌头,对着那丑陋的虫子又是舔,又是吸,用口水将其身子弄得油光水嫩的,胃部顿时就有些抽搐,一阵莫名其妙的恶心就翻腾而起。想着当蛊师当真不容易,难怪从古至今都一直在打压,光从视觉上。都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只是不知道一向古板的荆门黄家,是怎么允许鬼鬼修行这样一门手段的呢?

  既然需要时间等待,我们当然也不能傻乎乎地待在这儿,右边的林子里有坠物,而且很像是我师父先前上了宝塔峰时,出现的那一只,我自然不可能视若无睹,于是召集众人商量,接着呈警戒队形,朝着右边的林子里摸了过去。

  在这样的茂密山林中,行走不易,而且危机四伏,着实让人不敢放松,我们走得十分小心。

  如此行了十余分钟,前面传来了哀哀的鸣声,与先前那嘹亮的鹰啼一脉相承,不过气势上却减弱了许多,我心中一喜,吩咐身手最是灵敏的小白狐儿朝着前方去探,而我们则在后方缓慢跟随,没多久,小白狐儿便折返回来,告诉我们,在前面的一处空地,有一头翼展五丈的巨鹰躺倒在地,仿佛受了什么伤。

  听到此言,我不再犹豫,领着众人一路向前,终于来到了小白狐儿所说的空地,果真瞧见一头如鹰一般的巨鸟,双翼收拢,伏在地上哀鸣。

  这巨鸟虽说翼展巨大,但是身子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庞大,也就跟一头犀牛般的体积,巨大的黑色翅膀将它给包裹得严严实实,偶尔动一动,瑟瑟发抖。

  我在远处瞧了一会儿,感受到这黑色巨鸟身上散发出来的炁场,着实有些澎湃。

  这东西是我继风魔化鸟之后,所见的第二头大鸟,想必应该也是一头洪荒遗种,甚至极有可能是一头修为极为高深的扁毛畜生,要不然也不可能跟我师父他们纠缠如此之久,而它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我也并非不能想象得到,恐怕那魔蟒化龙的消息,也传到了它的耳中,或许嗅到了一丝气息,方才藏身于宝塔峰上等待。

  这类巨鹰是长虫蛟蛇一类的天敌,它们的祖先金翅大鹏,那可是飞机中的战斗机,佛经上面曾说它每天要吃一条龙及五百条小龙,到它命终时,诸龙吐毒,无法再吃,于是上下翻飞七次,飞到金刚轮山顶上命终。

  当然,金翅大鹏到底有没有这么牛逼,这个不曾知晓,因为佛家在修典的时候,为了宣传自家佛陀的厉害,习惯性地吹牛逼、掺水分,弄得有的东西真实性不高。

  不过这里面的规律却是恒定的,自然界中也是,许多的巨禽,都是以蛇为食,这扁毛畜生在此,对于那魔蟒化龙,就是一处绝对的威胁。

  我吩咐众人不要向前,而我则小心翼翼地往前靠近,一步一步地走到跟前来,防止着对方突然暴起,对我不利。

  然而就在我即将走到跟前的时候,那扁毛畜生突然说话了:“嘿,贤侄,你咋在这儿咧?”

  对方一开口,我吓得都快飙尿了,然而细细一品,就感觉有点儿不对劲了,这声音分明就是与我们分别并不算久的南海剑妖所说,可是我师父不是说那家伙是水兽化身么,咋又变作了一只巨大的扁毛畜生了呢?

  就在我惊疑不定地时候,那扁毛畜生的翅膀下突然一阵蠕动,拱出一个脏兮兮的脑袋来,我一瞧,嘿,这老头,可不就是南海剑妖那家伙么?

  南海剑妖瞧见我,也乐了,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来:“咋样,我厉害吧?”

  我虽然不明白什么情况,但瞧见他这一副骄傲的模样,也只有顺着他说道:“前辈当真厉害,这般的巨禽,也栽落在了你的手里,让人难以想象啊——刚才可真的吓了我一大跳。”

  南海剑妖被我这般一捧,立刻乐了,得意洋洋地说道:“那当然,这黑背大鹏横行南海多年,吃了我的不少同类,我在年幼的时候,也差一点儿落入它的口中,成为果腹之物。没想到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如今老子起来了,当年横行南海的它,却被我给弄倒了,这种感觉,真的——多年夙愿啊,贤侄,你懂不懂?就跟上了梦中女神的感觉一样!”

  这老头当真是没羞没臊,听到他最后的一句话,给我的感觉就是一老流氓。

  不过说来奇怪,他这粗俗的话儿一出口,反而给大家一点亲近的感觉,我附和着笑了笑,然后问道:“剑妖前辈,你不是和我师父在一块儿的么,他人呢?”

  南海剑妖还沉浸在将昔日天地骑在胯下的快感中,听到我这么一问,方才醒转,对我说道:“老陶啊,他在跟人打架呢!”

  “打架?”

  我脸色一变,这才明白我师父在宝塔峰上一直没有下来,却并非耗时间,而是与人争斗,心中顿时一提,焦急地问道:“跟什么人?”

  南海剑妖嘴巴一瞥:“什么人啊,东海蓬莱岛的,上一代海公主。”

  东海蓬莱岛?

  天下三秘境,天山神池宫、东海蓬莱岛、苗疆万毒窟,我自小听闻,因为在数百年之前,这三处秘境曾经是天下修道者的圣地,压得茅山宗、龙虎山、白云观、全真派等一众道门难以出头,而在明末浩劫时代,却全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传闻,却又跟当今之世千丝万缕,后两者我没有接触过,暂且不谈,但是天山神池宫我却是亲身经历过的,晓得它并未有真正消失,只不过遁世不出而已。

  有时候我们没有瞧见,并不代表它不存在。

  我知晓天山神池宫的力量,对那所谓东海蓬莱岛上一代海公主的手段也略有担心,不由得问道:“剑妖前辈,他们既然在拼斗,你咋没有在旁边掠阵呢?”

  这话儿说出口,多少也有些责问的意思,那南海剑妖眉头一皱,不耐烦地说道:“他们老情人碰面,相爱相杀,我在中间掺和个啥子?”

  老情人?

  我师父跟那东海蓬莱岛的前代海公主是老情人?这,这……哦,也对,既然是海公主,对方肯定是女的。

  只是,我师父一辈子规规矩矩,夫人早逝之后就一直没有续弦,一心向道,没想到居然还有这般的儿女情长在,当真是让人想要八卦一番啊!

  咳、咳……

  当然,我也只是想一想而已,师父的八卦,我可不敢多说,不过依旧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继续问道:“既然是、是那种关系,为何还要相斗?”

  南海剑妖不屑地说道:“东海蓬莱岛是要人入赘的,不过双方都是心高气傲的主,谁也不肯服谁,加上后来东海蓬莱岛跟东洋修行者也牵扯到一些关系,使得两人交恶……这个不谈,贤侄,你若是想要了解清楚,自可以去问问你师父,或者茅山辈分比较高的那帮长老,都晓得的,毕竟当初也是闹得沸沸扬扬,好大的热闹。”

  我哪里敢去问我师父或者别人,赶忙闭嘴,而这时那南海剑妖摸着那黑背大鹏脑袋上面的一撮毛,兴奋地说道:“嘿嘿,对了,贤侄,本尊刚刚将这扁毛畜生降服,还未有试驾,你要不要上来,与老夫一同翱翔蓝天,兜兜风去?”

  对于南海剑妖的这邀请,我一开始是拒绝的,毕竟这鸟儿性子未定,要是出了意外,高空坠落,有没有性命不得而知,然而我心中一动,突然问道:“剑妖前辈,多一个女孩儿,可以么?”

  南海剑妖眼睛一亮,不怀好意地笑道:“嘿哟,你小子真不老实啊,拿老夫的鸟儿去泡妞,你可真够算计的!”

  1. 徐学智:

    沙发

  2. 大师兄:

    拿老夫的鸟泡妞 听着咋这别扭呢

  3. y8:

    陶土豪这一系都好屌……

  4. 自我放逐:

    下水道

  5. 道士:

    挖井人

  6. 娜娜:

    ……都有挖井的了

  7. 坤泽:

    地核

  8. 吃货的幸福生活:

    地球那边

  9. 奇:

    月球

  10. 杨影:

    吾曰 银河系

  11. 旅途:

    黑洞来客

  12. 清澈的勇气:

    虫洞制造者

  13. 格格:

    无极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