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六章 雷声一起惊蛰生

2015年4月12日 更新

  南海剑妖此人一开始显露出来那不羁高人的模样,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过于深刻,以至于我都无法把他和此刻的色胚老头子联系起来,听到他一语双关的话语。我恨不得将他的嘴巴堵上,不过这想法也只能在脑海中转悠一圈而已,并不敢真正地表达出来,而是当做听不见,叫来了鬼鬼,问她虫子恢复精神了没有。

  她的那肉蝉蛊之所以精神萎靡,全部都是因为这头黑背大鹏的缘故。

  被南海剑妖降服的巨鸟儿坠落之时的那鹰啼里,充斥了太过于浓烈的情绪,绝望和悲伤汹涌而来,使得那敏感的肉蝉蛊难以接受,故而受损,解铃还须系铃人,因鸟而生,因鸟而止,那南海剑妖揪着黑背大鹏的鸟喙,将其头颅一直拉到肉蝉蛊的面前来。那小虫子吓得瑟瑟发抖,而黑背大鹏则散发出温暖的善意,宛如阳光温暖,那肉虫子终于恢复了活力。伸展肢体,一双复眼变得有神,双翅又重新恢复了震动。

  鬼鬼瞧见自家虫子恢复精神,自然高兴无比,而我则询问她。倘若是上了高空,能否更好地搜寻找人,她眯着眼睛考虑了几秒钟之后,先是点头,然后对我说道:“自然可以,不过有一个问题,就是准确性不太高,需要确定一个区域之后。再细细搜寻!”

  这个方法虽然费力,但是却比刚才那般一路徒劳而行,更加省力许多。我不再纠结,问她是否愿意随我上天走一遭。

  一般的女孩子,恐怕听到这话儿就害怕了,然而那鬼鬼却显得异常兴奋,满脸激动地望着地上这只蜷缩着身子的巨鸟,捣蒜一般地点头,恨不得立刻就跳到那背上去。

  鬼鬼愿意配合,而旁边的王客卿却显得有些不情愿,冲上前来,对她说道:“鬼鬼小姐,三思啊!”

  不过显然鬼鬼并不愿意听到这种话语,根本无视,而我则对七剑说道:“你们在此戒备,我带着鬼鬼上去巡视一圈,争取赶紧将人找到,有任何事情,我都会发信号出来,大家注意便是。”

  众人点头,唯有小白狐儿有些不情愿,满脸幽怨地望着我,显然是并不喜欢我跟鬼鬼在一起。

  因为着急陶陶的安危,我只能装作视而不见,吩咐完毕之后,与鬼鬼来到了准备妥当的黑背大鹏跟前来,那南海剑妖已然骑在了那扁毛畜生的身上,揪着那家伙脑袋后面的一撮毛,冲着我们喊道:“上来,坐我后边!”

  我一个箭步,跃上了鹏身,而鬼鬼也使了轻身功法,跟着骑了上来,而那黑背大鹏也在同一时刻,将双翅徐徐张开。

  这鸟儿巨大,翼展四五丈,坐在背上,从细碎绒毛上传递而来的温度让我们感受到它的真实,鬼鬼将那肉蝉蛊吞入腹中之后,显得十分激动,双手自然地抱住我的腰身,胸口的凸起紧紧抵住我的后背,兴奋地喊道:“什么时候飞,快飞,快飞!”

  被这般一催促,南海剑妖回过神来,没好气地说道:“我艹,怎么我感觉自己像个马夫一般啊?”

  鬼鬼长得并不算好看,但胜在青春活力,冲着南海剑妖展颜一笑,一口牙齿雪白:“前辈,怎么会,鬼鬼还从来没有这般飞过天空,我们开始吧?”

  这小女孩儿自小在世家成长,最懂得讨老人家的欢心,而南海剑妖却偏偏又吃这一套,那鬼鬼的小眼睛一眨,他便忘掉了所有的不满,咧嘴一笑,高声吼道:“嘿嘿,说走咱就走,天山的星星参北斗!”

  此老手上一用劲,胯下的黑背大鹏便仰首一阵鹰啼,接着双翅振动,脚一瞪,整个身子便朝着前方的空处飞腾而起。

  “抓紧了!”

  南海剑妖的声音陡然响起,而我在那一瞬间,便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将我朝着后方猛然拉去,而身后的鬼鬼则死命地抱着我,仿佛在抓那救命的稻草。

  我下意识地夹紧双腿,而后一股离地的空虚感瞬间生成,当我醒悟过来的时候,此身已然在了半空中,皓月繁星在上,身下则是黑黝黝的树林子,呼呼的山风从耳畔刮过,吹得前面的南海剑妖乱发飘扬,呼啦啦地拍打在了我的脸上来。

  这南海剑妖是作一老乞丐的打扮,身上果真是一股陈年的酸臭,先前还未曾觉得,一挨着,人就有些头晕,我努力地调整身形,而刚刚坐正过来,那黑背大鹏却又是一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呼的一下,整个身子就调了一大个儿,天翻地覆,就如同坐过山车一般,好在我双脚紧紧夹着那扁毛畜生,手又揪着对方的毛,方才没有掉落,而我身后的鬼鬼紧紧抱着我,一点儿紧张都没有,反而是兴奋地大声尖叫:“哇啦啦,真刺激,太爽了!”

  这妞儿爽歪了,我则显得格外紧张,瞧见前面那南海剑妖一副手忙脚乱的模样,我顿时想起了一件事儿来,那南海剑妖刚刚降服这黑背大鹏不久,此刻也只是第一次驾驭,还有许多手生之处,随便出个什么岔子,我们就可能鸟毁人亡。

  这简直就是拿命来玩闹啊!

  前面一个老家伙,后面一个小家伙,都不是什么靠谱的玩意儿,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前面一股强烈的压迫力陡然袭来,眯着眼睛瞧过去,却见这黑背大鹏不知道飞到了那儿,前面却是一处山峰,而它却不闪不必,竟然直直地朝着那山峰撞了过去,吓得我高声惊叫道:“拐弯,拐弯!”

  南海剑妖还沉浸在那种急速驰骋的快感之中,听到了我的呼喊,方才回过神来,赶忙猛然一揪,那黑背大鹏方才陡然朝上,贴着这山峰而过。

  如此的情形又过了几回,那南海剑妖驾驭黑背大鹏的手段方才纯熟一些,带着我们在云层之上翱翔。

  为了显示自己的手段,这老家伙一会儿上,一会儿下,玩得不亦乐乎,而旁边的鬼鬼则在咯咯地笑,宛如一只小母鸡一般,也沉浸在这翱翔于蓝天的快感之中,唯有我反应过来此行的目的,迎着呼呼的风声,对前面的那老头儿说道:“剑妖前辈,我们现在在哪儿了?”

  南海剑妖意气风发地大声喊道:“天上,我们漫步在云间!”

  我强忍着满腹的怒火,冲着他沉声说道:“我说您还记得刚才我们的方位么,能够找到原路回去么?”

  听我这么一说,那老头子嘿嘿一笑,略显尴尬地说道:“那个啥,老头子我这个人,从小就对方位啊、地形啊什么的都有些发懵,这一到了天上,下面黑乎乎的一片,啥参照物都没有,就更加迷路了——不过你也别急啊,这扁毛畜生飞得快,在它的身下,黄山也不算宽,我先带你们逛一圈,大概瞧仔细之后,就差不多能够明白了!”

  这不靠谱的话儿说得我一阵无奈,只得说道:“别逛了,您就将速度放慢一些就行!”

  南海剑妖并不同意,一脸不爽地说道:“这速度慢了,哪儿有遛鸟的乐趣?”

  我无言以对,好在后面的鬼鬼软语相求道:“剑妖爷爷,你慢一些,我好搜寻那色眯眯的小道士,求求你啦,不然人家可得丢面子了!”

  南海剑妖这才咧嘴一笑,点头说道:“好嘞!听你这女娃子的吧!”

  在南海剑妖的刻意操纵下,那黑背大鹏双翅的振幅开始变得平缓了许多,从高空缓慢滑翔而下,朝着地上的林子里徐徐而来,吹起一阵又一阵的旋风,而没有了刚才那种极度的紧迫感之后,鬼鬼终于将她那并不算鼓涨的蓓蕾离开了我的后背,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找寻我小师弟的踪迹,一会儿说右,一会儿说左,帮我们指示大致的方向。

  那南海剑妖骑在黑背大鹏的鸟颈之上,手段越发纯熟了。

  我们在林海之上翻飞,大地在自己的身下不断翻转,林海波涛,微风拂面,倘若是抛开了其他的一切,畅游这黄山美景,倒也是一种奇妙的体会,足以让人回味许久,不过我终究是一个责任比享受更加看重的人,并没有在意诸多奇妙,而是一直皱着眉头,心中越发紧张。

  鬼鬼通过那肉蝉蛊指路,一开始还有些偏差,而后越来越准确了,带着我们绕了一个圈子之后,朝着一处高峰前进。

  近了,近了!

  鬼鬼在我身后不断地念叨着,我的心情也越发紧张,而就在这个时候,在前面一心一意操纵黑背大鹏的南海剑妖突然“咦”的一声,站直了身子来。

  他这举动让全神戒备的我立刻紧张了起来,连忙问道:“剑妖前辈,你怎么了?”

  南海剑妖没有了刚才驭鸟之时的轻浮,整个人显得异常凝重,沉声说道:“前面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啊……”

  而就在他这话儿刚刚一说出口,突然间,天空之上竟然传来了一声炸雷。

  轰、隆隆……

  轰!

  雷声一响,接着连绵而来,整个黄山似乎在这一刻,都变得不同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加更,加更妥妥的,不过会晚点,大家见谅。

  1. 自我放逐:

    shafa

  2. 自我放逐:

    是不是沙发?

  3. 笨熊-缪倩意爸爸:

    地板还在

  4. 奇:

    在。。。

    • 自我放逐:

      我终于坐了次沙发啦

  5. 卡卡:

    貌似还是前十

  6. 徐学智:

    又是下水道

  7. 咯哈下:

    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8. 格格:

    龙蟒飞升,雷劫来临!

  9. 清澈的勇气:

    好吧这次我是挖井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