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七章 孤身一人闯险峰

2015年4月12日 更新

  春雷乍响,万物生长。

  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

  雷声从头顶的天空传来,顿时整个天空都感觉到有一股隐隐的活力,我的心中一跳,下意识地朝着头顶天空看去。

  我在看的,是那条魔蟒是否会趁着这第一声惊雷升天,引雷渡劫,化作真龙。

  这正是我说担心的,因为那魔蟒倘若是还未有渡劫的时候,我们倒也还是能够将其拿捏,但它若是能够度过天劫,化作真龙之身,那么它与此刻的自己便已经是云泥之别,就如同人类与仙人一般,几百年了,修行界中都没有几人再瞧见过真龙模样,也不晓得如何与之交手。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龙翔万里,它即便是在初始的状态拿我们没有办法,但是想逃。却是分分钟的事情。

  能打就打,不能打就逃,对于这般的对手,我们当真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所幸我并没有瞧见任何东西迎着那雷电而上,反而是前方的高峰之处。有徐徐的冷风袭来,南海剑妖直立在了黑背大鹏的头上,完全没有先前那逗比老头的半分模样,神情冷峻,那把晶莹如玉的长剑不知道从哪儿就飞了出来,围着他不断轻颤,悬空而转,而那头黑背大鹏也直接悬停在了半空之中。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雷声持续而连绵,在天际遥遥而动,我们立在大鹏之上。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刮来了一阵风,接着竟然有淅沥沥的小雨从天空之上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我瞧见南海剑妖如此凝重,不由得出声再问:“哪儿不对劲?”

  南海剑妖指着前方高峰,低声说道:“你瞧那山,七赤破军星,飞临东北方,山河笼罩,黑气连绵,诸般森林如鬼影,座座连石似群魔,乱舞当空,天煞横行,若是入了其中,只怕不但性命堪忧,而且还容易贻祸连绵,然而此乃表象,置之死地而后生,死地又有生门,越是恐怖之处,越是生机凛然,这么说吧,我们刚才其实已经飞掠了大半个黄山区域,唯独此处,我觉得极有可能有那龙脉所在!”

  听到他的判断,我心头狂跳,又看向了身后的鬼鬼。

  那小丫头知道我想问什么,点头说道:“尽管这信息渺茫,但是我的阿依娜还是告诉我,被我下了子蛊的那人,就在前方,至于是在山峰之上,还是在谷底,这个就不得而知,需要上前找寻才是……”

  小师弟在此,而南海剑妖又指出前方的山峰极有可能是那龙脉之地,综合起来,我得出了一个模糊的结论。

  那条魔蟒,就在此山中。

  它在等着化龙。

  我有点儿难以抉择,看向了南海剑妖,征询他的意见道:“前辈,你觉得我们现在,该如何行动?”

  南海剑妖回过头来,看着我说道:“贤侄,你是在担忧你小师弟和老陶孙女的安危,对吧?”

  我点头说道:“前辈说得极是,这正是我最担心的一点。”

  南海剑妖却摇了摇头,对我说道:“无论是你,又或者是老陶,还是别的人,你们来这黄山的目的,其实都是为了那条龙蟒。我先前说过,我退出,是因为我之前欠你师父一场人情,这回不争,就算是还了,但是别人却未必能够给你茅山面子,我刚才在上空驭鸟,在玩,也在观察,这莽莽黄山,方圆无数,不知道藏着多少同样心思的家伙,其中也不乏能与你茅山抗衡的家伙「此刻进去,只怕会赶了早场,吃了晚饭。”

  这老头粗犷油滑的外表之下,藏着一颗细腻的心思,其实任何修行者到了这个境地,基本上都不会是傻瓜,我听到他的分析,不由得眉头一掀,说道:“前辈的意思,是说我若是提前进入,只怕会生出许多意外?”

  南海剑妖平静地说了一句话:“人力有时尽!”

  简单的一句话,讲出了最根本的真谛,那就是倘若我此刻杀入其中,那煞气四伏的山谷便会生出无数杀机,而即便是我能够应付得过,等到了那条魔蟒现身,恐怕也是力竭了,根本讨不得半点儿便宜,而即便是我英明神武,吊炸天,将那龙蟒给擒下,但是却终究抵御不过那些闻血而来的鲨鱼,无数想要过来浑水摸鱼的家伙,恐怕就要将我给淹没。

  能够让南海剑妖为之畏惧,并将其评价为能够与茅山相抗衡的家伙,必然也是十分不好应付的,那东海蓬莱岛的上一代海公主,只不过是其中一位而已。

  我甚至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消失久矣的邪灵教,只怕也会掺杂其中。

  相比那些不成体系的杂门杂派和散修,邪灵教这头潜藏在暗处蛰伏的巨兽才是最恐怖的,左右二使,十二魔星,无数鸿庐,以及那个最为神秘的弥勒,才真的是让人头疼的,倘若它一介入,恐怕就算是茅山,都未必能够在其手上讨到多少好处。

  但是我能够不上么?

  不能!

  因为陶陶在前方,小师弟萧克明在前方,前者是我最敬爱师父的孙女,后者是我爱人的本家侄子,一脉相承的血亲,倘若是因为我的犹豫,而让他们陷入重围,甚至还有性命之忧,恐怕就算是师父没有说什么,我都不能够原谅自己。

  男人之所以被称之为男人,是因为我们的肩头之上,扛着责任二字!

  南海剑妖的意见,是作壁上观,等到事情分出结果之后,再做判断,到时候选择很灵活,是插手,还是撤退,都无关紧要,也极为占便宜,但是我却不能再等,想了一会儿,对他说道:“剑妖前辈,前方有我关心的人在,我不能看着他们陷入危险,所以请将我放下,我自行前往便是了。”

  那老乞丐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而我身后的鬼鬼却激动了,对我说道:“陈大哥,没有我在,你怎么能够找到你小师弟,不如带上我吧?”

  她的话语让我莫名有些感动,其实她是没有必要涉险的,但这一路追随而来,却出乎了我的意外,也证明了她自己。不过越是如此,我越不想让她陷入险地,于是对她说道:“这山峰不算大,找人,应该并不难,而你得帮我一个忙,那就是跟着剑妖前辈一起,回去通知我的同伴,让他们朝着这边赶来,这样我才不会陷入孤立无援的险境——这才是最重要的,拜托!”

  我这句话,同样是在嘱托南海剑妖,那老头子一脸肃然地说道:“你小子,好胆量,老陶真的收了一个好徒弟!”

  说着话,他却是让那黑背大鹏缓慢向下,然后才说道:“你放心,我会回去通知你的那些同伴,还有帮你找到老陶,让他赶紧过来支援你,至于你,前方凶险,自当小心才是,记住老夫的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性命,永远比一切都更加重要。”

  我点了点头,低头瞧了一眼,没有再多犹豫,纵身一跃,却是从空中跳下,落在了一片松树林中。

  这松树耸立,我由上而下,朝着地面缓缓拍了一掌,将速度减缓,接着手攀着那茂密的树枝,三两下,便落在了林间,仰头瞧去,便感觉到一阵狂风吹去,接着黑影划过,那黑背大鹏带着南海剑妖和鬼鬼离开,朝着远处飞遁而去。

  那鸟展翅,越飞越远,到了最后却是化作了一个黑点,消失在了天际。

  轰隆隆,轰隆隆……

  天空的雷声还在持续,时而响,时而消,连绵不绝,淅沥沥的小雨从头顶上飘落,春寒一阵冷,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行走,走出了这一片松林,开始朝上,向着远处的山峰爬去。

  前方一阵静谧,死一般的宁静,让人感觉不出有什么危险,仿佛南海剑妖先前的话儿,都不过是危言耸听一般,而我走着走着,心头却是一阵凝重。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一点儿慌张,如此走了好一会儿,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打斗,以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这些声音就像兴奋剂一样,陡然打入了我的心海,我眼睛一亮,快步朝着前方冲去,来到了一处石林,却见到黑暗中影子纷飞,而几个光头则在奋力拼搏,有人陆续倒下,发出嘶吼。

  我目能夜视,不过并不能太远,小心靠近一些,方才发现那些光头居然是先前被我们救起的悬空寺一行人。

  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如何来到的此处,却见此刻能够站着的,不过区区几人,而他们的敌人,却快得如同闪电,根本就瞧不出模样来,犹豫了几秒钟,我最终还是决定出手,别的不说,至少得留下一活口,好盘问些事情,于是脚尖轻点,猛然撞入场中,而就在这时,一道迅捷的黑影陡然浮现,朝着我猛然挥来,我毫不犹豫地伸手过去,一把将那家伙的手腕抓住。

  那人身形一顿,却是个蒙着面纱的家伙,手中一根奇怪的棍子,闪烁着浓重的魔煞。

  好——厉害!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有点晚,大家见谅,晚安!

  1. 伤心证明书:

  2. xiaoyu:

    整个沙发

  3. 咯哈下:

    板凳

  4. 格格:

    胖妞?????????

  5. 吴杰超:

    胖妞又来护法?

  6. 徐学智:

  7. 鬼画符:

    忍者吗?

  8. 清澈的勇气:

    地板思密达

  9. 自我放逐:

    胖妞个傻猴子?我都快忘了这货了

  10. 乔克叔叔:

    胖妞出现了

  11. 乔克叔叔:

    今晚少了个人啊!

  12. 弥勒:

    弥勒已销声匿迹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