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章 湘西鬼王耍心机

2015年4月13日 更新

  我先前哄骗湘西鬼王我身后有人,是出于震慑的需求,让那家伙想着留一手,不敢太过于造次。却没想到他派身边的侍卫一搜,居然还真的赶出了人来。

  听到这声音十分熟悉,我回过头去,却瞧见自己一直寻找着的陶陶,和小师弟萧克明居然从林子中跌跌撞撞跑了出来,一直到了我的跟前来。

  那小师弟原本还有些心慌,瞧见我在此处与湘西鬼王对峙,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笑嘻嘻地跑到我跟前来,冲着我招呼道:“大师兄,你也在这里啊,太好了!我刚才还以为……”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将他口中的话语都给终止了,我这一巴掌扇得还不留情,他右侧的半边脸肉眼可见的、迅速地肿胀了起来。

  小师弟一下子就懵了,捂着脸。一脸委屈地朝着我说道:“大师兄,你这是在干嘛?”

  我脸色严肃,寒着脸对他说道:“萧克明,我对你真的很失望。师父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孙女,而你却带着她屡屡犯险,为了逃避责罚,居然还趁着我离开的时候,偷偷逃离——她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萧克明你告诉我,你能够负得起这责任么?”

  我平日里对门中的师兄弟,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特别是我离开茅山宗之后,更是如此,萧克明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两人的感情极为深厚,他被我这般虎着脸一通训。顿时脸红耳赤,嘴巴蠕动,却没有敢出言反驳。反而是陶陶,这小姑娘瞧见萧克明被我毫不留情面地训斥着,慌忙冲到了小师弟的面前来,伸手拦着,就像护崽的母鸡一般,对我解释道:“大师兄,是我逼他的,所有的事情,一切都是我的主意,你别怪他!”

  陶陶将责任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来,而我却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她,冷脸继续训道:“你的主意?他是个男人,怎么可能连这点儿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一切都随着你?陶陶,你的事情,回头跟你爷爷自己谈,现在我就是得教训一下他,让他长一长脑子!”

  我冲上前去,还想继续扇小师弟,那小子则一动不动,也不敢还手,而陶陶则哭着拦住了我,对我说道:“大师兄,我们知道错了,求你别打他啊……”

  这哭声让人心疼,而就在这时,远处的湘西鬼王却是桀桀地笑,幽幽地说道:“好你个小子,到底是在贼喊抓贼,还是设好了什么圈套,想要我钻进来呢?别在我跟前演戏了,也别当着我面教训自家子弟,啰啰嗦嗦,让人嫌弃。行了,你的家事先搁一边,让我们来谈一谈,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手下败将!”

  我余光瞥了过去,却见那湘西鬼王已然将拿手兵器九节白骨鞭掏弄了出来。

  这家伙准备要跟我开打了。

  若是刚才,我说不定就先下手为强,直接跟他干起来了,然而此刻,在确定陶陶和小师弟在此处的情况下,我哪里能够放手一搏,当下也是脸色一变,冲着那湘西鬼王嘿嘿说道:“鬼王,我倘若说不过是迷了路,根本无意介入你和黑花夫人之间来,你能否将我们给放走,大家和平友好地相处,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呢?”

  湘西鬼王桀桀怪笑:“既然都已经到了这儿来,那还是留下性命吧,此处事关重大,我觉得还是死人,方才最可靠!”

  这家伙显然是吃定了我,怪也怪我刚才挑衅过度,将对方的邪火给引发了出来,不能跑,只能迎头而上,我往后退了一步,来到了萧克明的跟前,陶陶还试图拦在我的跟前,而我则用极细的声音对两人说道:“一会儿我缠住那湘西鬼王,你们两个就往回跑,一路跑到那边的山口,就在哪儿等着,师父应该会赶过来接你们的!”

  刚才还一言不发的小师弟突然抬起头来,也低声说道:“这怎么行,大师兄你怎么办?”

  他倒没有记恨我刚才的那一巴掌,显然是反思了自己行为的过错,我抬起头来,嘴唇不动,用喉咙里发出细碎的声音,对他说道:“别管我,我自有办法,你带着陶陶离开——记住,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都得保证陶陶的安全,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小师弟并不同意我的办法,与我说道:“大师兄,事情因我而起,不如由我来拖住这些家伙,你带着陶陶走?”

  这时陶陶却也不同意了,焦急地说道:“我不,你不走,我也不走,我们都不走,就在这儿!”

  这小姑奶奶的话语让我一阵无语,我倒也不想跑路,不过这是在别人的主场里面,一切都是那湘西鬼王掌握着主动权,一会儿真的拼将起来,我根本无法照顾好他们。

  小师弟急于证明自己,对我说道:“大师兄,我这里有李师叔留下的符箓一套,一旦出现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离开,你们走!”

  听到他的话语,我的心总算是放松了一些,他和陶陶若是有了自保的手段,那么我就可以放手一战了。

  就在我想跟他说些什么的时候,远处的湘西鬼王却不耐烦了,将手中的九节白骨鞭猛然一扬,抖落出一道炸响,接着微笑说道:“狡猾的人类,你们别商量了,请放心,这里我是布下了天罗地网,你们这里的每一个,都别想逃脱出去!”

  他这般说着,那黑衣侍卫居然又从林间赶出了几人来,我眯眼瞧去,却见竟然是那悬空寺的法元和尚、智饭和清秀小尼姑。

  瞧见这三人,我不由得一阵叹气,这人要作死,谁都没有办法阻拦。

  小师弟这边既然有了底牌,我一点儿也不急,心思就回到了破坏那尸阵上来,当下也是暗地里蓄积雷劲,也不言语,就等着湘西鬼王朝那悬空寺三人望去的一霎那,脚尖猛然发力,人似炮弹前冲,倏然便到了湘西鬼王的跟前,抬手就是一记掌心雷。

  我这边迅捷无比,然而对方到底是积年的老僵尸,对于炁场的把握不比我差,单手一挥,一大股恶臭无比的黑色毒气便将他的周身封锁,浓稠得难以划开。

  眼看就要对撞一起,我不确定自己这一记掌心雷是否能够解决掉这湘西鬼王,但是却晓得自己倘若一头撞入这片毒雾,只怕很难走出来。

  所谓“不化骨”,最强的一点并非是它的坚硬不伤,而是那一身尸毒,当真让人头疼不已。

  我不想将所有的一切都赌在一招之间,当下也是立刻认了怂,朝着旁边退开,而那湘西鬼王却是得寸进尺,将手中的九节白骨鞭猛然一挥,在空中一阵炸响之后,朝着我如棍一般扫来,而我往后一翻身,避开这一击,却不料那鞭子又化作了灵蛇,寒芒乍吐,朝着我的腰身扎来,灵活得让人难以躲避。

  不过好在我的这散手擒拿之法都是在生死之间练就的,对于瞬息万变的危机倒也能够勉强把握,于是堪堪避过此击,又朝着周遭一阵躲避。

  湘西鬼王得势不饶人,手段老辣之极,一点儿也不给我喘息的时间,仿佛想要将我给活活耗死一般,而我却也明白,他这正是阳谋,堂堂正正地碾压而来,倘若我扛不住这等的压力,说不定就在某一节点失误了,接着就落入他的节奏,一直将我给弄死,一点儿都不带停顿的。

  我不停地动着,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开始还瞧见小师弟跟陶陶在与湘西鬼王的侍卫、以及那几个被我吓怕了胆,面对其余人却格外凶厉的精怪周旋,到了后来,注意力便全部集中在了面前。

  我不敢有丝毫放松,因为稍微一松懈,便会立刻被死亡所吞噬。

  一番激烈的交锋之后,我瞅了一个空子,将饮血寒光剑给陡然拔了出来,这大宝剑一在手,我立刻多出了十二分的胆气,上面的红芒微动,不断吞吐,却是能够将那九节白骨鞭散发出来的毒雾给驱散。

  这是饮血寒光剑的意志,与我无关,不过却也给了我许多喘息之机,当下也是融合了黑暗的魔意,愤然而震,总算是能够勉强扳回一点儿局面了。

  湘西鬼王自称“不化骨”,不过到底还是跟《子不语》中飞天遁地的不化骨有着一些区别,但是他的那力量和敏捷度,着实恐怖得很,而且对于炁场的操纵,也是惊人的厉害,我与之交手,越战越心惊,感觉倘若是一直这般下去,真的说不定就要栽在这儿。

  然而就在我奋力抵抗,筹谋手段的时候,那湘西鬼王突然遇到了什么事情,往后一退,桀桀怪笑道:“来了,来了,有这些东西在,我倒是可以少出许多力气呢!”

  我一开始还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然而当瞧见湘西鬼王朝着后方退去,那尸阵的煞气却已然冲天而起,红光将大半个天空照亮。

  紧接着,有一道泛着黑色氤氲的门凭空而起。

  在门的另一头,传来了无数愤怒而暴戾的嚎叫,嗜血无比。

  坏了,坏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来迟了,大家见谅。
晚安。

  1. 坏蛋:

    沙发?

  2. 坏蛋:

    。。。。

  3. 坏蛋:

    。。。。。

  4. 坏蛋:

    。。。。。。

  5. 坏蛋:

    。。。。。。。

  6. 今夜我很猛:

    没人抢

  7. 今夜我很猛:

    看能不能拿到前十

  8. 今夜我很猛:

    第六后不要了,没人抢

  9. 徐学智:

    早睡早起

  10. 江伟波:

    靠,忠实的粉丝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