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老子陈志程,可敢一战?

2015年4月14日 更新

  听到这来自深渊的嚎叫,我顿时就感觉到一股熟悉而强大的气息,从这那门一般的圈子中,蔓延而来。

  这是灵界的气息。又或者说,这是与阳界所不同,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声音。

  那头魔蟒尽管没有能够拿到天龙真火珠,但是它定然是参透了龙血结晶里面的一些东西,知晓了如何沟通两个世界,并且开辟出一条这样的道路来。

  门的后面,到底是什么呢?

  我不得而知,但是瞧见湘西鬼王并不与我硬拼,而是抽身后退,心中便是一阵惊惶。但越是如此,我的心志却越是坚定无比,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拔剑而上,就想趁着危机并没有真正的出现,我提前出手,将那门给毁了去,若是如此。定能毁了那魔蟒的诸般算计,而若是如此,我方才能够成功地拯救一切。

  尽管我不知道自己所要阻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却不得不去做。

  这也许就是一种发自心底的使命感。

  它源自于当年王红旗跟我的一次谈话。那便是这个世界本来可以更美好,只不过需要我们更多的守护。

  唰!

  我一剑破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淡薄的血门之中,突然又一头巨兽从中猛然扑出。朝着我的剑锋毫无畏惧地顶了上来。

  双方都显得特别坚决,我没有变招,而对方则是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故而在很短的一瞬间,便撞到了一起来,我在感受到了剑尖之上传来的压力之时,便特别顺手地将手中魔剑,朝着对方最致命之处猛然一划。宛如庖丁解牛,绕过坚硬的骨头之处,三两下。便将这一头巨大而凶猛的兽类给解决,漫天的鲜血纷纷扬扬,而一具牛犊子般大小的尸体,则轰然砸落在了我的身边。

  砰!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开,不过终究还是没有逃开这血雨的边缘,微微的光亮之中,那腥臭的鲜血呈现出淡蓝的颜色,还有些灼热的腐蚀感,不过我却毫不介意,余光处能够瞧见这头猛然蹿出来的巨兽,竟然是一双头巨狼。

  这双头巨狼跟普通所能够瞧见的同类自然差别挺大,之所以将它称之为“狼”,也只不过头颅有些许相似而已,而瞧它身体,巨如犀牛,身披蜥蜴一般的细腻鳞甲,冉冉发光,倘若不是我的这把饮血寒光剑足够犀利,恐怕根本就划不开对方的防护,甚至极有可能一把就将我给扑倒在地,长吻袭来,将我撕裂成碎片。

  这双头巨狼还有许多奇特之处,不过还没有等我仔细打量,那门后突然又有动静,在一瞬间,七八条相似的黑影从里面蹿了出来。

  一样也是那双头巨狼,不过此刻的它们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将我给团团围住,而后那门中源源不断地有东西涌了出来,先是四十多头双头巨狼,接着是头戴草帽的绿色小个子,然后又是一堆宛如水母一般悬空漂浮的鬼物,再之后,无数稀奇古怪的魔物和鬼灵都纷呈而出,充斥空间,而其中还有一支队伍,竟然是我们先前在死亡峡谷正面撞上的火焰魔兵。

  这些火焰魔兵失去了小黑天的领导,居然也出现在了这里,它由四头身材魁梧的魔将带领着,一股彪悍气息洋溢而出,格外出众。

  那门后还是不断地有东西冒出来,然而此刻的我却无暇他顾,因为先前涌出的那一群双头巨狼,已经完成了观察战场的步骤,开始朝着我汹涌而来了。

  对方的攻势显得十分突然,陡然爆发,一瞬间就有几十头的双头巨狼朝着我撒丫子地狂奔而来。

  我听到呼啸声不绝于耳,那些来自灵界的畜生心中根本没有对于死亡的恐惧,如此汹涌袭来,只怕魔威也不能救我于水火之中,当下也是朝着旁边一纵,下意识地朝着后面一看,却见小师弟和陶陶并未有离开,黑花夫人手下的那几个精怪已经将他们给缠住了,而悬空寺的三人也跟他们聚在了一起,合力联手对抗那些家伙的攻击。

  似乎感觉到危机的来临,在激烈的拼斗之中,小师弟下意识地朝着这边望了一眼,正好瞧见那无数魔物从尸堆血阵之上的门中,狂涌而出,脸色在一瞬间就变得惨白,右手立刻朝着怀里摸去,然而在下一刻,他惊慌失措地从我喊道:“大师兄,不好,这整个空间,都给人封印住了!”

  小师弟手中捏着的,应该是李道子的风符,此物一旦激发,立刻瞬息百里,用来逃脱战场,自然是绝佳的手段,然而一旦被人封印了空间,就像被关进了罐子里,就算是能飞,也离开不了了。

  似乎应着小师弟的话语,空中突然有湘西鬼王桀桀的笑声传来:“狡猾的人类,我的魔灵鬼蜮,哪里是这般好走的,此处已经被我围成了铁桶,想逃可不容易,你还是好好享受一下黑花夫人给你们这些眼热的家伙,提供的大餐吧,来自灵界和深渊的恐惧,会伴随着你们在黄泉之上,一路同行,而我,则在旁边看着你,一点一点,哀嚎着死去……”

  他笑得肆意而疯狂,我一边后退,避开狼群,一边将饮血寒光剑举向天空,高声挑战道:“湘西鬼王,你妈勒碧,有本事跟我一对一的干,何必当个缩头乌龟,在暗处躲躲藏藏?”

  湘西鬼王根本不吃我这一套,讥讽地说道:“别忘了,我之前也曾经是人类,你们那些小伎俩,我又不是不知晓,区区激将法,哪能诓得到我?你还是省点力气吧,别连这些双头鬼狼都没有能够打过,葬身狼腹的话,我可不想将你从狼肚子里面掏出来,一点一点地拼回去……”

  我跟湘西鬼王说话,一是为了试图挑衅他,将他给勾引出来,正面交手,二来则是想要探听他藏身的方位,没想到说完这话之后,他便悄然无息了,而周遭的魔物却济济而来。

  如此的阵仗,对于我来说并不算陌生,不过没有了在灵界的环境加成,我多少还是有些不得劲儿。

  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会惧怕,陷入绝境之中的我不断挥着剑,将这些不要命的畜生给或者击退,或者斩杀,并且试图朝着小师弟他们那儿靠拢,结果诸般魔物在一瞬间就完成了穿插,将我和他们给分离了开来,不过我能够瞧见小师弟他们抢占了一处高地,那儿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一时半会却也是能够坚持。

  小师弟虽然为人极不靠谱,但是修为却是十分不错,我瞧见他应付这些双头鬼狼的手段,虽然稚嫩,但也足够有效,心中稍安一些,让他坚持住,而我则没有再退,反而将魔剑一抖,朝着前方再次冲去。

  我不退,那压力便立刻陡然倍增,不过手握饮血寒光剑的我却是胆气充足,箭步而走,脚尖在这些魔物的背脊之上轻点,如入无人之境。

  但凡有朝着我攻击者,我便是一记毫不犹豫的剑痕而过,埋葬这些疯狂的性命。

  我很快便冲出了那双头鬼狼的范围,然而前方却是一堆不足我膝盖大的草帽小绿人,这些家伙口中不断喝念,一股类似于禅唱的音域在此形成,不断地扩散,嗡嗡嗡,让人感觉仿佛骨头发霉,难以前行。

  每一种魔物都有着最擅长的东西,它们在没有身体和力量的优势下,却也有着让人头疼的棘手之处。

  不过面对着这些小东西,我也只是一开始停顿了一下,接着毫不犹豫地一个大旋风,饮血寒光剑划出剑芒一片,朝下倾斜,很快便是一大堆的头颅冲天而起,那恢弘诡异的音域之中立刻多出了无数的尖叫之声,而我则在这一瞬间,又平拍了一掌。

  【深渊三法,魔威】!

  倘若死亡并不足以动摇这些用灵魂在唱歌的歌者,那么来自阿普陀魔王的魔威压制,终于将这些小绿人都给压制住了,到处都是尖利的惊叫声,我仿佛在一瞬间走进了养鸡场里去。

  不过我并非是巡视自己庄园的养鸡专业户,而是一头闯入羊群的猛虎,得势不饶人的我手中长剑不停地劈砍,无数头颅纷飞,蓝色血液溅洒一地,而收割了无数生命的我,在那一刻陡然兴奋了起来,一种叫做“魔性”的东西蔓延到了我的身上来,我兴奋、激动、口干舌燥,身体就好像那永动机一般地冲锋,不知疲倦。

  进入这般状态的我,对于深渊三法的运用已经到达了大师级的地步,无论是风眼,还是土盾,又或者震慑宵小的魔威,都在那一刻到了极致,诸般魔物无一人可以抵挡。

  然而即便如此,我也是艰难地到达了尸堆血阵的跟前,往前猛然一跃,结果前方一道血光浮现,竟然将我给挡在了外面去。

  血光对面,却是湘西鬼王,正在冲着我微微而笑。

  我一剑逼开周边的所有魔物,接着再次出剑前指,深吸一口气,然后在一瞬间吐出,声音响彻山谷:“茅山陈志程在此,湘西鬼王,你可敢出来,与我一战?”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虽千万人,吾往矣!
老子就是陈志程,谁他妈的不服,过来一战便是!

  1. f:

    沙愁发

  2. 一人敌:

    板凳

  3. 卖瓜子儿的:

    啤酒饮料矿泉水……

  4. 鬼王:

  5. 邱烦人:

    地板

  6. 杨影:

    异界而来?努尔大明白是否再助一战??

  7. 陈志程:

    额额

  8. 路过:

    哟 又要一人抵

  9. 那把饮血寒光剑:

    是啊,努尔要来了

  10. 徐学智:

    矮骡子…

  11. 张小邪:

    矮骡子和害鸹都来了,一种熟悉的赶脚······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