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二章 规则的终极力量

2015年4月14日 更新

  这一句话因为灌足了内劲,声音直冲云霄之上,而配合着我那嚣张到了极点的挑衅架势,那湘西鬼王即便是属于忍者神龟一族的。恐怕也是不能再忍,他本来就是傲气冲天之辈,先前与我交过手,彼此都留着手段,却并不是惧怕于我,此刻听到我下的战书,惨白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抹嫣红,冲着我恶狠狠地吼道:“来便来,某家怕你?”

  湘西鬼王先前说我这是激将法,不过到底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天生骄傲,手中九节白骨鞭猛然一抖,却是朝着我陡然缠来。

  对方手中的长鞭,灵动如蛇,时而软,时而硬,时而又让人无法捉摸。当真是一件利器,而且上面的骨朵花儿缝隙之中,还蕴含着几百年的尸毒,能够制造毒雾。但凡沾染,便能够销蚀意志,陷入昏迷,然而即便如此,我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而上。紧紧捏着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心中拜托道:“魔剑啊魔剑,这些年你跟着我,好吃好喝伺候着,可喝了不少血,这一回,可得给我长点脸!”

  那魔剑乃用了水库尸堆中的阴灵炼制,白合投生之前。曾经住过一段时间,而她离开之后,便一直没有剑灵存在。

  不过即便如此。这些年来饱饮鲜血的饮血寒光剑却也逐渐地产生了一定的意志,而正是因为这意志,使得这剑数次救主,而时至如今,我已经被逼到了绝境,小师弟虽说能够带着陶陶离开,但是鬼蜮封锁,不将这湘西鬼王给除去,就根本无法成型。

  我若是不能将湘西鬼王给杀了,只怕这源源不断的魔物,就能够将我们所有人都给吞没。

  陶陶不能死!

  身受师父多年重恩,而倘若他最疼爱的孙女都保护不了,我陈志程还有什么脸面存于世间,以后还怎么面对我师父?

  那么便战,唯有战,拼命而为,方才能够杀出一条活路来。

  饮血寒光剑似乎听到了我的心中的祈祷,在这一瞬间,红芒陡然旺盛起来,就像油中泼火,红芒疯长,一下子竟然有一丈般长,比之那九节白骨鞭而言,并不算短,而有了这般如有神助的魔剑,我不再犹豫,一剑横扫,将所有试图朝着而我突进而来的魔物给荡开,紧接着再出一剑,与湘西鬼王疾驰而来的长鞭猛然撞到了一起。

  轰!

  双方都在开始的一瞬间,都憋足了劲儿,好不留守的全力一拼,一场炁场的爆炸从双方交击的区域陡然传出,而我在那一瞬间,终于感受到了来自于湘西鬼王那毫无保留的力量轰击。

  重!

  沉重,实在是太沉重了,我感觉好像一列火车朝着我疾驰而来,自己与其正面对撞,整个人的每一块肌肉,都被绞杀得酸软无比,而即便是我以那深渊三法之土盾抵御,却也没有能够扛住对方的这全力一击,我脚下的土地松软,承受不住这巨力,崩塌下去,而我则朝着后面一个踉跄,直接连滚带爬地跌入了无数魔物之中。

  我在那一瞬间,双眼都变黑了,仿佛就要被无数魔物给吞没,好在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却并没有罢工,直接指引着我,连出了几剑,将周围趁机偷袭的家伙给直接挑飞,或者杀,或者伤,干脆利落到了极点。

  我这边狼狈无比,而那湘西鬼王却也并没有能够多轻松,他那苍白的脸上在一瞬间憋得通红,一双眼睛变得赤红,里面血丝无数。

  我们双方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然而湘西鬼王乃不化骨,僵尸之中以坚韧如铁著称的品级,抵抗能力自然胜过我无数倍,当下也是稳住了脚步之后,旋身一转,那九节白骨鞭立刻化作一道高速转动的钻头,朝着我这边猛然钻来,我在饮血寒光剑的帮助下,已然将周围那些不开眼的魔物给逼走,瞧见湘西鬼王这般汹涌而来,却也不再跟他硬拼,而是朝着旁边跑动而去。

  我一走,湘西鬼王便朝着我一阵猛追,那九节白骨鞭如游蛇一般,紧紧咬着我的后脑勺,但正是凶险至极。

  我头也不回地一阵狂奔,那湘西鬼王却也是一阵疾追,两人忽左忽右,诸般毒雾蔓延而来,却是将许多魔物给熏到,当瞧见这情况的时候,那湘西鬼王终于没有再次放毒,而是在我的身后一阵大踏步地追踪,口中桀桀笑道:“姓陈的小子,你刚才不是很牛么,现在某家站出来了,你跑个什么劲儿?你站住,我们好好玩一玩!”

  我之所以奔跑,却是为了将刚才酸麻的肌肉恢复,故而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的这奚落,脚步不停,没有一丝犹豫。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旁边传来一声暴喝:“陈道友,莫慌,老僧前来助你!”

  我听到这话儿,眉头一皱,朝着左边疾冲,余光处瞧见一个穿着百衲衣的老和尚从斜刺里陡然冲出,手中的禅杖一抖,丁零当啷作响,却是朝着那湘西鬼王当头砸去。

  这老和尚自然是悬空寺的法远禅师,我先前屡次救他于危难,此刻他瞧见我这边有难,故而仗义出手,前来援我。

  然而瞧见他的出手,我下意识地一声大吼道:“大师别去,回来!”

  这法远禅师是西北名门悬空寺的长老,若说修为,自然也是闻名一方的高手,但是那高手,也只是相对而言的,得看跟谁比,一般的江湖高手,或许他还能够应付一二,而这位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湘西鬼王,他的一身修为莫说是一流高手,便是天下十大这般的顶级高手,排在后面的,恐怕也不一定能够在他的手上讨到好处,更何况是这位状况不断的老禅师呢?

  我之所以出言警告,便是出于这般的考虑,却没想到我到底还是迟了一步。

  这一战而来,我滑不留手,那湘西鬼王鼓足一身气势,结果一直扑了个空,正是一肚子的邪火没处发,这法元和尚撞上跟前来,他哪里能够放过,当下手中的九节白骨鞭如同一道长蛇,将法远手中的禅杖给陡然缠住,接着一拉,那老和尚便撞入了对方的怀里,接着双手被控,猛然一捏,他的骨节便碎裂了,拿不住手中的禅杖,直接跌落到了地上去。

  这还只是第一步,湘西鬼王一身战意,哪里能够这般停歇,却见他将九节白骨鞭往法远和尚的身上一缠,紧接着双手一错,猛然一拉。

  哗啦啦……

  漫天的血雨之下,那法远和尚居然被从中分开,撕扯成了两截,体内的内脏、肠子以及鲜血,纷纷洒洒而落,而那湘西鬼王一把抓住了其中一大坨嫩豆腐一般的东西,这是法远和尚的脑子,他张开嘴巴,猛然一咬,三两下,便将其吞入了腹中去。

  “师叔!”

  “法远师叔!”

  两声惨叫陡然而起,却是退缩到了高地之处的智饭和尚和清秀小尼姑,双双喊将出来的,而刚才的那一切出现得实在是太过于突然了,我全力去救,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赶上,长剑斩去的时候,却只有迎到了漫天的血雨,而一口吃了法远和尚脑子的湘西鬼王整个人仿佛都庞大了几分,不再是先前那一副惨白俊美的脸孔,而是一头身高两米、满脸腐肉的魔怪,一双眼睛喷着火,浑身散发出腐烂的恶臭来。

  不化骨,不化骨,此时此刻的他,方才剥去了所有软弱的外衣,显露出最狰狞恐怖的一面来。

  化身为丑恶僵尸的湘西鬼王不再与我攻守有序,而是将手中的九节白骨鞭猛然一抖,无数黑色火光从那惨白的骨节之上浮现出来,将周遭都化作一阵黑色的火海,而他也不再与我兜圈子,将长鞭抖出无数个圈圈,限制住了我活动的空间,想要与我做最后的一拼。

  尽管此刻的面容无比丑陋,腐肉湿哒哒的,似乎还有蛆虫在表面上钻来钻去,但是他的那一口牙齿却挺白,冲着我冷声笑道:“能够将我逼出真身来,黄泉之下,你也足够骄傲了!”

  他右手的九节白骨鞭将周围的空间给封锁,而左手则猛然一震,上面无数尸气凝结,仿佛蓄积了许久,而此刻,水到渠成地朝着我遥遥印来。

  【万鬼哭,尸山血海】。

  湘西鬼王的口中一字一句地说着密语,这话儿与现实世界的任何一种语言都不相同,然而我却能够清清楚楚地明了其中的意思,却见这一掌印来之后,周天都化作虚无,无数的恶灵从虚空之中浮现而出,数不清的呼啸鬼泣之声,从它们的口中冒出来,无数的力量在此纠结,最后旋动,世界的一切都仿佛被淹没了,无数的鬼脸充斥在我的视线中,试图将我给淹没。

  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为接近这个世界底层规则的力量运用,仿佛一招之后,我的整个世界都要崩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一直期待已久的黑暗力量,也终于到达了峰值。

  这些力量,是从门的那一边,传递过来的。

  于是我在即将被鬼灵给淹没的那一刻,也平静拍出一掌。

  这一掌,叫做“战意,黑炎灼”!

  1. 船长:

    沙发

  2. ╰_☆。华灯&初上:

    今天人少

  3. ╰_☆。华灯&初上:

    看来老陈又在最后干翻了鬼王,不死之身啊!

  4. 江伟波:

    又是必杀技

  5. 江伟波:

    我猜到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