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三章 灭不掉的不化骨

2015年4月14日 更新

  【战意,黑炎灼】!

  这是我从心魔蚩尤身上降临之时,领悟出来的手段,也是我唯一能够与这湘西鬼王所抗衡的玩意。

  面对着漫天的重重鬼影。世界都在此刻颠覆,我便知道倘若它没有效果,自己恐怕就再也没有以后了。

  一招,便分生死,就是这般简单和粗暴。

  我口中念诵着密语,那劲道顺着一个诡异至极的通道运行,无数气旋在我身体的周围凝集而成,仅仅在一瞬间,我身上的诸般魔气都仿佛火星掉进了油锅,轰然一下灼烧起来,就好像身体里出现了一个小型黑洞,将其吸收地荡然无存,而这般的连锁效应继续朝前,与那尸堆血阵之上的门遥遥对应,黑色气息突然而入,火烧连天。

  这是一种深入底层规则的裂变。但凡是沾染到了某种与此世所不容的气息,都会被其燃烧殆尽。

  顾名思义,这就是一种由浓烈战意引发而起的、灼烧一切的黑炎火焰。

  轰……

  处于万鬼盘旋之中的我就好像那龙卷风的风眼之中,本来狂风暴雨。然而此刻却是无比的平静,无数鬼灵扑将而来,结果都被这黑色的焰火给灼烧殆尽,而这火焰在上一秒还只是从我的身上冒出,下一刻便已经将整个世界都给燃烧了起来。那些无数扭曲的面孔变得更加变形了,那是空气中有一种类似于冰块的冷意,却如火焰一般地散发。

  黑炎吞没了无数鬼灵,而世界又重新恢复了清明,我瞧见湘西鬼王一脸惊慌地退后,而在他的身边,有无数燃烧着黑色火焰的活体,慌乱地四处晃悠着。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你怎么会这个?”

  湘西鬼王口中仓惶高呼着,一边后退。一边试图躲开这些黑色火焰的吞吐范围,这是他第一次露出了怯意,身为不化骨的他,面对刀劈斧砍,从来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不过倘若抛开物理伤害,光是这般对灵魂和精魄产生不可恢复的伤害,就足以让他产生恐惧,并且产生怯意,准备仓皇逃离。

  在习惯了长久的生命,骤然失去的话,那可要比一般人,更加难以接受得多。

  湘西鬼王想要逃开,我却不可能让他离去,因为他若是一旦逃走,躲在了更为安全的法阵之中,调兵遣将,那么我们就只有引颈受戮的下场了,而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所以早在将其言语挑衅而出的那一刻,我就已然将整个事情都给谋算好了,包括不断地吸收门后传来的黑暗气息,以及当着黑炎灼燃烧遍野之后,紧随而来的一系列手段。

  一切,都在我的算计之中。

  在【战意,黑炎灼】此法施展出来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也沉浸到了之前被心魔附体的那一种状态中去,当然这并非是被那家伙掌控身体,而是一种心态模拟,一种高高在上、掌握全场的缜密思维,当我瞧见湘西鬼王往后退开的一瞬间,血劲上涌,整个世界在那一瞬间,立刻变得不同,而我则是将全力集中在了脚尖之上,猛然一蹬,人似利箭,倏然冲到了湘西鬼王的跟前来,抬手就是一剑。

  这一剑完全出乎了湘西鬼王的意料,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恰到好处的角度,都已经远远超出了先前的我。

  于是那家伙避无可避,唯有朝着旁边侧开,紧接着被我一剑斩在了左胳膊上面。

  铛!

  一声沉闷的响声从剑尖处传来,我感觉到了沉重的反馈力,仿佛我斩落的并非是一只手臂,而是根千年老木头,而且是榆木疙瘩的那种,带着让人痛苦的韧性,这一剑根本没有任何功效,那湘西鬼王被我斩了一剑之后,朝着旁边退开了一点儿,看着周边无数被我黑炎灼烧得溃不成军的诸般魔物,脸上浮现出了冷酷的笑容来:“想砍我?你还嫩了点,先练几年再说吧!”

  不化骨,这是湘西鬼王这头僵尸的品相,事实上我一开始就知晓了对方不是一般的僵硬,甚至晓得他的整个身子,都已经足以能够当成武器。

  这是我事先就已经料到的,所以一剑过后,我不但没有半分停留,而是箭步前冲,抢到了他的跟前,长剑不停地斩落,尽管此刻的临仙遣策已然不能分析出对方的弱点所在,但是我手中的魔剑却也能够落到对方的全身各处,尽量地去探寻其中的弱点。

  我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来,手中的魔剑红光四溢,宛如打铁一般地砸落下来,然而那湘西鬼王却仿佛真的就刀枪不入一般,就连饮血寒光剑这般削铁如泥的法器,都没有办法伤到他,而两人再次交手之后,湘西鬼王虽然惧怕那四处蔓延的黑炎,但是却也能够硬顶着我的攻势而动,随时都保持着一颗反击的心思,手中的那九节白骨鞭更是吐出无数毒雾来,将我给拦截于此。

  湘西鬼王在我那黑炎灼出现的一瞬间,便已经不想再与我纠缠下去,然而我这边饮血寒光剑宛如跗骨之蛆,却让他脱身不得。

  这样的态势让湘西鬼王十分不满,他整个人变得既高大又丑陋,手中的指甲陡然变得又尖又利,还带着青光,仿佛人形巨魔一般,与我相斗两下,便准备折返阵中,我不再犹豫,再次从那鞭影之中强行挤入,接着左手一直暗暗捏着的掌心雷,朝着那家伙的胸口猛然拍去。

  我这一招是藏匿了许多,雷劲也在这个雷雨天之中蓄积到了极致,此刻猛然一拍处,猝不及防的湘西鬼王发出了一声惨叫,却是朝着后面跌飞而去。

  茅山掌心雷!

  这手段倘若是对上了其他的僵尸,只怕会一拍一个准,然而这不化骨也是有资格渡天劫的家伙了,为了渡劫,他自然藏着了许多防护的手段,而且他本身就足够变态,宛如一把锋寒肆意的兵器,故而被我一掌击中,他也只是晃了一晃,浑身发麻,寒毛直竖。

  不过就是这般的一停顿,我手中的饮血寒光剑便已经是如期而至,避开了对方的四肢和腹部,直接朝着他的脖子处猛然斩去。

  砰!

  这一回倒是比手臂的触感要好得多,那锋刃切坡了对方那老腊肉一般的肌肤,却是卡在了对方脖子的颈骨处。

  僵尸按理说是没有痛感的,不过湘西鬼王被我这般一斩,却是陡然嚎叫了起来,猛然甩头挣扎。

  他之所以痛苦嚎叫,并给是那源自于脖颈之上的疼痛,而是饮血寒光剑的锋芒之上传来的冷意,将那不化骨的尸身给激到了,方才会如此难过,而我将湘西鬼王固定住了之后,却是伸手一引,将那灼烧不息的黑炎给招了过来,直接打在了湘西鬼王的胸口。

  既然对方这般坚硬,根本没有突破口,那边只有寄希望于这一团黑炎之上,期待着它能够将对方的毕生修为和肉身给直接焚毁。

  我施展那蚩尤秘技的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些被烧灼成灰的魔物虽然偃旗息鼓,个个哀嚎不已,但是那黑炎的火焰却是开始变淡了,它燃烧的原料,是对方身体里罕有的阴气,也就是所谓的黑暗之力,这些不知道从哪儿闯来的门外来客体内自然是阴气十足,不过灼烧过后,却也消失无踪,故而变得越发淡薄,也越发没有了持续性。

  时间拖不得!

  我将希望寄托于那黑炎之上,然而就当我将其拍入对方胸口的时候,他那满是腐肉的胸肌之上,突然一阵微动,接着竟然露出了两排六只眼睛来,拇指盖儿大小,全部都朝着我这边瞪来。

  那些长在胸口的眼睛能够射出一道有如实质的白色光线,却是将那黑炎给弄熄,接着又照在了我的身上,就好像掉进了冰窟之中一般,我的行动也变得缓慢许多。

  瞧见我浑身僵硬,湘西鬼王嘴角一咧,冲着我吼道:“给我去死!”

  这话儿说着,他的双手却是搭在了我的双肩之上,那根九节白骨鞭已然将我的身子给缠得紧紧,然后他将自己熏臭无比的大嘴张开,附身朝我咬来。

  那家伙,居然想着把我的血液吸干去。

  不过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一套反手动作,的确将我给束缚住了,眼看着对方满是獠牙的大嘴马上就要咬中我的脖子,双手被缚的我也是将心给一横,双脚一蹬,身子朝上,脑袋顶儿直接将对方的下巴撞到,紧接着我将体内又恢复了一些的魔劲,如同挤奶一般地弄了出来,钉着对方的下巴,再一次冷冷说道:“战意,黑炎灼!”

  湘西鬼王意识到了我刚才的疲态,以为我不能再一次施展这手段,却不料我拼命而动,他立刻就傻了眼,感受到胸口的滚烫,他猛然将我给推开,然后低头看了一眼。

  湘西鬼王瞧见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融化,那诡异的黑炎在一瞬间,将他点成了火炬。

  这黑炎烧得迅速,我往后退了两步,却见面前的火人燃烧得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几秒钟之后,居然就剩下了一句黑乎乎的骷髅。

  然而不知为何,我心中猛然跳了一下,下意识地朝着那骷髅看了过去,却瞧见它朝着我,咧开了嘴巴。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恩,明天揭晓黄山龙蟒的萧克明逃离事件,以及陶陶的结局。
一切的一切,都仅仅只是开始而已,某个人,需要红尘炼心,浪迹天涯了。
久等,晚安。

  1. 笨熊-缪倩意爸爸:

    沙发 好久没坐过了

  2. 笨熊-缪倩意爸爸:

    板凳也坐了吧

  3. 笨熊-缪倩意爸爸:

    地板留不留呢?

  4. maggie:

    沙發

  5. 小铃铛:

    谢谢小佛

  6. hzc0926:

    这几章过瘾

  7. 徐学智:

    Soga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