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认清他的真面目

    出门的时候她觉得太阳明媚了,连道路都宽阔了,可是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太久,等她到了队里,就彻底结束。『→お℃..    出事儿了!    前一段时间他们抓到那个把女朋友杀害并分尸的凶手——叶子菱就是为了抓他差点受伤结果秦铮给她挡了一刀的,那个人叫王强,在拘留所里自杀了。    他死的时候留下血书,说自己是被冤枉的。    明明所有证据都指向他,他也是自己认罪的,就连徐盏也没看出任何不妥,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自杀脱罪呢?    这事儿闹得影响很大,市局下了命令让他们重申,一定要拔拿出服众的证据来。    可是此时的徐盏已经离开了海城,他因为明玥婚礼的事儿再也没有了想头,彻底放飞自我要去战争区体验人性。    这也不能说没了徐盏不能破案,张震让人打起二十分的精神,把所有证据再过一遍。    本来封存准备起诉的证据都重新打开,叶子菱没日没夜的对证词。    也就在这个时候,死者住所辖区的派出所提供了一份重要的证据。    原来死者对面的一幢居民楼里有个偷窥者,他喜欢偷拍下别人的*。    后来他给人举报了,警方查获了大量的照片视频,其中有一份就是关于死者被杀那天的。    照片上有三个人,其中俩个是死者跟嫌犯王强,还有一个男人虽然是个侧影,但是叶子菱一眼就认出了那是秦铮。    王强是个复原军人,在秦铮的保全公司上班,叶子菱去抓王强那天秦铮也跟着,还替叶子菱挡刀。    这情况有些扑簌迷离了,到底里面隐藏着什么?    叶子菱忽然想起那天楚江河对自己说过的话,他说秦铮在找死。    他和秦铮无冤无仇,到底为什么要这么说?    叶子菱跟张震请示后,俩个人去皇都见了楚江河。    让人没想到的是晏名扬也在,他正跟楚江河说沈良夜的事儿。    见到叶子菱他有些意外,算起来,从明玥死到现在已经过去俩个多月了,俩个人却一直没有联系。    因为他们都是明玥死亡的关键人物,一见面就免不了想起明玥的事儿,不见面就是对这个悲剧的逃避。    可是当俩个人这样巧合遇到,却都豁然开朗,这样并不是在疗伤,而是在伤害对方。    因为有工作在身,叶子菱只是简单的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开始跟楚江河聊。    跟他聊也是很有难度的,这个男人话不多,有些时候喜欢单个字往外蹦,简直有交流障碍。    晏名扬无奈的说:“你们还是别问了,大河在他这个地位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明显,否则楚家也混不下去了。”    叶子菱和张震都很失望,站起来要告辞。    楚江河对晏名扬示意,让他给送出去。    晏名扬倒了外面对张震说:“张队,我能跟她单独聊两句吗?”    张震点头,先上了车。    晏名扬把叶子菱拉到一间包厢里,紧紧抱住了她。    “叶子菱,你瘦了。”    “你也瘦了,晏名扬。”    他捧着她的脸,“你那天的话还算数吗?”    她点头,“当然算数,一直都算数。”    “那好,过几天我爸爸妈妈会去国外旅游,你搬到我那里去住吧,我一个人太冷了。”    她点头,“正好,我也觉得一个人冷。”    俩个人并没有说太多,晏名扬就把她给送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压低声音对她说:“你们查查秦铮公司吧,我是偷听了大河的电话,好像秦铮公司在做见不得人的生意。”    叶子菱凛然,难道问题就出在这里?    “我知道了,我会去查的。你……”    叶子菱没说完,晏名扬的电话就响了,他看了一眼然后对叶子菱说:“对不起,我先走了,郁晨找我。他那边最近总出事,电影拍得不顺利,找我可能又有什么事。”    叶子菱点点头,“那你小心点。”    回到了车里,叶子菱把晏名扬对她说的话对张震说了。    张震拧眉,忽然想起个事儿来。    最近他的线人说海城的软性毒品市场开拓了一条新渠道,但不知道是谁的手段。    他查过那几个掌握着这块儿的老大,前阵子严打,他们最近都缩在壳子里比较老实,那敢在这个风头上进货的人很可能是个新主儿。    保全公司有人有条件,要带货还是很方便的。    这事儿关系重大,刑警队不管缉毒队的活儿,但要从他们那边入手只有联合办案,他得回去打报告。    他也没等到报告批下来,这边打着报告,那边就让人去调查秦铮的威龙保全公司了。    他对叶子菱说:“叶子,这事你回避一下,要真是跟秦铮有关系,根据我们的纪律,你放两天假。”    叶子菱点点头,这是纪律她自然明白。    可是表面的淡定都是假象,她心里情绪复杂,烦躁的想要摔东西。    虽然什么证据都没有,但她是警察,有些事情很明白。警方从来都不会去无缘无故的怀疑一个人,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蛋,只要怀疑上了,就肯定这个人不管在哪方面有了问题。    秦铮是谁?曾经的军中英雄,多少人崇拜的偶像,要是连他也堕落了,那……    浑浑噩噩的一天过去了,她回家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    明玥的事儿对她来说打击已经够大了,这些日子不过是在撑着,一旦意志力这根弦断了,她就真的垮了。    睡觉前她自暴自弃的想,不如今天就开始休假,反正她的年假都还没拿过。    可是当早上的生物钟让她醒过来,叶子菱又披挂上阵一番搏杀。    刚到队里,大家都看着她。    叶子菱摸摸脸,“都干嘛呢?姐脸上有花儿?有花也不准看。”    老郭拍了拍她的肩膀,“叶子,你还是去张队办公室一趟吧。”    叶子菱心里有不好的感觉,难道这么快就查到秦铮的问题了?    她跑到张震的办公室,“张队,我……”    “叶子,你先坐,听了也别急躁,叶局和叶副司令都让人去处理了,相信不会有大问题。”    “什么呀,你快说,别把我给急死。”    张震困难的说:“晏名扬的剧组最近在我们珞海舰队的军事基地拍戏,可以借用舰艇。他利用军事舰艇,通过了海上通道,给海城运送软性毒品,那个新的供货商,可能就是他。”    “不可能!”叶子菱从椅子上弹起来,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    “可是人赃并获,抓到的人把供货线路交代的都很清楚。现在军方震怒,你也知道的,国家机器万一受到了这种侮辱,那就会雷霆震怒。这次叶局司令都要受到牵连。”    叶子菱眼前一片昏暗,觉得天晕地转。    关于晏名扬剧组能进军事基地拍戏借用舰艇什么的都是她父亲一力促成的,这样追究起来,她父亲的责任恐怕不止免职那么简单。    想要父亲要强了一辈子,要是老了还要上军事法庭,估计他老人家是会垮掉的。    她大步往外头走,张震在后头喊:“叶子菱,你去干什么?”    “我去找晏名扬问个清楚。”    “回来,这事儿还没查清楚呢。”但是他的话叶子菱听不到,她现在脑子里乱成一团,从小到大,她第一次这么慌乱过。    想要开车回家看看,却没有想到先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这年头用座机的人几乎没了,可打到她手机上的还是老父亲书房里的电话。    “爸……”刚喊了一声,她的嗓子就给糊住了。    “叶子菱,你敢哭!”    知道爸爸最看不得她哭,她立刻说:“我没哭。”    “没哭就好,遇到事儿不是哭跟害怕,我们要找解决的方法。”    “爸爸……”    “你先不用回家,要是我有什么事儿被羁押了,你还要在外面周旋应付。这事儿你认为是晏名扬那小子做的吗?”    “不会”叶子菱回答的斩钉截铁,“他有多少钱了,为什么还要去干这杀头的活儿,明显是有人栽赃。”    “你就这么信任他?”    “爸,这不是信任的问题,是一个警察最敏锐的直觉。”    “直觉,直觉害死人呐。叶子菱,你没听到过人的*是无止境的吗?我听说晏安这几年不景气,他们为了维持这个大摊子,去干一些别的生意来填补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爸,那更不可能了。虽然我不懂做生意,可不知道晏安是不是真的亏损,但我却知道晏名扬这个人。他才不是个为了面子活受罪的人,更不可能把冒着杀头危险赚来的钱用来维护可笑的面子。”    又是一声冷哼,叶明辉道:“你倒是很了解他。”    “爸,这次的事儿太蹊跷了,我都看不透。”    “你看不透是应该的,有人把我和你叔叔都算计进去了,这个人应该是我们叶家的敌人。好了,这通电话打完你以后不要给我和你妈妈打电话了,我们的谈话一定会被监控起来。子菱,我跟你说这么一句,上面要动手儿了。”    叶子菱大惊,她刚要问问哥哥会不会有危险,却听到父亲挂了电话。    纵然不是军队里的人,可是长在那样的家庭里,对于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她还是知道的。    跟职场官场一样,军政也是权利倾轧派系敌对,就怕一不小心站错队。    这些年,叶家从来不站队,明哲保身清正廉明,这也是叶明辉只当个副司令,还守在一个小军区不上去的原因。    可是有人估计不放过他,要利用这次军方反腐的大旗把他给弄倒。    叶子菱知道就算没有晏安的事儿别人也会找事儿,但是她却不能让自己成为敌人手里的刀子,捅在自己父亲身上。    她稳住自己,给张震打了个电话。    “张队,你知道现在谁接任我叔叔的工作吗?”    叶局长并没有被处理,却被要求放假,手边的工作都转给了别人。    张震忙说:“你走的那样快我话都没说完。你放心,这次虽然接管的副局,但是陈指导员和他共同管理工作。”    张震人粗中有细,他话说成这样,叶子菱也听明白了。    副局这个人精明圆滑,向来是个墙头草,让他代理局长的工作势必要把叔叔把死里压。可是陈指导这个人刚正不阿,素来来铁面包公的称号,更妙的是大家都以为他跟叔叔关系不对付,这样如果他在办案过程帮叔叔讨个公道也没有人会非议。    其实,他和叔叔才是真的好友,只因为俩个人政见不一样,经常吵,所以才给人那样的误会。    叶子菱稍稍放了心,“张队,恐怕我的身份也尴尬了,最近您就放我假吧,但案子的事儿……”    “你放心,缉毒大队的江州也是个自由的人,我们一定会彻查此案。”    在挂电话之前,叶子菱又强调了一次,“张队,这事儿绝对不是晏名扬干的。”    “你放心,我会去查。”    挂掉电话,叶子菱在车里冷静一会儿,她才给晏名扬打电话。    但是他没接,难道已经被抓起来了。    沈良夜一直封闭自己,显然不能联系,叶子菱想到了楚江河。    其实,最有可能做毒品生意的是楚江河,而晏名扬通过便利渠道弄到手,那么他身后的人就可能是楚江河,估计查来查去有可能查到他身上,真是一石好几只鸟儿呀。    楚江河倒霉获利的是谁?当然是魏家。    叶子菱给楚江河很快就打通了电话,俩个人在一所别墅里见面。    这里叶子菱来过,是送明玥来的,她当时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是跟沈良夜闹别扭。    当时这里面还住着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说是楚江河的外甥女。    但是这次来她没看到那个女孩,别墅里空荡荡的,不像是有人住过。    楚江河穿着一件黑衬衫坐在沙发上,他面前的烟灰缸里放着一根烟。    叶子菱走过去坐下,开门见山的说:“晏名扬现在在哪里?”    她来之前查了,他并没有被缉毒大队带走。    “专案组,把晏名扬带走了。”    “什么?”叶子菱大惊,显然张震他们都不知道这些,否则不会不告诉她。    那些人可真是想的周到,他们大概知道从军区走货这样的事儿是经不起细查的,索性不让查。    那这样晏名扬的罪名岂不是落实了?她爸爸和叔叔也没地方伸冤了?    “你别急。”楚江河显然没适应说太多的话,他拧着眉头,在和自己较劲。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你该明白的,他们的目的不会只是晏名扬,查到最后他只是个渠道,真正的大老板会是你。”    楚江河挑眉,“是的。”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我爸爸叔叔因为这事儿都折进去了,你得想个法子。”她急的不行,听楚江河这样说话,她想要掐住他的脖子。    “办法,是有的,要看你。”    叶子菱睁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秦铮,他就是那把刀。”    楚江河走了,留下叶子菱一个人在别墅里。    过了一会儿,有人给她送来一个厚厚的档案袋。    叶子菱看了后浑身的血都凉了。    的确是她引狼入室,引得不是晏名扬,却是秦铮这头狼。    他在外头打着叶明辉女婿的旗号认识了很多高层,这些人当然有叶家的朋友也有叶家的敌人。    更可气的是他走叶叔叔的路子失败后,就勾搭上了副局,人家可能不看重他整个人去,却看重他叶家唯一一个女孩叶子菱男友的身份,觉得利用他可以打击到叶家。    叶子菱万万没料到秦铮在她背后这样上窜下跳,也明白了他为什么总是喜欢出现在叶家聚会的场合,还去厨房做饭,就要给人他是叶家女婿的印象。    楚江河还给了她一个警方没查到的证据,就是关于陈强的死。    那天,他是被秦铮派去做一件事,结果他的女朋友忽然回家。    如果,当时秦铮和陈强说的是见不得人的事,给这个女孩听去后自然要杀人灭口,那动手的是谁?    陈强翻口供,在拘留所里说不是自己杀的女朋友,难道那个人……    想到女尸身上完整光滑的切口,当时他们就断定是一个很了解人体结构的人干的,当时想到陈强就是因为他当过兵。    秦铮也当过,而且是个杀了很多人的特种兵。    叶子菱立刻去找张震,既然他们不让插手缉毒案,那么还是从这起杀人案入手,这样把秦铮抓到,然后再找突破口。    叶子菱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海城的冬天到了。    楚江河给的证据很关键,虽然不足以逮捕秦铮,但传讯他是没问题的。    叶子菱自然不能在场,她偷偷躲在车里,看张震发给她的审讯视频。    秦铮真是厉害,在刑讯室那样压抑的环境里,面对几个警员轮流上阵的盘问,他始终保持着淡然,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不会错,说的话更是毫无纰漏。    叶子菱当然知道,他这种人是受过特别训练的,哪怕是喂了药也能保持神志清明,对付他太难了。    按规定,扣押不能超过48小时,到时候就要放人。    叶子菱忽然想到,那个偷窥者既然拍到了秦铮和王强在一起的照片,为什么就没拍到杀人的照片?    那个时间段,他应该一直在看,难道因为觉得没意思不看了?    她把这个疑问立刻告诉了张震,他也不跟别人说,直接来找叶子菱。    俩个人去了派出所,却给告知偷窥者已经被放回家了,他们到了他家里,门锁着,按门铃也没有人开门。    叶子菱说:“我来。”    她从裤袋里掏出一根铁丝,鼓捣几下就把锁给打开了。    张震大赞,“你行呀。”    叶子菱却有些落寞,“这是秦铮教我的。”    张震微微有些尴尬,率先走了进去。    屋里一片凌乱,好像给人翻过了。    叶子菱心说不好,恐怕是有人占了先机。    果然,上次偷窥者的东西就被警方缴获了,这次更是翻得底朝天。    叶子菱拿开几件衣服,坐在椅子上。    张震看着桌上的痕迹,“叶子你猜猜这人有没有给杀人灭口?”    只要他偷拍到了,被杀也是情理之中。    屋里没有血迹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不像是杀人现场。    叶子菱摇摇头,她闭着眼睛在脑子里把进来看到的东西过了一遍,开始想象当时的情景。    这个是徐盏的本事,他总能从现场从物品从死者伤口这些东西感觉到罪犯的情绪以及当时的情况,甚至还能画出凶手的样子。    叶子菱没这个本事,但是普通的场景过一遍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个偷窥者因为被抓过一次,所以跟惊弓之鸟一样,家里有点动静,他就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叶子菱迅速跑到了窗户那边,果然有了发现。

猜你喜欢: 《美人暮》 《次元学园》 《青春岁月》 《阴阳师》 《最强特种保镖(红酒一杯)》 《我是个正经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