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不祥

    岐黄岛,石墓深处,阴风阵阵,不祥之物吼声震天,不断警告进入之人。

    石墓中,宁辰、白虎一前一后走在白骨间,眸中皆有着凝色。

    前行半个时辰,一座石门出现,挡去前路。

    石门后,吼声阵阵,越发凶狠急促。

    宁辰停步,看着前方石门,沉思片刻,开口道,“准备好了吗?”

    “呜”

    白虎低声回应道。

    宁辰挥手,绿鼎出现,没有再迟疑,直接砸了上去。

    片刻后,轰隆一声巨响传遍石墓,天地震动,石门应声崩碎,巨石纷飞,砸出一个个大坑。

    石门崩毁,一股可怕的阴气汹涌而出,几乎凝为实质,让人毛骨悚然。

    一瞬之间,一道黑影闪过,宛如金石的拳头轰出,势可摧山。

    照目之间,宁辰脚步一踏,瞬至百步之外。

    后方,白虎怒吼,挥着利爪迎了上去。

    至邪鬼物,至圣神兽,重拳、利爪碰撞,剧烈的震动响起,白虎飞出,砸在后方石壁上。

    “吼!”

    浑身生有绿毛的人行怪物低声嘶吼,一身阴气,不断弥漫。

    战局外,宁辰看着前方一面倒的战况,面露无奈,他收的这只白虎除了耐打,其他着实看不出什么优点。

    石壁前,白虎爬起身,双翼扇动,再度掠出。

    鬼物、白虎再交锋,撑持数息,白虎又一次被打飞出去,王境级别的鬼物,尚且非是白虎能够抗衡。

    交战十数招,白虎接连被打飞数次,鬼物周身宛如金石,加上王境级别的战力,白虎打起来,显得吃力异常。

    战局外,宁辰没有着急上前帮忙,白虎抗打能力,他心中有数,就连东仙界得到的仙鼎都砸不死它,短时间,白虎不会有生命危险。

    “呜”

    战局中,不知道被第几次打飞后,白虎朝着战局外的主人喊了一声,虎眸中升起委屈之色。

    “再坚持一会。”

    宁辰不为所动,平静说了一句,目光看着战局中浑身长满绿毛的怪物,眸子思绪闪过。

    “能否看出这东西是怎样获得的生命?”宁辰开口问道。

    “看不出”

    魔身回应道,“这个怪物体战斗时,体内隐约有咒文的光华,有肉身阻隔,看不清楚,不过,可以确定其体内的咒文很是深奥,恐怕是皇道强者留下。”

    宁辰眉头微微皱起,道,“咒文无法赋予人生命,这个怪物已不属于傀儡的范畴,确确实实跟活过来没有两样。”

    “若要验证是否是咒文起的作用,只能试过才知,这个岐黄一族有着太多让人不能理解的能力,若能找到他们的传承,对我们将有很大的帮助。”魔身提醒道。

    “我明白。”

    宁辰点头回应,来到岐黄岛,他已收获不少,不过,现在看起来还只是九牛一毛,这个种族,当真神奇。

    “吼!”

    就在宁辰双身交谈之时,战局中,白虎劣势越发明显,又一次打飞后,白虎不再上前,起身朝着前方怪物怒吼,旋即目光看向战局外的主人,寻求帮助。

    “好了,退到一边吧。”  宁辰应了一句,右手虚握,颠倒水月显化而出。

    下一刻,意行,剑动,昏暗的石墓中,剑光划破黑暗,月魔神器再现绝代风华。

    绿毛尸怒吼,重拳轰出,硬撼神剑。

    轰隆一声,神剑、铁拳对碰,颠倒水月上,光华亮起,绿毛尸身体不由自主漂浮起来。

    一瞬之机,宁辰脚步一踏,掠至绿毛尸上空,左手中绿鼎出现,轰然砸了下去。

    白虎见状,眼皮一跳,后背直发凉,先前,它就是吃了这个龟壳的大亏。

    活了这么久,它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结实的东西,怎么砸都砸不坏。

    战局之中,绿毛尸从中被砸下,剧烈的震动响彻石墓。

    绿毛尸痛苦怒吼,双手一拍直起身子,欲要报复。

    然而,这一刻,上空,素衣身影掠至,绿鼎随之抡下,怦然一声,再度将绿毛尸砸入大地。

    纵然力量不输王境,然而,在巨大的战斗经验差距前,绿毛尸依旧没有太多还手之力,被压着狂揍。

    地面下,绿毛尸数次欲起身,每一次都被绿鼎砸了回去,剧烈的震动声不断传出,吓得一旁的白虎一退再退。

    不知砸了多久,地面上,绿毛尸终于再也站不起来,浑身骨头尽碎,深壑的鲜血染遍全神,凄惨之极。

    不远处,白虎看着心惊肉跳,一步也不肯上前。

    幸好昨日它选择臣服,不然,这个绿毛尸的惨状就是它的下场。

    “咒文在他的丹田中。”魔身开口,提醒道。

    “嗯”

    宁辰点头,右手并指,剑气汇聚,直接贯入绿毛尸的丹田。

    喷涌的鲜血,染墨素衣,宁辰右掌切开绿毛尸丹田,眸子凝起。

    但见被剑气斩开的绿毛尸丹田内,一道极为复杂的咒文若隐若现,刻在血肉中,不断吸纳天地间的灵气。

    观看片刻,宁辰右手上,剑气流转,直接将刻有咒文的血肉切了下来。

    血淋漓的一幕,让人毛骨悚然,咒文离体的刹那,绿毛尸双眸立刻黯淡下来,意识消失。

    “匪夷所思的力量。”

    宁辰看着手上的咒文,惊叹道,创造生命一直是神明的领域,纵然皇道强者都不可能凭空创造生命,这道咒文能使死尸复苏,着实难以理解。

    不远处,看到战斗结束的白虎,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地面下,被掏去咒文的绿毛尸已失去了所有气息,一身阴气也渐渐散去。

    白虎谨慎地看了一眼被砸得不成人形的绿毛尸,旋即好奇地看向主人手中的血肉。

    它不明白,主人为何要将这块肉掏出来,吃吗?

    虽是通灵神兽,终究不是人类,白虎的思绪,依旧出自本能。

    宁辰自然不知道白虎在想什么,否认,定然会忍不住一巴掌拍死它。

    “走吧,进去。”

    许久之后,宁辰收起手中咒文,迈步朝着前方石室走去。

    这尊绿毛尸不会无缘无故守在这里,里面或许有着意想不到的东西。

    后方,白虎跟上,利爪暗磨,一日来打了三架,每一次都输,让白虎觉得有些挂不住面子。  石室中,战斗的痕迹随处可见,可以看出,他并非第一个来到此处之人。

    绿毛尸虽强,却还是难以挡住王境强者,毕竟绿毛尸的战斗智慧,实在有些欠缺。

    石室内,数尊石棺都已被打开,除了白骨,不见任何东西。

    显然,此前到来的百族强者已将所有东西都拿走,一根针都没有剩下。

    “你去找找,看这里面还有什么东西,记得不要乱碰。”

    宁辰看了一眼身后白虎,开口道。

    “呜”

    白虎应下,屁颠屁颠跑去找宝物。

    宁辰左右环视着巨大的石室,这里有人来过并不奇怪,不过,此处被人清洗一空后,那尊绿毛尸一直守在这里不走,应该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未被人带走。

    不远处,白虎左看看,右闻闻,似模似样地找东西,身为神兽,自然有着人类远远不及的直觉和敏感。

    宁辰也在石室中仔细寻找,不过,找东西着实非其所长,半个时辰的时间,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什么也没找到。

    “仙长,我也帮忙吧。”

    宁辰肩上,空间阵纹明灭,小葫芦出现,娇声道。

    “好。”

    宁辰点头,小葫芦是天地灵物,对于宝物的敏感程度总要强于他。

    得到回应,小葫芦晃晃悠悠地骑着葫芦朝前飞去。

    白虎见状,眸中一亮,口水差点没流下来。

    “哼”

    小葫芦骄傲地哼了一声,并不害怕,它知道有主人保护,那只大老虎不敢把它怎么样。

    百步外,白虎很快回过神,压下心中不好的念头,这株仙药一看和主人的关系就不错,它不能得罪。

    石室内,一人一虎一仙藤齐心协力寻宝,时间一滴滴过去,始终一无所获。

    宁辰停下步子,揉了揉太阳穴,还真是干净,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被洗劫了几次。

    “你们继续找,我歇会。”

    知道自己不是找宝物的这块料,宁辰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拿出从绿毛尸丹田中切下的咒文,仔细研究起来。

    咒文繁琐,难以明辨,天地灵气不断汇聚,维持着咒文的灵性。

    宁辰认真看着咒文上的变化,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这是神明的领域,人力不可及,没想到岐黄一族竟有如此智慧,让死人以其他的方式活过来。

    他在天外天也见过类似的不祥之物,莫非岐黄一族的来自天外天吗?

    就在宁辰思考之时,石室之外,红光汇聚,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强大的气息,随时都将迈入王者境。

    石室内,宁辰有感,站起身,目光看向石室外,面露凝色。

    “吾以为是何人,原来是你!”

    说话间,石室外,红衣身影走入,看着前方素衣年轻人,淡淡道。

    “我也没有想到,我们之间当真是有缘。”宁辰神色平静道。

    “应该说是冤家路窄吧。”

    朱雀挥手,漫天红色翎羽汇聚,化为一口神剑,锋芒流转,极为不凡。

    “今日,便在此了结这让人厌恶的宿命吧!”

猜你喜欢: 《美人暮》 《次元学园》 《青春岁月》 《阴阳师》 《最强特种保镖(红酒一杯)》 《我是个正经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