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尹志平救神尊仙去

    那所谓前来捣乱的黯夜*谷的人根本没有出现,或者说是阳顶天带着人一出现人家就全都撤走了,文星魂被莫家姐妹安排进了绝伦宫中休息,又客客气气的送走了各派前来参加他们婚礼的人,可文星魂却迟迟没有醒过来。ωヤノ亅丶メ....

    当然送走的都只是各派的普通弟子,重要的那些比如张三丰,郭襄,渡善大师等人都留了下来,真正的朱丹溪找不到,苏烟河又拿不出怎么救文星魂的办法,一时间这诸多的高手竟然乱做了一团。

    最可行的办法都已经试过了,险些送了他们所有人的性命,可文星魂却依旧昏迷,考虑了许久的时间,终于渡善大师对众人说道他还有一个办法,可这办法,却也只是少林寺佛经上面的一项记载,从来没有人那么做过。

    “什么办法,都已经到现在了,只要是个办法我们都得试一试!”

    一听渡善大师还有办法,莫冰儿顿时来了精神,猛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渡善大师重重的叹了口气,微微睁开了那久闭的双眼,缓缓说到。

    “文施主之所以一直昏迷不醒,那是他还在被体内的剧毒所控制,若不是因为他功力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恐怕早就已经……”

    渡善大师欲言又止,可莫冰儿等人焦急的神色却分明告诉他无论付出何种代价,他们都会把他给救回来。

    “好吧,这最后的办法便是以命换命,所谓以命换命,意思是说必须要有一个合适的人只愿用自己的命来换回文施主的命!”

    “我愿意!”

    莫家姐妹,紫剑黑剑等在场的姑娘们竟异口同声,倒是让站在一边的阳顶天和花明月颇觉尴尬。

    原本以为只要有人用自己的命去换文星魂的命便可,可哪里想到渡善大师却又摇起头来。

    “此事可并非你们愿意便可的,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必须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来才行!”

    “怎么样的人才算合适?”

    莫冰儿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问题,渡善大师继续回答。

    “据佛经记载,说是人与人之间身体当中的血液都是不一样的,可以分为几个类型,当有人因失血过多危及性命或是中毒过深难以救治之时,便可将另一与之血液类型相同之人的血液给这个需要救治之人,便能救性命,可经书上也说了……”

    “经书上说那鲜血之人便会危及生命,特别是像文少侠这样身中剧毒,需要首先放掉其全身的血液,以内力维持住他的生命体征,再迅速将另一与之血液相同之人的血液灌入其体内以完成换血*,此与我道家经典《黄帝内经》中所述相同!”

    凭空出现的一个老道士,老道士身后,跟随着数个小道士,让众人为之一怔。

    “尹道长!”

    不知是谁叫了出来,不错,来人在江湖上名气很响,那便是大名鼎鼎的全真教掌教真人尹志平。

    没人注意到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可尹志平却已经到了文星魂跟前,他双目微闭一只手已经搭上了文星魂的脉搏。

    “老头,修得对我家神尊无礼!”

    莫香儿并不认识这老道士是谁,可莫冰儿却觉得他并非坏人,于是赶忙拦住了莫香儿,或许让他试试倒也算个不错的选择,关键是现在在场的所有人,虽说不乏当今武林中的顶尖高手,可却都束手无策。

    “姐姐,我看尹前辈并无恶意,或许他还真能救老大呢!”

    莫香儿却似乎对这尹道长不怎么信任,虽然妹妹都已经那么说了,她却始终持一种怀疑的态度。

    而渡善大师的脸上,却明显出现一抹淡淡的笑意,张三丰和郭襄二人一看便知有戏,悬着的一颗心也就放了下来,杨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离开了,与之一同离开的,还有程英陆无双姐妹以及杨天心和杨逍。

    “放心吧,文施主并无大碍,既然让贫道遇上,那也是一种缘分。”

    尹志平转过身来看了看莫冰儿,又看了看莫香儿,缓缓的向莫冰儿走了过去,随即他自怀中掏出一个物件,那物件被一层厚厚的绸缎包裹着,看不出里面抱着的到底是什么,却很重要的样子。

    “等你家神尊醒了,你便将此物交与他!”

    莫冰儿接过了尹志平手中的东西,正想打开看看是什么,却被尹志平拦住了。

    “这件东西,只能文星魂亲自打开,所以,你该明白贫道的意思了吧!”

    莫冰儿微微点了点头,老大要做的事情,确实不是她能理解的,旋即将那东西放入袖中,正要询问尹志平既然他说老大并无大碍,却为何会一直都不醒过来。,可她还没问,尹志平自己便说了起来。

    “其实我早就知道这娃娃身中剧毒,该是传说中的原始状态,而且从他的脉象看,之前他似乎还中过唐门奇毒悲天悯人,而今日所中的,又是双尾虎头蛇的奇毒,这三种剧毒在其体内相互作用,却都相互抵消了,本来我也以为需要给他换血方能保住性命,不过现在看来,没那个必要了!”

    尹志平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似乎不大相信了,就是郭襄和张三丰也相互递给对方一个眼色,身中三种奇毒,竟然能够不治而愈,这不是开玩笑吧!

    尹志平笑意盈盈的看了看众人,又对自己其中一个弟子招了招手。

    “志常啊,你过来!”

    一个三十多岁左右的中年道士走了过去,到得尹志平身边,恭恭敬敬的对他作了个揖。

    “师父有何吩咐?”

    “你给为师算算,为师今岁几何了?”

    “师父,如果弟子没有记错的话,师父今年八十有三了,再过半月便是您八十四岁的寿辰!”

    尹志平捋了捋胡子,眼睛又微微闭上了。

    “全真教自重阳祖师创教至我,历经五代掌教,唯家师长春子八十高龄最为长寿,然我确已经超过了家师的寿数,也是时候了!”

    尹志平这话的意思再明确不过,就算是傻子也能听出他的意思来,可一切都发生得太快,所有人都根本来不及阻止。

    文星魂竟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盘膝而坐在床上,开始剧烈的旋转起来,在座的都是各派宗师武林泰斗,哪里会看不明白尹志平正在将自己全身功力灌入文星魂体内,也都知道高手之间的功力相传是无法打断的,否则非但不能阻止已经开始的传功,还会让双方全都走火入魔,危及生命,可比身中剧毒还要危险上数倍甚至数十倍。

    唯独李志常等全真教弟子似乎都十分的平静,看来尹志平的这一决定,他们是早就知道了,才会如此平静。

    渡善大师更是目瞪口呆,他哪里会不知道尹志平这是在用自己的命换文星魂的命,只是他使用的是道家的方法,他以其毕生功力使九阴真经逆行经脉将功力输给文星魂,也在这同时将他体内的三种剧毒搅作一团,让其互相抵消,以达到以毒攻毒的目的。

    这不禁让渡善大师想到三个月前,尹志平独自来到少林寺,单独约见了渡善大师,那次的谈话,渡善大师至今记忆犹新。

    “中原武林,如今危在旦夕,我全真教为保全实力,不得不屈膝在元廷的威逼之下,可天下人都误以为是全真教的道士降了元廷,难道这不是最悲哀的事情吗?”

    渡善大师并没有回答尹志平的问题,神尊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在他看来,这不过都是他尹志平的借口而已。

    渡善大师很早便与尹志平认识,而且他还与尹志平的师父长春子丘处机颇有渊源,当年若不是丘处机将他从元兵手里救了出来,只怕他早就成了元兵刀下的亡魂,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当初丘处机所做出的那个选择,那个为了让全真教得以保存而远赴西域与成吉思汗促膝长谈的长春子,究竟还是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长春真人呢?

    直到那日尹志平告诉他真相,虽然他对那个真相并不是十分的相信,可今日,他却完全相信了。

    尹志平告诉渡善大师,其实当初长春真人丘处机以七十三岁高龄远赴西域,并非为求得保全全真教一脉,而是冒死劝说成吉思汗止杀爱民,他为什么要那么做?直到今日,渡善大师终于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或是远见卓识。

    大元就如同是一头沉睡醒来的洪水猛兽,它锐不可当,它无坚不摧,它兼并中原是大势所趋,是历史的必然,是任何人都无力改变的,而既然无力改变现实,那最好的办法便是让那即将到来的现实稍微变得好一点,然后坦然的去接受。

    尹志平那先前还红润的脸颊转瞬间皱纹满布,手上的肌肉开始急速萎缩,眼窝深深的陷了下去,头上的白发开始一根根的往地上掉,终于他再也不动了,整个人也已经变作一具干尸。

    文星魂也终于停了下来,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莫香儿见老大醒来,也顾不得还有旁人,就猛地扑到了他的怀中。

    “老大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

    莫冰儿无论遇上什么事清,都比莫香儿要冷静沉重,即使心中有事儿也不会像莫香儿那样马上表现出来,这便是文星魂喜欢她的原因,她总是想要自己去解决自己力所能及的问题,甚至帮助文星魂处理更多的事情,尽量不让文星魂操心。

    见文星魂已然醒了过来,而莫香儿这不顾形象的丫头又做出此等举动,那诸多的武林前辈们只得一个个退出了绝伦宫大殿,毕竟他们也都年轻过,对这年轻人卿卿我我的事情也就见怪不怪了。

    刚走出去,郭襄便看见杨过独自一人坐在前面很远的一块石头上,像是在发呆,程英和陆无双远远跟在他身后,杨逍和杨天心也只能待在一边。

    她大踏步朝杨过走了过去,她也想通了,或许这也是自己此生最后一次见到杨大哥了,所以她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对他说。

    李志常等全真教弟子恭恭敬敬的收敛了尹志平的遗体,棺木是早就准备好的,由此更可以看出他是有备而来而且报了必死的决心。

猜你喜欢: 《叩荒》 《花都极品主宰》 《时光古帝》 《红尘之轮:再见谎言》 《一个钢镚儿》 《星武狂潮》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