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五章 古屋(三)

    罗可眼里闪出一阵寒芒,冷冷道:“求人不如求己。一秒记住【看☆^→书\◇阁 www.kanshug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织婆口里“嘶”一声,只迟疑了片刻,随即又无比坚定地点点头。

    因为当下好像确实只有这么一条路留给他们了。

    “只是,师兄,传说施展红死之术的施法者需要极高的修为,你我两个的修为尚且过于单薄了。”

    罗可沉吟片刻,迟疑道:“当下,也只有这么试试了。”

    织婆点点头,两个人便一齐看那本古卷。

    只是古卷之上的字,古朴难辨,幽暗的绿光下,变得更加难以辨认。织婆虽然能认得古卷上多数的文字,反复翻了几页,却不能参透其中的奥秘。

    “师兄,什么叫做‘慧及中通,四处相阖’?”

    但看罗可不作声响,眉头紧紧锁住,只是一副入神的模样。

    中间时候,她又多次想要发问,却都看见罗可低头凝视古卷的样子,好像整个人都陷入了古卷的书页之中。

    什么“入梦奥西里斯,绕达纳特斯之币,拆御灵之泽,沐古铜雄狮,”各样古怪的咒语,她却是一个字也领会不料。

    罗可师兄向来是一个贪玩,好动之人,别说是看书了,便是师傅让他们好好修习基础咒术的时候,他都是难以安顿下来。若不是他天生聪慧,接受事物极快,他是如何也不能在众多弟子之中脱颖而出的。

    现如今,织婆细细想起来,好像她的确没有见过罗可这么认真的样子。

    如此,她也不再追问下去,兀自低下头,硬着头皮再看。岂不知这书实在是艰涩难懂,织婆再是翻过去一页,整整一页书卷,她仍是看不懂一个字段。

    她心中无奈,只能将整本书卷交给罗可一个人来看,也不敢再冒然翻书。

    只是过去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罗可忽然抬起头,说道:“当下便这样罢。”

    “怎么样?”织婆心中惊异,抬头一望,只看见罗可脸上神情阴翳,古怪得很。

    还没来得及回答,只见罗可忽然起势,伸出手掌,那手掌在半空之中化作一把手刀。

    那手刀,极其轻快,好像是随心而发的,由不经意间便施展而出,织婆只觉得眼前一亮,当她意识到罗可的手刀发出,已经为时已晚,只得闷哼一声,应声倒下。

    再之后的事,织婆便不再记得了,只是混沌之中,听到有女人的呼救声。随后便是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以及牟修的厉喝声。

    她耳朵听见,身体却丝毫也动弹不得,只是如此沉睡。不想,那日的地寒过重,她又劳累过度,只是躺了那么一遭,织婆就染上了严重的伤寒,如此,她竟昏睡了整整一个冬天。

    至此之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罗可。

    ※※※

    思想穿梭到几十年前,那一晚发生的事情,熟悉的事物,发生的片段,错乱地铺陈在她的记忆深处。好像那些人和物,都好像还未消散,仍还在眼前一样。

    只是像那一日那般大的雪,苦厄岛好像是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织婆想到这些,脑海里似乎又浮现了罗可师兄的样貌。

    她抬起头,望了一眼,眼前这个矮小的,面目可憎的男人,眉头紧蹙,忽地站住身子,道:“你绝不可能是罗可师兄。”

    男人好像看穿了织婆的心思,默然一笑。

    “蔓师妹,我何尝不想回到苦寒的那一晚,如果再来我抉择一次……”

    “那便怎么样?”织婆打断道,她听到“苦寒的那一晚”、“抉择一次”的时候,只觉得胸中一股钻心的疼痛。

    男人脸色一寂,用一种平静无比的语气说道:“如果我知道是今天的这个结局,那一夜我万不会冒那个险,和你一起去救古奇,就是让让古奇死了,也不足惜。”

    男人话音刚落,只听见周围“沙”一声,男人身边那一圈厚厚的致命银线,都簌簌地落在了地上。织婆方才施法高举的手也徐徐垂下来,她的喉咙里竟发不出一丝声音。

    这时候,她终于相信了,眼前这人真的是罗可师兄。

    “蔓师妹……你怎么哭了……”

    织婆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中痛苦万分,眼眶里自己落下泪来。

    “罗可师兄?你却是如何变成了这番模样?”

    罗可眼神还是原来的寂灭,没有一丝波澜起伏。听完织婆的话,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那笑声里满是萧瑟的味道,凄凉的哀愁,又有一丝悲悯的苦涩味道。那笑声里蕴含了巨大的内劲,笑声盘旋了整个织林。

    哀凉,凄婉,如此惆怅的情绪,充盈在众人的耳中,织婆只觉得心头一紧,屋中的珊听见了这笑声,也只觉得胸口一阵闷痛。

    躺在地上的雅各只觉得耳膜胀痛,痛苦难堪。织婆那几枚“穿线引梦”不过只有一炷香的麻痹时效,他意志薄弱,久久沉醉梦魇之中。此刻,在如此剧烈的内劲的催逼之下,他的神智逐渐清醒。

    雅各只觉得耳根边的声响,好像从方才的死寂中逐渐逃脱出来,而随之变得愈发清晰。他听到那笑声悲凉万分,只觉得他的心中压抑,也勾起父母亲双亡的记忆。

    他很想站起身来,只是觉得身子依旧麻木,一点也不能动弹。

    那笑声声声入耳,随着秋风一袭,地上的火枫叶都从地面盘旋到天空,宛若无数的火蝶,翩翩舞动。

    他的笑声忽然停住,他说道:“蔓师妹,我现在的模样,正是因为那一晚的事所赐,是拜师傅所赐,是拜古奇所赐,也是拜你所赐?”

    “拜我所赐?”织婆惊诧道,“为何是拜我们所赐?罗可师兄,时过境迁那么多年,你便是同我说真话好了,那一晚之后你究竟去了哪里?”

    “我去救了大师兄。”

    “胡说!”织婆厉喝道,“罗可师兄,事到如今,你却还要骗我。大师兄是师傅当晚合众长老之力,保下的性命,怎会是你救得?以你的修为,怎么去救大师兄?那一日,你便是击昏了我,偷了那‘天经地纬’跑了。”

    罗可凄然一笑,说道:“你我都是局中人,你却还要信他们这帮道貌岸然之人?”

猜你喜欢: 《绝世狂兵》 《龙神杀手异闻录》 《大宋有妖气》 《[美娱]黄濑的好莱坞日记》 《星河漫游》 《穿书之女配修仙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