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慕颜楼之再行

    夜幕降临。『『ge.

    申国皇宫金灿灿的。

    自从太后昭上位之后,整个天下的资源都往申城里堆。

    那些臣子为了拍太后马屁,显出昭平盛世的盛况,给皇宫的屋顶都刷上了金粉。

    皇宫已经比庙里的菩萨更加金碧辉煌,金光闪闪。

    然而此刻申皇李平安却不在皇宫里。

    自从他第一次悄悄出去没人管之后,他就老干这事。

    虽然皇后叶敏劝了几次,他也不听。

    皇宫对他来说太压抑了。

    整个皇宫从头到脚,他都觉得压抑。

    甚至看那些宫女太监的眼神,他都觉得他们在鄙视他。

    李平安极度没有安全感,又极度自卑。

    现在他已经后悔了,若当初和先生他们一起离开,现在也许不是这样吧。

    哪怕不当皇帝,至少比现在开心。

    他看到什么都讨厌。

    可是看到皇后叶敏,李平安又觉得慌张羞愧。

    叶敏虽贵为皇后,可是自己什么都给不了她。

    她只能在屋子里绣花,绣花,永远的绣花。

    他脑海里都是一个女子坐在床边,窈窕的身影,手上拿着布和针,在那里静静的绣花。

    他害怕想起这个画面。

    那样娴静又那样绝望。

    他跑出去,伪装成一个富家公子,去了风月街。

    京城最有名的风月街,还有慕颜楼。

    不过如今的慕颜楼没有以前规矩严格了。

    经历了申学宫离去,荆国大军临城。

    再也没有那种遵守规矩的风气。

    女子也不如以前有学问,不再以文才出彩,申学宫在的时候,大家都以学问高至上。

    如今在这方面不那么看重,更看重容貌身材。

    慕颜楼,也不好真的看顾客的颜色看学识,实际更看重钱财和权势。

    当年那如大家闺秀一般的才女,比大家闺秀更加坚强和独立,如今不知道去哪儿了。

    或许香消玉损,坟在某颗树下,或许流亡到别处了。

    打战的时候,总是这些接受更多教育的女子,也受更多的苦。

    她们的身体比谁都柔软,她们的心实际却比谁都高洁笔直。

    她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慕颜楼,有新的妈妈。

    新的姑娘。

    也有新的客人。

    李平安今日偷跑出来,是听说慕颜楼有了新东家,要开一个盛会。

    他很喜欢自己纨绔富家公子的扮相。

    这样可以让他肆无忌惮,不用考虑许多,也不用委屈。

    老远,慕颜楼就跟平日不一样,面前的道路居然都铺上了金粉,金光灿灿。

    居然比皇宫还要霸气。

    李平安瞬间有点不高兴,可是转念一想,皇宫里最霸气的昭和宫,太后住的地方也是这样的,金粉铺路。

    这慕颜楼的新东家这样做,岂不是说太后的屋子和这慕颜楼一样。

    这样一想,李平安顿觉痛快。

    高兴!

    到了慕颜楼里,发现这里的女子都不一样。

    穿的衣服比以前暴露很多,简直是有伤风化。

    最初进来的客人都吓一跳。

    可是看着眼前眼花缭乱的女子,那胸那臀,那腿那腰,几乎都白花花明晃晃的露在外头,晃的人眼晕。

    原本慕颜楼里,虽然没有以前的文化素养高,可是也算是高高在上的姬女。

    从来都是标榜卖艺不卖身的。

    眼前居然这样明晃晃的露出来,简直和低等的娼妓差不多了,甚至还不如。

    就是娼妓也是在屋子里这样。

    不至于在外头就如此。

    可是这些女子都笑脸盈盈,丝毫不见委屈的模样。

    李平安不是第一回来,还有相熟的女子。

    慕颜楼虽然换东家了,但是妈妈还是之前那个。

    看到了李平安过来,赶紧笑颜如花的喊道:“周公子来了,快请进,我让人去叫吕一姑娘。”

    李平安略微矜持的点点头。

    他后宫有无数女子,可是跟这风月场所又有不同。

    之前来,其实也是初哥,就是仗着有钱。

    他也不知道怎么选姑娘,还以为是跟后宫一样点牌子名字的,让人拿了一堆牌子来,选了这个名字。

    觉得简单特别。

    等到姑娘来了,发现长的还行,虽然没有后宫那几个特别美的女子好看,但是比皇后漂亮,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帅气感。

    这种感觉有点熟悉,李平安还挺喜欢的。

    听到妈妈这么说,就点了点头。

    今天这妈妈穿的也暴露极了,李平安很不习惯。

    慕颜楼的妈妈本来就波涛汹涌,今日又用腰带把腰竖的老高,胸更挤出了大半在外头。

    李平安觉得像自己半个脑袋一样大了,有点害羞,都不敢多看一眼。

    急忙忙的进去了。

    到了里面发现里面装横也不一样了。

    有一种从未见过的风格,让人眼前一亮。

    屋顶似乎做成了圆形的,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总之很特别。

    原本应该是去厢房里吃喝弹唱,不过今日说是新开业庆祝。

    还是在大厅里。

    不过像李平安这样的豪客有单独的隔间,可以看下方的表扬。

    李平安被安排到二楼,过了一会吕一姑娘来了。

    李平安抬头看一眼就愣住了。

    之前他记得吕一姑娘挺帅气的,走的也是那种风流倜傥的感觉,说话也大大咧咧。

    可是现在她也是波涛汹涌的硬挤出了胸,腰被缠的紧紧的,裙摆开叉的极高,走路就可以露出两条光腿的春色。

    李平安不好意思看慕颜楼的妈妈,可是看着吕姑娘这样走过来,却有点口干舌燥。

    毕竟走进这里面,无一不是这种景观,总是让人血脉偾张。

    吕姑娘走进来,笑的似乎有点勉强。

    倒是比平日多了一丝楚楚可怜的感觉。

    给李平安倒酒,说话。

    看节目。

    底下的节目比姑娘们穿的更加暴露。

    甚至现场就表演男欢女爱的感觉,虽然只是动作,可是看的让人更加情不自禁。

    李平安看左右间隔里居然就有人按耐不住情绪,当时就动手动脚起来。

    跟之前的慕颜楼的气氛完全不同。

    李平安自己也似乎完全沉迷进*里了,手上的动作对吕姑娘粗鲁起来。

    刚刚来的时候还觉得这个隔间看台太挤,现在才发现妙用。

    不过李平安虽然冲动,也不至于是完全没有见过女人,没有那么猴急,还是只是动手抱着吕姑娘到腿上。

    却不想伸手一摸,居然发现吕姑娘腿内有伤,一道一道的极深。

    他顿了顿。

    忽然就听吕姑娘抱着自己激动的道:“公子,求求你救我出去,做牛做马都行,求您了。”

    李平安面容惊诧,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风月街向来开放,姬女地位不低,实际并没有太多强迫的事情,可是吕姑娘居然求自己救她。

    李平安只是偷跑出来玩的,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他在宫里不行,宫外好歹是九五之尊,这点事觉得自己还是可以的。

    他当即也不看节目了,带着吕姑娘去找妈妈。

    倒不是吕姑娘国色天香,迷的他神魂颠倒,而是他就想做这件事。

    他去找妈妈,妈妈笑吟吟的同意了,只是说明日来接人,好歹是养了一场。

    李平安觉得这点小事还是没关系的。

    却不想吕姑娘死活不愿意离开他。

    他有点不耐烦,他总不能真带个姑娘回家。

    天色也够晚了,他给了钱,不耽搁就准备走了。

    吕姑娘被劝走了。

    他穿好衣衫,和随从离开,坐上了马车,慕颜楼的妈妈追出来。

    身边有个年轻的公子,看着容貌英俊,却觉得不像是申国人。

    那人微笑着看着他,也不说话。

    倒是妈妈颤巍巍的提着个漂亮的漆器盒子给他,开口道:“今日吕姑娘不懂事,扰了公子的雅兴,我家主子说要给您礼物赔礼道歉。”

    李平安习惯高高在上,无所谓的接了礼物回去了。

    那盒子很漂亮,就放在马车里,快到宫里的时候,李平安想着自己也不好带东西进去,好奇看看是什么。

    让随从打开了。

    盒子是一个非常精美的漆器。

    慕颜楼还真是大手笔,看到上面漂亮的梅花图,李平安作为皇上都觉得不错。

    盒子盖子揭开,里面端端正正的放着吕姑娘的脑袋,一双眼睛睁大着望着他。

猜你喜欢: 《武侠之天下第一门派》 《醉花间》 《我的极品小姨》 《异界封神系统》 《诛神逍遥录》 《春江花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