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为她心动

    “好了,所有人集合,大家都跟我来,去检测室。『→お℃..”

    白岚一向雷厉风行,最讨厌磨蹭墨迹的人,她才出现,四周的嘈杂私语已经弱下去,大家自发开始集合,而她一开口,其实已经排好队集合完毕,她也直奔目标。

    至于点名……

    总共才二十来人,谁来谁没来,她一眼就能看出了,没那必要。

    来到检测室,白岚启动了气血检测机,就开始了检测:“现在开始检测,第一个,白马,拿下个人终端,进检测舱。”

    ……

    “陈洁,总气血92,高发气血2.7,气血爆发度2.93%,拳力135公斤,不合格。下一个,陈晓光。”

    气血其实就是每个人身体中与生俱来的一种能量,随着年龄增长而提升,三十而盛,六十而衰,也能通过后天锻炼提升。

    只不过普通人气血太低,根本感觉不出来,武者则气血较高,到一定程度后,还能实实在在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存在。

    而高发气血,说穿了就是每个人对自身气血的掌控度、利用率,这代表着跟人动手时,出手最大力道的强弱,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解释为一瞬间的爆发力。

    以拳力作为标准,这里有一个恒定值,即消耗一点气血可以爆发五十公斤的出拳冲击力。

    当然了,换成踢力、握力、拉力等等各方面,高发数值和爆发度就又有不同,要么更大更高,要么更小更低,不一而足,范围太广,一般都是定拳力作为衡量标准。

    而总气血强度和拳力两个数值,也是武者品阶评定和武科生高考气血考核成绩的标准。

    仙山四中这种检测,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进行一次,每次学员检测的前后顺序,都是按上回成绩进行排序,所以赵昊和高武两人,一向压轴。

    他们两个,每次都得先看半天热闹才轮得到“表演”。

    高武这会儿正笔直不动站着,其实是趁有时间在练习桩功,已经憋了好大一会儿,陈洁的成绩出来时,高武就忍不住泄气,转头瞥了赵昊一眼,小声道:“这段时间你们是不是都忙着谈情说爱荒废练功了?怎么连着三次检测,她气血都没有什么长进?”

    其实也并不算低了,根据联邦政府最新的公民平均气血报告显示,非武者成年男性平均气血在七十到八十这个区间,而女性则是六十五到七十五之间,陈洁虽然还够不到武者的标准,却已经远远超过普通人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赵昊双手抱胸,看着检测舱那边,说道:“她太懒散,宁肯在旁边看着我练,也懒得自己练功。”

    高武道:“那就是你这个男朋友的锅了……你自己练功时,也得督促她才行啊。”

    赵昊哼了声:“不用你管。”

    “呵呵……”

    陈洁回来,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高武道:“没什么,就是当了一回吕洞宾,有点糟心。”

    赵昊则瞥了瞥他,揽住陈洁的肩膀,说:“别理他。”

    高武有点无语。

    都有些怀疑,陈洁是不是为了照顾他自尊心,故意跟他说自己喜欢她、追过她这些话?否则怎么这货有事没事就显摆这个?

    还是单纯为了撒一把狗粮虐一虐单身狗?

    之后很快又轮到张山山和李小石,两人的无论总气血还是拳力都比陈洁要高一些,可惜,同样没有合格。

    “邢禾,总气血103,高发气血3.1,气血爆发度3.01%,拳力155公斤,合格,下一个……”

    “……下一个,赵昊。”

    检测有条不紊地进行,大约一个小时后,总算轮到了赵昊。

    上回检测,高武小胜一局,这回就是轴中轴,所以赵昊先检测。

    “明天等着提包吧。”

    他对着高武说了一声,撂下狠话,过去检测。

    三分钟不到,结果出来。

    “赵昊,总气血210,高发气血6.56,气血爆发度3.12%,拳力328公斤,合格,下一个,高武。”

    二十多个人下来,合格的才五个人,一声声不合格将人打击得不轻,就算五个合格的,也没有让人特别眼前一亮的成绩,这时随着赵昊气血成绩被公布出来,周围检测完没急着去练功,反而留下看热闹的武科生纷纷惊叹起来,喧哗一下就起来了。

    没办法,这份成绩,和前面的人,实在是鲜明的对比。

    前面二十几个人,高发气血的强度大部分在*十浮动,最高的也不过120,这可几乎就是两倍的差距。

    “我记得上次检测,他才刚刚到二品吧?”

    “是啊,上次还是气血二百出头,拳力三百一,这才半个月,又增长了这么多,太厉害了,我这辈子怕是没指望追上他了。”

    “你还想这辈子就追上他?再加两辈子吧。”

    白岚不满地回过头,呵斥道:“都吵什么?安静一点。下一个,高武。”

    白岚的威严不言而喻,大家一下噤若寒蝉。

    这时,检测舱打开,赵昊从里面出来。

    下一个就轮到自己,高武早就在旁边候着,笑着说:“还不错,进步不小,难怪这么自信和我赌。”

    赵昊眉头挑了挑,取回旁边的个人终端戴回去,没理他。

    高武也不在意,跟着将手腕上的个人终端摘下,放在旁边,进入检测舱。

    因为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气血消耗后,能够自行恢复,尤其是在只爆发一下两下的情况下,恢复得很快,气血在变动中,要直接测试高发气血强度比较麻烦,检测时都是通过气血总量和拳力反向推算高发气血值与气血爆发度,所以,检测舱里主要设备就是气血扫描仪和拳力测试机。

    躺到扫描台上,被送进检测管道,qx光横着竖着斜着往身上招呼一遍,一分钟后扫描结束,这气血检测就算完成了,接着是拳力测试。

    站在黄线前,呼气,蓄力,狠狠招呼一拳,显示屏上的数字一阵乱跳,最后定格,随便扫了一眼,还不错。

    高考和武者评定时,有十分钟自由发挥时间,意思就是这时间里随便你打,最后取峰值,但现在嘛,就没那必要了,对结果还算满意,就转身打开检测舱。

    外面,操作台前的白岚也公布了他的成绩:

    “高武,总气血212,高发气血6.8,气血爆发度3.2%,拳力340公斤,合格。有进步,但还不够,再接再厉,不要松懈。”

    白岚难得评价,鼓励了一句。

    “我明白,肯定不会放松的,你放心吧,白老师。”

    高武点点头。

    白女侠对高武一向另眼相看,其他武科生早已经见怪不怪,但都不是蠢人,有想法也不会表现出来。

    高武戴回自己的手表型终端,走到脸色有些黑的赵昊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哈,日天,你要记得,大爷永远是大爷,明天乖乖拎包吧。”

    赵昊肩膀一抖,甩开了高武的手,正要说话,旁边白岚招呼道:“好了,都少说废话,所有人,过来集合。”

    片刻,就集合完毕,

    白岚道:“这次检测,有人进步,也有人原地踏步,是什么原因你们自己清楚,回去后自己反思。另外就是我昨天和你们说过的,接下来一周我有事情不在学校,这段时间的练习,全看自觉,现在解散。”

    白岚风里来雨里去,说完就走,说着解散,她自己是最先走的。

    高武看了一眼远去的曼丽背影,便若无其事地收回来,“时间不早,先去吃饭吧,吃完饭,再回来练上两个小时。”

    李小石跑来揽过他肩膀,好奇道:“高武,你说白女侠这是要去干什么?一去就是一星期不说,还走得那么急?”

    高武道:“我哪里知道?”

    李小石道:“你们不是很熟吗?你怎么会不知道?”

    “陈洁和她也很熟,你问问陈洁知不知道。”

    “切,装蒜,陈洁哪有你熟?”

    他们去吃过饭,又回武道馆训练了两小时,普科生的晚自习也结束了,他们就各自散场回家。

    刚出校门口,灯光照射,一辆贴地车漂了出来跟上。

    贴地车是现代社会五花八门的悬浮飞车系列中最低级的一款,主要为刚到十五岁适驾年龄的学生群体和年老体衰行动不便的老人群体设计,最大悬浮高度只有三十公分,相当于还是贴着地面了,所以叫贴地飞车,另外最大时速一百二十公里,最高续航七十二小时,供座二到四人,可在自动驾驶和手动操作之间切换,除了不吃油不耗电,动力系统不同,没有橡胶轮胎,也不追求速度等一些方面,和几百年前的轿车倒是没有太大区别。

    更重要的是,贴地车价格便宜,几千元就能买到,相比飞天车、航天车动辄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上千万的价格,简直是天壤之别,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地位大概相当于公元纪元末期的电动车、摩托车。

    到了高武身边,车子停了下来,驾驶室的陈洁摇下车窗,说道:“苦行僧,怎么样?今天要不要载你一程?”

    高武看她还抱着副驾驶的赵昊胳膊半个人靠在他身上,明显开的自动驾驶,叹了口气,说道:“日天,知道你为什么比不过我吗?你看看,你和女人亲亲我我的时候,我却在修炼,没我这种毅力,你……”

    “混蛋,你在瞎说什么?好心没好报,老娘懒得搭理你了,你就自己慢慢跑吧。”

    陈洁尖叫了一声打断他,对试图结束自己和心上人难得二人世界的高某人报以极大的不满,留下一句,直接走了。

    高武家在七月小区,离校四公里,有车不算远,没车不算近。

    高武有车,不过,他很少开车。

    身为武者,本就应该抓紧各种能锻炼自己的机会,这是自我约束。

    所以他一直是靠两条腿跑的。

    对已经二品的高武而言,这区区几公里路,当然不可能有多大的锻炼效果,但能日复一日不间断,多少也算是对自我意志的一种磨砺。

    与之鲜明对比的就是陈洁,她就没那耐心,尤其到十五岁适驾年龄,她家里给她买了那辆贴地车后,每天上下学,打死不走路。

    所以,虽然是同一个小区同一个学校,可他们上下学一起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飞速跑完四公里回到小区,高武脸不红气不喘,没直接回家,反而去了对面单元楼。

    “白岚姐,你还在吗?我是高武。”

    在十三楼1314号房间外敲了一会儿门,却没有人应。

    已经走了吗?

    站在门外,高武怅然若失。

    这里是白岚家。

    他是初二时认识的白岚,当时是怀揣着成为武者的梦想,如往常一样在小区公园里练习武道部公开的基础桩法,白岚正好经过看到,就指点了一些不对的地方,那是第一次见面,也是心的第一次萌动。

    后来知道她是小区的新住户,而且刚好还在自家对面,更为此兴奋不已,在家时,总爱时不时往窗外张望一眼,而每日早晚,也更加殷勤地去第一次相遇的地方练习,只为再见,哪怕只是路过时,那么偷偷地一瞥也好。

    也如愿经常能碰见,白岚偶尔也会指点,只是这里面,有许多次,都是故意练错的,就为了能和她多一个说话的机会。

    包括后面,介绍陈洁给她认识,也是有这方面想法,陈洁除了文化课成绩好些,武道方面却要差许多,他就是希望以后能以陈洁为幌子,多一些机会向白岚讨教。

    只是,一直以来,他都伪装得很好,毕竟他对武道的向往也不是假的,以此伪装,相信很难被人发现,除了他自己,就算是陈洁,恐怕也没有发现过他的心思。

    有时候他也会想,如果不是那时候白岚的出现,让心里从此有了一道身影驻足,他说不定就真的去追求陈洁了,毕竟,兔子虽说不吃窝边草,可架不住这窝边草长得鲜嫩漂亮啊,所以他始终觉得,赵日天那货欠了自己和白女侠一个大人情,否则哪有陈洁那么大个便宜让他白捡?

猜你喜欢: 《废柴狂妃:天才召唤师》 《天衣圣手》 《科娱之王》 《汐梦谣》 《重生济颠也修仙》 《虫临暗黑》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