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镜反

    一年时间,在以往的战争时期足以出现无数变故,但战争初期就落于颓势的木叶,却在两位新一代强者的横空出世而直接改变了所有局面。
    波风水门一人压制整个草之国战场,战争爆发近两年,死在前者手中的岩忍就接近上千,而草之国的草忍还有那些源于世界各地为赏金而来赏金猎人更是死伤无数,虽然没有具体统计,但各种部队和暗杀者怎么也有近两千之数。
    千人斩已经无法形容波风水门的战绩,在草之国战场上,金色闪光,代表的便是无敌,代表的便是胜利。
    就算在二战中木叶有着三忍的崛起,但三忍加起来的战绩都不一定可以与波风水门相比,毕竟飞雷神是真正的杀敌之术,相比那些气势磅礴范围巨大的忍术,虽然飞雷神的空间瞬身毫不起眼,但无序瞬移的暗杀实在太过恐怖,除了少数上忍,没有什么人可以与之对抗。
    如果说三忍他们的名声是实打实在一场场战役积累起来战神,那波风水门就是在战场上纵横睥睨的死神,除了少数几个强者,偌大的战场上几乎没有金色闪光的一合之敌,只要是波风水门盯上的目标,那他们就几乎被下达了死亡宣告。
    战神让人畏惧,而死神则让人恐惧,在战场活跃近两年,波风水门已经成为木叶所有敌人的梦魇。
    虽然在忍界流传着曜日双星的说法,但相比远在水之国战场的血色般若,被誉为金色闪光的波风水门才是让无数人畏惧和景仰的对象。
    木叶的部众对波风水门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信任和崇拜,虽然波风水门不是草之国战场的总指挥,但他只要是他说的,几乎不可能会有人违背。
    虽然飞雷神瞬身的秘密已经可以说人尽皆知,但想要找出瞬身的弱点和克制方法却几乎不可能,无数人自以为自己的能力可以克制或战胜这名震忍者的金色闪光,但事实却是他们永远倒在了这异国他乡。
    若是任务中遭遇波风水门,那执行忍者可以直接放弃任务想方法安全返回,这是岩忍村对村子里的忍者直接下达的指令,相比水之国的遮遮掩掩,为了减少损伤,向来务实的土之国可不会玩雾忍村那自欺欺人的一套。
    虽然岩忍被一个忍者如此压制,但战争终究不是简简单单因为一时的得失可以完结的。纵然处处受挫,但岩忍的反应却与雾忍不一样,雾忍因为血迹忍者的反叛出于内外交困的状态,所以在战局失利后就一直采取龟缩防守的姿态,但岩忍却不一样,毕竟因为先天的地理位置,岩忍并没有面对什么特别的威胁,相比其他大国或忍村,岩忍更具有战争潜力。
    与木叶的僵持虽然让岩忍无比难受,但想让他们就此认输却绝无可能,有着发到的补给线,而且有着对草之国的严密布置,就某些方面而言,他们还是占据某些隐形优势。只要这些布置不被破除,那岩忍就可以一直保持性现在的战备状态,及时之前已经损失了近千忍者,但那点人员,身为无法忍村之一他们还是损失的起。
    身在水之国战场指挥所的月华爱并不知道此时木叶的高层已经制定了一个关系到忍界重大变革的计划。因为岩忍强大的战争潜力,木叶是耗不起的,虽然波风水门已经很好的打开局面,但要想凭借一人完结战争,只要不是初代火影活着宇智波斑那种人物就根本无法做到。
    即使现在的波风水门遍观忍界已经少有敌手,但说媲美初代或宇智波斑那也不太现实。
    虽然以一己之力波风水门可以扭转战局,但要说完结战争那却是差多了,为了彻底解决与岩忍的战端,木叶就只有釜底抽薪一条。
    经过近两年的战斗,木叶也已经完全摸清楚了岩忍的布置,岩忍部队那些隐秘的补给线也再不是秘密,在最高指挥所里,木叶的岩忍战场最高指挥便将一个极密任务交给了水门小队。
    随着水门接受任务出去,独留在指挥室里的最高指挥则看着桌上的沙盘默默出神。而他视线所视之处,有一个叫神无毗桥的地标无比显眼!
    对于千里之外的事情月华爱当然不可能了解,而且就算他知道水门小队即将迎来巨大变故也无法做什么。虽然因为月华爱的出现整个忍界的发展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但要说剧变到干扰主进程那也不现实,毕竟他虽然与水门他们相识,但因为战争爆发任务分配的缘故,隔着整个火之国的他们命运就是两条互不相干的直线。
    此时月华爱的视线角度还没有达到俯瞰世界的程度,所以在他无知无觉下,世界意志本能的自主修复性已经开始发挥了作用。
    世界的本质还不是月华爱所能理解的,毕竟身在其中,任何人都很难看清世界的本质和真相。至于二次元的幻想世界为何能成为三次元的物质世界,这一切都是月华爱不曾想过的。
    身在其中,便深陷谜中之谜,要想真正解析世界的本质,恐怕只有超脱这个世界才能发现真正的真相!
    波风水门每天都在为木叶的未来浴血奋斗,而曜日双星中与之相对的月华爱却平静的有些诡异。
    自从砂忍与雾忍联军全军覆没,砂忍与雾忍也一下子老实下来,虽然双方受到的损失不小,但也不是不能接受,而真让双方郁闷的则是对方的果断和狠辣直接打击到了他们的士气,气势不在,战争还有什么好打的。
    虽然雾忍与砂忍双方联合确实能起到一定的互补作用,但雾忍与砂忍毕竟也是什么和睦的关系,两方忍者在一起,虽然大的不满都在压制,但小的冲突却也一直没有中断。
    从最初的行动受挫,再加上几次小行动中也出现了种种问题,所以雾忍与砂忍虽然表面上依旧是合作关系,但事实上却已经名存实亡。
    一开始主动挑起战端的就是水之国,所以在局势受挫,整个水之国和雾忍采取龟缩姿态后,木叶部队还真拿对方没什么办法。毕竟木叶是被动应战,现在敌人龟缩了,你总不能一鼓作气打上门去吧?若是敌人只有五大国之中的一个,那打进去也就打进去了,但现在木叶以一敌三,以木叶现存的实力,他们还真是没那种底气。
    一年时间过去,月华爱也已经过了十二岁。这一年虽然他在任务中出面的次数不少,但真正需要他出手的却没有几件。
    相比那短短的任务时间,月华爱最多还是将自己泡在了实验室。医疗实验室与忍术实验室是月华爱最常去的地方,有着一年的时间,在之前战斗中暴露出的很多问题他也都一一弥补,除了与大蛇丸对秽土转生的研究进度喜人外,他这一年最大的成就还是完成自己设想已久的防御型忍术。
    镜反,就是这个忍术的名字,作为时空间忍术,相比那些控砂控石之类的物理防御忍术,虽然在物理防御上它远远不及前者,但要说应对各种能量攻击,镜反空间绝对称得上是一种旷古绝今的绝对防御!

猜你喜欢: 《史上最强师叔》 《无限斗游》 《越前的幼驯染计划[综]》 《我的时空旅舍》 《古城疑案三内》 《北宋小农民》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