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蠢货一生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

    在家歇息了几日,贺六领着南镇抚使杨万,一百多名力士,再次踏上了去山西的路。 ̄︶︺sんцつ

    万历十三年,秋,山西蒲州,张府。

    张四维身着孝袍,在书房里喜滋滋的来回踱着步子。

    三年前,父亲、后母、两个兄弟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接连病亡。其中隐情,张四维心中有数。

    无奈,大明有制,官员父丧,就要放下权力,回乡丁忧守制。没了权力,他怎么报仇?

    好在,他在蒲州隐忍了快三年,终于到了要起复回京的日子。他打定了主意,回京之后,他要做两件事。

    一是彻底废除新政,恢复祖宗法度。

    二是找锦衣卫的那条疯狗报仇。

    管家对张四维说道:“老爷,回京途中所用的东西,都准备齐了。”

    张四维问:“府里马厩的那几匹老马不堪用。你去城北马市,买几匹好马。不要吝惜银子!回京是大事,耽误不得!”

    管家唯唯诺诺的说道:“是,老爷。”

    张四维又叮嘱管家:“对了,我的旧官服,都洗净晾干了么?”

    管家答道:“回禀老爷,都已经洗净晾干了。”

    张四维满意的点点头:“官服,官体也!马虎不得。你再去跟蒲州兵备道衙门打声招呼。我此次回京,是复任内阁首辅一职。照规矩,蒲州兵备道要派出兵丁,沿途护卫我出娘子关!”

    管家道:“是,老爷。我这就去兵备道衙门。”

    管家走后,张四维口干舌燥,血气上涌,脸颊通红。权力马上就要失而复得。他怎能不兴奋?

    张四维的心在狂跳。他在张居正手下隐忍十年,为的就是首辅之位。他心中暗道:都怪张鲸是个蠢货。阴差阳错杀了贺六之妻,惹毛了这个活阎王、真屠夫。贺屠夫狗急跳墙,为了报仇来蒲州暗害了我爹。弄的我首辅的位置还没坐热,就拱手让给了申时行。这下好了,三年之后,我张四维又要重登首辅宝座了!

    张四维相比于张鲸,实在高明不到哪里去。直到现在,他还以为暗杀父亲,是贺疯狗为了报仇而“狗急跳墙”。

    其实,授意贺六暗杀张父的,是万历帝!

    你张鲸天天在朝堂上上蹿下跳,要废掉新政。这不是要毁了万历盛世么?一心想做一代明君的万历帝岂能容你?

    张四维在家闲居了三年,竟然还没想清楚这一点。

    张居正临终前,对贺六说过:“张四维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如今看,此言不虚!

    入夜,张四维躺到了床上。他翻来覆去,兴奋的睡不着。

    月黑风高。张四维好容易迷糊过去。朦胧间,他看到有个黑影站在他的床前。

    张四维猛然睁开了眼睛!站在他床前的,竟然是锦衣卫的贺屠夫!

    张四维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贺,贺六?你怎么会在这儿?我,我不是做噩梦了吧?”

    说完,张四维用手指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胳膊生疼!哪里是做梦?

    贺六道:“我们锦衣卫专为皇上办秘密差事,自然有着诸般本事。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你的卧房,并不是什么难事。”

    张四维下意识的从枕头下摸出一柄匕首:“贺,贺六。你要干什么?你可不要胡来!我马上就要回京复任内阁首辅了!谋害内阁首辅,是诛九族的大罪。再说了,杀掉你妻子的,不是我。而是张鲸和他的手下!要报私仇,你去找张鲸去!来找我干什么?”

    贺六坐到了卧房中的一张椅子上:“报私仇?你到现在还认为,我是在报私仇?”

    张四维道:“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有些话,我就明说了吧。你谋害我爹,谋害我后母、两个兄弟,难道不是报私仇么?”

    贺六冷笑一声:“呵,好。我今天也跟你说句实话。下毒杀你的后母,两个兄弟,的确是我在报私仇。可毒杀你爹,让你丢掉首辅之位,却是公事。”

    张四维怒道:“杀我爹是公事?难道杀我爹是皇上的旨意?”

    贺六笑道:“你以为呢?”

    张四维道:“一派胡言!我为皇上清算了张居正!我对皇上忠心耿耿!皇上怎么会起了除掉我的念头?”

    贺六叹了口气:“张四维啊张四维。你蠢得令人发指!我问你,除了清算张居正,三年前你在首辅任上时,还做了什么事?”

    张四维答道:“自然是废除新政!新政即张居正!要清算张居正,定要废新政。”

    贺六叹了声:“唉。你以为皇上想废新政?错!大错特错!皇上做名垂青史的明君,就需要新政这块大明强盛的基石!他的心思,是倒张而不倒新政!”

    张四维闻言愕然。

    贺六又道:“你这个首辅,得到了皇族、士族的支持。自然要替皇族、士族谋利。替他们谋利的最好方式,就是废新政。殊不知,你因此成了皇上最大的敌人!你做了皇上的敌人,皇上还会留你么?”

    张四维沉思良久,他猛然开了窍。随后,他苦笑一声:“皇上啊皇上,你想保新政,为何不对我明言?要知道你的这番心思,我又何苦上蹿下跳的去与你为敌呢?”

    贺六叹了声:“首辅贵为群臣之首。连这点事儿都琢磨不透,还要皇上明言?张四维啊张四维,以你的才学、心机,恐怕做一个知府都不够格。你却铁了心想当这个首辅。唉,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你想做嘉靖朝的严嵩。可惜,你连给严嵩的影儿都学不来。”

    张四维拍了下脑瓜:“哎呀!我好糊涂!罢了,贺六,我问你,你这趟来蒲州,是奉了皇命,来密裁我的么?”

    贺六摇头:“密裁不密裁的,要看你接下来怎么办。你若放弃首辅之位,给皇上递一道告老的手本。我想,皇上是会留你一条命的。”

    张四维闻言,面色由红变青:“你的意思是,皇上绝不会允许我回京复任?”

    贺六点点头。

    张四维已经六十岁了。半个时辰前,他兴奋的血气上涌。现在,他又如坠入冰窟。上了春秋的人,哪能经得起大喜大悲?

    张四维感觉自己的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他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脸色由青又变白。

    “轰隆”。急火攻心的张四维倒在了床上。

    贺六走到床边,探了探张四维的鼻息。

    他叹了声:“张四维啊张四维。你这个蠢货,一生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在起复回京的节骨眼上,暴病而亡,一命呜呼。”

猜你喜欢: 《武侠之天下第一门派》 《醉花间》 《我的极品小姨》 《异界封神系统》 《诛神逍遥录》 《春江花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