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门!

    看着巨大的森蚺尸体,时久川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开心的。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面对蒙慧九阶的慧兽,他都已经频频遇险,最后是靠运气才巧胜了。

    那要是对上比他高一个境界的修道者,还能有胜算吗?

    时久川的拳头不自觉地握紧。

    岚古看穿了他的小心思:“成了,你小子别太贪心了。遇到越阶的对手能抗两下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更不用说你独立击杀了一个高你四阶的慧兽。”

    时久川明白修为压制的绝对性。

    先不说境界差距之间隔着千沟万壑,就是同境界内每段之间的差距也不容忽视。

    一段一个感悟,三段以上就是新世界了。

    时久川站起来拍拍土问:“岚古,接下来我们杀哪个?”

    岚古翻了个白眼:“这林子都快被你屠光了。恭喜你,训练结束。”

    时久川一怔,没想到为期一个月的特训收尾收得这么简单。

    “那我们进城吧。”

    “好。”岚古反应了一下,“不对!你今天进城干嘛?”

    时久川已经朝汛城的方向疾行:“去下战书。”

    ……

    现在正是汛城内的铺子开门摆摊的时候,街上人来人往也算热闹。

    一个浑身染血、仪容不整的少年走在街上,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小城里的百姓哪里见过这样奇怪的人?

    说是乞丐,一点也不像,这孩子虽面无表情,但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凶煞之气。

    说是混混就更离谱了,瞧那细胳膊细腿的,小小的身板一阵风就能吹走,这能打得过谁?

    还有他肩上那只又红又灰的猫……脏不拉几的,别有什么传染病才好啊。

    街上的人群纷纷避开,却又忍不住好奇心,瞥了一眼又一眼。

    少年与猫正是时久川和岚古。

    岚古受不了路人的审视,闹道:“久川!先换身干净衣服吧!咱们洗洗休息好再去踢场子。”

    时久川摇头:“宜早不宜迟,一起打完了再换新的衣服。”

    岚古在他耳朵边喊道:“你才刚杀完森蚺,还剩多少法力啊你就想连续作战?!”

    时久川道:“就是因为刚杀完,所以才要继续打。”

    岚古一怔。

    这小子难不成……又领悟到新的兽意了?

    时久川对汛城不熟,想找路人打听任家在哪儿。

    但他问十个,九个人都嫌弃地躲开,剩一个同样不知道的——也不好说是真是假。

    虽然过程曲折了一点,终还是有好心人帮了时久川一把,让他找到了任府的位置。

    任府不算小,横跨两个街区,大约有鹤归街十几个院落加在一起的大小。

    不过时久川见过更大的,看着有他三四倍高的围墙,一点也不惧。

    “哪儿来的乞丐,赶紧滚开!”

    门卫见到时久川,赶忙伸棍子驱赶,满脸嫌弃。

    时久川则往大门前一坐,拿出一封干干净净、书面工整的信,蕴着法力甩到了任府大门上。

    时久川朗声道:“小子时久川,一个月前曾遭任家雇佣的修道者袭击,今日特来讨一个公道。”

    他的声音清晰洪亮,几个街区之外都隐约能听到动静。

    周围开始有百姓凑近瞧热闹。

    两个门卫见时久川想把事情闹大,对视了一眼,一人把门上贴的信纸撕了个粉碎,另一人朝时久川走来。

    门卫道:“小子,不想死就快滚!”

    时久川不为所动。

    门卫怒了,手中的棍子直朝时久川面门打去。

    周围的百姓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这么小的孩子,被打一下还能有命在吗?

    有些百姓吓得闭上了眼,睁着的眼前一花,门卫就飞到了人群之外,落地还发出一声惨叫。

    “怎么回事?”

    “是这小子出手了吗?”

    “你们谁看清了?”

    “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

    人们一时间议论纷纷,刚把信纸撕碎的门卫愣在了原地,进退不是。

    时久川从容地又拿出一张信纸,蕴着法力甩到门上糊着。

    他继续道:“任家雇佣修道者在林中欲杀我灭口,不知意欲何为,请家主出来给个解释!”

    剩下的那门卫还算机灵,意识到这件事非他一力能够解决,匆忙从门上撕下信纸,跑入宅内通报了。

    在人群的小声议论中,时久川闭上眼睛静静调息。

    接下来怕是要打硬仗,法力还是能恢复一点是一点的好。

    ……

    任家这边的动静插了翅膀一样,很快飞遍了汛城的大街小巷。

    可惜任家门口的街道就那么大一点地方,能围观的人数有限。

    看不到的人好奇,四处打听。

    不知道的人听了也好奇,跟着旁听。

    人人都笑时久川这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野孩子胆大包天,怕是要吃苦头。

    也有人听闻这孩子身手不凡,可能是有年少有为的修道者,结果如何并不好说。

    等故事口耳相传送到鹤归街的时候,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

    说有个少年年少丧父,母亲在任家做工,被主家欺压无处申冤,最后惨死任宅,临死前拼了命把孩子送走。

    这孩子躲避家丁追杀,逃入无风林中,从此再无音讯。任家以为他命丧兽口,所以便不再追究。

    少年身负血仇苦修数年,如今归来寻仇,却又遭任家雇佣的修道者截杀,意欲灭口。

    少年九死一生从修道者手下逃脱,今日虽体无完肤,仍坐于任家门前,当着世人的面向任家讨个公道。

    如此听来,当真是凄苦辛酸,好一个催人泪下的悲惨过往。

    南雨绘声绘色地把她在街外听到的故事复述了一遍。

    奚无彻与奚无央对视一眼,皆沉默无言。

    半晌,奚无彻问:“妹妹……你不会觉得……这是久川吧?”

    奚无央默然:“嗯……能在这个时间上任家门前挑事的,应该也没有别人了……吧……”

    南雨瞪大眼睛好奇着:“什么什么?他们说的是久川哥哥吗?”

    奚无央哄她道:“故事都是天花乱坠的,南雨你快回屋吧,我和你无彻哥哥一起去看看就知道了。”

    南雨点点头:“好吧……可如果真的是久川哥哥的话……”

    奚无央笑道:“我肯定带他回来。”

    南雨欢呼着跳进屋,这才觉得不对劲。

    久川哥哥来汛城才不到三年……母亲怎么会是在任家死的呢?

    奚无彻和奚无央没有多耽搁,立刻朝任家的方向赶路。

    只是任家门口的轰动越来越大,围观的人群也越来越多。

    想要穿过茫茫人海着实不易,若不是两人都有修为,只怕早就被互相推搡的大人们挤倒了。

    待到两人挤入围观圈内,他们齐齐吃了一惊。

    任府大门大开,却无一人敢往内走!

    从门口往里看,直到任家正堂房前,一路石砖地上都躺着痛苦呻吟的家丁。

    奚无央喃喃道:“哥哥,我们快进去!久川要不好!”

    奚无彻疑惑:“久川打倒的这些可都是启明境的修道者,他能有什么不好?”

    奚无央脸色苍白:“任宅里……我感觉到有强大的气息在…至少…是浅涉境的!”

    说罢,奚无央深吸一口气,率先冲了进去。

    奚无彻脸色一变,紧随其后。

    任宅内的空气已如死水般沉重。

猜你喜欢: 《无上真阳》 《诡探玄踪》 《死人订制》 《抗日猛虎军》 《斗破苍穹.2》 《星际超级生物文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