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反扑

    昏暗的走廊中不断响起野兽般沙哑的咆哮声淹没了,三人朝着前方的那抹亮光卖力的奔跑着,脚下时不时的被倒下的尸体绊倒,又从血水中挣扎的站起,更加卖命的跑着。ωヤノ亅丶メ....

    俞夏跑在最后一位,在他身后不到五米的距离,是一群像末日丧尸一般的活死人。

    三分钟之前,俞夏和瑞文已经出手,却没想到二人竟然抵挡不住这些家伙的进攻。

    在听到汽笛后变红了眼的活死人就像是丧失了痛觉一般,明明俞夏已经将长剑刺入他们的心脏,却依旧面露狰狞的朝着俞夏撕咬着,疯狂的拉扯着。他们丢失了自己用前半辈子学到的战斗的技艺,而是用近乎于发狂的野兽一般的状态,不惜生命的去给敌人造成伤害。

    就在一个活死人被俞夏砍倒在地后,仍用仅剩的半个身子抓住俞夏的脚踝进行着撕咬,俞夏就知道如果继续打下去,自己这边三人一定会被耗死的。于是三人只能朝出来的方向撤退。

    之前冲杀出来的那个铁门并没有关闭,黄色的灯光宛如黑夜中大海中的灯塔。照耀着三人唯一的希望。

    黑暗中的蛾子用生命去拥抱光,可能只是因为它们畏惧黑暗。

    俞夏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扑向火焰的蛾子,明知道前面是一个囚笼,却还是得卖命的朝着哪里跑去。

    “这下怎么办?出也出不去了,难道真的得在这耗死了?”伊泽瑞尔等三人都进来后插住铁门,用后背抵在门上喘着粗气说道。

    “不行,不能在这里干耗着,这里是菲德尔的地盘,我们这样太被动了,它想整死我们的话绝对有一百种以上的办法。”俞夏摊坐在地上,地上流下一滩血迹,他一直是顶在最前面,身上被沾满了鲜血,一直都以为是敌人的血。现在静坐下来,俞夏才感觉到了疼痛,原来自己身上也有不少的伤口,之前因为太紧张一直都没注意到。

    瑞文有些紧张的看着俞夏身上的伤口,想过去扶一下俞夏却看到俞夏摆了摆手只能作罢。

    “喂,兄弟,你行不行了?”伊泽瑞尔看着俞夏有些担心的问道。

    俞夏还没说话,铁门突然一震。走廊里的活死人们已经开始撞门了。

    这个铁门是完全封闭的,在里面的人是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情况的。铁门被撞的不断发出“嘭,嘭”的声音,甚至已经出现了一点变形。要知道这里可是诺克萨斯当初最强的三艘战舰之一,每一个部位都是严格打造。而牢房绝对是重中之重的地方,而现在连牢房的铁门都快要被这些家伙用身体给活活撞开,可见那些活死人此时有多么疯狂。

    “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伊泽瑞尔不断的后退着,眼神恐惧的看着铁门。

    俞夏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瑞文,这艘船是你们诺克萨斯的战舰,你应该对它很了解吧。”

    “对。”瑞文不解的看着俞夏,“可是…有什么用?现在的问题是咱们连这个牢房都出不去了。”

    “不,咱们能出去,只要有一个人去引开他们。”俞夏话音刚落,瑞文和伊泽瑞尔便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他。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别说你要一个人引开他们然后让我们趁机逃跑?”瑞文看着俞夏不停的摇着头,“不行,这绝对不行。”

    “这是唯一的方法,要么咱们三人就这样都死在这,要么就听我的。”俞夏抓住瑞文的肩膀说着。

    “为什么是你去引开?”伊泽瑞尔突然说道:“我可是探险家,冒险的事情就该我来。”

    看着伊泽瑞尔一脸身先士卒,舍己为人的表情,俞夏无奈的笑着:“这种事情你也要挣?”

    “这种事情就是英雄做的事情,我当了无数次的英雄,这次也不能错过。”伊泽瑞尔身抵着铁门,门外活死人不断的撞击让伊泽瑞尔的身体不断的颤动着。有些好笑的画面此时却显得有些悲壮。

    “我可是有计划的,你就别添乱了。”俞夏笑着说道,笑容了充满了自信。

    “计划?”

    “对,我要知道这艘船燃料仓的位置,还有我如何才能到达哪里?”俞夏看着瑞文,等待着她的回答。

    “你想干什么?”伊泽瑞尔问道。

    “我要烧了这艘船。”

    “你疯了?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不,我能活下来。”

    伊泽瑞尔本想再说什么,看到俞夏回答时一脸认真的表情又不知道自己给怎么劝。

    活下去?怎么可能,到时候整艘船都会爆炸,你怎么活。伊泽瑞尔不明白俞夏到底从哪来的自信,无论他怎么想都想不到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

    “我不告诉你。”瑞文突然在一旁说道。声音很小却又充满了倔强。“要死咱们一起死。”

    “你个傻瓜,说什么傻话,谁说要死了。”

    瑞文盯这俞夏的眼睛,“不就是死吗?我瑞文怕过很多东西,就是从来怕过死。”

    俞夏轻笑,“这种充满霸气的话从你一个女孩子嘴里说出来,怎么感觉也很合适呢。”

    瑞文小声喝骂:“你还贫嘴,都什么时候了。”

    俞夏突然收敛了笑容,小声的说道:“对,你也知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就不要再任性了,听话,告诉我如何到达燃料仓。”

    “任性?我…”

    铁门突然发出一声巨响,抵在门上的伊泽瑞尔直接被震的一个踉跄。铁门上的门栓被震出了裂缝。

    “快,告诉我,要不然大家都完了。”俞夏大吼。

    “它…牢房是在甲板的最下面,燃料仓也是在甲板下面,可是当初为了安全,它和牢房这里是不相连的…”瑞文慌了神,连忙说道。

    俞夏没等瑞文说完就朝着铁门冲去,已经等不及了,门栓已经快断了,俞夏必须得赶过去和伊泽瑞尔一起撑住铁门。

    “喂,你不是想当英雄吗?保护好女孩子就是英雄该做的事情。”俞夏双手撑在门上,咬着牙用力的说着。

    伊泽瑞尔转头看着俞夏,突然来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猜你喜欢: 《欢爱一生》 《美女总裁的小白脸》 《不想恋爱养只猫》 《爹地请你温柔点》 《情欢》 《暴力阴阳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