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前途

    “我草泥马的,害我君哥,我看你们今天谁能活!”我的火气也是压了挺久的了,所以整个人略显癫狂,只是因为怕伤到拽我枪管子的嘴炮龙,所以没敢扣扳机,最终,我手里的五连发还是被嘴炮龙抢走,扔到了一边儿。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鹏帅已经不动弹了,江城被我崩了一枪别的不说,估计男人的重要器官都未必能保得住,命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至于刘海文,此时已经吓傻了,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仿佛我刚刚那一枪不但崩了江城,也崩了他。

    张俊豪见状,也是立马冲了过来,把我按住了。虽然因为卓君的事儿愤怒,但是还有理智。之前他一直拿着枪,也是不想让我沾枪,这样杀了江城、鹏帅的事儿,他就能拦下来。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我把他的枪卸了之后,竟然自己直接动了手!现在,鹏帅已经被我崩了,说什么都晚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别让我继续做错事儿,再搞出一条人命来。

    “张阎,你他妈真是疯了,怎么能开枪?!”张俊豪死死按住我,“我他妈烂命一条,君哥没了,我能跟他们拼命,大不了蹲里面蹲到死。但是你呢?你这么好的前途,怎么能这么冲动?!”

    我等着布满血丝地眼睛,吼道:“草,他们弄死了君哥,我还要什么前途?我就是想弄死他们!”

    周宸宇皱眉怒喝道:“行了,都冷静冷静!张阎今天可闯了大祸了你知道吗!?”

    ……

    北城之夜下面,跟龙二爷有一搭没一搭说话的赵队长也是听到了两声枪响。顿时,赵队长冷汗就下来了,冲着龙二爷怒道:“动枪了?!龙二,你不说没事儿吗?今天这祸,我看你能不能承担得起!给我让开!”

    说完,就一把推开了龙二爷,带着人冲了上去。

    龙二爷愣了愣,往头上看了一眼,说道:“真动枪了?!现在的小崽子都这么狂了吗?完了完了,龙娃子也在上面,他不会搀和啥事儿吧?还是赶紧给大哥打个电话吧,到时候也好运作运作,把龙娃子弄出来。”

    ……

    赵队长带着陈嘉等一干刑警直接冲上来楼,推开了我带上来的那群人,立马就看到这边儿周宸宇、嘴炮龙按着我,而江城下半身全都是血,在地上不断翻滚哀嚎。更为恐怖的是,明显已经是一具尸体的鹏帅身体不规则地躺在地上,脸部已经快认不出人模样了。

    死人了!

    赵队长一看,心就沉了下去,当即喝道:“警察!所有人都别动,手抱头蹲下,谁要是敢乱动,我们就开枪了!”

    然后,他招呼了一个旁边的同事,说道:“快,叫几辆救护车过来,这里有重伤患者!”

    “是!”那个刑警连忙去叫救护车了,而其他人也纷纷过来,把我们这边儿所有人都按住了,挨个上铐子。这里发生了人命案子,在场的每个人都得被扣下,把案情捋清楚了才行。

    周宸宇、嘴炮龙、张俊豪被直接按倒了,我也被陈嘉一个擒拿按在地上,上了铐子。

    “怎么又是你?!你就不能让别人省点儿心吗?!”显然陈嘉是认识我了,给我上了个背拷,但是铐子并没有勒太紧。

    这算是熟人之间的照顾吗?应该算吧。

    那把五连发,也被警察当作物证收集起来。

    其实,这里这么多人都看见发生了什么,我被供出来,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有人命的案子,谁敢帮我瞒着?

    我们这里的人,无一例外,全都被送进了五处,开始加班加点儿的挨个审问。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一整天。

    我坐在审讯室里,已经被连续审问了三个小时,把所有能说的都说了,负责审讯我的是陈嘉,审完之后,她看了看我的供词,叹了口气说道:“跟其他人的差不多,基本上,可以确定这次刑事案件,你要负主要责任了。张阎啊张阎,你可太冲动了。好好的,怎么解决问题不行,你偏偏要杀人呢?!”

    我没有说话,双目无神地坐在铁椅子上。

    这不是我第一次杀人,但是,却是是在众人面前杀人,并且因为杀人的事儿,而进了五处。

    我后悔吗?那肯定是后悔了,我后悔自己太冲动,竟然真的就这么杀了鹏帅。陈嘉告诉我,我的行为,无论是情节还是性质,都很严重,按正规流程走的话,能判到八到十年,就已经算是庆幸了。八到十年之后,我应该快到三十岁,或许还算年轻。但是我出来之后呢?人生啊,就这么毁了。

    最终,陈嘉离开之后,我还是哭了,一直哭到被带到只有我一个人的牢房里,等候案子的进一步调查,然后就是走流程。

    北城之夜的事儿,轰动了整个江州市。

    北城区的大哥江城被一群孩子带人给干了,拉到医院没保住自己的名根儿,以后尿尿都得蹲着,这件事儿,已经传遍了。而北城之夜,也在这件事儿之后被封上,直到这个案子结束,才能重新开业。

    但是这件事儿已经不重要了,毕竟江城这个样子,他还有心思开店吗?

    一天过去之后,案子的审理工作基本上都已经结束了,陈嘉对我确实是比较照顾,特意单独找了我一趟,把结果跟我说了一下。虽然嘴炮龙、周宸宇那边儿没有把我供出来,但是这么多人呢,有些人跟我也不熟,自然不可能不交代实情。

    所以,案件还原的工作还算比较顺利。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了,后面到底怎么判,还是得看流程,但是死了一个人的事儿,肯定是我得扛着。单是这个,绝对八年起步了。

    而其他人,最多就算是聚众闹事,而且嘴炮龙他们拦住我的事儿,很多人有目共睹,肯定扯不上共犯,所以每个人也就蹲几个月而已,罚点儿钱,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也算是安心一些,只要嘴炮龙他们没有受我的牵连,我也就能安心了。

    第二天的时候,又一个好消息从外面传来。

    卓君没死,他还活着!

    听到这个消息,我简直是欣喜若狂。

    听说,卓君确实是被埋了,但是他也算是命大,被埋的时候,正好在采石场的机器那边儿,滑落的石头砸倒了机器,好巧不巧地正好把卓君给护住了。那些碎石、泥土淹过来之后,赶住了卓君的肩膀的位置,再往上,则是被那台机器给拦了来下来,给卓君脑袋上面形成了一个救命的空间。

    再加上山体坍塌,滚落下来的大多都是石头。这些石头虽然给救援工作带来了难度,但是却也给卓君留了一些可以交换空气的缝隙。也因此,即使救援工作进行了将近一天,才把卓君救出来,但是他并没有被闷死。

    如果埋掉卓君的是泥土的话,那卓君被挖出来的时候,肯定已经凉透了。

    总之,种种原因结合在一起之后,卓君福大命大地逃过了这一劫。而他被救出来的时间,恰恰跟鹏帅被我崩死的时间吻合。所以,我总是怀疑,这一切是不是就是天意,让一个该死的人一命抵一命,把卓君从鬼门关放了回来。

    卓君的身体经过检查,也无大碍,只是被埋的身体多出骨折错位,整个人几乎就瘫了,想养好伤,那可得有一段时间。而且,后面会不会有后遗症,也是说不好。

    不过不管怎么说,人还在,一切就还有希望。

    所以,所有人里面,现在事儿最难办的就是我了。我杀了人,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我以后到底会怎么样,还得听天由命。

    转眼间,时间就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里,因为身份特殊,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被关着,而且,也没人能见我。我知道,张梅肯定已经知道我的事儿了,但是她根本不可能被允许探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担心。

    我成天都在这个寂静的小房间里,偶尔会被带出去审问一些当时的细节。大多数时间都无所事事,所以我也是耐不住寂寞,每天就按照金鹰的训练课程锻炼,再练习彭雨交给我的轮摆攻击。

    这并不是我觉得自己还能再在拳击这条路上走下去,只是我每天实在太过于无聊,而练拳可以让我稍稍慰藉一些,不至于让自己崩溃。

    以后到底会怎么样,我自己也不知道。

    ……

    “二叔,你就帮帮忙呗,那可是我兄弟!”穿着劳改服,剃着劳改头的嘴炮龙在一拳厚的玻璃后面拿着电话筒,挺没六的呲牙说道。

    玻璃对面,龙二爷气得直翻白眼,说道:“我得说多少遍你才能知道,这不是我们愿不愿意帮你办的事儿。你哪个兄弟又没杀人许可证,我们怎么捞他?我们能做的,就是帮他运作运作,看看能不能少判几年而已。”

    “能不判就别判了呗!”嘴炮龙大大咧咧地说道,“当初咱们乡里打死人,不是也没啥事儿吗?”

猜你喜欢: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魔女冕下》 《纸上谈婚》 《不正经侦探指南》 《龙血玄帝》 《穿越到修真世界》 《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