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返回晋平

    黄菲倩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吸溜着鼻子,精致的小脸红扑扑的。
    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呢子大衣,紧绷的高脚裤,白色的皮靴子,围着围巾,是粉红色泡泡的那种。她依然如往日一般俏丽,秀发如鸦,脸白净,像刚剥开的鸡蛋,又白又嫩,一笑,贝齿如编。整个人美得像画上走下来的人儿。我赶忙站起来,揉揉眼睛,然后也很吃惊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她说她和几个朋友一起到海南三亚去旅游,又在鹏市盘桓了几日,刚刚从那边回来。栗平机场是个地方小机场,只开通了两天航线,一条是飞魔都sh市,一条是飞南方市,而且还是逢二、四、六才有一趟,还真巧呢。她问我是不是回家?我说是,也是今天下午一点半的飞机。她很高兴,说真有缘,在这里也能够遇见。她这么一说,旁边就有一哥们不乐意了,插进来,问菲菲这是谁啊,也不介绍一下。
    我这时才发现黄菲旁边还有五个人,三男两女,说话的这个,长得真帅,一头迷乱的黑发,像张信哲。
    经着哥们一提醒,黄菲很高兴地给我和他们做了介绍,说这是陆左,是我们那儿的,这是xx、这是xx,这又是xxx……一圈介绍下来,多的我也没有记住,就记得这个那个帅哥叫做张海洋瞧瞧这名字,多霸气,跟《血色浪漫》里面的男配角一个名字。
    一番寒暄,黄菲问我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我说我凌晨到的机场,懒得去开房间,就在这里凑合一下呗。她说哦,现在都早上9点多了啊。我看外面,天色大亮,果然已经是白天了。目光转回来时,正好看见几个男人、特别是张海洋脸上,有流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这是为毛啊?
    我心中刚一疑虑,就立刻明白了:大概是这张海洋见黄菲待我热情洋溢,雄性生物的占有欲立刻爬上了上风,对我有所不满,然后看到我为了省这么一点儿房钱而在公共场所睡觉,更是不屑。我好笑,我这算不算是躺着也中枪?且不说我跟黄菲没有什么,就算是有,我睡机场又怎么样?想当初,大冷天我还睡过桥洞子呢,那也没啥啊?现在想想,还算是一件真实的人生经历,是财富呢。
    以张海洋为首的这几个男人用居高临下的优越感瞧着我,让我很不爽。
    黄菲问我离下午一点多还早着呢,要不要办好登机手续,托运好东西后,一起去咖啡厅里面喝点东西?
    我说好,反正是一趟航班,一起去。
    这句话一说出口,张海洋面部肌肉很隐约地抽搐了一下。我心里暗笑,你让我不爽一会儿,我让你不爽三个月。小子不是以我为情敌么,我这黑锅背得也累,不如直接揽过来,一起竞争吧,让你小子斗鸡眼。我站起身来收拾好行李,然后说要去洗手间洗个脸,黄菲很热情地帮我提东西,不过她东西也多,看来在海南免税商场也买了不少,大包小包的。张海洋看不过,无奈帮我提着,一脸衰样。
    我一身轻松地去附近卫生间放水、洗脸,精神抖擞地出来,他们已经在南方航空的柜台口了。
    办理好手续,一群人来到了附近的咖啡厅,有热咖啡,也有西式糕点。
    我也饿了,埋头猛吃,一连吃了一份起司、一份巧克力蛋糕和两份三明治,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握着手中的热拿铁暖手。有悠扬的音乐声在店子里飘荡,几个人开始聊天,说起这几天的旅游。我刚才边吃边听,大概知道了他们的身份都是我们县城的公务员,有工商的、有城建的,也有银行的,唯一一个不是公职的,就是张海洋。不过,他是我们县林业公司老总的侄子。
    果然都是天之骄子,幸福感最强的一群人即使是在我们那个国家级贫困县。
    黄菲一直在陪我聊天,她问起我最近还好么?我自然答好,然后又问起上次案件的情况。她说罗二妹已经认罪了,但是还没到公审,就在医院病逝了;王宝松杀害两人、碎尸的事情也已经判定了,然而他是精神病患者,又是被矮骡子所迷惑这当然不能在法庭上面讲最后被送到州神经病院治疗监管。
    聊了一会儿,一个叫做小杜的哥们插嘴了,问我现在在做什么事情?
    我说以前在东官做个体户,现在不做了,还没找工作呢,想回家歇一会儿。他又问我读的是哪个大学?我呵呵笑,说是社会大学。他也呵呵笑,这笑容有些勉强,说社会大学好啊,好多东西都是学校里面学不到的。说完,然后说起自己是xx大学(某名牌大学)毕业的,如何云云。我没说话,他们几个又在侃了,那两个女孩子拉着黄菲,说起包包化妆品的事情。我握着手上的咖啡杯,感觉有些冷了,一口,便将它饮尽。
    通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也看出来了,除黄菲外,这五个人里面有两对情侣,张海洋独身,但是其他人在尽力撮合两人。张海洋喜欢黄菲,但是黄菲似乎对这个大帅哥并不是很上心,若即若离又或者是女性的矜持哦,好蛋疼老套的剧情,偏偏被我赶上了。若是偶像剧,我算是妥妥的反面角色吧。
    难怪这些人不待见我,看他们都是有城府的人啊,如此浅薄的表露,原来是怕我反应迟缓,不明白。
    其实我还是蛮想了解碎尸案后面的事情,毕竟罗婆婆与黄老牙的约定,我当时是做了见证人的。这双方,一个给了我找回朵朵地魂的方法,一个是朵朵生前的父亲,我总是有一些责任的。然而这里人多,除黄菲外,他们都排斥我,想好好聊天,着实难。而且,我总不好让黄菲为了我,跟她朋友闹僵,只有沉默。
    这一沉默,吃得又多了一些,惹得两个女孩子惊奇的看着我这么能吃?
    在咖啡厅耗了一上午,除了我,整体气氛还是和谐的,显然,他们这次旅行的收获很多,各种美美的照片,天涯海角,蓝天白云碧波荡漾,细盐一般的沙滩……到了中午,又去西餐厅吃了一顿牛排,这两顿,都是张海洋付的帐,拿钱包那姿势,帅得一塌糊涂。
    返回机场的途中,我抽空问了一下黄菲她大伯的近况,她说还好,现在身体还好,就是人老了,容易犯困,精神也没以前好了,生意上的事情,大部分都交给手下的人去打理了。我说王宝松呢?她说在医院待着啊,反正有吃有穿的,钱都由他大伯帐上出的,亏待不了他。说到这里,她小心地问我,她大伯中的那个血咒是真是假?我连忙制止住她,说这可开不得玩笑的,这个想法,立刻打消。
    她不明所已,追问。我摇头,讳言,没有再说。
    一点多钟,临飞机起飞之前,杂毛小道打电话给我,说起植物园一案的事情。他说经过警方最终认定,认为是胡金荣私自饲养食人花藤,最后引起的意外事故,我说这事儿日本小子就摘清了?他说是的,我说艹。他道了一声无量天尊,说此事加藤家也花了好大一笔钱去活动,有关部门为了国际影响,也就没有再查下去了。谈完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他在电话那头严肃地说,他昨天闲来无事,心中一动,给朵朵算了一卦,卦面呈凶,让我近期小心一些。
    我哈哈大笑,说你算命的本事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别来蒙我了。
    杂毛小道没笑,他很用一种我从没有听过的平静语气说:“陆左,天下之事,千丝万缕,冥冥之中总有联系。我学艺二十余载,对紫微斗数、面相手相、八卦六爻所知颇深,然而却很少有意为人卜卦,为何?常言道,天机不可泄露,算命的,大多喜欢算过去,而少去推算未来,一则太耗精神,二则有恐危及自身安危。诸葛武侯精研道学,通天之大拿,穷极一生为刘蜀王朝续气而不得,郁郁而死。民间传说,有些小孩能够看见灾难祸害,出言让家人乡亲避了祸,自己却化身为石头树木,这样的事情也多。
    我道行浅,摆摊算命全凭经验,然而真正用道术去推衍的,不多,但是朵朵却实在是个让人牵肠挂肚的家伙,心不由己。言尽于此,你务必小心。”
    我郑重点头,越发觉得自己应该精研起《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上的所学,成为一个真正厉害的人。
    借助金蚕蛊、朵朵这般外力,若不巩固自身的修为,最后我的下场,并不会比罗二妹和我奶奶这样好过几分,甚至会更加凄惨。这件事情,我理应有所觉悟,并且要积极去改命。
    南方至栗平的飞机航班下午一点半起飞,是小飞机,总共没有多少人。黄菲她们一伙坐在前面,我坐在了后面的位置。因为不喜欢张海洋这些人,我也懒得去前面凑趣,就在后边眯着眼睛补觉。飞机在云层里面穿梭,山峦水脉全部都变得很小,我心中暗动,感觉跟法门里的某些语句十分契合。我把舷窗的帘子拉上,把朵朵放出来,她是灵体状态,别人看不见。
    她很惊奇地玩了一会儿,然而九天之上,却极为虚弱,没一会儿就闹着回槐木牌中歇息。
    一个半小时后,飞机抵达了栗平飞机场。
    过检票口,我发现有一个三四岁大、长得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在直勾勾地看着我。他的眼睛黑而亮,宝石一般明亮,旁边一对中年夫妇拉他走,他不肯,结结巴巴地说“姐姐、姐姐……”他母亲冲我抱歉地笑了笑,然后回来跟儿子说不是姐姐,是叔叔。小男孩直嚷嚷,就是姐姐,就是姐姐嘛……我心虚,知道这小孩儿也许在飞机上,能够看见朵朵,没理,赶紧走开。
    当时没多想,哪知后来我们还会见面。

猜你喜欢: 《[红楼+剑三]毒霸天下》 《古代农家的家长里短》 《欧皇的无限世界之旅》 《谁主风流:情长路更长》 《我是阎王之厨皇至尊》 《重明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