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溶洞子里的内脏

    天阴暗,有雾萦绕,风吹来,卷起薄雾纱。
    我们继续前行,前面的向导在讲,说这个天气,蛇虫鼠蚁都冬眠了,最好了。要是到了春夏交替的时候说要来,鬼都不敢过来,蛇太多了,走着走着就从书上面掉下来,缠着脖子。这个向导姓金,是个近五十岁的汉子,镶了一个金属门牙,脚步如飞。听王干事介绍,说是中仰村的村民,经常进山采药材和蘑菇。
    我问那个金向导,说这雾是怎么回事?
    他说不晓得,后亭崖子向来多雾,可能是这里潮气比较大。不过放心,这雾没事,不是你们想的瘴气。他进山四十年了,经常见到这里有雾,不妨事。我心中一动,说你看过矮骡子没有?他问你是说矮老爷?我说是啊。他说没碰到过真的,但是碰到好些个事情,莫名其妙的,但感觉像是矮老爷做的。
    他敬神,晨叩首晚烧香,不乱讲话,也不怕。
    他带着路,我们从崖间的谷道中走,过到了后亭崖子下面,好茂密的林子,都到了冬天,还有一丛一丛的绿色灌木在周围生长,地上有青红色的果实拇指大,反季节生长。金向导说这是蛇萢,有黑紫色的、黑红色的,也有艳红色的,被蛇舔吃过,沾了唾液,有毒。我们再往前走,看见雾霭中有一把绿色巨伞出现,高二十多米,两株相连,盘根错节,如华盖。
    马海波把李德财拉过来,问他这里是不是就是那株千年古树?
    李德财说是,那个溶洞子就在这株大榕树的后面的坡前。目标就在眼前,我们就再次加快脚步,来到大树下,枝繁叶茂,浓荫蔽天。李德财这会儿开始发抖了,牙齿都在打颤。马海波问他怎么了,他说他害怕。我说怕个毛,扯了一张黄纸符,贴在他胸口上,说不用怕,我这里有定魂符一张,可以保你性命。
    他听完,这才好转了一下,跟上前,和那个向导一起带路。
    马海波问我那东西真的是“定魂符”?
    我笑了笑说怎么可能,李德财这人胆小,我只是给他一个信心,不要坏了事才好。
    穿过大榕树的树叶区,我们来到一个背阴的山坡前,那里有一个溶洞口,周围藤蔓爬附,绿色低垂,露出的黑洞大小正好够一个成人正常通过。洞口旁边有一个水坑,直径两米,看着像是个深潭,水是绿油油的,好象长多了水藻。吴队长一声令下,战士们立刻警戒,各自持枪对准洞口。我问李德财这洞有多深,他摇头,说不知道。
    我说不是土洞子么?怎么又变成了溶洞了?
    李德财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话。
    我又问里面那一群矮骡子大概有多少个,他也不知道。这些都是之前了解了的,马海波和吴队长商量,说要派人进去。
    为什么不放毒气呢?
    首先这毒气是严格管制武器,乡下地方不可能弄到;其次即使有,这溶洞也不知道有多深,万一有其他通风口,也是白瞎。矮骡子是夜间行动的生物,不喜光,这个时候,应该正是它们睡眠的时间,拿着枪,应该不怕。派谁呢?派的是四个武警战士和一个干警,马海波和吴队长领着其他人在外面压阵。
    马海波逼着李德财也要进去来路,李德财直摇头,不肯。他一到了这里,浑身无力,脸发白,十来度的气温,他愣是豆大的汗珠滴滴答答流下来。争执了一会儿,那个吴队长看着我,说陆顾问不是这个方面的专家么?要不然让陆顾问进去瞧瞧?这几日马海波对我十分客气,而我却又没有展示出相对应的能力,这一点让这个青年军人有些看不过去,总认为我在招摇撞骗。
    我说我去可以,给我一把手枪。
    我敢说这话,其实还是有一些把握的。矮骡子有几个厉害的地方,最厉害的莫过于幻术,几近真实,心志不坚者易被疑惑;其次这些家伙,各个敏捷得像猴子一样,一蹿就是好几米,最后,矮骡子还擅长养蠹虫,驱虫攻人。而我由于有了金蚕蛊和朵朵,不太惧幻术,身手也好,金蚕蛊有一种厉害的气息,普通蠹虫不敢近身。这伙矮骡子屡次杀人,玩得太大了,而且在我家乡,我自然想着除掉它们的。
    再有,之所以答应这么痛快,是因为看着他们的武器眼馋,我想着玩一玩枪。
    吴队长问我,会开么?
    我除了以前读书时军训打过三发靶,其他时间哪里玩过这些,但是我算得上一个伪军迷,多少也知道一些,于是梗着脖子说当然。他疑虑地看了一下我,然后征求了一下马海波的意见,从腰上拿出一把黑色手枪,是六四式。他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没有递给我,说他自己去吧。我白高兴一场,蹲下来发糯米。
    之前已经跟他们讲过的一些遏制矮骡子的方法,最管用的当然是用糯米来撒。
    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不能够用科学来解释的,比如糯米,这只是一种粮食,地里生土里长,蒸着吃很黏牙,但很香,如此而已,然而当它撒到了矮骡子等阴物身上,却能够令这东西全身溃烂冒烟,真是神奇。
    尽管没有枪,但我还是跟着吴队长和另外五个人一起,提着手电进了洞。
    外面白天,然而一走入洞中十几米,整个空间骤然黑了下来,也回暖,温度提高好几度。这是普通喀斯特地貌而成的溶洞,洞高两米多,洞壁上面是岩石,摸上去干燥。因为之前讲过了矮骡子的凶狠厉害,我们七个人都在嘴里面嚼着甘草,慢慢走,也不敢发出动静来。走了几分钟,出现了一个岔路口,几个人集中讨论了一下,决定用粉笔作个记号,然后集中往一路走。
    选左选右的时候,吴队长看了我一眼,说既然叫陆左,那么就走左吧。
    继续往前走,洞里面越来越黑暗了,这种黑是粘稠的黑,仿佛能够把手电筒的灯光吞噬。我们一路走了十分钟,遇到了三个岔路口,吴队长都说往左走。一直都到一个地方,突然前方传来细细索索的声响,这声音出现得很突兀,所有人立刻停住了,没敢前行,拿着手电筒往前面声源处探去。
    光线一照,立刻有一道黑影倏地横空跃过,往前面跑去。
    “追!”吴队长低喝着,持着枪就往前面冲。其他人紧紧跟随着,一时之间甬道里脚步声凌乱。追了十几米,前面的空间豁然一下子开朗起来。不知不觉,我们跑到了一个近两百平米的大厅里面来。大厅中下有石笋,上有倒柱,滴滴答答的水声被回声传来,当我们收住脚步的时候,一下子就变得很响。
    五六把手电筒四处照射,却再也没有见到那道黑影的存在。
    我把视线放到了岩壁上面,那上面并非灰白的岩石,而是刻着许多粗糙的壁画。这壁画用石头磨制,有黑有白,线条简陋明快,千奇百怪,或横或竖或圆弧,一点也不拘泥于形状,我仔细地打量,感觉这面图案好像是在讲述一个繁荣的部落(或国家?),生活、劳动、祭典,打猎……里面描述的人很古怪,小小的,三只眼,额头上的眼睛被刻画成方形。壁画上有貌似祭祀的一部分,无数小人儿跳进烈焰里,灵魂升华。
    我又照那边墙壁,发现上面是支离破碎的蜘蛛网状物,有无数小圈圈在中间的空格中,显得很古怪,地下掉落了一地的块状物,像是石灰结块。
    正打量着,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叫,这叫声尖厉而凄惨,让人心中顿时一阵毛骨悚然。我立刻看过去,发出这声音的是一个小战士,他在大厅中间,而在他前面,是一个天然的大石头,像个桌子。所有人立刻围了过去,小战士指着桌面上的东西,哆哆嗦嗦地喊道:“心……是心!”
    我往桌子上一看,原来那桌子上,居然放着好些个干枯萎缩的器官,黑色的浆汁变得粘稠、干燥,这些器官有心脏,有肺叶、有胃……当然,从视觉效果来看,都是一些黑红色的肉块。吴队长走过去,抽出一把刀子,用刀尖挑了挑,很疑惑地说“……是人的内脏!”
    他好像看到了什么,刀尖插入了从左往右数的第四块,插进去又拔除来,回过头来给我们展示他的刀尖,我们凑过去一看,刀尖上有明显的稠浆黑血。
    才死不久……
    唯一的警察突然喊道:“被李德财杀死的那个死者李江,他的肾脏和部分肺叶不见了,我们刚开始还以为被他给吃了,这个莫非就是……”
    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从那边的通道又发出一道尖厉的吱吱叫声来。

猜你喜欢: 《禁忌归来》 《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 《万界武道馆》 《穿成一只怀孕凤凰》 《高富帅的正确养成方式》 《史上第一的冒险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