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和解离去,道蛊双双诅咒(为焰阳高照加更)

    当晚我们返回江城,找了个酒店住下。
    第二天,我便接到了奥涅金的电话,他首先对我昨天的遭遇表示了抱歉,说他们都是被那个死泰国佬给迷惑的,现在回想起来,觉得真的是太对不起我们了。他老板也很后悔被蛊惑,说今天晚上如果要是方便的话,给他们一个机会,到林泉会所,老板给我们摆一桌压惊酒,再当面赔礼道歉。
    我望着杂毛小道,他点头,我便说好,晚上一定来。
    挂完电话,我忍不住问杂毛小道,他那大师兄到底是何方人物,居然有这种本事?一夜之间,奥涅金背后的段叔立刻变了脸,热情得我们跟他多年的朋友一般,让人心中好不适应这得有多大的能量啊?
    我很好奇,不过杂毛小道显然不愿意提及,只是说这位师兄,现在居于某个领导岗位上,从上面打了招呼下来,段天德自然听到。段天德这人,对于没背景的,他是无所不在的神,有背景的,他便是最真诚的朋友人生就像许多猴子在爬树,从下往上,看到的都是红彤彤的猴子屁股;从上往下,看到的都是真挚的笑脸。
    我无语,这句话虽然粗俗,但是似乎道尽了人生的许多道理。
    不过既然如此,便不担心在路上又被人追杀了,我们下去吃了些肠粉,然后去还车。昨天闹了一番,这辆比亚迪有些惨不忍睹,我也懒得去找保险公司,提供什么证据赔付,在与租车公司的报价员核对完赔偿款项之后,付了钱,离开。
    白天的时间里,我们也没有去别的地方了,返回酒店的房间。
    萧克明身体硬朗,被上刑倒是没有遭受多大的表面伤害,但是被巴颂强灌了控魂降的引子,其中的罂粟鸦片膏,是依赖性的毒品,而且量大,方法神秘,让他上了瘾。他找时间把巴颂的血衣烧了,合水服下,算是解了控魂降,然而毒瘾却无法消除。中午的时候,他就莫名的焦躁不安起来,流泪、流汗、流鼻水、寒战、打冷颤、抽筋……
    各种症状都浮现出来,不过他却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不理身体的各种不良反应,盘腿打坐,不一会儿,居然入定了。
    好神奇的家伙。
    虽然我没有这一种经历,但无论是电视上、书本上还是生活中,见过这类的瘾君子,无论多么铁骨铮铮的汉子,也会被这鬼东西折磨得颓废,甚至连一点儿尊严都不会有。但是杂毛小道这般表现,却令我刮目相看。
    真男人!纯爷们!
    我跟马海波通了电话,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问问他的意见,虽然他远在千里之外,也仅仅只是一个小小县城的刑警队副队长,但毕竟是体制内的人,多少也知道些。马海波沉吟了一会儿,说他也没有什么好法子,既然我那道士朋友的朋友已经出面解决,那么最好不过毕竟在国内,很多事情都比较复杂,不要冲动,要克制。
    挂了电话之后我又跟黄菲通了电话,腻了一会儿,心情舒缓了不少。
    拉上窗帘,我开始召唤金蚕蛊,没出来,在养伤中给我挡子弹那一击时,它也被震到了,需要在我体内温养几天。然后我取下槐木牌,把它举起来。这个牌子陪着我有小半年了,已经被我佩戴得油光发亮,我抚摸着上面的纹路,开始尝试着沟通里面的朵朵。事实上我昨天回来,洗完澡就开始一直呼唤她,可是却一直没有反应,太累了,居然就睡着了。
    这一次依然没有成功,我心中又多了一丝担忧,不知道乖乖的朵朵是否依然还在?
    虽然心里冥冥中依稀有些牵挂,知晓无事,但是没见到她,联络不上,我就有这许多的忧愁。唉,这两个让我牵肠挂肚的小家伙,居然在同一时间悄无声息了,这怎么能够让我不难过。心中难过,就越发地痛恨起那个叫做段天德的家伙来……可惜,便如同杂毛小道说的那样,人生要想让自己过得好一些,总是需要妥协的,我不能为逞一时之勇,图一时之快,就把承担朵朵、肥虫子和父母、黄菲的责任,给轻易撂下。
    但是我越想越不舒服,闲着无事,我想到了十二法门中的禁咒一节。
    禁咒的定义是以真气、符咒等治病邪、克异物、禳灾害的一种法术,相同手段的还有诅咒。实际上,这是一种怨气的宏观联系,关乎于神秘的气运一说,普通人诅咒别人,只图一个心里爽快,然而那些能够掌握“炁”、或者其他相同说法东西的巫师,如果有着当事人生存于世的某些信息(譬如头发、指甲、生辰八字等等),便能够将其联系起来,让其疾病、霉运缠身,直至死亡。
    厉害的巫师,甚至不用借助蛊毒,便能诅咒成功这也是灵降头的部分手段。
    明的不成,我还不能来暗的?
    当天晚上我们在上次见日本人加藤的那家高档私人会所,参加了段叔邀请的压惊宴。参加宴席的段叔一方有三个人,段叔、朴志贤和一个满头银发、体型肥胖的外国老人。这个老外就是一直和我联系的奥涅金,传说中的克格勃。杂毛小道是个久趟江湖的人士,呵呵地与段叔、奥涅金委与虚蛇,相谈甚欢,竟然好得跟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一样,风轻云淡,简直把我佩服得要死。
    我依旧是大吃大喝,不理会这些人的应酬,只是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干杯中,才说几句应景的话语,嘿嘿的笑。
    席间段叔道完歉后,便一直埋怨杂毛小道,试图探寻他背后到底是什么人物,杂毛小道只是顾左右而言他,不说话,故作高深。
    那个叫做朴志贤的私人保镖,依然是一脸冰冷,好像是个面瘫。
    这一顿气氛僵硬得让人难以下咽的宴席,我居然吃得有些撑,走的时候,我还特意松了一下裤腰带,多宽了一颗扣子。段叔封了个大红包给杂毛小道,他也不看,直接收到袍子中,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离别的时候,杂毛小道还提出,他有些想夜总会那两个乌克兰大洋马了,段大笑,立刻打电话给杨经理,让他安排那两个妞给萧大师陪寝的事宜。
    离开了会所,自有安排了的车子送我们直奔位于口岸的夜总会。
    车里面有司机,我也没说话,此刻却想起来,我给夜总会的安保主管刘明下了二十四日断肠蛊,却忘记了给他解开,我也是昨夜昏了头,若不是杂毛小道提出来到夜总会一游,我手上只怕是又多了一条性命。
    虽执利刃,但是却不能妄下杀伐之心,不然,瓦罐终将井边碎,将军难免马上死,争斗之心、暴戾之心太多了,自然会死于非命。养蛊一道,终究不是正途,下场悲惨。
    我不问,杂毛小道却在进夜总会之前告诉了我,佛有欢喜,道有双修,他自成年后练有一功法,需要和异性一起练习,反复操练方能成事,如今他中了毒,这毒并不是普通的毒药,而是依赖性的毒瘾,直接作用于精神,他怕自己忍不住诱惑,投降了,需要找到另外一种手段来转移注意力……
    他说得天花乱坠,但是我有理由相信,这哥们,纯属好色。
    进了夜店,自有杨经理接待,杂毛小道如同鱼入了大海,鸟翔了天空,欢畅无比,给人看着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而我,则偷偷跑出来,给可怜巴巴看着我的刘明解了蛊。刘明告诉我,他既然泄露了段叔的信息,便不能再待在这儿了。他这些年,也存了一些钱,要回老家了。他是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人,那里三江横立,密林迭出,是个好玩的去处,但是穷。他回家,看看能不能改变些家乡的面貌。
    他还邀我有空了,去他家玩。
    在他们那里,也有巫师神婆,很灵验的那种,也有好多稀奇的传说,神奇无比。
    大胖子魏沫沫在旁边守着,看我,一脸的憧憬,说他老娘就是个神婆,早先以为是迷信,这回他信了,准备回家去,找他娘学艺,只是,他们那儿这职业,传女不传男,不知道成不成……其实,他更想跟我一起闯荡江湖。我很遗憾的告诉他,现在木有江湖了,鱼儿都上了岸。如若有缘,以后自当相见。
    当夜,我们依依惜别,洒下不知道多少“英雄虎泪”。
    次日,我和杂毛小道到下关汽车站乘车,先返回东官。路上他一直在闭目养神,快过虎门大桥的时候,我看着漫长的桥面,回过头来,突然看到他睁着眼睛瞪眼看我。我奇怪,问怎么了?他枯黄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润,问我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
    我说我是好孩子,听不懂他讲的是什么意思。
    他盯着我,问昨天见到段叔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鞠躬、没有握手,反而是大尺度亲热地相拥在一起?是久违的亲人重逢么,还是基佬心中对于中老年成功男士的钦慕之情?
    那么做,其实是为了拿段叔的头发。我不解释,嘿嘿笑,说你懂的。
    他也嘿嘿笑,说他昨天已经给段叔下了一个“驱运咒”,诸事不顺,兄弟离心,问我又是弄哪样?我羞涩一笑,说我是个没经验的人,这个是我的处女咒,书上说能够使体内酸碱平衡紊乱、内分泌功能失调,导致两块猪腰子出状况……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都是下雨天打孩子,管杀不管埋。
    我们两人惺惺相惜地对望,彼此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英雄情怀。
    无论这世间如何混浊,我们自守着心中的一片洁净天地。
    回到了东官,我特别想念阿根,也没有回两个住处,直接带着杂毛小道,跑到饰品店去找阿根。因为路上已经联系好,所以他在店子里,一见到我,便兴冲冲,拉着我,说带上春节留守的店员们,一起去搓一顿,吃大餐,他请客。而再次见到阿根的我,却没有如他一般的兴奋,而是和杂毛小道对上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深深的担忧。

猜你喜欢: 《白银纪元》 《苗疆蛊妻》 《盒子里的末日》 《梦幻西游之盖世英雄》 《吞天大熊猫》 《美漫之亚魔卓装甲》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