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清溪水兽(为指间_加更)

    岭高密险,林海深处,云游雾绕,这里据向导老姜说,名字叫做爬窝沟子,已经属于原始森林地带,除了少数采药人,一般都很少有人会来,即使是他,也只是听老人说过,并未真正来过。山间本无路,尽是些野兽踩出来的小道。我们找了好久,这才找到一条通往沟底的通道。
    这时候老姜突然提出来,说下面恐有蛇,不行,不能下去。
    三叔蹲在路边,看着一颗被砍出两道白印子的小树,回头问为什么不去?下面有蛇么?不是吧,那些长虫子,现在只怕是在冬眠,顾不上我们吧。
    到底什么缘由,只管说来。
    老姜看着下面的深沟,杂草、藓蕨和荆棘布满了这个山体,有小溪静静的流动声传来,安谧得像天上的人间,他吞着口水,说他记起来了,爬窝沟子是个险地,他认识个朋友,他爹便是死在这里的。怎么死的?万蛇噬心,收尸的时候,只剩个骨头架子了,好不凶险?老辈子人讲过,这里住着神农爷爷,这些蛇,都是给神农爷爷守墓的呢,不能下去。
    我们笑,神农是谁?所谓的炎黄子孙,他便是传说中的炎帝,中国的太阳神,三皇五帝之一,几千年前的人物,据说曾在山东曲阜建都,世号神农,也是中国古代的医学和农业之神。虽然听说神农尝百草,来过此处,但若是牵强附会地说,神农墓便在这神农架中,我想曲阜人民肯定是第一个不答应的。
    三叔说别扯这些,再加一万行不行?行就下去,不行你走,我们自己下去。
    老姜吭吭哧哧考虑半天,羞答答地答应了。
    我本来对这个老实的湖北汉子,还有一些敬意和好感,但是立刻被他坐地起价的行为给磨灭得全无。顺着小道往下走,一路陡峭,多收了钱的老姜便十分卖力,走在前面,拿着猎刀砍着杂草,帮我们清理出一条路来。那条土狗上蹿下跳,也忙活得不亦乐乎。不过它并不敢靠近我,远远地看着我,避开去。
    这动物倒是蛮敏感的,只不过不知道是因为朵朵,还是金蚕蛊。
    或者两者都有之。
    其实走下这条路,看到路边堆积的树杈子和荆棘,便能够很清楚地发现了最近有人也从这里下去过。这个发现很让人兴奋,但是却也让人心中的天平,在失望和希望中持续起伏,心中更加忐忑。老萧他三叔是一个对中药有着研究的人,所以一路下来,不断地跟周林还有我们讲解路边一些植株的特性,哪些可以做草药,那些有用什么用处,不厌其烦,边走边说,讲的很详细。
    遇到品貌佳的,他便收在囊中。
    我这才知道,周林之所以跟过来,主要还是现在在带他的师傅就是杂毛小道的三叔萧应文。
    足足花了大半个钟头,我们才来到了谷底处,这里有一条小溪,我们在溪边的鹅卵石滩上找到了一堆没有余温的篝火。摸了一下,怕是有几天时间了。昨天又下了一些毛毛雨,湿漉漉地,更加找寻不得。除此之外,我们还找到了一些食物的塑料袋包装、方便面碎屑以及一只棉袜。周林问小舅应该来过这里吧?三叔点头,说应该是,再找找,看看能不能够有什么发现。
    于是我们四处找寻,我沿着河边的石子看,想着这一条三四米宽的小溪,有没有跑到对岸去的印记。
    过了十分钟,老姜在二十米外的下游朝我们喊,让我们过来看看。
    我们连忙走过去,围上去,只见到在溪边的浅泥上面,有着几只脚印,像是人的,但是要大一圈,有尖锐的爪子。我蹲下身来,仔细地看着这脚印,试图找寻一些蛛丝马迹出来。然而也许是下雨的关系,眼睛里除了如一块碧绿玻璃的小溪外,便都是些白色的、青色的鹅卵石,哪里有些什么玩艺?
    三叔也到处搜寻,试图找到自己老弟留下的标识记号。
    还是周林眼睛尖,他从一处溪边的树枝处摸出一些灰色的毛发,然后拿到了我们面前的展示。我们聚拢在一起来,商谈这是什么东西的毛发?几个人都倾向于是猴子之类的哺乳动物,毕竟神农架地区的猴子真不少,比如金丝猴,便是濒危动物。然而老姜却莫名其妙地惊恐起来,他哆嗦着,说什么金丝猴啊?这分明就是神农架的野人,一定是的。
    神农架野人?这东西倒是鼎鼎有名,远至00多年前,著名诗人屈原便留下了《九歌·山鬼》一诗,对这东西进行了描述,建国以来的六十年中,至少有400多人就曾亲眼目睹过神农架野人,可是至今为止,却没有任何一个组织机构或者个人抓住过活体,喧嚣尘上,却始终没有有力的证明,倒是给这个林区多了些奇幻、神秘以及引人入胜的吸引力。
    老姜这么说,周林反而是兴奋了,他说怕什么怕?不是还好,若真是,便直接将它们捉了,到时候媒体一曝光,你们这儿就大大出名了,而且我们还能够大赚一笔。老姜惊恐地看着周林,说你怎么能够这么说?野人是什么?是山林里的宠儿,山神爷爷的看门人,若是被你逮住了,那以后他哪里还有好日子过?
    到时候,只怕还没有出名,人就不知道死成什么样了?只怕是骨头渣滓都泛白了哦!
    老姜一提到山神爷爷,我心中就是一跳:又一个山神爷爷?倘若是普通的山精野怪,我倒也是不怕的,但是若这神农架野人,跟矮骡子一样,又能迷惑人,又能够驱虫,那我不管别人,自己先退了。我便问起为何说野人是山神爷爷的看门人……你一会儿神农炎帝,一会儿山神爷爷,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周林说也是,钱已经加了一次,再也不能够加第二次了,钱难挣,屎难吃,天下间哪有这样的好事?
    既然已经下到了谷底,老姜也是骑虎难下,只得唠叨,说先讲好,你们莫要乱骂人,心中要对这山里面的东西充满敬意,别胡乱讲话,免得触怒了山神爷爷。我们见他这么说,便给他一个台阶下,说好嘛,好嘛,哪个脑壳坏掉了,没事乱骂别人的坏话?
    老姜把土狗拉到了火堆前面,嗅了嗅,然后松开它,它便像一道黄色的线,一路边叫边往上游的一个地方跑去。老姜便去追,说那狗曰的,定是有了发现,才跑得跟撵兔子一样快,走,走,跟上。
    我们就跟着跑,沿着溪水往刚才来的上游而去。
    那狗一直跑到一个转弯的尽头,然后朝着一株倾倒的大树狂吠。这株大树主干足足有十几米长,四人合抱宽,横跨在小溪的两端,树干漆黑一片,让人看不明白。倒是三叔跑上来摸了一摸,说是槐树,老槐了,上百年,结果给雷劈中了,嗯,不久,应该在最近的一段时间。
    他又闻了一会儿,说这是什么味道?
    他这么一提醒,我立刻反应过来了,这边的空气里,有一种很浓重的臭味,是肉类腐败的气味,是尸臭味,熏人鼻子,直叫人胃中的食物都要翻腾起来,想呕吐。当然,这也仅仅只是一种想法而已,类似的味道,我不知道闻过了多少,久了也就习惯了。
    我们循着味道,翻上这颗大树,还没看到什么,就听到空中有声音在喊:“艹,真晦气!真晦气!”
    是虎皮猫大人这只肥鹦鹉在说话,它刚才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会儿却又钻了出来。
    我们一听这话,便知道定然不会有什么好玩意,翻过树干,往下一瞅,只见在离溪边四五米的草丛中,平躺着两具赤裸的尸体,一男一女,全部都没有头,四肢的手掌和脚掌也全部都不见了,白花花的,肚皮处,从脖子一直到下体,被人为地剖开来,皮被剥去,露出血肉模糊的人肉,以及空荡荡的胸膛,里面的内脏全部都不见了,前两天有下雨,将这尸体给浸泡得皮肉发白,一地的血呈半凝固状,像菜市场的猪红。
    这两具无头尸体上面,有着白花花的蛆虫在翻滚。
    冬天,依然有一团的苍蝇在萦绕,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黑色的尸蹩与蛆虫争食着,空中还有乌鸦聒噪着,发出让人丧气的叫声。而不远处的荆棘草丛中,发出细细索索的爬行声,似乎是刚刚从这场饕餮盛宴中离去的食客发出。
    呃周林再也忍不住了,跪在了树干上,朝下面大口大口地呕吐着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的食物,这些食物经过胃部超过六个小时的处理,变得酸臭不堪,与那飘散过来的尸臭混合一起,尤为难闻。向导老姜再也忍不住了,滚落下树去,手撑着树干,与周林成为一对难兄难弟,吐个畅快。
    我、杂毛小道和他三叔三个人站在树干上,有和缓的风,携着尸臭吹来,面不改色。
    这两具,是谁的尸体?
    正疑问着,突然一直在树干这端狂吠的土狗呜咽了几声,然后我们听到水花翻腾,急忙转身过去一看,只见那只土狗被一条近两米多长的黑棕色怪物咬住了脖子,一下给拖了下溪水里去。
    那怪物体表光滑,布满粘液,四肢短扁,近一米长的圆尾巴搅动浪花,往下面一沉,浑浊的水便把它的身影给淹没住。

猜你喜欢: 《本王不吃软饭》 《至高运薄》 《海贼之超级卡牌系统》 《江湖妖孽传》 《独占韶华》 《公子的落魄天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