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敞口石厅

    “金子,金子……”
    老姜急忙爬上树干,不要命地朝溪水边跑去。可这时哪里还有那条叫做金子的土狗半分的影子?只见浑浊的溪水里,一股一股的红色鲜血冒了出来,将半条溪水给染红。水下一阵异动,老姜气不过,捡起拳头大的鹅卵石,就往溪水里丢去,杂毛小道毕竟见识多,大喊老姜快过来,别扔了!
    老姜不信,还扔,三叔一个飞跃跳下去,正在这时,那怪物又张着大嘴从水里蹿出来,朝老姜咬来。“砰”的一声响,老姜被三叔狠狠地甩开两米,重重地跌到了草地上,哎哟一声,直叫唤。
    三叔一个回身转,避过那腾过来的怪物,步子像跳舞一样往后滑开,手往怀里揣,然后刷地一掷,一道红线,正中那头怪物的背部。那怪物吃痛,立刻发出“嘤嘤”的叫声,带着伤又蹿回了溪水里,咬着浮尸而起的土狗金子,又返潜下去。
    这溪水,平缓的地方一两米,深一些的,三米多,一会儿就不见了。
    我们纷纷跳下来,杂毛小道扶起惊魂未定的老姜,问没事吧?
    老姜呜呜地哭,偌大一个汉子,哭得跟个孩子似的。
    吐完的周林心里厌烦,说哭什么哭,大不了,这狗钱赔你便是。老姜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冲过去一把抓住周林,说老子好稀罕你的钱啊,老子稀罕死了!你要能还我家金子,给我一座金山我都不换,我家三崽要是知道金子不见了,他会跳河的!
    我默然,不知道老姜是在为金子的感情而哭泣呢,还是为了能够多讹一笔钱。
    不过看他说得这般情真意切,一把的鼻涕流着,我宁愿相信他是真的。
    我看向了凝视着开始变清澈溪水的三叔,敬佩地说三叔的飞刀真是厉害,比得上枪了。他摆摆手,神情有些严肃,说哪里,普通人拿一把枪,便能杀人,我这手艺,需要磨练上三十年,才有一定的准头还有,我这不是飞刀,是飞镖。我点头说哦,心里面却不由自主地拿凤凰古城遇到的飞刀,作比较。
    说实话,论犀利,还是那一把飞刀厉害。
    有杀气。
    这边吵着,三叔说完话便翻上树干,拿出一张白布蒙上面部,又拿出一对橡胶手套,穿上,然后朝那两具尸体走去。他走到跟前,挥手赶走苍蝇,然后仔细地翻看起尸体来。他看的很认真,也很入神,仔细地检查着。过了五分钟,他到溪边把手套给洗干净,然后过来,很严肃地看着我们。
    杂毛小道问那两人是谁?
    他心中十分的紧张,好在三叔很快就给出了答案不是他小叔!
    但是,这两人却很有可能是小叔的三个同伴之二。
    他之前仔细问过留在县城医院的那位驴友,得知随行的四个人里面,一个是本地的向导,还有两男一女,女的矮胖,两个男的一个瘦弱、一个高壮,这两具尸体的特征,跟那个矮胖女和瘦弱男的体态很像,当然,这只是初步判断……反正不是他小叔,因为他小叔屁股后面,有一个弯月形胎记。
    这两具尸体,仅仅只剥了胸前的人皮,臀部还在。
    我们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本来死人是件难过的事情,但是死的是素未谋面、不相识的人,那么心中的哀伤便几乎没有,只是会觉得有一些可怜罢了这是人性的共通之处,所谓的“死道友不死贫道”,便是如此。周林提议要不要将这两人入土为安,三叔说不用,不要破坏现场证据,回去还要报案的。
    现在我们的关键任务是要找到老萧他小叔他两个同伴都遇害了,凶手还从容地割去死者头颅、剁去手脚掌、剖开胸膛、剥皮……这一系列的动作没人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唯一可以想象的是,他小叔必定相当危险,而这危险,或许已经静静地潜伏在这里,等待着我们。
    我们都拿出了猎刀,握在手里紧紧攥着。
    三叔说越过尸体继续走,前面应该还有事情发生。我们往前走,可向导老姜却不干了,他说他要回去,把钱结给他!三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为什么?马上就到了。
    老姜不情愿,说太危险了,这里都死人了,跟着下去,说不定也会死的,他是来赚钱的,不是来卖命的。他说我们触怒了山神爷爷,黑雾降临,要死了,都要死了,他可以只要一半的劳务费,他要现在就走。
    他情绪很激动,手一直在挥舞着。
    杂毛小道冷笑,说你可以走,但是为什么不想一想,若真的有鬼,有野人,它是会挑一伙人下手,还是会挑一个人下手?他说完,把肩头上的背囊紧了紧,朝前走去。三叔也走了,没理他。我和周林也是,越过草地上发臭腐烂的两具无头尸体,朝上游走去。
    没走几分钟,老姜挥舞着猎刀跑了上来,喊等等,等等,你们这帮狗曰的,肯定是串通好了的,故意给老子下套。他嘴里面嘀咕,但是却还是赶了上来。杂毛小道哈哈大笑,说老姜,你这样就对了,回去给你发双份钱,怎么样?
    老姜愁眉苦脸,说你娃儿要是记住,就好咯。
    三叔是个跟踪辍行的高手,往往能够根据地上或者林间的一点儿蛛丝马迹,便能够找到前进的方向,我们往前走,又在平缓的地方趟过了小溪,继续往对岸的上游走去。我问杂毛小道刚才水里面那条比鳄鱼还凶猛的怪兽是什么?看样子他和三叔都明了于胸,并不奇怪。
    他笑着问我知不知道大鲵是什么?
    我摇头说不知道,他又问那知不知道娃娃鱼呢?
    我一惊,忍不住说我靠,那两米多长的家伙是娃娃鱼?天啊,我们那里也有啊?但是哪里有这么大,最多才几十公分,也温顺得很,你哄鬼吧?
    他摇摇头,说我被这名字给骗了,这大鲵,是肉食性动物,生性凶猛,喜欢夜间在滩口石堆里守株待兔,突然袭击,不咀嚼,囫囵吞下,最奇特的是它不进食两三年都不会死,但也暴食,吃一顿可增加体重的一小半儿,没食物时还自相残杀,厉不厉害?而且通常的大鲵才一米多,这条两米多,背部一条黑纹龙,反常必为妖,说不准,它便是成了精的。
    我被他说得一阵心寒,想想刚才从前面趟水过来,要是这家伙突然蹿出来咬一口,那我不得挂了啊?
    杂毛小道回过头来,咧开一口白牙笑,说忘记告诉我,这大鲵的报复心,未必比那矮骡子弱多少。
    我们走了二十分钟,一路上小径湿滑,几乎每个人都跌倒好几次,尤其是周林,小白脸都摔成了王二小,蓬头垢面一身泥。天阴了下来,黑云低沉,像倒扣的碗,将整个天幕笼罩,飘飘洒洒下了一些小雨,我们正打算找个大树下歇着,避避雨。谁成想“轰隆隆”,突然又打起了雷来。
    从西边处,一道闪电划天而来。
    三叔突然就紧张了起来,朝我们所有人喊,说快往前跑,快往前跑,谁都不要停在树下面,也不要开手机。他大踏步往前走,看着天上的雷鸣电闪,大自然的威力让我们都胆寒,也顾不得思索为什么要往前跑,一个劲地迈步,落脚都朝有草和黑苔癣的地方踏去。一直跑,雨越来越大,三叔突然往左一拐,朝另外一条小道跑去,我们跟着,感觉雨越发大了,劈头盖脸的浇下来,
    我体力好,跑到了第二,就像读书的时候长跑1000米,盯着一个人的后背心,就只管跑。
    突然三叔一停,我刹不住车,一下子跟他撞在一起。
    他扶住我,说到了,现在这里避避雨。我这时才发现我们跑到了一个敞口的山洞里来了,杂毛小道、周林和老姜都跑了进来,外面的雨几乎跟盆浇瓢泼的一样,连成了一条线。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雨水拍打在地面上的声音,像爆豆,又重又急,打得地上烂泥地,一堆小小坑。我平生都很少碰到过这么大的雨,进山前,我们还特意看了一下当地的天气预报,说是阴转多云的。
    当然,天气预报要是准的话,也就不是天气预报了。
    几个人淋得一身湿漉漉,天气又冷,怕感冒,忙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拧干。那肥鹦鹉扑腾进来,落在了杂毛小道头上,拍打着翅膀一阵乱抖,甩起许多水滴,又下了一场小雨,惹得老姜一阵骂娘。肥鹦鹉立刻还嘴,各种恶毒,骂得老姜哑口无言,不敢回嘴。好久,他才悄悄说一句,这鸟儿,谁教的?
    肥鹦鹉给了他一对大白眼,关你屁事?
    正吵着,三叔突然示意大家先不说话,我们都愣住了,说怎么回事?他的一对招风耳开始动,灵活得很,突然他问,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他们都摇头,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大雨中,有很浓重的土腥子味道浮在空气中,让人闻到了,很不舒服。嗯,不对……我仔细一闻,怎么还是有积腐的尸体臭味?
    我和三叔对视一眼,都往敞开的洞子里面看去。
    里面黑乎乎的,我们打开了防水的登山包,拿出狼牙电筒,打开往里面瞧去。照到的第一眼,便是两个散落的背包,里面的东西扔了一地。我们走进去,那是一个百来平方的倾斜小厅。在小厅的正中间,有一个天然形成的石台子。
    而当我们把电筒照射到石台子上面是,吓了一大跳,手电筒都差一点扔掉。

猜你喜欢: 《凶灵偷渡师》 《百鬼全书》 《远走高飞》 《重生九零之一程山路》 《重生之妖孽横行》 《三千位面大抽奖》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