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巽字门,守内丹

    我的表达或许有错误,这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八道门。
    或者说,这并不是门。
    黑暗中,有八团朦胧的迷雾在飘荡,呈各种卦象。若全体黑暗,便无分别,但是偏偏这卦象清晰明了,整个空间里。除了黑暗和这卦象,便再也没有看到其他的东西,所以的一切,包括原本的石门、墙壁、石鼎、旗子乃至于天花板,都消失不见了,唯有脚下的青砖,仍在,只是一直蔓延到我视力所及的地方去。
    天地之间,只有本我。
    我心里面疙瘩一声响,心说坏菜了,好走不走,我怎么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静室中的“八卦锁魂阵”,在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的占卜一章中有所提及,说是常出现于阴气足的地下建筑中。山阁老流传下来的占卜一术,沿袭的是中原最流行、也是最博大精深的“紫微斗数”算法,我看得头晕,尚且不精通。
    然而这八卦锁魂阵,却是根据奇门遁甲的甲盘演化,我更是抓瞎。
    这里讲一点,所谓阵法,大多都是根据《易经》衍化而成,古之军阵排演,也皆如此,然而精研玄学此道的方士却根据这一纲领,创造出了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阵法,结合实际兵器、机关的运用,能够收获比寻常人等数倍的杀伤力。最出名的要数诸葛孔明的《八阵图》,几乎人尽所知。
    然而这里的阵法,没有后来狗血电视剧中的那么神妙,大家也别一提到奇门遁甲,就想到“水浒传”中戴宗那日行八百里的“甲马”,这根本就是两个“频道”。它仅仅只是设计者根据自己对于周易的理解,利用无数古人智慧的结晶,将算术与机关相互之间的完美结合,创造出来的一种类似于科学与魔术的神奇存在。
    一步机关,步步机关。
    我不确定自己是出现了幻觉,又或者是其他的变化,但是我知道,我每走出一步,我眼前的景物都会发生相应的变化,如果我不能够掌握到其中的奥妙,并且从容应对的话,我或许被一块石头砸中,也许会掉落到坑中,当然,更多的是被困死在这里。
    我不敢走,也不敢动,唯有待在原地,想着破法。
    但是,小妖朵朵不见了。
    我的耳边,仍旧想起了她刚才那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叫我怎么能够不急呢?
    小妖朵朵可是和朵朵共用的一个灵体,到底是什么东西,把她抓走了?
    一瞬间我心里面充满了懊悔,我明明可以停在洞口,等待着杂毛小道他们回转,明明可以不用冒一点儿险,安心等待的,但是我却鬼使神差,走了进来,而且还将自己、将朵朵陷于险地这懊悔像毒蛇一样噬咬着我的心,搅动着我的心灵,有一个声音不断地跟我说你错了,你错了,不应该的……
    我头立刻就痛得不行,心抽疼,难受极了。
    悲伤像潮水一样袭涌上了心头。
    ……
    某一秒钟,我突然惊醒,我这是怎么了?我是这么犹豫不决、患得患失的人么?我怎么能够对自己充满了怀疑,连自己的决定都产生在悲观的懊悔中,沉浸在对错误的回忆里?
    不对啊?这不科学!我怎么一进到这个地方,就变得莫名的软弱了?
    我心中警觉,脑子立刻就惊醒了许多,也不动,急忙召唤起缩在我体内的肥虫子。然而却没有动静,传来的回应,是恐惧,它害怕了,这个房间里面有着让它不敢现身的东西存在,所以它早早地缩进了我的体内。看它这样,我心中也莫名多了一分的恐惧,自从有了金蚕蛊,我似乎一直走着好运,依靠着它,我总能够跌跌撞撞地闯过所有的难关,时至如今,我才又多了一分认识依借外力者,终有一天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站得越高,跌得越惨。
    即使这外力,就是与我息息相关的本命金蚕蛊。
    十二法门中有摘抄《抱朴子》的一个中心意思,叫做“御外丹,守内丹”,便讲的是如此。金蚕蛊并不能够帮我包打天下,想要在这个诡异的古墓中突围,找回朵朵,并与杂毛小道他们汇合,我必须靠自己。
    我仔细开始回忆起《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对于此阵的描述。
    这是一个根据奇门遁甲术来布置的暗室阵法,融合了周易、机关、建筑、化学、视觉学等等一切相连的智慧,并由设计者的思路、经历作相应改变,最终完成。它的中心思想,是以阴阳两种元素的对立统一,去描述世间万物的变化,以达到身处其中者,感受万千变化、迷失本心的效果。
    若说破,最简单的做法,莫过于“以不变应万变”。
    也就是说,站着不动,等局外人过来推翻阵眼,帮你解局。然而朵朵的消失,让我没有一点儿选择的余地,因为我不知道我等待的时间里,朵朵到底遭受了什么?会不会身消玉殒?各种念头闪过,我深呼吸,静下心来,久久,终于能够感受到房间里,浩然的道气。
    这是一个很强的“炁”的场域。
    我该走哪一步?我有些着急了,这种情况,就好像一个初中毕业,仅仅会解“一元二次方程式”的学生,突然被拉到了空间解析几何、微积分的考试现场,而且还必须要考出满分的成绩。我能么?这种情况,若是杂毛小道在就好了,他在道学世家中成长,耳闻目染,饱受熏陶,自然不在话下。
    而我,十二法门里最擅长的还是实用的部分,至于玄之又玄的命理部分,几乎是看一会儿,就打瞌睡。
    好吧,我会告诉你们我高考数学只拿了59分么?
    我闭着眼睛想了一下,这个房间里的阵眼,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个石鼎,而将朵朵吸走的,也很有可能就是它。它在哪里左首的角落里,我若能够破坏那石鼎,应该有可能将这阵法给毁掉。我深住气,站起来,朝向了左边的方向。左边有两个迷雾气团,形为巽、离两卦,这是大吉大利的生门么?
    生门居巽宫入墓,居离宫大吉,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选择,按常识,应选离门。
    然而若仅仅如此,这阵法又有何厉害之言?它会不会是反其道而为之?
    谁能够猜测到设计者心中的想法。
    我看着左边的方向,整个世界,黑茫茫,唯有模糊的八卦在前方飘荡,巽、离二门,我到底要选择哪一个?一步天王,一步死亡,我从来没有像今天一般,面临着如此艰难而沉重的抉择。
    我咬着牙,迈出了第一步,朝向了离字门。
    平地里无端升起一股阴风,吹得我脊梁骨发抖发颤,冷,我的眉间一阵乱跳,感觉四周的黑暗变换,自己好像站于阴风深渊。不对,不对,“离”从卦象来看,乃是外实内虚,外表上看安定,内有凶藏之象。反而是“巽”,五行属木,春暖风和,阳气旺盛,生机勃勃,定是的,我的直觉不会骗我的。
    我一旦决断,心中大定,也不管周围变换的气旋,朝着巽字门直走,我每走一步,就感觉四周的黑暗淡了一些,走到第四步的时候,青朦朦的,就像冬日里有浓雾的清晨,能够看见前方,有一个比我还高的巨鼎在,我心中大定,一下子跃上了离我两米的大鼎上,手扒着石鼎边缘,伸头往里瞧去,只见里面白色雾霭中,有一物在奋力挣扎。
    自从有了金蚕蛊,我自身的夜视能力就十分的强,凝神一看,这白色雾霭中翻腾的竟然是朵朵,小妖朵朵。
    小家伙好像溺水了一般,头发像野草一样飘浮着。
    我连忙伸手去抓她胡乱舞动的双手,手浸入那雾霭中去,发现黏稠如糨糊。我更加焦急,一手稳住身体,一手使劲地扯小妖朵朵的手。那石鼎之中的白色雾霭,仿佛有着很强的吸力,我拔得很艰难,但是一点点、一点点,我终于把她的头拔了出来,黏乎乎的,让人看着美丽中,带着恶心,或者别的感觉……
    白色雾霭能够隔绝声音,所以她一出来,我就听到她的大喊大叫,哇哇的哭声,显然她也是吓坏了。我一边安慰她,一边把她给整个拔出来。终于她的脚也脱离了白色的雾霭,我抱着小妖朵朵,跳下了巨型石鼎,下来的时候,感觉她的身体好像沉重了很多。她显然被刚才的遭遇给吓坏了,一直发抖,也没有跟我说什么话。
    我紧紧地搂着她,虽然知道她是灵体,但是也想要给她一丝温暖和安慰。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没抖了,小声地叫陆左哥哥,没事了。
    我摸着这石鼎的其中一只腿,心中感慨,这用来祭祀的玩意,莫非是法器?要不然怎么能够把朵朵给吸进去呢?还有,那白色的雾霭到底是什么呢?我摸着小妖朵朵*的身上,像糨糊,又像鼻涕。能够将一个灵体身上留下这些东西的,想来也是有讲究的。
    这些不管,我一边默念着最为纯熟的九字真言,一边紧紧地拉着小妖朵朵,生怕她再给吸走。
    怎么破这阵眼?
    若是普通凡物,我移动一下,换换位置就好,但这石鼎重达好几吨,我又不是“变形金刚”的柱子哥,哪里挪得动?不过我眼睛一转,立刻有了法子,从背包里面拿出一袋黑狗血,这是来之前准备的。我打开袋子,把血淋在了石鼎上,然后围着这石鼎转了一圈。淋完,整个空间突然一阵颤抖。
    这时,身后有暖黄色的亮光传来,我扭头一看,石室的景象又出现了,门口处出现了一个拿着火把、衣衫整洁的男人。
    是周林。

猜你喜欢: 《王牌刺客》 《娇妾》 《超越修真极限的幸运》 《九天傲红颜》 《惟愿初见似随心》 《超级护花天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