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蛊师命运

    养蛊人的命运是什么?孤、贫、夭。
    养蛊,便是把本来互不相干的毒物放在一起,自相残杀,或者用怨毒的念力来祷告,达成自己的目的这种事情,终归是有违天和。所以,要么孤独终老,要么穷困潦倒,要么英年早逝,这便是养蛊人的命运。
    千年以来,自古如此。
    然而,真的是这样么?我从来就不这么认为。或许,常年在深山中,跟蛇虫鼠蚁打交道,心里面难免有些晦暗扭曲,而且与人沟通的时间少,交际能力就不行,找不到快乐,或者得到的是畸形的快乐,所以才会觉得孤独;而且手中有了力量,便蠢蠢欲动,想与人发生争端,枪打出头鸟,一山更比一山高,故而身亡,这都是有可能的。或许是因为滥用自己手中的力量,有伤天和,怨念集中于一人之身,各种倒霉事便纷呈而来。
    性格决定命运。
    这便是我对“孤、贫、夭”三途,最合乎逻辑的看法和解释。
    我外婆龙老兰,一辈子行善积德,安康活至八十多岁,儿女齐全,虽然我外公死的早,勉强靠近一个“孤”字,但是她死之前,那么多儿女陪着,按我的想法,却不是。她死后托梦给我,交代了三件事情,最后一项,也是最重要的一项,便是“积德行善,好自为之”八个字。
    这八个字,字字珠玑,是我外婆一生的写照,也被我奉作为座右铭,行事的基准。
    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唯有让自己心安,方能够让别人安心。
    我静静地看着黄菲的父亲,若无其事地说是么?那又怎样?
    黄菲父亲摇了摇头,说黄菲自小便是一个懂事的乖乖女,听话,唯一一次的出格,是高考添志愿的时候,自己偷偷做了主。她这辈子,都没有吃过苦,受过伤。但是你看看,就在昨天,她被一个职业杀手给袭击了,职业杀手啊!我宝贝女儿,这一辈子,如果不是遇见你,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她是一朵温室里面的花朵,是经受不住雨打风吹,寒风磨砺的!
    我点头,说我会照顾好菲菲的。
    黄菲父亲盯着我,似笑非笑,说你怎么照顾菲菲?用你的蛊术来照顾?还是用你这些仇家?
    我说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前天晚上的那个凶手,我已经抓到了,幕后的指使人,我也已经连夜查到。这只是一次意外,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的。他若无其事的摸着桌子上的杯子,说是么?你确定?他说着这话,一脸的嘲弄,让我感觉自己的保证,分外的苍白。
    是啊,他的质疑非常有道理。
    自从我踏进这一个圈子里面,基本就没有闲下来过,没有接触这些东西的时候,日子过得就像白开水一样平淡,觉得到老死,也就是这样了。然而外婆给我种了蛊,仿佛给我的人生打开了一扇门,各种各样诡异纷呈的事情都出现了,蛊、鬼魂、僵尸、降头、山精野怪……与之对应的,是麻烦,接踵而来。
    虽然我并不愿意,但是我总会得罪这样或者那样的人。
    我无力抗拒。
    黄菲父亲添油加火,说陆左你有没有真正想过,你以后到底应该怎么办?真像你自己所说的那样,在这里做点小生意?你就真的能够安安心心地在这个小地方,待到老?不能吧?若是这样,你又何苦去养这个蛊呢?“这也不是我想养的啊?”我插嘴说话,他摆摆手,诚恳地说:“我跟菲菲她妈妈不一样,她做惯了领导,眼皮子高,所以嫌你穷,嫌你高攀了菲菲;但我不是,说实话,你这人,前途无量,你和菲菲在一起,是她高攀了你。但问题在于,你现在,究竟有没有能力,保护好菲菲呢?你想过这一点没有?”
    我皱起了眉头,我孤孤单单一个人,谈什么能力,去保护黄菲呢?
    我想起了我那便宜师叔王洛和,想起了巴颂,这些潜藏在暗处,来历莫名其妙的家伙,到底有多少?所谓“鸣枪易挡,暗箭难防”,我即使一天到晚都待在黄菲身边,也无法保证她的绝对安全啊?更何况,我还只是一个半调子,甚至连自己,都不能保护。
    一个男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责任,压在肩头呢?
    黄菲父亲端起桌上的杯子,一饮而尽,说陆左,你是一个优秀的年轻人,我个人也很喜欢你,但是,显然你跟菲菲在一起,其实是在害她,你知道么?我的意见是,你要么足够强大,能够保护到她;要么,便不要再让她牵挂了,要知道,女孩子最美好的时光,也就这么几年,你们,不要彼此耽误了。
    我低头,想起了黄菲嘴角那丝微微的笑容,温馨得仿若冬日里的一米阳光。
    我要放弃么?我扪心自问我自己,得出的答案是我不能!
    爱情的领域里,永远都是自私的,我不认为黄菲投入别的男人怀抱中,而我就获得了快乐。这种放弃的爱情,是伟大的,是让人敬佩和崇拜的如果我是那个“别的男人”的话但不是凡人的。我没有这么神圣的情操,会把这么漂亮、温柔和善解人意的软妹子,推到别人的怀抱里,酷酷地说一声:“这是为你好!”,然后扬长而去,落山的夕阳,将我孤独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你妹啊!这世界上有很多受虐狂,但我明显不是其中的一个。
    我不想到时候看着黄菲和别的男人手拉手,然后唱着“我难过的是放弃你、放弃爱、放弃的梦被打碎,忍住悲哀,我以为是成全,你却说你更不愉快……”所谓命运,不就是让人来打破的么?我为什么要让自己陷入这怪圈子里面,不能自拔呢?
    我为什么不能够像电视剧里面,那些霸气侧漏的男主角一样,仰天长啸,说一声“我命由我不由天”呢?
    为毛不行呢?
    我抬起头,看着他,发现他眼中有一丝掩饰不住的高兴,显然他以为说动了我。
    然后,我说一声“对不起”,他的脸立刻就垮了下来。
    我告诉黄菲父亲,说我决定这一年会继续离开晋平,去别的地方,我会办妥手头上所有的事情,了解一切因果,然后打拼出一份成绩,回来,找到黄菲,如果那个时候她还依然爱着我,我会向她求婚,让她做我的妻子,相伴一生,并且用我的生命,去爱护她,保护她,不让她沾惹这世间的一切因果,一切罪恶……
    黄菲父亲的脸色似乎又好看了许多,他盯着我,想从我脸上看出我真实的想法。
    于是我面无表情,像一个天然呆的白痴。
    他放弃了,说这样也好,你离去,麻烦便随之而离去。他说他渴望我的强大,如果我有资格证明我有保护黄菲的能力,那么,他不介意有一个这般身份的女婿。所以,请好自为之。还有,你能够保证你这一年里,不主动联络菲菲么?
    我惊诧,说为什么不能够联系她?
    他也很惊异,说你不是说要离开一年么?这一年之间,就不要招惹她了,给她一个自由的空间吧!
    我闭上眼,郁闷。我这未来的老丈人,看来跟我还是有一些沟通障碍。
    我以为我的雄心壮志能够打动他呢,而他到底还是不相信我,重点放在了我的离开上面。莫欺少年穷,地球是圆的,我总要走出一条让人侧目的道路,叫这老家伙看看,我陆左,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物。我问他,说菲菲好一点儿没有?他说还好,幸好没有伤到要害。
    他说这话时有点儿尴尬,我也有点儿尴尬。
    黄菲之所以没事,跟她令人骄傲的身材多少都有一点关系大mimi的女孩子,果然在各个方面,都占尽优势的。
    我提出来去看黄菲,黄菲父亲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于是我们出了咖啡馆,我去附近的花店买了白色的百合和粉红康乃馨,然后乘黄菲父亲的车子一起到了医院。黄菲住的是独立病房,我们到的时候,她母亲正好也在,陪她吃午饭呢。我们进去,黄菲高兴地叫我陆左,而她母亲则冷冷地看着我,好像我便是伤害她女儿的那个凶手,然后她眼神似冰,说你还好意思来?
    我捧着这束鲜花,也不敢反驳她母亲的话语,小心陪着不是。
    好在黄菲父亲为我解了围,他把黄菲母亲拉到一边,嘀咕两句话后,她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两人这才走出门去。黄菲父母一走,在我心头那如山一般的压力立刻卸了一般。黄菲要起来,我拦住了她,将鲜花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然后搬着板凳坐过来,拉着她洁白晶莹、暖嫩如玉的小手,看着她。
    黄菲脸色并不好,有点儿惨白,饱满的唇也是淡红色的,不过“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美得让人惊心动魄。她被我看得不好意思,颊生飞霞,不好意思地看像了桌子上的鲜花,说哇,陆左你这是第一次给我送花呢,真是值得纪念哦!
    我有一点儿不好意思: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喜欢的男孩子,手捧一束鲜花,站在自己面前呢?可我情人节的时候,却将本来订好了的鲜花给我忘却了,当时一想,本不用这么恶俗。然而,花,终究代表的是浪漫。
    而我能够给予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孩子,浪漫和幸福么?
    我疑惑了,手却越抓越紧,生怕一放掉,这辈子都再也抓不住。我们相对无言,沉默了好久。黄菲看着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小心翼翼地问:“陆左,你是准备离开我了么?”

猜你喜欢: 《魔兽世界之阿拉索帝国再起》 《决战第三帝国》 《偷命》 《花瓶跟她的豪门前夫》 《诡行记》 《重生完美男神》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