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便宜无好货

    “陆左,你终于来了……”
    阿东高兴地拉着我的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表情雀跃。
    他是一个矮个子,身高还不足一米六,站在我面前尤为的矮小瘦弱。不过他虽然外表如此,人却是十分的精明能干,要不然也不会把江城的那个快餐店搞得红火,而且还惦记着一步一步往上走,跑到洪山这边来发展。自从春节分别之后,我们差不多有三个多月没有见面了,好是一番寒暄。
    然而几乎没有聊几句,他便提出,要不要先去店子里去看看?
    我疑惑,问怎么这么急?
    要知道我这一天辗转江门、东官、洪山等地,车轮胎都磨薄了许多,到这里时都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这个时候去谈,是不是有点儿不合适?他说没关系,他跟那个老板很熟了,啥时候去都可以。我点头,让他领路,我开车载过去。很快就来到了附近一个商业地段的附属区域,阿根路上跟我介绍,说这个地方其实还蛮不错,附近有个学校,还有工厂,办公大厦也有,做好了不愁客源。
    我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说不错,看着人流量是够了。我坦诚地跟阿东讲,说我时间有限,不可能一直盯着这个店子,具体的经营还是要落在他的头上,我只负责投资。阿东说晓得呢,莫得事,其实这样最好啦,他一个人光着膀子干,最耍得开,不过我这个股东,一定要监督到位才是。
    到了地头,是一个不小的餐馆,上下两层,一楼大厅和厨房,二楼包厢,装修得古韵古香,门口还竖着两个大酒坛子,我一看心中咯噔,这盘口,果然不小,我和阿东能搞得下来?我有点怀疑。阿东路上已经通知了,老板在大厅等我们。这是一个四川人,四十来岁,唇间留着一撮胡子,看一眼就知道是个标准的精明商人。
    我们坐下,阿东给我和老板做介绍,我才知道他姓于,于文于老板。
    于老板说与阿东已经谈了好多天了,一直因为资金不到位,所以完不成交易,今天我来了,正好,看一看这个店子,若觉得合适,明天就去工商局办理转让手续。我说好,然后他起身带我大致走了一圈,谈了谈餐馆的经营状况,又将最近的帐目翻给我看。这地方整体还不错,设施也齐全,我觉得有发展空间。坐下来时,感觉怎么好象人比较少,问服务员和厨师呢,怎么就这几个了?
    于老板说他家里有点事情,所以准备把店子盘出去,所以便先把大部分人给遣散了。
    我看向阿东,他点点头,表明他知道这一个情况。
    之后便是谈价格,就这地段和整个餐厅的经营情况而言,我觉得肯定是一个很让人难以接受的价格,没成想于老板报出了一个数字,让我很吃惊。这数字不是太高了,而是低了,比我预计的心理价位,还低上半成多。阿东得意地看着我,而于老板则拍着阿东的肩膀对我说,这个小老弟很会做生意,这些天把嘴皮子都说破了,他觉得就阿东最有心,所以才决定如此的。
    事情差不多谈妥了,于老板便提出来,要不然明天早上就把合同给签了吧?
    阿东看着我,我点点头,同意了。
    出了店子,阿根邀我去他租的房子先凑合一晚上,明天再找房子,我摇头,没同意。我身边带着两个小东西,自然不好跟阿东混在一起。于是在附近找了一个商务酒店。进了酒店房间,我将心中的疑问提起,说为什么会这么便宜?
    反常必为妖,阿东你是明眼人,老实讲。
    阿东告诉我,说那家餐馆往日里的生意很火爆的,于老板也大赚了一笔。之所以卖掉,一是他父亲重病,家中需要人照料,二则是因为最近他的大厨出了一点事情,住了院,厨房的二把手厨艺不精,所以生意才逐渐淡薄,老于本就想回家发展,这两件事情一起来,索性就把店子盘出去。阿东呢,他在江城有一票人马,好几个老兄弟,都可以照料,所以正好。
    我问果真如此?
    他说果真如此!
    我点头,说可以。然后我们谈出资额度,阿东主导整个餐馆的经营,倾尽了家产,占65%,而我将手头结余的钱也全部投入进来,占35%。如此谈妥,我们开始规划起了餐馆后面的打算。
    阿根说他想把餐馆的名字改了,那餐馆原来叫作蜀香楼,主打的是川菜,这东西太普遍了,川菜湘菜,整个洪山遍地都是,没有一点点特色。他想好了,叫苗疆餐房,主打少数民族风情。菜色除了延续川香辣味之外,还要突出我们那边的酸香,社饭、桐叶粑粑、启蒙酸鱼、血粑鸭子、蕨菜炒隔年腊肉、酸汤鱼、臭豆腐、油茶……这些特色小吃和菜品,都要搞起来,搞出名堂。
    到时候还要弄到网上去,打名气。
    这里的装饰也要变,弄得民族风情一点,服务员全部少数民族装,女式的要暴露一点,参考春节联欢晚会的造型,露肚脐……
    还有,打广告这一块,要多联系学校、工厂、写字楼里面去,积极承办聚餐、生日宴会和喜筵,还要推出经典外卖服务;我们甚至可以在午间和晚间推出流水席的吃饭模式,就是凑齐八个陌生人拼桌吃饭,aa制,这样既可以吃得到很多菜品,而且花费还少;与此同时,还要推出实惠大众型的木桶饭形式,积极招揽附近的商户和行人进来解决中晚餐……
    我跟阿根谈了近两个钟头,他对餐饮行业的熟悉远远超过我,只是之前的店子太小,很多经营模式受到规模限制,所以没有发挥出来。他滔滔不绝地讲,头头是道,让我觉得很放心。看来他的市场调研工作做得很不错,认识也深。
    就能力而言,我不认为我会比他做得更出色。
    这样便好。
    谈到人事问题,他说厨房方面,他已经从我们市里面请了一个很有名气和口碑的老厨师,过两天就到。帮厨的小子他在江城有几个,大旗一招便过来。帐务方面他亲自搞,服务员,原店保留一些,现招一些,实在不行回家里去招兵买马。他说得兴奋,我不得不提醒他,这店子原来的大厨,是个手艺很不错的师傅,之前的蜀香楼,名气也是他打出去的,能留下来,最好留下来。
    阿东说他也去医院看了李师傅,医生说是消化道感染,腹中鼓胀,两个多月了,没见个好,是死是活都不得而知呢,怎么请?当然,能请来自然是最好的,可以保留了原来的一部分特色。但是,凡事总是要做两手准备的。
    我说好,等明天签合同了,我去看看那个李师傅,劝一劝他。
    聊完这些,阿东告辞。
    我在房间里打了几通电话,给家里,给杂毛小道,给阿根,说明了我现在的情况,最后,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给顾老板挂了一个电话,问询麒麟胎的情况。顾老板说他问了好多珠宝商人,都说不知。不过有人说缅甸那边倒是有这方面的传言。自93年起,缅甸对玉石的出口就加大了管控,只有在每年的2月、10月有两次大型的交易会,当然,每个月也会举办一次中型的拍卖会,他会托朋友盯着的,如有消息,一定会告知我。说完这些,他又跟我说,有时间务必来一趟香港,给他那远方亲戚看一看。
    我说我正在洪山这边搞一个生意,一旦事情完成了,便打电话通知他,看不看得好另说,面子是一定要给的。顾老板很高兴,说好勒、好勒,到时候叫秦立过来接我。
    ********
    第二天早上我们把合同签了,正式成为了这家店子的老板。
    杂事不谈,当我们问起餐馆里面原来的工作人员是否愿意留下来时,竟然没有一个同意。这一点倒也蹊跷,问为什么,都说准备另谋出路,不想再在这里干了。阿东无所谓,没人留下来最好,他本身就是做这个的,认识的人也多,随时可以找来一票人马。盘点好餐馆的财务,阿东就开始组织装修,他是个有能力的人,也精干,从江城又找来了几个弟兄,实在不用**劳,我闲来无事,便去医院探望那个李师傅。
    说实话,若是能够把他留下来,工钱再高,我都乐意。
    带我去医院的是餐馆的一个领班小张,他还没有离开古镇,与李师傅又是熟人。去的路上,我问他到底为什么不肯留在这里,是因为不熟悉新老板脾气,还是嫌工钱太低?他摇头说都不是。他欲言又止,我便让他直说,他犹豫了半天,说最主要的原因,是由于餐馆闹鬼。
    我眉头一跳,怎么我走哪儿都有这破事?
    他说这餐馆一直都很红火的,在这一带算是no-1,可是自从翻年过后,就开始各种倒霉了,菜里面出现了虫子、锅灰、苍蝇,食材莫名减少,饭菜没味道,匾牌掉下来差点砸到客人,在餐馆里守夜的同事晚上睡觉的时候听到鬼抓门,以及醒来时莫名其妙睡到了门口……一直到李师傅生了莫名其妙的病,大家就开始人心惶惶起来。
    这才是于扒皮卖店子的真正原因!
    我撇了下嘴,果然,便宜无好货。

猜你喜欢: 《百鬼众魅图》 《主神公敌》 《十二州歌》 《印加帝国的覆灭》 《武侠之父》 《今天你撒谎了吗》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