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请听我解释……

    我们重新返回了伊丽莎白医院的病房,给章董检查,发现他脖子后面那大理石云层的聚邪纹,已经消散了很多。
    果然,聚邪纹的产生,当真就是那个瘦小身影的女人给弄出来的,而媒介物,便是诅咒猫灵。猫其实是一种十分乖巧可爱的动物,素来都是我们的朋友。人类养宠物,一为狗,二为猫,可见其惹人喜爱之处。然而恶毒者,却最擅长把善良淳和的东西,给扭曲成让人害怕的存在,比如这“诅咒猫灵”,比如我们刚才在老槐树下面遇见的藏阴地。
    吉普赛人是发源于印度北部的高加索人种,与犹太人一样,是著名的流浪民族。
    然而与犹太人聪明的头脑、单一的宗教不同的是,吉普赛人早先是以浪荡而闻名(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叫做洒脱、热情、奔放)。在不断迁徙和流浪的过程中,吉普赛人逐渐发现了一些未知的规律,譬如塔罗牌,譬如诅咒猫灵……这些人聚集在一起,被称之为占星师(magician)。
    章董告诉我们,一直缠在他身上的那丝阴冷,消失不见了。
    我们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知了章董,并把那只死去的黑猫拎给他看。这下他回忆起来了,说他见过这只猫,在病发的前一段时间里。当时这只猫在路边的花坛上晒太阳,他手痒,摸了这猫一下。谈及缘由,章董千恩万谢,并让我们明天早上,务必去一趟他的家中,帮忙布置一下家居风水,以防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
    我们点头答应,吩咐旁人照看好他,转身离开。
    秦立送我们返回酒店,而这黑猫的尸体,杂毛小道借来我的铜镜照了几遍,念经超度完毕后,一再吩咐秦立,要焚化干净,妥善处理,不然后患无穷。秦立连连点头,说晓得了,便提着猫身离去。
    我见他浑不在意,放心不下,追到门口又多说了几句。
    要不是在香港一头抹黑,我还真的不会让秦立去处理。
    忙了一晚上,我的造型惨不忍睹,胳膊上的爪痕已经结痂,但是却痒痒麻麻的,在长新肉,却难受得紧,顾不了这么多,我径直跑到浴室,美美地泡了一个热水澡。出来时,发现杂毛小道正坐在沙发上研究手中的布条。那是一块灰黑色的绸布,吸光,黯淡,针脚细密,看着质量上乘,也可想而知我当时力道之大。见我出来,杂毛小道问胳膊没事吧?我扬起右手,转了一圈,说外伤有金蚕蛊,里面的阴毒怨气,一会睡觉之前打坐,念几段“净心咒”便是。
    我坐下来,接过他手中的布条,问有什么发现么?
    他点头,说这布条不是普通的衣服布料,是手工纺制的,看看上面的暗纹,交叠缠绕,形似叉形闪电,似乎有些来历呢。说不定,我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东西了呢!他说着这话,眼中却有着笑意,往旁边的房间走去。我便知道这小子在满嘴跑火车、放大炮,不理他,而是拿起了怀中的铜镜子,仔细打量起来。
    杂毛小道在上面篆刻的是“破地狱咒”,但凡妖邪之物,都能够被这镜所镇。
    奈何这镜灵本身是个野路子,虽有力量,输出的功率却并不大。若要加强这镜子的威能,有两条途径:一是增加我和它的默契程度,完全的掌握;二则是让这镜子不断地吞噬亡魂,壮大这镜灵。
    要面对现实,我只有努力把握这破镜子才是。
    这时小妖朵朵从我的怀中蹦出来,对我一脸坏笑,说洗完澡了?我点头,说咋了?她指着我的右臂,说她饿了,里面的怨气,她正好可以吃。我摆手,说不行,还是吃香火吧,你属狗的,要是又咬掉我一坨肉,我到时候找谁哭去?
    她嘟着嘴,说我小气,好是一阵胡搅蛮缠。
    我无奈,想着这似乎是双赢之事,便松口答应了,小妖朵朵一声欢呼,立刻扑到了我的手上,张开嘴,就朝着伤口处吸去。
    她这一吸,附在伤口上的肥虫子不乐意了,飞出来,吱吱叫,抗议。
    自从朵朵的灵体被妖化之后,便有了一些副作用,比如灵体有了重量,成为了实体,比如虽然依旧可以穿墙过户,但是却丧失了隐身的功能,要是不施展幻术,连最寻常的人,都可以看得见。
    这一点,在小妖朵朵身上尤其的明显。
    我坐在沙发上,她则趴在扶手上,双脚踩着我的腿,红润的小嘴轻轻吸着我所看不见的气息,有柔软的触感传来,让我感觉怪怪的。
    好在肥虫子在旁边捣乱,气氛才没有这么尴尬。
    没一会儿,我僵直的右臂渐渐地回暖过来,握紧拳头,有充足的力量集中在上面,之前那种像得了风湿一般的寒冷阴湿,全都不见。小妖朵朵的侧脸像电视剧里的妖精,妩媚美丽,看着一脸认真吸食怨气的这小东西,我心中有些暖:她虽然自诞生起,就一直给我找麻烦,时至如今,我最大的难题也是解决她和朵朵的分离,然而有时候,这小狐媚子,着实让人恨不起来。
    她是妖,但也是我的一个伙伴尽管很多时候,我不是这么认为。
    我心中不禁犯难,如果真找到麒麟胎,将小妖朵朵分离到上面后,我还要不要带着她呢?
    正思索着,杂毛小道出现在我面前,脸上写满了鄙视。我不解,问他干嘛了,像个神经儿童一样。他悲愤地指着我和小妖朵朵,嘴唇哆嗦,说小毒物,我本以为你是个正正经经的汉子,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畜牲?
    我顺着杂毛小道的目光打量,果然,小妖朵朵趴在我身上吸气的样子,真的很暧昧。
    这哪里像是在帮我吸食手臂上的怨气,简直就是一对情侣在*如果将她放大一倍的话。
    杂毛小道一脸悲愤,又仿佛夹杂着羡慕嫉妒恨,猛然一指,转身回房。
    而我只有无力地辩解:“请听我解释……”
    ********
    第二天我们来到了章董位于九龙西的家中,这是一栋带小花园的别墅,在寸金寸土地香港,算得上是富豪阶级了。
    接待我们的是章董的二儿子章家田。香港是个现代和传统并存的大都市,也有不少的风水师傅,章董的家宅一看也是有过布置的,但是简单,太广泛,没有针对性,所以需要重新布置。风水二字,囊括了太多学问,我懂得不多,过来也只是给杂毛小道打打下手。
    杂毛小道在房子周围和里面绕了几周,观察妥当后,用罗盘、梅花卦推算,然后将房间的家具稍微摆置妥当,并将我们采购的一应避邪之物,譬如桃木卦镜、神像画幡……分类布置,又在院中墙头的八个方向,分别立柱子,用天罡三十六结绳法,捆好红绳。
    忙活了一上午,杂毛小道又找来章家田,去附近的花草市场买来了竹兰等风水之物,按方位放置妥当。
    章家田一直陪伴着我们,杂毛小道有意卖弄,便将青囊之术,娓娓道来,何为吉利,何为忌害,引经据典,将这小子侃得不断点头,佩服不已。到了中午的时候,整个“三合寅火纳甲局”,便已然成型。
    我站在门口,看着这宅院中,触目处都是莫名的和谐,内中又有一股淡淡的气感。
    不得不说,杂毛小道果真是有两把刷子。
    也许是他口中的那半部《金篆玉函》所学到的本事吧,话说回来,这半部书,还是虎皮猫大人所授。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问杂毛小道,虎皮猫大人自我们到港的头一天晚上离开,就再也不见了,莫不是有些龌龊之人,误把这扁毛畜牲当作肥母鸡,给猎杀了,以满足口腹之欲了吧?杂毛小道毫不担心,说我们全部死了,这肥鸟儿都不会挂,丫命硬着呢。它离开,据说是去拜访几个老友了。
    这肥鸟的老友,是什么鸟人?
    我一想,就头疼。
    章董是早上办的出院手续,我们布完风水局,他也在旁边,立刻让他太太奉上一个大红包,递给杂毛小道。老萧也不推托,安然收下。章家人留饭,我们却不肯停留,十分坚决,只说来了香港数日,没正经逛过,这边事了,正好抽空去玩玩,见识一下明珠风情和繁华。
    说是如此,其实我们终究还是怕章董身上的艾滋病,传染开来。
    肥虫子不惧毒素,但是却未必是百试百灵的万金油。
    临走时,章董遣开家人,偷偷问我们,说能不能够帮他找出在背后算计他的那个人?如果能,他愿意出双倍的酬金。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下,知道这老家伙终究还是放心不下身边的人。想到那个会吉普赛占星术的女人,已然中了蛊毒,必然会上门来求我,我点点头,说尽量吧,有消息会转告他。
    离开章家,杂毛小道掏出那个大红包,拆开,里面是20万港币的支票。
    这个是港岛一流风水师两倍的例钱。
    当然,这包括了我们帮忙给他破邪和布风水局这两件事情的酬劳,不算多,也不算少,很公平的买卖。我和杂毛小道自然是对半分,看着这张支票,我心中感叹,这个行当果然是“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而且还是无本买卖。杂毛小道拿着支票,高兴得很,说今天晚上,我们去兰桂坊去,风流快活一番。
    然而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接听,晚上的行程又泡汤了。

猜你喜欢: 《炮灰修仙记事》 《次元界法师》 《武林大恶人》 《全职道长》 《喜结》 《在修仙界玩网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