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和合石荒山岭

    这个人,就是曾经闹上李家,自称是李致远的那个穷学生,消失了很久的许鸣,
    这事情果真是凑巧到了极点,我们刚刚准备返回住处,他就出现了。
    经我的提醒,钟助理和杂毛小道全部都瞧见了,钟助理很肯定地点头,说就是许鸣,不会错的。这里是九龙城区的繁华街道,行人穿行如织,那个叫做许鸣的年轻人正捧着一个汉堡,朝一个人流密集的出口走去。时不待我,只要找到许鸣,便能够从侧面知晓事情的大概,杂毛小道和我立刻让钟助理把车子靠边停下来,然后推开车门,追了过去。钟助理在我们后面大喊,说开手机,保持联络。
    时间已经有所耽搁了,出了车,我们只知道许鸣的大概方向,望前跑,急追过去。下到地下入口,看见远远的有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子,在拥挤的人潮中,正是许鸣,我和杂毛小道便往前挤去。似乎感应到我们的注意力,许鸣回头看了一下,正好撞上我和杂毛小小道的眼神。
    看着我们焦急地奔跑,许鸣立刻反应过来,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他,便条件反射地朝着前面狂奔。
    这家伙,居然这么机警?
    我心中有些焦急,碰上这样的对手,可真的不是一件好事,说不定又要大费周折。我们健步如飞地往许鸣的方向奔跑,旁人纷纷侧目看过来,不明所以。许鸣也跑,他跑得没我们快,但是油滑得很,尽往人多的地方钻。这小子是本地人,地形自然比我和杂毛小道两个人熟悉多了,三下两下,我们没过一会儿,就失去了他的踪影。
    这一追足足跑了十几分钟,我累得气喘吁吁,蹲在街头的花坛边歇息。
    杂毛小道在旁边笑,说看看,好久没有锻炼了吧,跑几步路就喘得跟刚刚洞房完一样,真丢脸。我没好气地呸了他一口,说人都跟丢了,还在这里得意地笑个屁?他倒也不生气,一口道出其中的本质,说找到许鸣又怎么样?且不管两人是不是换魂了,你自己想,同样两个儿子,作为父亲,李隆春想要现在这个,还是以前那个败家子?
    我耸了耸肩膀,以前那个纨绔子弟,一提起他所做的那些烂事,就让人恨得牙齿痒痒,若真有得选择,自然是这个要好许多。杂毛小道点了点头,说既然如此,李隆春想要的,只是一个结果,一个让他心安的结果而已。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想必最终接受不了的,反而是他本人吧。
    我没话了。
    按理说,我们要做的,仅仅只是还原事情的真相而已。但倘若这真相真就如同我们猜测的那样,想必会有很多人不满意,包括当事人。这里面的纠葛,还真就说不清楚了。事情的关键就在于,这里面的苦主,自称是“李致远”的许鸣,躲藏起来,不知所踪了。
    当然,整个事情里面最受伤害的,莫过于许鸣的父母。
    杂毛小道说得对,往深了说,这件事情确实复杂至极,但往浅了说,也只是点头、摇头的区别而已。
    或许之前被请过来看的算命师傅们,正是琢磨到这个道理,所以才随便糊弄过去的。
    我点了点头,说那现在怎么办?
    杂毛小道一笑,说我们也未必跟丢了啊,让你看看我老萧“大六壬”的本事,并非虚言!说完这话,他从随身的袋子里翻出六根黄色的木签子,用最长的一根刺破左手手指,然后将流出的鲜血,润湿了这六根木签子的尖口,相互搭着,双手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形状,口中念念有辞,然后踏着禹步,行走北宫斗门之数,停下,将竹签全数抛于地上。
    我抱着手,在一旁看着杂毛小道蹲地默算。
    计算了一番,杂毛小道抬起头来,说他已经算出了那个许鸣准备前往的地方,要不要跟着去?我不相信,说怎么可能这么神?杂毛小道一边用嘴吸吮指头的血,一边捡起了地上的竹签子,说他看了许鸣一眼,就足够了这世间万物,都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只要有联系,都可以算,只是你愿不愿、得不得法门而已。亏得你也身负着一脉传承,竟然问出这么小白的问题,我都替你脸红。
    我说去,早点搞完了事,结识了李隆春,说不定麒麟胎就在眼前了。看着这条街道陌生,不知道是跑到了哪里,连忙找出手机,打电话给钟助理,让他过来接我们。
    费了好大的劲解释,将周围显著点的建筑描述了一个遍,钟助理才找了过来,问找到人没有?我们上了车,杂毛小道坐在副驾驶室上,指着前方,说我们这就去找。钟助理奇怪,说知道那小子在哪里么?杂毛小道笑而不语,装高人模样,我则与钟助理说只管听这位道爷吩咐,凡事他兜着便是。
    钟助理一肚子疑惑,然而却也没有反驳,把握着方向盘,听杂毛小道指挥而行。
    一路北行,杂毛小道也不说在哪里,只是指着前面的路,说直行、左拐、右拐……每一个指令都随意无比,哪里像是指路,简直是在消遣钟助理。我坐在车后面,也不说话,看着窗外的街道和景物,只当是坐了观光巴士。如此大概行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愣是从九龙一直跑到了新界北区的粉岭一带。
    相较于繁华喧闹的九龙港岛,新界粉岭这一带就有些冷清了,许多建筑看过去都有些暮气沉沉的感觉,很像是南方城市的郊区。杂毛小道似乎自有主意,也不喊停,让钟助理继续开,一直到了一处僻静的山丘附近,才停下来。我望着暗夜里黛青色的山峦,感觉有些冷,问这是哪里了?
    钟助理苦笑着,说这里……这里就是著名的和合石,萧大师,你莫不是开玩笑吧?
    著名?我挠了挠头,说我还真的没有听过,和合石是什么东西?
    钟助理指着远处的山峰,说和合石就是个大坟场,大部分的香港人死了,都埋在这里。我顿时无语,这尼玛,闹来闹去,是坟山啊?为什么杂毛小道要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呢?从车前的后视镜中,我看见杂毛小道在闭目喃喃自语,旁若无人,依然测算着什么。
    终于,他睁开眼睛,对我们说道:“下车。”说着,他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我跟着下了车,问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不是要找许鸣么,跑到这荒郊野岭的坟山来干嘛?虽然咱们经常跟着鬼物打交道,不怯,但是没事来这里玩儿的,都是脑壳进水了的,有意思没意思?钟助理也是十分的郁闷,他是证劵公司的精英,公司里外都是一把好手,沉稳,所以李老板才叫他过来的,然而没事跑到这儿,还是大晚上,果真有些瘆得慌。
    杂毛小道很自信,说陆左你信不信,我们过一下会看到一出好戏,到时候,你就不会后悔来此了。
    我说滚球吧,我打小就怕黑又怕鬼,没成想长大了,还得天天跟些鬼玩意打交道,这也就算了,大晚上你还带我们来坟山上玩儿……这么说着,我还是跟着杂毛小道的屁股后面走去。钟助理却不愿意下车,说他是个普通人,没事才懒得进去。杂毛小道笑,说你不进来,怎么完成你老板交代的任务呢?
    钟助理无奈,把车了熄火,屁颠屁颠地跟着上来。
    我们沿着公路走,不一会儿出现一条上山的岔路,不是正规的水泥路,而是山路,羊肠小道那种。其实这里离陵园还很远,并不是坟山,不过夜里光线暗淡,只能顺着月光,看见前路,山中又有清风吹,所以格外的清冷。
    杂毛小道走在前面,说不管你们信不信,他算到此间必有答案,所以便前来一观,如是而已。
    我问老萧,说你这算法,可灵验?
    他傲然说当然,回回都准。
    见他说得信心满满,我放下心来,紧紧跟随。谁知这贱人又飘出一句话,说这“大六壬”与太乙、奇门遁甲,并称为周易三式绝学,属最高层次的预测学,也是帝王之学。他自学会,平生就算过一次,那次准了,不知道这一次准不准。
    我不说话了,和钟助理默默的走着。
    有乌鸦飞过,嘎嘎地叫着,在远处的树林子里扑腾着翅膀,我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不祥的征兆。
    月挂枝头,我们走到了一片空地上面,杂毛小道停住了脚步,让我们退下道边,来到几棵树后面,静静等待着。他不言语,我也便只有耐心等待,好在夏夜里有风,丝丝清凉,倒也还算是舒服,并不难耐。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山道中有鸟叫,也有虫鸣。这虫子的吟唱,让在我体内沉眠的金蚕蛊一下子就苏醒了,撅着屁股就跑了出来,自顾着去寻摸吃食去了。
    好在钟助理没有看见。
    我突然回忆起了往日在山林间蹲守矮骡子的那天夜里,似乎也是这么一个情况。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初出茅庐,一身的胆儿。现在,见得越多,心里越是怀着敬畏之心。缅怀了一会儿往事,我发现附近的虫子鸣叫声开始渐渐的淡去,再无声息。
    肥虫子今天肯定又要吃多了。
    这时杂毛小道捅了捅我,我经提醒,往来路瞧去,竟然出现一个削瘦的人影。他走近了,月光照在了他的脸上,我旁边的钟助理浑身一震,险些发出了声音来。

猜你喜欢: 《穿越女配逆袭记》 《欺诈罗网》 《御灵堂传奇》 《我的极品娇妻》 《公主病的大学》 《亡灵的投胎之旅》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