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看过爱过恨过

    我本以为许鸣(也就是冒牌的李致远)是个样子货,定然被已经成为活死人的李致远一爪拍中,吐血受伤。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许鸣陡然间往后连退了两步,在停稳之后,居然结出了标准的“不动明王印”,行金刚萨埵心咒,在一瞬之间,双手如风雷,重重地杵在李致远的胸口处。这一杵,即中,“砰”的一声暗响,竟然将奔疾而来的李致远给一下子跳飞开去。
    这便是以强攻强的金刚萨埵,我用来从来就没有如此刚猛过。
    想不到,这个夺了李致远肉身的许鸣,竟然是如此厉害的角色。只见他宝相庄严,平推双手之后再次结回不动明王印,也不乘胜追击,高喝一声“阿弥陀佛”,然后盯着跌落在地上又垂直弹起的李致远,慢慢地说道:“李致远,当日你骂我、打我、辱我,甚至欲置我于死地,我无力反抗,唯有祈祷上苍救我。所幸这举头之上,真有神明,怜我来这世间,看过,爱过,恨过,妄想过,抗争过,失败过……如此,才有我们的神魂互换,扭转人生。这是老天给我的机会,也是给你改过自新的机会,虽然你不在意,但是我却很珍惜。天可怜见,予我新生,我必以我之能力,造福世人至少,给爱我和我爱的人,带来幸福和快乐!”
    念完这段自白,许鸣脚往前踏一步,右脚半提,左脚弯曲,双手结成古怪的印法状。这样子,像是古瑜伽。
    他的脸容肃穆,说道:“李致远,不管你以前有多么浑蛋,但是我终究是插足了你的人生,而且这事情无可挽回,没有法子。之前我一直回避与你的见面,就是不敢面对。怨恨积蓄到现在,总归是要有个了解的。来吧,我们来一战吧,杀了我,或者,我灭了你将你超度,永归极乐!”
    李致远的脸色铁青,黑色毛发一丛一丛地从衣服的间隙冒出来,眼睛红得像灯泡,荧荧发光。
    他面目越发狰狞,果真的变成了一个恐怖怪物。
    两人对峙几秒钟,倏然前冲,交起手来。李致远占尽了身体的优势,指甲如匕首,每一次挥舞都带着阵阵的腥风,力道大,有破空之声。但是他的缺点是动作僵直,虽不似普通僵尸一般需要跳动,但是却完全没有之前我们追赶他时的那种灵活。相比之下,许鸣就敏捷许多,他出手并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绕着李致远在旁边游走,然而一旦瞅见机会,便双手结印,如出膛的炮弹,猛然捶在李致远的身上。
    一旦印上,必然有“砰”的响声,而李致远则被击飞,哇哇大叫。
    不过化身为活死人的他,皮糙肉厚,也经得住摔打,一时之间,两人竟然形成胶着状态。
    我看到许鸣左手手腕上,有一条圆木珠子的手链,有雾霭,每次挥舞时都有紫黑色的气息流动到他的手上,这气息,才是李致远痛叫的元凶。那就是小紫叶檀的手链,想来也是那个李致远口中“死和尚”的赠物吧果真是个好东西。
    然而,虽然有些道行,但许鸣终究入行太浅,气力有尽时,两人打斗一阵,他的动作渐渐迟缓下来。这一弛缓不要紧,李致远顿时加紧了攻势,一时间,许鸣脚步错乱,几次都险些被那尖锐的指甲划中。我不了解这鼎炉活死人,与僵尸有什么分别,但是也能想象得到,那黑色指甲一旦划中许鸣,他定然会中尸毒,行动迟缓,然后被李致远给杀死。
    于此同时,地上的韩月还在翻滚,呜呜的哭泣着。
    那蛊毒太恶,直入骨髓和灵魂,连昏迷都不行。
    杂毛小道看向了我,张了张嘴,却没说话。我明白他的意思,不论这件事情的对与错,此时的许鸣是人类,而李致远则是不明来由的活死人。抛开其他的立场,站在生物学的天然角度来说,我们都不能够让一个活生生的人,被这僵尸鬼物给咬死。
    我举起了手,用心去沟通金蚕蛊,让它将附着于韩月身上发作的蛊毒,给消除掉至少,把那痛感先停歇。
    从许鸣来到这里,到真正的李致远展露了活死人的本相,整个过程,钟助理都一直看在了眼里。这个来自于中环商圈的金融精英,他那饱受国际金融局势震荡的粗大神经,此刻也经不住这般惊吓,蹲在他旁边的我,能够清晰听到有牙齿打颤的声音,嗒嗒嗒地传来,像摩斯密码。
    由于贪吃,金蚕蛊飞得有些远,此刻听闻我的召唤,正悠悠而来。而空地上的战况,却发生了陡然的变化鬼火加入了战斗。
    只见李致远双手一招,一直在旁边飘浮、充当路灯的鬼火,瞬间泯灭,然后出现在许鸣的身边。一灭一起,仿佛景象出现了错觉,如同梦境。
    许鸣也机警,就地一滚,避开了身边燃起的幽蓝鬼火,双手一鼓动,竟然有气旋从他挥舞的指间出现,将追击而去的鬼火给徐徐吹开,消散。他像奔跑的麋鹿,三两脚都蹿到了空地的另一边,从怀里掏出几粒明黄色砂子,朝跟上来的李致远甩去,缠住他,不让他有机会,去祸害在地上翻滚的韩月。
    这两人的手段,倒也是旗鼓相当,都不容小觑啊!
    这时,一直在嘶喊的韩月终于停止了哭喊。她的这骤然一停顿,实在有些突兀,惹得李致远忍不住回头,往地上一看。这地上,哪里还有韩月的身影,只见这娘们矫捷得如山里的狸猫,刚一好转,立刻躲入了阴影之中,下一刻,挥舞着一把匕首就从侧面杀出,朝李致远的喉间抹去。
    真是个狠心的女人,果决,但凡有下手的机会,从不留情面。
    这匕首狠狠地扎在了李致远前伸的右臂上,看来这个活死人的身体,并不如僵尸坚硬,居然还有红黑色的鲜血溅出来。受了些皮肉伤,这让李致远心中狂怒,一个错步,矮身想去抱住徐韩月。这女人浑身像是抹了一层油,哪里能够让他抓住,一扭身,便又远远离开去。
    韩月一站稳,立刻高声念起了一种古怪的咒语,这咒语像是东南亚那边的话,很有可能是泰国话。她念得急促,而李致远一听到起头的咒语,便立刻炸了,发疯似地扑前而来。韩月躲开,而一旁的许鸣则立刻从旁杀出,重施故技,又一个“不动明王印”,扎扎实实地印在了李致远身上。
    有了韩月分担压力,他这一印蓄谋已久,打上去,如同敲到了铜钟之上。
    轰铛……
    居然有回音传来。
    韩月已然念至了最后一个音节,随着话音刚落,她又从怀中掏出一把沉香灰,朝前一撒,全部沾染到李致远的身上。这些普通的沉香灰一临身,空气中仿佛有一种沉闷的震动传来,而在我们这些有气感的人心中,却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蓬勃扩散的尸气,被这沉香灰所溶解抑制住,不再蔓延。
    李致远的身体突然出现了停顿,很缓慢的僵直。
    韩月箭步前冲,一张半圆形的符纸条,便贴在了李致远的额头之上。这一贴,仿佛定身符,将李致远的行动完全限制,定住不动。不过他的意识并没有停止,两只眼睛虽然有些暗淡,但是依旧红,凶狠恶毒。许鸣迎上来,关切地对韩月说:“你好了一点儿没有,刚刚怎么回事?”
    韩月摇摇头,说不知道,突然就不痛了。
    她盯着一脸怨毒地李致远,对许鸣讲,秦伯貌似要拿这个家伙来炼尸丹,但是要等到七月十五,鬼开门那日,方能成。这个家伙既然已经知道了,必然会奋力反抗,他在这世间,第一恨你,第二恨我,其次才是将他炮制成活死人的秦伯,自知必死无疑,肯定要拉你我抵命的。秦伯这人,天生冷血,到时候说不定要牺牲你我,平息这家伙的怒气,顺利结丹……不如,今天便除去这鬼东西,以免后患?
    许鸣有些犹豫,说不好吧,他便有千般不是,现如今也仍有可挽留的余地,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韩月突然笑了,说你是手干净,没杀过人,杀多了,也就无所谓了。
    她笑完又哭,说她养了五年的猫猫,丢了,被那两个大陆表哥给留下来了,不知道现在如何。那可是喝着她从初潮一直到现今的下宫血,长大的宝贝,血脉相连啊!那两个土贼,下次见到,定要活剐了他们,剐目剪舌,抽筋扒皮,以解她心头之恨。
    她说得畅意,手中的匕首高高扬起,斩向了李致远的脖子处。
    我旁边的钟助理再也忍不住了,连滚带爬,上了土路,大声地喊着“住手”。他语气激昂,但是韩月哪里会听他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吩咐,匕首已经就要捅进了李致远的脖子处。就在此时,这个活死人的怀里,突然喷出一大股的黑气,将韩月一下子推开,远远跌在一旁。那浓浓的黑气凝成一团,一个沉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韩月,你这个扑街女,你要敢动李致远,我就让你死!你信不信?”
    韩月滚落在地上,听到这一句话,大惊,结结巴巴地说道:“秦……秦伯?”
    黑雾顿时扩散,萦绕着李致远,空气突然变得寒冷起来。钟助理站在路埂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间竟然没有了主意。而令我不寒而栗的是,在我们旁边几棵树后面的草丛中,传来了细细索索的声音。

猜你喜欢: 《回到山沟去种田》 《邪魅总裁冷傲妻》 《正室策》 《都市大地主》 《刺者枭雄》 《民间山野奇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