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湾浩广场

    九点过后,前街上的行人寥寥,基本上看不到什么人。
    这种情形莫说是在东官,便是在南方很多城市的城中村,都不会有这么荒凉。虎皮猫大人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鸟儿,神出鬼没,而且有外人在场,它基本就不怎么说话,赵中华看了一下它,问这只鹦鹉怎么这么肥?我耸了耸肩不,说生活条件太好了,天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养这鸟跟养猪似的,能不肥么?
    虎皮猫大人翻了一下眼皮,看了看赵中华,扑腾到另一边去。
    远远传来一句话:“傻波伊……”
    我摸着头解释,说这扁毛畜牲,别的不学,学脏话倒是快得很。赵中华耸耸肩,说这鸟儿倒也还是蛮可爱的。欧阳指间刚才没有参与我们的聊天,而是一直掐算着手指,足足算了大半个小时,此刻站起来,说我们呆在此地,是不会有任何发现的,走吧,我们还是直接到那边去看看吧。
    我们都发愣,说现在?
    他捋着自己灰白的胡须颔首说是,我算过了,这个地方出于止位,我们即使在这里待上一整晚,都不会有发现的。我取了阿根的头发和腋毛,到这附近阴气最重的地方燃烧,理论上是能够找到他的命魂的。走吧,我们去,卦象不明,但是去便是有结果的。
    杂毛小道点头同意,说可以,待在这里苦等确实也不会有所发现,我们还是直捣黄龙吧。
    赵中华有些犹豫,说湾浩广场这边,本地人都知道,太邪乎了,上面也组织过几次排查,而且也辟了几次谣,结果一直都没有见到成效,十几年前车水马龙的广场大楼,现在门前冷落鞍马稀,我们此去可能要有灾祸啊?欧阳指间看着赵中华,说中华,你以前到过湾浩,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中华说那栋大楼,整体建筑感觉就奇怪,像是一个棺材板一样。那个地方以前是个土岭子,在东官还没有大开发的时候,是老官城埋死人的地方,说是乱坟岗子,但是比寻常的坟山埋得还要密集,几乎人挤人、人叠人。为什么呢?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在那里枪杀了大量的反革命人员,血流成河,当然,这里面也有些冤案,那个时代太乱,谁也管不了,可是人一旦觉得死冤了,做鬼的执念就重,心结不开,就不入轮回,不去幽府,游荡在世间。
    十几年前这里搞开发,确实是热闹了一阵子,后来听说挖掘机挖出了一堆一堆的白骨头。
    那都是往年子埋那里的死人,给弄得乱七八糟。
    当天晚上开挖掘机的司机就发烧了,三个都是,上吐下泻,后来的结果是怎么样,我不知道,有人说是病死了,还闹了一场瘟疫,有人说是救活了,反正是再也没人敢开挖掘机了。那工程也因此停了几天。后来开发商花重金,找了些坐过牢的凶神恶煞之徒来挖,好多骨头啊,这些都没人敢讲出去。在后来听说是去南方市请了一个非常有名的风水大师来布了局,专门搞了这么个棺材板的造型,取“升棺发财”之意。结果开业红火一阵后,频频闹鬼,许多商家和公司就陆陆续续搬出这里,从此冷清下来。
    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在关张之前的时候,他曾经去过几次,感觉走在过道里面,嗖嗖的凉风,但是若说有鬼,真就没看到一个,只是冷,后来学了些东西,了解多了才知道,那里是典型的阴牝之门,聚阴气,拢灵识、消阳体,非*力者不能扭转乾坤顺便提一句,那个南方市的风水大师回去之后,呕血三升而亡这件事情,也是听家师闲聊的时候说起的。
    欧阳指间点头,说这件事情,他也知晓一些,有大凶险。去还是不去,大家都说一说吧?
    他看向了我们,老万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而我和杂毛小道则点头,说肯定是要去的,龙潭虎穴,不过一闯,畏首畏尾的作风实在太猥琐了,学不来的。赵中华也点点头,说久居东官,湾浩广场的大名是如雷贯耳,旁日只是觉得没有必要,今天既然有众好友在此,自当前去,一探个究竟先,不然错过这一次机会,以后肯定是扼腕叹息,后悔不已的。
    欧阳指间点点头,说好吧,那我们出发,直接去湾浩广场那边去,看个究竟。
    老万一脸的苦色,说陆哥,我在这里也待了这么多年,那个地方的邪门,是个人都知道,平时都是绕路走的。你们都是厉害、有本事的人,我穷仔哥一个,狗屁能力都没有,我去做啥子?我笑了,说也没有要你去啊?这样子,你在这里守着,到时候我们回来,叫你便是。
    老万依然不干,说一个人待在这里,他害怕。
    杂毛小道不耐烦地说走走走,你自己打个的回去吧,反正我们都知道地方了,把这里锁好,再把店门子的钥匙给我们,免得到时候我们去了还担心你这里。
    老万如释重负,说行,行,谢谢你萧大师。
    我们一行人便出了店子,老万把店门锁好,又把钥匙交给我,我说送送他,他不让,一脸的愧疚,说陆哥,我自己走过去坐公交便好,不敢耽误你们的时间了。我推托几句,只得由他。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想其实他走了也好,今天晚上要么风平浪静,要么就是险恶非常,普通人牵扯进来,根本就是拿他们的生命在开玩笑,这样子,真不好。
    我看着路灯将老万的身子拉长,突然想起了在神农架的某个洞子口蹲着避雨的汉子。
    他一句遗言都没有,便轻易地死去了,这件事情我其实还是有一些介怀的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不知道他的小儿子姜宝,现在跟着杂毛小道的三叔,生活得可好?
    湾浩广场就在这个店子前面不远的转弯处,与老万走的街口是反方向。我们也不开车,慢慢走过去。虎皮猫大人罕有地沉默着,双爪攀在杂毛小道的青袍子上面,头一点一点地,瞌睡着。显然,它好像并不喜欢欧阳指间和赵中华两人,或者顾忌,所以也不开腔,显露自己的身份。
    走在路上,远远看得一片都是紧闭的店门,也有开张的,然而门可罗雀,靠近广场大楼厦门的裙楼时,更是鬼影子都没有几个。
    说是湾浩广场,其实讲的是一栋十层高的大楼,这里以前是被拿来当作商业中心的,然而在经过一系列的闹鬼事件之后,商家和租用办公楼层的公司纷纷撤离,现如今走到这栋大楼前的广场过道处时,只能看到一楼裙楼处有些灯光,那是一些做二手家电、废旧品的店家,门口都挂着红色的灯笼还有各式各样的辟邪物件,几个大大的纸牌写着招租仓库的广告。
    与这栋建筑不足几十米的大街上的繁华相比较,这个地方,显得十分的荒凉和冷清。
    闹中取静,更见幽深。
    我们走到了主楼的入口,这里被封住了,进不去。赵中华跟我们讲,这里面早七八年前就人去楼空里,里面只能够养老鼠,之前是没有封的,结果经常有一些外地的流浪汉偷偷溜进去,在里面住起,后来不记得是03年还是04年,接连在大楼里面发现了几具尸体,无病无伤,全部都眼珠圆瞪,张大着嘴,手掐着脖子窒息而死,连解剖,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结果成了悬案,因为苦主是流浪汉,无牵无挂的,于是就不了了之了。
    再之后,这里的防守就严格了,除了业主和开发商的人,其他的都是准进不准出。
    我低头,想起了我那一段流浪的青葱岁月。
    赵中华接着介绍,说不过这大门被封了,我们可以试着从地下的停车场进去,不过大家可想好了,我看着楼里,怎么看都不舒服,心里难受。这不是第六感,而是加诸在身上的粘稠负担。杂毛小道掏出罗盘来,看了一下,说去,咋不去,这答案都快解开了,就是这里。
    赵中华点头,带着我们绕过裙楼的零星商家,走到地下停车场的位置去。
    走到门口,只见有一个烟熏火燎的脸盆,里面好多灰渣子,呈灰白色的,手放在上面,还有温度,在灰渣子里面还夹杂着几张冥币的纸角。我们往里走,风很大,或许是地下停车场的缘故,阴森森,没有人,也几乎没有车,灯有些昏暗,孤独。赵中华突然蹲地,手伸出来摸了摸地上的东西。
    我看过去,黑乎乎的,看着赵中华搓手上的黑灰,问是什么东西?
    他摇摇头,说吃不准,这东西邪乎,怎么看着那么像是人或者动物的骨灰渣滓,你看看这一块,是不是骨头。他举起了手中一块焦黑如炭的硬物,给我们看。我没接,闻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嗯,是尸气,这味道淡淡的,但是闻在我的鼻子里面,甜得发腻。而且,还有一种土腥子味道。
    杂毛小道突然出声说道:“等等,有人来了……”
    我们四处看,没见着人,只听到有脚步声从远处走近,急促且轻,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尤其刺耳。

猜你喜欢: 《我的宿主是大腿》 《绝宠错爱:醉后遇见白马王子》 《时空古董商》 《重生之我是牛芒》 《通天仙路》 《江湖妖孽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