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欧阳掐指,白衣影子

    一个人远远地就朝我们喊道:“你们是哪个,是来干啥子的哟?”
    我们站定,静静等待那个人跑到跟前来。他是一个五十岁的男人,一口四川腔,穿着保安的工作服,唇上有胡须,气喘吁吁地看着我们,说出去撒泡尿的功夫,你们就溜进来了,怎么回事?
    原来是这里的保安,他说着,过来拦我们,一身烟味,说你们别进去啊,出来出来,最近怎么回事,怎么老是有你们这些人来看好奇。这里不是鬼城,里面也没啥子可瞧,空屋子,回去了回去了。
    赵中华拉住了他,说老哥,你看看我们这些人,是来参观探险的么?
    老保安听到这话,抬头打量我们:赵中华一副成功人士打扮,polo衫都要二千多一件,欧阳指间六十多岁,长得仙风道骨,穿黑色唐装对襟,杂毛小道一身青衫道袍打扮,而我……我便不提,一个疤脸小子而已。
    这样的四人组合,确实不像是普通的年轻人好奇过来探险游玩的模样。他犹豫地望了一下我们,问你、你们是过来干嘛的?赵中华从身上掏出一包烟,是软中华,一边散烟一边说,实不相瞒,我们有个朋友刚刚在前门开店,结果前几天守店的时候,被“鬼搬身”,丢了魂,人现在傻了,而后他家人便找到了我们。我们一路寻来,发现这楼中有古怪,所以要进来看看。
    老保安也不客气,接过烟,赵中华给他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说哎哟,这烟硬是好,香得很,怪不得这么贵。鬼搬身啊……这个事情也恼火哦,唉,哪里发财不好,偏偏跑到这里来?你们看看这附近的店家,哪个不是家里面供着关二爷和观世音菩萨,香火不断?没有一点避邪的法子,跑到这里开店不是自找苦头吃?便是我,来自丰都,到了这里,晨间傍晚也要烧纸钱,才敢眯困觉哦。
    我们拱手为礼,说老哥,你在这里多久了,有没有遇见过鬼?
    老保安说有五年咯,他是这里干得最久的,鬼?这东西信者有,不信者物,他见倒是没见过,不过敬,所以每天烧纸钱,早晚都拜,这样子才没有什么鬼魂缠身。不过他在这里这么久,每天只是在一楼外面这里,大楼里,他也没有去过,不敢去,一进门就阴森森的,大夏天的,比空调间还冷。他同事,好几个小伙子瞎大胆,溜着跑进去几次,做了好多天噩梦,以后就辞工不做了,邪门着呢。
    聊了几句,他说这里的老板人影无踪,就雇了他们几个人在这里看着,白天还有一个经理在找人承租房子。可是这个地方,整个东官城都有了名号的,谁敢来?也就是那些贪图租金便宜的商家,跑来租个店子,倒腾些二手货什么的,而且早早的就关了门,一到晚上,冷冷清清的。他开始也怕,不过后来年纪大了,难得找到事情做,而且这里也清净,事情不多,就留了下来。
    我们提出要进去看一看,他顿时变了脸色,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不行,绝对不行,这事情他做不了主的。要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咯?不行的……
    赵中华在一旁陪好话,他就是不听,只摇头,还准备叫同事过来拦我们。我从钱包里掏出十张老人头,递到他面前,说老哥,行个方便吧。他停顿了一下,看着这一沓红色的现金,很明显地愣了一下神。在08年的时候,1000块钱对于一个保安来说,基本就是一个月工资了。他有些犹豫,然而最终还是摇头,说不行,放你们进去,出了事情,我这工作就丢了,你们回去吧,不要为难我,这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
    他明显地吞了一下口水,然后带着强装出来的坚决,拉着我和赵中华,说走吧,走……他哪里能够拉动我们俩?一番拉扯,正纠缠着,欧阳指间一把搭住了老保安的肩膀,老保安立刻动弹不得,半身发麻,僵直着,一脸古怪地看着面前这老头。
    欧阳指间放开他,说小老弟,你先莫着急。我比你虚长几岁,问你几件事,你先答我。
    老保安揉了揉肩膀,看着欧阳指间的气势,一副高人模样,小心翼翼地说,先生你讲。
    欧阳指间掐着指,说小老弟,你出生那年是不是闹灾,半月不足便有至亲的亲人逝去?而且不止是一个?老保安一愣,没成想面前这个老人居然会提起这事,奇了,说对,我生的时候正好是三年自然灾害最重的一年,听老人讲那几年那个惨哦,山上的葛根树皮都被挖完了,人们的眼珠子都是红的,我叔叔在我生下来的一个星期后,为了给我娘找下奶水的药引子,在一个叫“包坳子”地方碰到鬼打墙死了,我奶奶在我出生的半个月,饿死了……他们都说我命太硬,克死了亲人。这件事情,你咋个晓得的?
    欧阳指间又说,你是不是妻子早故,儿女双全,但是孩子们都生活得不如意?
    老保安本来在吸烟,这下子手一抖,烟掉在了地上,他哆嗦着嘴皮说老先生,你是算命的?准,真准啊。我老王是老婆死了十多年了,有两个孩子,大儿子是个残疾,眼睛小时候放炮瞎了,现在在家里面帮人按摩,小女儿在这边,不过,唉……她做的事情太丢人,不说了。我一直以为是我这个人命太硬了,克死了家人,现在报应回来了,老先生,是不是这个样子?
    欧阳指间拎着身后的袋子,说我讲这几句,是想让你知道,我们并不是一般过来玩玩的年轻人,你最近有一场劫难,避过了,一帆风顺,家庭美满,亲人和睦;避不过,家破人亡。这话放在这里,你信也罢,不信也罢,不出三个月,自然见分晓。老保安着急了,说信信信,老先生快救我。
    欧阳指间说你的先不急,帮我们打开门,放我们进去救人,回来后教你如何破今年的一劫。
    老保安被欧阳老先生的连哄带吓,没有了主意,一想起自家的那两个孩子,心中就酸,一咬牙,说得嘞,我去开门,老先生你们出来,定要跟我讲解法。欧阳指间捋着胡须说好,有劳了。老保安去门卫室里取了钥匙,折回来,与我们一起来到地下停车场的尽头,楼道处是一个用废铁钢管焊就的铁门,一把铁将军大锁,看上去锈迹斑斑,让人担心里面的锁眼僵化了,捅不开。
    还好没有,老保安把门弄开了之后,拿着锁,说老先生,诸位,本来是没得啥子的,不过就是外面传得虚而已。你们都是高人,我便不嘱咐了,只是里面黑,进去之后一切小心,不要碰到什么东西,也不要乱拿。我们都说晓得了,他又问要不要电筒?我们都说有电筒,早就带来了。
    顺着地下车库的楼道往上走,为了省电,里面黑乎乎的,没有开灯,在空旷的大楼中,只有我们上楼的脚步声,虽轻却重,显得格外的揪心,让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种怪怪的感觉(半夜里上楼没灯的朋友,也许会有这种感觉过)。
    因为知道这里没有路灯,我们四个都带了手电筒,强力型的那种,明亮,走到了二楼,原来是一个很大的商场,空旷,现在大部分的东西都搬走了,剩下一些零碎的破烂也没人搭理,一地的灰尘。离门口不远处还有一些破旧的被席,又黑又旧,被随意地扔置在一边,应该是一些流浪汉的家当。
    我站在东北角的楼梯口,看着黑沉沉的大厅里,心中叹息:这么一栋大型的商业广场,投资不下几亿十几亿,却因为闹鬼的原因闲置在这里,真的让人感慨。而这么多年了,竟然没有高人,能够把这事情解决掉,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是没人想管,还是这个地方太邪行了,怕像南方市的那一个风水师傅一样,呕血而亡呢?
    闲话不多说,杂毛小道托起了红铜罗盘,念“开光请神咒”,舌抵上颚,涌出些口津,然后用这口津擦眼,四个方向,都瞅了一眼,又将心神沉浸在这罗盘的天池上面,默默地念着。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杂毛小道在看罗盘,而欧阳指间则掏出了一小袋子的米粒,这米粒是用红布包裹的,刚才谈及时,他说这米粒是每次吃饭时,从呈米的杯子中拿出九粒,每次均如此,供奉在神龛上,吃晚饭祈祷,日子久了,这米粒沾惹了香灰,自然也就有了灵力。他拿着米粒,开始撒,是用大拇指和无名指捻着,然后撒下去,每撒一次,口中也念念有词。
    赵中华这个收破烂的掌柜就不用这么麻烦,右手食指沾了一点儿口水,同样抹眼,然后四处看。
    这里面就我最闲,抱着胳膊在一旁打酱油。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停止,他们三个人一起往左边看去,然后说那里,有古怪,发足就奔跑过去。我还在纠结是否让欧阳指间老爷子和赵中华知道朵朵和肥虫子的存在呢,见这么一动静,立刻跟着跑,结果跑到二楼俯瞰一楼大厅的栏杆处,借着外面投射而来的灯光,我看见一个白衣影子,从另外一个楼梯处飘去。
    在一楼!

猜你喜欢: 《每个剧本穿一遍》 《瑾毓》 《黄庭道主》 《重生军嫂驭夫计》 《丰臣遗梦》 《不朽神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