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燃发引魂,楼坠重物

    一直在杂毛小道肩头沉寂的虎皮猫大人一下子就炸了,振翅一飞,朝那道影子追去。
    空荡的空间里,骤然响起了它嚣张的声音:“是哪个吊毛在这里装波伊?还不赶快给本大人立刻现出形状来?”它嗓门大,声音在空旷的大厅里面回响着,扑腾着翅膀,便朝楼下飞过去,喊都喊不回来。虎皮猫大人凌厉的话语立刻引起了欧阳指间和赵中华的注意,我们一边从楼梯往下面跑,赵中华还一边回头问,说萧老弟你这鹦鹉怎么这么通人性啊,居然还会捉鬼?
    杂毛小道嘿嘿地笑,也不答,脚步却越发的快了几分。
    当我们跑到一楼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白衣影子,连虎皮猫大人那肥硕的身影都没有再见着。大厅里面空荡荡的,四下无人,外面有灯光透过来,有些冷清。“虎皮猫大人……大人……你这个扁毛畜生”我和杂毛小道大声地喊着,却没有回应,那只该死的鸟儿,居然又擅自行动了。
    我心里一阵吐槽:这肥母鸡,不装神秘会死啊?
    欧阳指间问,怎么这鹦鹉取了一个这样的名字,是好玩,还是有什么象征意义?
    杂毛小道耸耸肩膀,说鬼知道这肥厮是怎么想的!
    赵中华若有所思地说,这鸟儿是自己取的名字?他似乎看出来些什么来了,眉头一皱,指着另一边的过道,说那里走上去,应该会有发现。我借用着朵朵的鬼眼一看,果然是有一道阴滑的痕迹,在安全通道口那边。我们也没有再作停留,快步向前,是另一边的楼梯口。这大楼有电梯,不过早就已经停止运营了,而我们这里则是安全通道,一直到达楼顶的。
    赵中华把耳朵贴着墙壁,听了一阵,说这往上走,上面好像有动静。我们便提着手电筒,往上面走去。又是上楼梯,一步一步地走着。赵中华当先,杂毛小道随后,而我则在最后。越走,欧阳指间的脸色便越凝重,走到二楼的时候,他忽然停住了,说不对劲,这里面的气氛怎么这么的压抑,让人呼不过气来。
    我也感觉到了,感觉心里面沉甸甸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关注着我们一样。
    黑黑的楼梯里面,由我们四个人在行走,这楼梯既高又窄,用手电筒照过去,发现除了积年的灰尘外,还有一些脚印子,浅浅的。杂毛小道指着这楼道的格局,说这里是东盈西缩,定损丁财,建筑之人当初布置,让这里有“气不爽,脉断续”的格局,阴暗灰秃。这个,感觉像是有人刻意而为的。
    刻意而为?
    这个说法虽然蹊跷诡异,但是我们却都有些认同了。为什么呢,就我个人而言,虽然并不知晓建筑学,但是走的地方也多了,这楼梯的架构确实让人觉得出奇,又高又陡,是阴邪爱走的路,寻常人多走多了,心里面就不舒服。当然,这也只是用来做紧急通道的,设计得窄一些,比较有性价比,空间也合理运用些。
    业主当然不会花十几亿来弄这么一个地方养鬼玩,那么说不定是大楼的设计单位,有心存鬼胎之辈?
    走到三楼时,我们突然听到通道的门那边传来几声凄厉的惨叫。
    寂静的夜里,这惨叫声立刻让我们的心都提了起来,我的头皮略微有些发麻,然而身体却条件反射地破门而出,朝声音发出的方向追过去。三楼原来是专柜精品店区,现在人去楼空,但是空间挺大,我们循着声音一路跑,突然从过道拐角处奔出几个黑色的人影,朝这边扑来。
    这四下无人的空楼中出现几个人影,任谁都不由汗毛发炸,我们几个立刻拢到一起来,赵中华和杂毛小道一起出声说道:“是谁?站住……”那几个人影见到我们,不走反而奔过来,发出惊恐和喜极而泣的叫声:“救命啊,救命啊,有鬼……”我用手电照着,是人,总共两男三女,穿着打扮都很时尚新潮,是通常的都市白领模样,有人背着数码相机。
    他们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到我们前面来,一个光头男骤然拦住同伴,说等等,等等。
    旁边的同伴一边惊恐地看着后面,一边奇怪地问光头,说阿浩,怎么了?
    那个光头男眉毛一跳一跳的,习惯性抽搐,说你看看他们的打扮,别是……他说着这话,那个男同伴立刻吓了一大跳,而旁边的三个女生则哇哇地大叫,紧紧抱着,想绕开我们,贴着墙,往楼梯过道走去。
    我们都看出来了,这几个人,应该都是些普通人,许是来闹着玩的。
    杂毛小道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一把拦在墙上,说你们到底是谁?
    他这一拦,几个又吓了一大跳,像鹌鹑似的往后缩。那个光头男站出来,手脚一阵乱舞,说管你是鬼是人,老子跟你们拼了。赵中华一把擒住这小子,把他往地上按去。而欧阳指间则清啸一声,曰:“明……”这一声有真言的效果,顿时镇住五人。那光头男被摔倒在地,不怒反笑,说咦,手是热的,不冷,是热的,不是鬼。
    他欢呼雀跃,然后像一个死基佬一样,紧紧拉着赵中华的手,不肯放松,脸上的表情欢喜极了。
    我立刻看到赵中华脖子后面,生生泛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
    这五个人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下来,我们说我们是专门过来捉鬼的,让他们不要担心。光头佬阿浩将信将疑,但还是跟我们作介绍,说他们几个是这个城市神鬼论坛的网友,平时喜欢聚在一起,跟网上的朋友一起聊聊灵异故事、风俗民情,突然有人提起在东官有这么一个湾浩广场,十分的邪门,附近的居民一般都是绕路走,生怕沾到什么脏东西,于是几个胆大的人就组织,说要不要商量过来探险,然后把这段经历拍下来,贴到网上去。
    这提议很让人动心,很多人纷纷报名,可是最后碰头的,却因为各种原因,就只有他们这七个人。
    他们趁保安不在,偷偷从西边的紧急过道处撬锁进来的,拍了很多照片,本来打算到楼顶去拍几张天台夜景合影后,再准备回去的,结果在天台的时候,发现有一个白衣女人,自一堆砖头后面晃,一闪而过,结果他们追上去,那女人扭过头来,那哪里是脸,完全就是一滩烂肉,眼睛都没有,无数的白蛆在上面翻滚着……
    他们顿时吓尿了,一路从天台狂奔下来,谁知道跑到三楼的时候,发现那白衣服女人又从下面飘上来,后面还跟着一只母鸡一样肥的鸟儿扑腾。他们吓死了,便折回四楼,从那边往这边跑过来。
    这栋主楼有四处楼梯,我们走的这边是南面的紧急通道。
    他十分有倾诉*,而赵中华则伸手拦住了他,问你刚才说什么?七个人?他说对啊,转过头去数:我、小东、陌陌、曼丽、丹枫……咦,阿灿和老孟呢?他这么一说,旁边几人纷纷扭头找寻,都表示不知道,说怎么回事,跑丢了?不会吧?
    见人没了,几个人都十分焦急,一起来的,这个时候却少了两人,这可怎么交待?
    敢大半夜跑到这里来犯二的,基本上都是胆大之辈,见到我们四人有模有样的,顿时有一种人多势众的感觉,多少心里也有些优势了,除了那个叫曼丽的女孩子外,几个人都说要找回阿灿和老孟来。特别是老孟,这个三十多岁的家伙正是他们这次行动的组织者,好几个人的旅程费都等着要找他报销呢。
    他们想去找,但是却想拖着我们一起,不然刚刚经历了那种恐怖,现在脚都发麻,也不敢起那心思。
    说了几句话,欧阳指间老先生扬手,说等等,别说了,他闭上眼睛,两只耳朵一动一动的,然后从包里面掏出一撮头发,是取自阿根身上的。赵中华立刻掏出一盒老式的火柴,划燃,然后将这头发点燃。
    头发一点即燃,很快,发出一股古怪的味道,然后有烟往西边飘去。
    我们没有用手电直照着烟,旁边的余光中,这烟呈现出白色,一下子便结束了。欧阳指间默念着算语,然后指着西边的方向道:“小萧,陆左,在那里,有阿根命魂停留的痕迹……嗯,十分的契合。走!”他抬腿便走,我们紧紧跟上,而那探险团的五人也一阵喧闹之后,紧紧跟上来。我们一路走到了西面的楼道,正准备往上走的时候,突然从大厅的中间又有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自上而下,接着我们看到一个黑影从楼上跌下,倏然跌到了下面去,没一秒多钟,传来一声沉闷的落地声。
    这栋主楼,一楼到四楼的中间都是连通的,再往上,便是出租给各公司的办公室了。我们赶紧冲到了四楼的围栏杆旁边,那手电往下看,只见一楼的大理石地面上,黑乎乎的,卧躺着一个人,头摔碎了,一地的鲜血。
    死人了……

猜你喜欢: 《灵猫捉鬼记》 《女院长的贴身神医》 《妖娆毒仙》 《这个萝莉有点萌》 《我最拉风》 《我的男友是丧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