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地翻天

    这是一个身形瘦小的汉子,四十多岁,穿着简单的黑色绸襟,脸色白皙,留着两撮小胡须,脸颊上有几颗细碎的麻子,面无表情,冷冰冰地看着正在地上间歇性颤抖的黑僵尸,然后又瞧上了我们,特别是我,直勾勾。他以前的土腥子味没有了,换成是一身的尸气,淡淡的,混杂浓重的香料,十分呛鼻。
    良久,他冷笑,说行啊,陆左,上次我的十二尸巫给你破得零零碎碎,这一次又把我新炼的黑僵给焚烧了。我爷爷说得真对,你果真是我王家的克星啊……
    杂毛小道愣了一下,指着地上已然悄无声息的黑僵,说地翻天,艹,这是你家养的熊孩子啊,也不拴牢了,你看看这事弄得?说着话,上前过去和地翻天紧紧抱在一起,手使劲拍背,说你个老东西,没事不在深山老林子里面待着,跑到这里来干嘛?
    地翻天往日眼神灵活,是个精明能干的人,此刻却是一副麻将脸,板着,两撮小胡子不停地抖动着。
    杂毛小道明白过来了,看着地上熊熊燃烧的僵尸,噢的一声,说得,这东西定然是你炼尸丹的炉鼎吧?功亏一篑了?唉,多大个事儿?不值当,相请不如偶遇,我们好久没见了,等我办完事,一起吃夜宵去。
    地翻天眉毛耸动,但是也拿这个疲赖的家伙没有办法,说不用了,他有事,转身欲走。
    杂毛小道拉住了他的衣服,说等等,别走啊?撞见了,请教一个事情呗:我们有个朋友在这附近丢了魂,一路寻到此处,你在这空荡荡的大楼里炼尸丹,想来对此处十分了解,那么就帮我们一个忙,说一说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古怪?我们要救那朋友的性命,应该去哪里把拘走的命魂招回?
    地翻天脸一抖,说哦,还有此事?我也是赶来不久,并不知晓这事……我打断他的话语,说王叔,都是明眼人,不存在谁骗谁?大家都是老熟人,没有必要相互隐瞒,你要做什么事情,只管做,但是看着朋友的面子上,讲一讲,这里的事情,我们好有个谱。
    地翻天眼睛转动,看着我们三人,说也罢,我来此地,缘由还在于陆左你。要不是你把我的十二尸巫给坏了,我也不用四处再寻合适的养尸地了。今年的上半年我一直在外奔波,连生意都没有做几桩,其实论养尸,大山大泽,这种地方出煞的几率远远比城市多得多,然而那都是久久温养,不能速成。后来听一个朋友提及这里,便寻觅至此,大善,如此凶地,果然是顶厉害的阴牝之地,这三个月,他便一直潜伏在这里,将补齐的十二尸巫置于此处,养息着,进步飞速,准备炼成飞尸,方回返湘西。
    至于此地,妖精鬼怪,很多,不能一一道来,若说惯于拘魂者,莫非是“它”?
    我们眼睛一亮,纷纷说到:“它?它是谁?”
    地翻天沉声说不知道,他呆在六楼的某一处空房间中休养,有门手艺在,又常年跟这东西打交道,所以不怕。但每次初一十五的夜里,门外必有人来敲门,咚咚咚,声音不大,但是清晰。一会儿又有指甲抓门的声音传来,他自有五行凶鬼使唤,又有十二尸巫镇身,哪里会怕这个,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便不理。如此三两回,他便起了心思,召出五鬼,齐声呼啸,那东西便散去了。
    他白天睡觉休养,晚上炼尸祈愿,烦了,便在楼中溜达,在主楼的一大柱子中,发现有渗出血红色的印子,走进前看,那印子游离,呈现出一个女人惨淡的脸庞来。他是与鬼打交道的行家,便走阴沟通。原来在这水泥石柱之中,有一个女人在,是被人活生生地灌注在这柱子的模具当中的。她是阴历七月十五阴时出生,死的时候也是在阴历七月十五阴时,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享年二十四周岁。
    她也不知道自己死了多久,只知道醒来之后,总是要在这地方吸收阴气,然后驱逐附近的住户。
    她时沉睡时清醒,清醒的时候,便喜欢出去闹人,这是一种本能,仿佛已经篆刻到灵魂之中。
    地翻天跟这女鬼神交了一会儿,感觉这女鬼虽然痴痴蠢蠢,只依本能做事,但是实力经过这么久的阴牝洗涤,已经不可小觑,若拼将起来,只怕要费一番周折,于是跟她和解。那女鬼也畏惧地翻天如此多的助拳,便也答应了下来,不再骚扰。
    赵中华望着大楼的十二根主楼石柱,问是哪一根?
    地翻天一翻白眼,说东北角那根。多说一句,那女鬼温养十年的阴气,是个可怕的对手,个人建议,最好不要惹恼她。你们若是要找她麻烦,我立刻避开,以免殃及池鱼。
    说完他转身就要溜走。我们还没有怎么,赵中华两步踏过去,一把拽着地翻天的衣角,说你不能走。地翻天铁青着脸,转过身来看着他,说你什么个意思?赵中华指着围栏处,说刚才从上面掉下去的那个人,是不是你指使僵尸给弄死的?
    地翻天阴着脸,望向杂毛小道,说小萧,你朋友是警察?
    赵中华也看着杂毛小道,而这家伙则拿着那把新制的符文桃木剑,放在尸火上烘烤,然后斯条慢理地说道:“地翻天,天哥,我们在巴山峡的时候,有过命的交情,按理说怎么都要偏着你的。不过是兄弟,我才劝你一句,古来求长生,无外乎外丹内丹之别,而最剑走偏锋的,就是尸丹。这东西有多么不靠谱,我说再多你也不信,那你就炼罢,但是若还得别人性命,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地翻天捏着手,面目有些狰狞起来,说小萧,你个杂毛的意思,是想管一管咯?
    杂毛小道默默地烤剑,目光深情地看着桃木剑的剑尖,好似看一个丰乳肥臀的失足妇女,然后淡淡地说:“天哥,我在等你解释。我在等你告诉我,你还是不是那个为了朋友舍命、两肋插刀的地翻天?”
    地翻天点点头,说小萧,你说这话,便是不把我当朋友了。对于敌人,我向来是不客气的……他说着话,身上的衣服一阵乱动,像是有鼓风机在下面吹起,而他左手上那一串黄黑色的光洁珠子,也冒起光来,灰蒙蒙的一圈儿亮,呈黄色,里面又似乎有点儿银丝。杂毛小道一见,大叫老赵你放开,赵中华也瞧出不对,手一甩,像是沾到了热油,而地翻天哪里管这些,一阵黑气暴起,魑魅魍魉之物便萦绕在他身上。
    地翻天曾按照《鬼道真解》上面的内容自行炼制了“五鬼搬运术”中的五行鬼魅,我知晓,但是那法子太恶心了,损阴德,所以即使知道这法子若是强大到极致可以有*力,但是也没再继续研究了。我是一个养蛊人,天生就是“孤、贫、夭”的结局,若想跳出之外,唯有积攒人品,做功德,行善于世,看淡风云,方能够避免一切,哪里敢做这事?
    然而地翻天偏偏做了,而且做得歹毒、做得厉害,只是一震,赵中华立刻跌开三四米去。
    地翻天怨毒地看着杂毛小道一眼,冰冷地说小萧,老子懒得跟你们玩过家家,这次看在以前的交情上,饶过你。以后再见面,就是仇人了……说完这话,他腾身往后走去,足尖踏地,浑身黑雾缭绕,竟然似乘着风一般,有轻功,没一会儿,便消失在拐角处。
    我和杂毛小道也不敢追,面面相觑,这***,怎么可能这么猛了?简直太不科学了啊?
    看来他似乎在这个地方得到了什么好处,要不然以他现在的水平,在湘西凤凰那会儿,岂能让我走掉?
    赵中华爬起来,说你们怎么不追?杂毛小道耸耸肩,埋怨说老赵,你这个人看着聪明,怎么这会儿糊涂得要死?把地翻天这家伙诓骗得帮我们找回阿根的命魂了,再提这一茬不行么?懵叉叉地提起,害得他跑了。赵中华盯着杂毛小道,说小萧,你跟这个玩尸的是怎么认识的?
    杂毛小道有些不乐意了,眉毛一挑,说真是警察啊?查户口么?我爷爷跟他爷爷是世交,怎么了?
    两人正说着,我听到楼下又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念想这欧阳老先生还在下面,而且还有五个倒霉熊孩子也是,便让两人先停住,别吵了。我们三人不管地上已经焚烧殆尽的黑僵,跑下去,却见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红着眼睛,正在和欧阳指间僵持。而在地上,则躺着两个男人,是光头阿浩和小东,生死不知。
    这个男人伸手紧紧地掐着欧阳指间的脖子处,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而老先生则一手护着脖子,一手快速地在这个男人身上点着,隔衣点穴。
    旁边的三个女孩子,则相互抱着一阵尖叫,也不敢跑,也不敢冲。
    我走在最前面,一个箭步便冲到了两人旁边,托着这个男人的头,一转过来。他张着嘴巴,朝我咬,只见他的眼睛里,有着浓浓的怨毒和忿恨,简单而直接,并不是人类的情感。
    赵中华在一旁惊叫道:“这人被鬼上了身,陆左小心……”

猜你喜欢: 《极品大魔法师》 《萌妻火辣辣》 《互动之完全失控》 《祖师保佑》 《系统之重生这件小事》 《我的系统是咸鱼》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