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凝雾融身

    大厅里总共有十二根承重柱,地翻天给我们指点的闹鬼柱子,在东北角的方向。
    而这一根,则是在西边。
    看着赵中华晕染在手上的那抹似鲜血的红色印子,我们心头都很沉重。地翻天说死去的那女人,是阴历七月十五阴时出生,死的时候也是在阴历七月十五阴时,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享年二十四周岁。她与杀死她的人无仇也无怨,本来是安稳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却没曾想到被掳来至此,灌注在了泥浆之中。
    何其残忍!何其惨无人道!
    她与人无仇怨,那便是有人看中了她的生辰死期,按照她的这个死法,这种临死之前遭受的惨状,百分之百地会变成怨灵冤鬼。这是有人在刻意为之,而这大厅之内的承重柱,有十二根,是不是说……
    我们面面相觑,都被这一个推测所惊吓到。
    赵中华甩了甩手,却没有将这黏稠的水雾子给甩干,凝神看了一阵子,叹气,说这柱子太高太大,而且全部都是钢筋水泥筑就,根本看不透,希望我们的猜测是错误的。要不然,聚齐十二个与这女人一般的情况的,全部活埋灌注在这石柱中,不但匪夷所思、冷血恐怖,而且就操作方面而言,也根本行不通除非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行为,不然哪有这么凑巧?
    他这么说着,我莫名其妙想到了那又窄又阴暗的紧急楼梯通道,似乎也是有意而为。
    我之前还在奇怪,说这么大的一栋主楼,这广场耗费了多少的钱财才盖成,为什么竟然会没落冷清至此呢?若真就闹鬼,我大中国的奇人异士也不算少,就没有一个能够制服?官方就熟视无睹了?刚刚在四楼看见地翻天,此时又见到柱子上的血纹,心中不由得警醒,说不定,我们已经卷入了一场阴谋里面来。
    我们站在西边柱子的前面,这柱子的表面上有一层雾蒙蒙的水汽,开始是水,而后突然浓稠起来,红色的,结成滴状,就像里面有火在烤,将水汽全部逼出来一般。这些雾水凝聚,然后在重力的作用下,从石柱上滑下,好多根血线,最后汇聚在地上,形成浅浅的一摊水。
    这水也不能说是水,而是和血一般黏稠,在地上蔓延,然后勾勒出形状来。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我们走过来,赵中华伸手摸石柱之后的这一段时间里。这诡异的情形,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一股子寒意从尾椎骨一直蔓延到天灵盖。而老孟、阿浩和丹枫几人,则瑟瑟发抖,我能够听到有好多牙齿打颤的声音传来,格格格……寂静的空间里面,四下无声,大家都不说话,一开始除了刚才那牙齿打颤声之外,还有我们的呼吸和心跳声,等那摊液体蔓延,开始勾勒图形的时候,竟然有古怪的声音在空间里面飘荡。
    这声音,似乎是舒缓的海浪声,潮水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又或者是山涧泊泊流淌的清泉,又或者是虫鸣鸟叫,轻柔得像是催眠的歌曲,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却是如同鬼唱歌,由不得人不害怕。
    终于,那个叫作蔓丽的女孩子忍不住这种压抑的气氛,尖叫了一声,撒腿就往楼道口跑去。她跑的那个方向,正好是我们刚刚上来的那个紧急楼梯。这叫声似乎是连锁反应,老孟、小东和陌陌跟着一起撒丫子就跑,反而是那个光头阿浩和英气女孩丹枫留了下来,紧紧地躲在杂毛小道的后面。
    他俩其实很明智,在这个巨大地主楼中,跟着我们,其实比跑下去要安全一些。
    我们没有动,但是手上都拿着干活的家什,小心提防着这恐怖的一幕。
    这声音越来越大,然后从四面八方传来了女人的哭声,呜呜呜……这哭声进入到耳朵里面,人的心脏被紧紧地攥着,拔凉拔凉的,感觉有诡异的气息在身后萦绕着。欧阳指间出声说道:“退后……退后!”我们一步一步地退开,也不敢分心去管跑到楼下的那几个人。正当我们退了两步之后,那摊液体终于停止了渗出和流动,我定睛一看这图形,分明就是一个侧卧着的女人剪影。
    相隔不到半秒,地上那摊液体稍一定型,立刻像是活过来一般,从地上激射而出,朝我们这边劈头盖脸地兜来,里面孕育的邪气让人心惊胆寒。我心中已有防备,当下也不急,手结不动明王印,保持不动不惑的意志,对着这扑面而来的凶恶邪水大念一声“灵”!这一声怒吼出口,藏在我身体里的本命金蚕蛊,立刻给我传来一阵灼热发烫的热流,由心及口而出,形成一层念力的网膜。
    扑向我这边的黑红色液体立刻失去了力量,滑落在了地上。
    就在我结印念真言只是,早有准备的杂毛小道、欧阳指间和赵中华也各显本事,将扑来的水影给震散,不沾惹于身上。然而剩下的水液,全部都附在了阿浩身上。丹枫没有,她身上突然闪出一层薄薄的白色光芒,挡住了一切,我从眼角的余光中,看到这白色光芒是从她脖子中带着的佛玉中散出。
    当然,这白光常人见之不着,唯有通过特殊渠道(譬如鬼眼),方能够知晓。
    阿浩一声惨叫,捂着脸倒下去。这血红色的液体就像浓硫酸一样,一沾染到阿浩的身体,吱吱地冒烟,接着我们就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传来。他捂着头,痛苦地哭嚎着,四处翻滚,而那些洒落在地上的血红色液体仿佛也变得有生命一般,自动汇聚,像一条条毒蛇,朝地上的阿浩涌去。
    我心中大惊,跨前一步,把阿浩拖开,那地上的液体顺着缝隙一路游来。杂毛小道拉起一旁发愣的丹枫,推到一边去,大喊:“各位,这液体是那女鬼不甘和怨毒所凝结的怨力,就像传说中冥河的弱水,有多少因,便能导出多少的果,十分厉害,小心了大家!”我们齐齐散开,感觉到有阴邪之物在身边萦绕着。
    赵中华手中多了一捆红线,依然是浸泡了桐油处理的那种,手中打了几个结,然后扑向在地上痛苦翻滚的阿浩。那阿浩翻滚几圈之后,手伸向了丹枫,说救我,救我……赵中华的红绳就像纺织女工的纺线,快速的缠绕着。我心中忌惮我之前说过鬼因为是灵体,是怨念,并无实体,所以它害人分三种,一是迷惑,一是用阴邪之气侵蚀,还有一种便是附身在别人身上来害你。
    我们均能够修身持正,前两种方法若不是太厉害,是害不了我们的,唯有第三种,找一个普通人附体。
    只是,它到底是怎么了,就突然暴起来找我们拼命呢?
    先下手为强,我们几个人自然不会让阿浩被这鬼物所附体成功,一时间,赵中华的红线、欧阳指间的米粒、杂毛小道的桃木刺穴以及我的“净心神咒符”,一齐招呼到阿浩的身上去。终于,一直嚎叫的阿浩平静了下来。他刚才被那一团黑红色的液体扑在身上,而后地上所有的液体全部流入身体里,一开始浑身肌肉都萎缩,一下子变老了几十岁,呈现出迟暮老人的样子,由鲜红的血肉翻出,从左胸口一直蔓延到耳际。
    仅仅一下子,阿浩就变成了这幅凄惨模样,直接去出演《生化危机》的丧尸,都不用化妆了。
    我和杂毛小道围上去,而欧阳指间则站在石柱旁边,手上多了一支蘸着朱砂的毛笔,朝墙画符。
    阿浩身上和脸侧模糊的血肉在迅速凝结,然后有一层层像爬行动物一般的鳞甲出现,黑壳子,叠在一块儿。赵中华疑问说这是中了什么毒?杂毛小道说他见过这个东西,是在大巴山的一个峡谷中,这种水叫作“凝雾”,是怨念的实质化身,牵扯因果,倘若这是一个纯洁无瑕的婴儿,只当作洗澡,但若像我们这般在尘世里打滚的人,一旦沾惹上,不死也要脱层皮好恶毒的手段,唯有靠放到寺庙或者道观中,听佛法经文,日日洗涤自身的罪恶,方得解脱。
    赵中华眉头皱起,说现在有没有好一点儿的办法呢?
    杂毛小道说毕竟不是刚才那个老孟的鬼上身,你这红线束缚了他体内怨毒的鬼气侵染,其实已经好了小半,不能晒阳光,不能见风,其他的办法也许有,但是我并不知道。他说着这话,突然在旁边的丹枫指着阿浩,惊恐地说道:“他醒过来了……”她不知道该是惊喜还是害怕,所以一时之间,语气怪怪的。
    我转过头来,只见阿浩睁开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是的,旁边好多人,他唯一就盯着我。
    接着他笑了,笑容惨淡,有些怪异,像女人一样妩媚。然后想冲着我们说话,可能是不习惯,话语在喉咙里面卡半天,没有出来。终于,他说了一句话:“我,我死得好惨啊……”
    这一句话说完,一阵排山倒海的气劲就像爆炸一样,把我、赵中华、杂毛小道和丹枫一齐抛开去。我被一震,甩出七八米远,身上腑脏被震得移位,全身生疼。我头晕晕,但是却不敢有所怠慢,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只见阿浩一连铁青地站在中间,嘴角上翘,旁若无人地仰天长啸:“我死得好惨啊……”

猜你喜欢: 《万古第一少帝》 《杀神崛起》 《穿越之凤君逃亡录》 《绝世武侠系统》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 《幻世回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