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扁毛畜生惩凶煞

    一只母鸡一般痴肥的花皮鹦鹉从巷道拐角冲了出来,扑腾着翅膀,大骂道:“你奶奶个锤子,居然把大人我引到了恶鬼索命阵中,要困死我?一群傻波伊们,我会告诉乃们我是从幽府回来的么?老子连‘守门人’都不鸟,还会怕你们这伙化肥催生的小鬼头……”
    它横空斜出,杀气腾腾地扑棱着翅膀,直接飞到了我们这一边来,像一支利箭。
    我的脑子本来都被鬼雾弄得僵化了,思索不了太多的东西,只觉得阴寒,然而虎皮猫大人的出现,竟然在我的感应中有如正午的太阳一般灼热升起,附着在我身上的黑雾第一时间吱吱地散去。我心中震撼,这肥母鸡往日我一直觉得根本就没什么本事,被我捉住捏来捏去的,没有反抗,也就那么一回事,没成想如今一出来,在我的感觉当中,竟比那从“五彩石”中蹦出的孙猴子,还要拉风和壮观。
    那无面的白衣女人大骇地叫道:“甜甜……”
    虎皮猫大人已然飞达了这女人的上空,翅膀一扇那捉着朵朵的手,大叫道:“是极,那勾引大人我的女鬼,已然在我的腹中啦,嘎嘎……”它这一扇并不重,而那无面女人却并不敢与它相触,仿佛这翅膀是烧红的烙铁,倏然放开了朵朵,身形一闪,旋即出现在大厅悬空的地方,那九鬼化身的黑雾承托着她的身子,不断地在她似隐似真的白衣躯体中穿行着,像游蛇一般蠕动卷曲。
    她颤抖着,灵体若隐若现,头颅摆动的频率超乎寻常,最后,在我的眼中出现了一个面容普通的女人。
    有鼻子有眼,只是长得普通,脸色苍白,倘若说人是一幅油画,而它顶多便是个素描。
    而这个时候,浑身湿漉漉全是冷汗的我已经爬过去抱起了飘落下来的朵朵,肥虫子拱在朵朵背部的下面,吱吱地叫着,费力地托起。我接过朵朵,只见她脖子处有一道明显的手印,焦黑,仿佛被灼烧了一般。她虚弱地看着我,说陆左哥哥,坏人好厉害,我打不过她……
    肥虫子绕过来,附在朵朵的伤口上,舔着,吱吱叫,传递着难过的情绪。
    虎皮猫大人在空中鼓翼,转头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又朝向了那白衣女鬼,嘎嘎地叫,说好一个“聚阴炼魂十二宫门阵”,你的主子倒是费了不少的心力,不过弄出你们这样的小喽啰来,显然不是他的本意吧?叫他出来,我虎皮猫大人倒是要好好教一教,真正的阵法中那些不为外人知晓的秘密,他这模仿,还差得远呢!
    那女鬼也不理它的胡言胡语,只是在喃喃地说着:“小洁死了,甜甜死了,灰飞烟灭了……不,不,她们走了,谁来陪我们?你们……你们都得死!”她的形象又开始游离起来,而周遭的黑雾旋转着,又凝结成了九个癞皮脸的女鬼,穿着各色衣服,悬空飘荡着。
    虎皮猫大人挺着肥硕的肚腩嘎嘎大笑,说大人我最爱吃的,就是你们这鲜活的灵体了,话说回来,自从今年二月后,我还没有吃过新鲜的鬼魂了,嘎嘎,一想到刚才那个女鬼……那个美味啊……
    这个家伙的话语,总是让我想起了老万、韩辰那两个家伙刚从红灯区返回来的嘴脸。
    为首的白衣女鬼蹙着眉头,怨毒地盯着虎皮猫大人,说你这只肥母鸡,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阴火之力,让我们难以接近,天生恐惧呢?
    虎皮猫大人被她的称呼气到,抓狂了,说大人我特么的是虎皮鹦鹉,你个傻波伊什么眼神?我艹,我也是个傻波伊玩意儿,跟你们这一伙迷了魂儿的傀儡说个什么劲,全部吃了不就得了?朵朵的痛苦它看在了眼里,急在心头,扑楞着翅膀,便朝着那十头女鬼所悬立的地方飞去。
    好像《人与自然》中雄狮扑进了羊群,虎皮猫大人的威势竟然让这些恐怖的厉鬼心惊胆颤,没有一个敢在原地停留,各自飘散。我能够感觉虎皮猫的身体处散发着灼热的热力,这热力比金蚕蛊身上散发出来的阳性灼伤强上十倍不止,然而诡异,仿佛是严寒到了极点,而转化的热能。
    阴火之力么……
    女鬼跑得快,然而虎皮猫大人也不是吃素的家伙,它竟然掐准了一头女鬼的飘飞方向,在空中急速转弯,提前一步飞临,那双黄灿灿的鸟爪一把揪住了一头女鬼披散的头颅,它的鸟爪竟然与我的诅咒之手一样,有能够直接抓住灵体,不让其挣脱的功效。
    那头玄衣女鬼挣脱了一番,竟然被小她好几倍的肥鸟儿给制住,动弹不得。
    螳臂挡车,竟然一举功成。
    这些女鬼看着凶狠,之前只一位便将我们所有人给累得几乎趴下。然而一物降一物,虎皮猫大人甫一出现,竟然震慑全场,没有一头女鬼敢捋其锋芒。虎皮猫大人也是好本事,鸟喙上的两个空洞一阵长吸,那凝固如真实一般的鬼体竟然便一阵恍惚,神魂不稳,然后化作两道黑色的气,被虎皮猫大人给吸进鼻中。
    这女鬼稍有反抗,它便啄,如同啄木鸟一般,辛勤地啄着玄衣女鬼的脑壳子。
    凄厉地鬼叫声从这隐约的灵体中传了出来,如泣如诉,如怨如慕,直接打动人的内心,感受到其中的委屈、难过、伤感和悲伤,以及不甘心的愤恨,让我心里都生出了一点儿不舍,对这头作威作福的肥鸟儿心生不满……好强烈的灵力共振,这头女鬼的强大,超乎人的想象,然而此刻,却如同案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如此的反差,还真的让人感叹这世间,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
    “安晓宝……天啊,你这个天杀的肥母鸡!”
    空间里面有着轰隆隆的回响,然而就在此刻,剩余的九头女鬼也全部都消失不见,没有再次出现了。逃匿了么,还是什么个情况?我抱着朵朵,看着她脖子处逐渐愈合的伤口,心疼得不得了。朵朵嘴里面嘟嘟囔囔,我听不清,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并不是在喊痛。过了一会她抬起头,看着我闻询的目光,不好意思地笑,说小妖姐姐在说你坏话,说你最近一点儿不上心,不想着给我们找麒麟胎,老是瞎忙。她还说她不管了,如果不是为了给找那玉石出力,以后但凡有打架,她都一律不帮。
    而且,她还撺掇我离家出走……
    说完,朵朵呵呵地笑,拉着我的手安慰,说我才不听她的挑拨呢,我家陆左哥哥,对朵朵最好啦。
    我心中黯然,麒麟胎啊麒麟胎,萧老爷子随口一说,却连一个方向都不给,一点儿头绪都没有,我去哪里找寻?我一个一名不闻的小子,一无钱财二无势力,还不是靠着顾老板、大师兄以及李家湖他们这些人在找?真就那么好找寻,我何必在这里白费事?
    再有了,阿根是我最好的哥们之一,他若出了事,我岂能够袖手旁观?
    只是,两个朵朵共用一个灵体,长此以往也不是一个事儿,我还真的要想一想办法才行。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虎皮猫大人终于把抓住的女鬼如同耶朗祭殿中墓灵一般,全然吃进了它的鸟肚子里面。它长长地打了一个饱嗝,转头看了一下目瞪口呆的欧阳指间和勉力爬起来的赵中华,说看个毛啊看?没看过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地虎皮鹦鹉?看你们一副傻吊样儿……
    它说完,不理两个傻吊,飞下来看朵朵,说媳妇儿,你没有事吧?虎皮猫哥哥可是担心死你了!
    朵朵扭过头去,不理它,说臭家伙,谁是你媳妇儿,呸,不要脸。
    欧阳指间和赵中华面面相觑,老爷子从怀里面出一颗药丸,仰头吞下后,对着我叹服地说:“本以为小友只是寻常的蛊师,没成想竟然厉害如斯,前有玲珑可爱的小鬼,又有传说中的金蚕蛊王,至如今,这只厉害到极点的虎皮鹦鹉,简直是……简直是……”他想了几句都形容不出来,脸憋红了,而赵中华则在旁边接茬,说:“简直堪比那大内正统培养的优秀苗子,还厉害……”
    欧阳指间抚着胡须说是极是极,中华所言深和我意。我谦虚,说哪里,这只鸟儿,并不是我的……我还正想问两句关于“大内正统”的事情,虎皮猫大人出言打断了我们的谈话,说一群傻波伊,先搞搞清楚状况,再出去扯淡行不行?那些女鬼灵体状态,大人我一个都不怕,但是若它们找到了合适的容器附身,到时候我可管不了你们,就只有带着我媳妇儿展翅逃命的份了……咦,小明这个杂毛道士呢?
    它这么一说,我们才知晓了现在的情形,依然还是凶险。若说附身,跑下去的老孟、小东、曼丽和陌陌,个个都是上好的容器。一旦附了身,定然不比刚才的阿浩差上几分。而且,杂毛小道,他……我看向了欧阳指间老爷子,他面容严肃,沉声说道:“我刚刚看到小萧跌到了一楼,生死不知……”
    此言一出,不但是我,连一直骂脏话的虎皮猫大人都大叫不可能,和我一起往楼道口奔去。

猜你喜欢: 《奥术执政官》 《1984之狂潮》 《呱太和刀子精[综]》 《长风万里尽汉歌》 《总裁前女友她回来了》 《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

热门小说